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种种神奇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到了火之季的二月底,兰德尔领的民众迎来了一年一度为期三天的狂欢节。猛烈的阳光挡不住人们心中的热情,数万人涌入平湖镇,填满城镇的街头巷尾,欢乐的氛围充斥这座年轻的城镇。

    事实上,今年的兰德尔狂欢节只是第二届,和平湖镇同岁。许多人都在猜测兰德尔家族耗费真金白银,让下等人狂欢的真实目的。甚至有人认为,兰德尔狂欢节只是兰德尔子爵的突发奇想,不可能一直存在。但兰德尔领的民众会自豪第告诉他们,狂欢节会一直举办下去,因为高贵的兰德尔子爵亲口说过:

    民众用汗水浇灌这座城镇,它必定要给民众带来快乐和喜悦。

    我为这座城镇流过汗水,我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她让我快乐,这是我的城镇,我的家园……狂欢节热闹的气氛点燃了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归属感和成就感。

    这份情怀外人无法理解,兰德尔领的民众也说不清楚。但他们确实开心快乐。

    狂欢节期间,兰德尔领的商人提前备足了货物,价格只有平时的一半,旅馆酒舍准备好丰富廉价的食物和美酒,政务厅邀请二十多支歌舞剧团和马戏团到平湖镇进行公开巡演。女人们在市场上大肆购物;男人们流连于酒馆旅舍,畅饮美酒,高谈阔论;孩子们免费观看难得一见的歌舞杂耍和驯兽表演,他们掂起脚尖,或者骑在大人的脖子上,尖叫欢笑,小手拍的通红也不觉得疼。

    不过,今年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不是商品和酒水如何便宜,剧团的表演如何精彩,也不是该死的鱼人战争,而是互助会、互助券,以及那三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

    “听说了吗?今天爆了三个大奖,那个叫迈克的家伙买了两份同号互助券,一个人就拿走了4000铜索尔!”

    “4000铜索尔?真的假的?”

    “我亲眼看见的!他们三个人在高台上领奖,每个人都揣了满满一袋银币……”

    “迈克那小子我认识,我们是同一批进兰德尔领的。我分到了乔治村,他去了南边盖要塞……他领奖的时候,我在台子下面喊他,他没听到……现场的人太多了,比鹅棚还要吵。”

    “哈哈,他听到了也装作没听到,他肯定是怕你找他借钱……”

    “我老婆都有了,还会找他借钱?他能中大奖,我也能中……今天买互助券的人太多,我明天回乔治村买,号码我都想好了。”

    “那这一期,你中了没有?”

    “中了最小的3个连号,兑换6个铜索尔……我应该多买几份的,都怪我老婆太小气,只肯让我买一份。”

    塞克斯走进酒馆就听到震耳欲聋的嘈杂声,但酒客讨论的内容都和“互助券”“中奖”有关。

    这家酒馆的生意火爆,不大的空间分割成上下两层,塞入二十几张桌子,每张桌子都坐满了人,周围还站着一圈找不到位置的客人。

    或许是因为塞克斯的着装与众不同,他穿了一件长袖细亚麻衬衣,而里面的酒客都是一身无袖背心打扮,露出毛茸茸的强壮胳膊。在这一群粗鄙的壮汉当中,塞克斯显得体面又另类,立刻引起了酒馆老板的注意。

    “来,你们几个展现一下兰德尔子民的豪爽大方,给这个英俊的外乡小伙子让条道。”酒馆老板拉了拉脖子上的灰毛巾,招呼吧台前两个壮汉让位置。

    塞克斯挤过人群,站到吧台前,还没开口,酒馆老板就给他倒了一小杯紫红色的酒水。

    “这杯是免费送的。”

    酸酸甜甜的味道立刻征服了塞克斯的味蕾,他放下酒杯,很有礼貌的说道:“谢谢,能再给我来一杯吗?我付钱。”

    “大杯3铜索尔,中杯1铜索尔5便士,这样的小杯7便士……我这里还有两年份的紫蔗酒,价格翻一倍,客人要那一种?”酒馆老板殷勤地问道。

    塞克斯犹豫了下,腼腆地笑道:“我不大能喝酒……给我来一小杯两年份的紫蔗酒。”

    “不大能喝酒,跑到酒馆来干什么?”

    旁边一个容貌丑陋的壮汉,用阴鹫的目光打量着塞克斯。这个小白脸,他越看越讨厌。

    “你是歌舞剧团男演员,被剧团里的姑娘赶出来了吧?”酒馆老板笑眯眯地将小杯紫蔗酒递给塞克斯,从他的手上接过2枚铜索尔。

    塞克斯低头抿了口紫蔗酒,掩饰自己的难为情。丑陋壮汉却对着酒馆老板追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小白脸是被剧团里的姑娘赶出来的?”

    “没见识的土包子,剧团里的漂亮姑娘到了晚上都要做生意,不方便有外人在场。”酒馆老板鄙夷地看了丑陋壮汉一眼。

    “晚上做生意?不方便外人在场……”

    丑陋壮汉恍然大悟,搂着塞克斯的脖子,挑衅似的笑问道:“你是那个剧团的?你们剧团里有多少姑娘?你开个价……我也去你们剧团睡个姑娘。”

    “是单独表演。”塞克斯小声辩解了一句,用求助的眼神望着酒馆老板。

    “把你的脏手从我的客人身上拿开。”

    酒馆老板又扯了下系在脖子上的灰毛巾,数出6个铜便士给塞克斯。丑陋壮汉流露出畏惧的神情,松开塞克斯,嘟嚷道:“我也是你的客人……”

