第487章 野心勃勃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普通人想当封臣,封臣想当领主,领主想当国王,那国王想干什么?

    每个人都幻想拥有国王的权力,他们得不到这份权力就会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上级,为自己创造更进一步的条件。普通人影响封臣,封臣影响领主,领主影响国王。如果国王不能彰显自身的意志,反而受子民意志的操纵,那他等同于傀儡。

    就好像爱德华.奥古斯特,谈个恋爱都要搞出血淋淋的惨剧。这样的国王当的可真有意思。他的父亲莱恩.奥古斯特也没好到那里去,堂堂一位黄金骑士,和提利尔家族的贵女生个继承人都战战兢兢,生怕被四大王侯悄悄弄死。

    奥古斯特执掌冈比斯的王权,王国的封臣和教会的神职者却告诉他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国王的权力和正直仁慈的名声成了束缚奥古斯特的牢笼。

    反观初代教皇伊诺克,他放弃世俗权力,宣称骑士和神职者平等共存,神灵骑士和教皇的地位相当,建立保护、救赎和奉献的社会体制。

    神职者和骑士确实平等了,但这个平等是初代教皇指定的。伊诺克自身凌驾于所有人,包括后世教皇和神灵骑士。

    真正的王者不被情爱羁绊,不为权力所迷,不受名声所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改造世界,权力和声望仅仅是实现理想的工具。

    维克多睁开双眼,神光湛湛,皎皎如月,所有的迷惘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不可动摇的信念。

    这一刻,他明确了自己的道路。

    从工分制到租赁雇佣制,再到封田集权制,维克多已经有了自己的政治理想,下面就是要让封田集权制彻底取代分封制,并居于光辉法典之上。

    集权制有我无他,所谓的平等共存根本不存在。在维克多设想中,教会将被纳入集权制金字塔的第二层,为世俗政权服务,而不是扮演监督者和执法者的角色。这与骑士领主追求不谋而合。因为,维克多天生站在世俗领主的立场上。

    长久以来,有抱负的骑士贵族都想把教会踩在脚底下。他们采取了两套策略,一是通过分封制扩散贵族血脉,让贵族渗透教会,窃取神术的权柄;二是统一人类王国,把普通民众都纳入治下,迫使神职者屈服于皇权。

    可惜,这两套策略不可能奏效。对于骑士领主而言,谁来当皇帝始终无解。客观上,教会是统一的,领主是分散的,贵族神职者自成一系,他们才不希望出现一个统一的大帝国。有教会从中作梗,领主想用武力加联姻的方式统一诸王国比登天还难。

    所以,只要某个强大的帝国有统一人类的苗头,她很快就会垮掉。铁山帝国垮了,兰特帝国垮了,撒桑帝国发动的侵略战争不痛不痒……骑士领主成了教会的牧羊犬。而这一切是伊诺克一手造成的。

    把伊诺克踩在脚底下才有成就感!

    维克多的封田集权制无需统一人类王国,也能让神职者俯首帖耳。

    民众依赖教会,教会也依赖信徒。封田集权制把流民转化为佃户,在领主的庇护下,佃户的人口将成倍增长。神职者的力量会因为信徒数量的增长而变得强大,但他们无法摆脱光辉法典的制约。如果他们不愿舍弃佃户制带来的信仰之力,那就只能借助世俗领主的力量推行佃户制。当佃户成为圣力池主要的力量来源,教会想回头都太迟了。光辉法典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领主绑架松散的佃户,庞大的佃户群体绑架教会的神职者。

    你要信仰,我给你信仰,但世俗的权力归于我,你应该配合我,而不是我配合你。

    将来或许会出现这样一幕,裁判所想制裁某个领主,领主发动茫茫多的佃户到教堂求告,驻守神父向上陈情,教廷怎能无动于衷?如果国王也从中斡旋,教会只有屈服。否则他们将承受来自整个王国的压力。

    封田集权制成功的关键在于两点,一是凭借完善的货币金融体系,把物资集中在领主的手中,十一税和王国年金全部用货币结算。二是增强佃户对世俗领主的依赖,同时降低他们对教会的依赖。

    第一点,维克多正在做。第二点也只有维克多能做。

    如果心灵血脉秘法能够提升普通人的力量,让他们拥有开疆拓土,封王拜相的勇气和信心。他们将自发向世俗领主靠拢。

    在此之前,封田集权制有个致命的漏洞需要弥补——佃户的社会保障体系不能完全由教会掌握。否则教会将把佃户群体变成自身的政治力量,反过来,限制世俗领主的权力。

    体制的惯性极其强大,拥有自我完善,自我纠偏的能力。封田集权制目前尚未闭合,教会主导它的保障体系,那根本谈不上集权。维克多的政治野心也可以宣告流产了。

    “想要把教会的脑袋按下去,必须涉足救赎领域!”

    维克多在书房内来回踱步,用X-3不断推演各种状况,心里渐渐有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他想了想,举手推开书房的窗户,纵身跃出,青黑色的气流环绕身体,单手扶着用白沙粉饰的墙壁,无声无息地滑落到地面,双脚轻轻一点,利箭般地向平湖镇方向掠去。

    劲急的气流破开粘稠的空气,仿佛形成一条阻力极低的通道,维克多如同没有重量的鬼魅幻影,跃过围墙,在丘陵的树梢上飞行,仅用1分20秒就赶到了5公里之外平湖镇。

    他避开平湖镇的夜间巡逻队,悄无声息地来到米勒神父栖身的小教堂。两名值夜的圣武士正守在教堂的门口,教堂的庭院内还有人带着警戒犬来回巡视。他跳过围墙,闪身到钟楼的底部,手足并用,轻松登上钟塔,沿着螺旋楼梯下行到米勒的卧房前,轻轻敲了敲房门。

    隔了好一会,老牧师悉悉索索地起床,举着蜡烛,拉开木门,放维克多进来,又探头张望了下,见没有人察觉到动静,才关上房门。

    维克多找了把椅子坐下,洋洋得意地说道:“我不想让看见,就没人能看见我。”

    米勒打了个哈欠,用烛油把蜡烛粘在桌上,揉了揉眼睛,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过来做贼啊?”

    “可不就是做贼嘛。”

    维克多笑了笑,点头说道:“老头,我已经想清楚了……问题是,你有没有想清楚?”

    “我现在只想睡觉……你不知道老人的睡眠很宝贵吗?”

    米勒抱怨了一句,坐到床上嘟囔道:“好吧,你这个小家伙想通了什么?”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双腿翘在桌子上,淡淡地说道:“我和你介绍过兰德尔领的佃户制,你也看到了佃户制的问题,以教会目前的制度想要救赎佃户家庭还是比较吃力的。你指望我来解决问题,我现在可以答应你……那你想过没有,我如果真这么干,究竟意味着什么?”

    “什么意味着什么?你有话直说!”米勒神父瞪着维克多,满脸不耐烦的表情。

    想不通就想不通呗,还装模作样……维克多暗暗好笑,轻咳一声,摇晃修长的食指,说道:“救赎是神职者的权柄,当我开始替神职者救赎民众,教会对民众的影响力将被削弱……呃,这么说吧,我救赎民众,民众爱戴我,他们不会向教会告我的状,反而处处维护我,教会再也找不到限制我的借口。”

    “这不是很好吗?”米勒顿了顿,神情肃然地摇头说道:“救赎从来就不是什么权柄,而是神职者的义务。神职者以救赎之名,谋取权力,背离主的道……这是需要救赎的堕落,是一切悲剧的根源!”

    “其他人不这么想……”维克多沉吟片刻,继续试探道:“其实,你把救赎佃户的问题通报上去,教廷肯定会设法解决。”

    “多长时间?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米勒冷笑一声,摇头道:“互相扯皮,互相拖后腿,非要等出了大事,他们才会设法解决问题,顺便谋取权力……倒霉的是民众。维克多,你放手去做,我支持你!”

    维克多吓了一跳,连忙摆手说道:“你什么都不做才是对我的支持,你要是跳出来,那就全完了……低调,明白吗?我悄悄地把事情办了,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自然会有人背锅。”

    “谁?”

    “那你就别问了。”

    老牧师动了动嘴巴,不甘心地追问道:“你多少要透露一点东西给我吧?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糊弄我?”