    “你这个吝啬鬼,铜便士流通之前,从没有见你照顾过那家酒馆的生意。现在每次过来喝酒,只点4便士的小杯紫蔗酒,多一个铜索尔都舍不得花。”酒馆老板骂道。

    丑陋壮汉的脸变得更难看了,吧台前的酒客们哈哈大笑,有些人却笑得不太自然。酒馆老板意识到自己的话得罪了一帮人,又和颜悦色地补救道:“你知道剧团姑娘睡一晚要多少钱?至少20个银币……那是让我们这样的人寻开心的吗?你有钱就存下来,赶紧娶个老婆才是正经事。”

    酒客纷纷点头,有人愁眉苦脸地说道:“现在买女人的劝金又涨了……野柳城那边报15个金索尔。我现在不吃不喝,也要存十二年的工钱才够。”

    “美得你……有老婆孩子的人还不自己往我们兰德尔领跑?从野柳城买女人的劝金只会越来越贵!”

    丑陋壮汉用空酒杯猛拍桌子,高声叫道:“我现在想通了,该吃吃,该喝喝,每期互助券我都买,万一中了几注大奖,我就请执事帮我在兰德尔领找个老婆,要是没中,就当帮助其他人先娶老婆……实在不行,我去报名参加沼泽斥候,干满三年什么都有了……反正有互助会,就算废了,也有人管我。”

    “互助互助,互相帮助嘛。”

    “老板,再来一杯!”丑陋壮汉摸出4个铜便士重重地拍在吧台上。

    酒馆老板麻利地收起铜便士,举起大酒壶给丑陋壮汉的小杯子添满。生意虽小,架不住量多,酒馆以前可没有这么多的顾客。

    其他人有样学样,个个都“豪爽”地掏出铜便士,酒馆老板顿时眉开眼笑。

    塞克斯把6枚铜便士放在手心里仔细观察,抬头问道:“老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铜便士……这种钱是怎么换的?别的地方也能用吗?”

    “十个铜便士换一个铜索尔,你在平湖镇和野柳城找任何一家商铺都给你换。”

    塞克斯点点头,又弱弱地问道:“为什么我喝小杯紫蔗酒要7个铜便士,他们只要4个?”

    周围人哈哈大笑,丑陋大汉拍着剧团少年的肩膀,得意地说道:“因为你是外乡人,不是我们兰德尔家的人,所以我们的狂欢节对你不打折。”

    “为了我们的高贵的主人,为了我们兰德尔家族,为了我们的平湖镇,我们在此狂欢!”丑陋壮汉高举酒杯,大声叫嚷,酒馆内的客人纷纷应和,酒馆内的气氛瞬间被推上了高潮。

    等酒馆老板和伙计给每桌的客人添完酒,回到吧台,塞克斯不失时机地问道:“老板,互助会和互助券又是怎么回事?能和我这个外乡人介绍介绍吗?”

    酒馆老板眉飞色舞地说道:“互助互助,互相帮助啊!我们买互助会的互助券,互助会用这个钱帮助老弱病残……”

    “互助券可以中大奖,那是至高主对我们自我救赎的奖励!”

    “互助券还有小奖和中等奖,同样是至高主的恩赐!”

    “互助券一个号码3个铜索尔,大奖最低2000铜索尔,上不封顶……”

    众人七嘴八舌地抢着介绍,塞克斯渐渐听明白了,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这样外乡人能买互助券吗?”

    酒馆老板和众酒客面面相觑,迟疑地说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能买!肯定能买!”一个酒客大声说道:“至高主教诲我们,每个信徒都应当自我救赎……只要是主的信徒,都能买互助券!”

    “对!肯定能买,赞美至高主。”

    “赞美至高主。”塞克斯虚画圣徽,抬头问道:“我要是中了奖,该怎么兑奖呢?”

    “这个嘛……”酒馆老板摸了摸后脑勺,沉吟着说道:“互助券一周开一次奖,你在这待到周末,自然就能兑奖了。”

    至于歌舞剧团能不能在平湖镇停留一周,他是不考虑的。

    少年演员微笑颌首道:“那我明天也去买一张互助券,碰碰运气。”

    第二天,塞克斯在平湖镇西区教堂旁边,挤了老长的队伍,买到一张互助券。他捏着黑色纸片,唇角勾出微笑,眼眸温润,低声自语:“神奇的平湖镇、神奇的兰德尔大人、神奇的互助券……”

    三天后,参加平湖镇狂欢节的歌舞剧团和马戏团全部离开了兰德尔领。他们把兰德尔领种种神奇之处传播到诸王国。

    四个月后,塞克斯买的互助券出现在冈比斯摄政王的书桌上。

    威廉姆斯.奥古斯特放下夜枭密探汇总的报告文书,拿起黑色纸片,目光扫过罗兰长公主、戈隆侯爵、凯瑟琳王太后,最终落在新任宫相路德维西侯爵的身上,微笑说道:“就在五天前,野柳城的一个幸运儿连中21注互助券大奖,独揽6万铜索尔的奖金,平湖镇如数兑付……第二天,野柳城购买互助券的人数超过2000人,第三天,超过4000人,第四天,维斯托克的黑帮找到野柳城的瘸腿约翰,想通过他的渠道参与兰德尔领的互助券……顺便说一句,瘸腿约翰是兰德尔子爵在野柳城的代理人……就在昨天,金水城邀请培罗主教,商议互助会和互助券的事情。”

    “兰德尔子爵用一张小小的纸片撬动了难以想象的财富和力量,波及的范围之广、速度之快令人叹为观止。”威廉姆斯靠着椅背摇头叹息,旋即抬头,咧开嘴巴,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笑容灿烂的说道:

    “我们现在有必要深入讨论维克多关于佃户制和互助会的种种举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