    维克多挑了下眉毛,脸上浮现神秘的微笑,“我记得有两条教规,神职者不得牟利;民众应当自我救赎。”

    “对。”米勒点点头,解释道:“神职者不能从事任何盈利活动,按照等级,每月领取俸禄和补贴,所以修道院向领主出售药材也要采取救济和捐赠的方式。民众自我救赎是教导信徒友爱互助……不过,这条教规是后设的,不在光辉法典之内,但符合光辉法典提倡的精神。”

    “这就够了。”维克多点点头,说道:“我采用的方法和这两条教规息息相关……具体的细节,我不便透露了……你等着看吧。”

    “这样啊。”老牧师捻着胡须,颌首道:“那我等着看……你现在可以走了,我要睡觉。”

    维克多冷笑道:“老家伙,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米勒茫然地看着维克多。

    维克多大怒,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的人类血脉!”

    “哦,瞧我这记性。”米勒一拍脑门,嘿嘿笑道:“我都忘了告诉你,我已经给你治好了。”

    “治好了?”维克多狐疑地看着老牧师,问道:“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那天……你去蔷薇庄园,我观察你的身体状况,顺手就治好你的血脉枯萎。”

    维克多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米勒的鼻子,低吼道:“胡扯!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你……我,我知道我自己没有变化。”

    “能有什么变化?你想有什么变化?”米勒吹胡子瞪眼地反问道。

    维克多缓缓坐下,沉默片刻,说道:“我想同步壮大人类和月精灵的血脉。”

    米勒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有人用药物锁住了你的人类血脉,月精灵血脉每次活跃的时候都会从人类血脉汲取力量,最终,你的月精灵血脉将完全取代人类血脉。你要壮大人类血脉,你的月精灵血脉就会弱化,你的天赋能力也将逐个消失。我解除了部分药物封印,让你的人类血脉和精灵血脉能够同步壮大。但是这并不容易,你得找到月精灵血脉和人类血脉的共性。”

    “懂了吧?我不帮你治疗,你就没有选择,只能变成月精灵。现在,我给了你选择权,但你得自己找到具体的方法。”

    我,我被人下药了……维克多的表情阴晴不定,咬牙问道:“谁给我用的药?”

    “你说呢?”米勒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维克多,说道:“我倒是认为,你应该感谢他们。”

    “奥古斯特……”维克多摇头苦笑,叹了口气,满怀期待地追问道:“您解除了部分药物封印……那剩下的呢?”

    “嘿嘿,是生育能力。”老神眷者猥琐地挤了挤眼睛,调侃道:“你现在没法和别的女人生孩子。只有同样服药的女人才能孕育你的后代……当然,我可以让你恢复生育能力,不过,你一旦有了生育能力,你的血脉就彻底定型了。我劝你想清楚,再做决定。”

    维克多的脑海中浮现出凯瑟琳形象,他甩了甩头,闷闷不乐地问道:“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米勒答道:“你把血脉的潜力发掘到极限,自然就拥有生育能力。或者,让你的伴侣服用那种药剂。”说到这里,米勒的表情变得严肃:“我必须提醒你,你的血脉越强大,后代的数量就越少。你的月精灵血脉和人类血脉同时壮大到顶点,你最多只有4个孩子。如果你利用那种药剂,现在就和你的伴侣生孩子,也必然会削弱血脉的潜力。”

    难怪鸢堡的女官不让我和凯瑟琳独处……维克多恍然大悟,旋即又想到了一个关键,强行抑制住内心的激动,问道:“我……假设我的人类血脉和月精灵血脉同时达到顶点,我和西尔维娅会有后代吗?”

    米勒摇了摇头,又点头道:“我说了不容易……会有的!”

    这么说,太阳精灵血脉和人类血脉能够兼容!我的道路果然没有错……维克多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赶紧走……我还能补个觉。”米勒吹熄蜡烛,躺倒在床上,背对着维克多说道。

    维克多跳到床边,推了推米勒:“最后一个问题,什么是月精灵血脉和人类血脉的共性?”

    “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你得自己摸索。”米勒转过头,瞪着维克多,威胁道:“再打扰我睡觉,信不信我马上就解除你身上的药物封印?”

    维克多立刻掉头,落荒而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