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效仿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路德维希侯爵从衣兜里掏出一大叠黑色纸片,上面有白色的数字的号码。他取出一张,凑到引火烛前,将其点燃。黑色纸片生出橘黄色的火苗,烧到白色号码部分,又腾起靛蓝焰光,橘黄包裹靛蓝,一股独特的焦臭味扩散开来。

    “兰德尔互助券没有办法伪造。”

    路德维希侯爵丢掉快要燃尽的黑纸,扬了扬手中的大叠互助券,说道:“目前很少有人会造纸,更不要说仿制这种特殊的纸张和染料。最开始的时候,兰德尔子爵要求工匠用麦秆造纸,大家都以为他是想把麦秆加工成方便长期储存的燃料。后来,兰德尔子爵强行命令流民雇工用纸擦……嗯,处理个人卫生。为了教育流民爱干净,兰德尔领的纸张和肥皂强制抵充流民雇工的部分工钱。贵族圈认为这是兰德尔子爵的天性使然,他喜欢干净和美好的事物,甚至有些人讽刺他的洁癖严重,已经到了连流民的个人卫生状况都要过问的程度……现在看起来,兰德尔子爵早有图谋。”

    摄政王开口问道:“我们的兰德尔子爵图谋什么?”

    “等等,先把你的互助券给我看看。”

    罗兰长公主跃到新宫相的身边,夺过他手中的互助券,美丽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喜滋滋地追问道:“哇,好多……有没有中奖?有没有中奖?”

    “我让侍从去野柳城买了400份互助券,中了52个小奖,7个中等奖……”路德维希侯爵摇头失笑道:“奖金虽然微少,可我查到中奖的时候还是很高兴,其中有一注互助券只差中间的一个数字就能中大奖……我扼腕叹息,忍不住想继续买下去。连我这个宫廷侯爵都对2000铜索尔的奖金念念不忘,可见互助券对穷人的吸引力有多大。”

    路德维希侯爵停顿了下,感概地说道:“兰德尔子爵年纪轻轻,对人心的把握却如此精准……简直可怕。”

    那一叠互助券突然伸到他的鼻子底下,晃了晃,又迅速缩了回去,罗兰把互助券抓在手里,甩的哗哗响,两眼放光的问道:“中奖的互助券在里面吗?我去野柳城找谁兑奖?”

    冈比斯的长公主已经把这些互助券当成自己的。

    “罗兰.奥古斯特殿下,我们在谈正事。”戈隆侯爵沉声提醒道。

    “老头,中奖兑奖也是正事。”罗兰抬起清丽绝伦的脸庞,理直气壮地说道。

    眼看两人有吵架的趋势,凯瑟琳及时打圆场,语气温婉的说:“亲爱的罗兰,能给我看看维克多发明的互助券吗?”

    罗兰回到位置上,把互助券递给凯瑟琳,双手撑着下巴,嘟嘴说道:“我也好想中大奖。”

    长公主娇憨纯洁的小女儿情态令人忍不住想满足她的愿望。路德维希侯爵仿佛面对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开口说道:“公主殿下,互助券中大奖的可能性只有千万分之一,微乎其微。至于中等奖和小奖分别是15铜索尔和6铜索尔,奖金少的可怜,领不领都无所谓,当然,大奖也没有领的必要。”

    “那就是没领喽?”

    罗兰美如碧湖的眼眸顿时变得亮晶晶,眉开眼笑地说道:“那我去领。”

    路德维西侯爵苦笑着说道:“已经没用了……互助券有72天的兑奖时间,过期作废。这些互助券是我两个半月以前买的。”

    罗兰大失所望,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地说道:“维克多真狡猾。”

    “非常狡猾。”威廉姆斯连连点头,开口说道:“我看了密探的报告,出售互助券所得的两成作为发行成本,四成充入奖金池,剩下的四成归互助会。维克多用纸片换钱,做的是一本万利,稳赚不赔的博彩生意。”

    凯瑟琳低下头,暗暗撇了撇诱人的红唇。

    哼,什么狡猾?维克多这叫智慧。

    “兰德尔子爵把心思花在下等人的身上,只为赚一点小钱,真是可惜了他的聪明才智。”

    戈隆侯爵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表情惋惜。

    铜索尔就是铜索尔,100万个铜索尔只值772枚金索尔,兰德尔家族每年的财政收入超过5万金索尔,维克多这是何必呢?

    “戈隆殿下,这可不是小钱。”

    路德维西侯爵肃然说道:“兰德尔互助券已经散播到金水城、铜城、维斯托克,就连布利诺尔的外城区也有流民黑帮效仿互助券,开设博彩生意。但是,他们所用的号码载体特别容易被仿制,这门生意一直做不起来。事实上,兰德尔子爵用黑纸垄断了互助券博彩,已经形成了一个行业。就拿威灵顿家族的维斯托克城来说,当地黑帮按照4铜索尔每份的价格直接向流民收取博彩本金,记下他们买的号码,再传到野柳城,购买兰德尔互助券。他们除了每个号码收取1个铜索尔的佣金之外,还要拿走奖金的1成收入。”

    “如果不是明斯克郡、布利诺尔王都、乔舒亚的深水城和尼姆的奥吉布瓦距离野柳城太远,兰德尔互助券已经覆盖冈比斯王国全境……即便这样,互助券也波及到百万人口。兰德尔阁下卖互助券每周的收入至少有80万铜索尔!”说到这里,路德维西侯爵伸出右手食指,又强调了一句:“是每周80万铜索尔……每月最少320万铜索尔。”

    “按照互助券四成的利润计算,兰德尔子爵每个月都能用纸片从民众的口袋里掏走80万铜索尔。”

    “80万铜索尔能干什么?”

    路德维西侯爵向前一步,面对戈隆侯爵说道:“我亲自走访布利诺尔的棚户区,调查了流民的生活状况。一个健壮的流民雇工每天差不多能赚到6个铜索尔,一个月216个铜索尔。兰德尔子爵用128万铜索尔可以雇佣6000个健壮的流民。这些人就是互助会所需要的护工。”

    戈隆惊讶地看了路德维西侯爵几秒,颌首赞叹道:“堂堂冈比斯王国的宫相却要亲自和下等人打交道……真是难为你了。”

    路德维西摇头道:“兰德尔子爵的所有执政举措都与下等人有关,我这个宫相当然不能再端着贵族老爷的架子……事实上,兰德尔子爵一个铜索尔都没出,就让流民自己掏钱帮他养活了几千个互助会雇工。对于他的手段才智,我自愧不如。”

    “路德维西宫相。”

    王太后凯瑟琳的眼眸带着一丝怒气,淡淡地问道:“听你的意思,互助会和互助券不是兰德尔子爵的主意?”

    路德维西侯爵沉吟片刻,鞠躬道:“陛下,兰德尔子爵才华横溢,可他毕竟只有24岁,就职领主才满6年。他对人心的操控如此精妙,您不觉得有违常理吗?布利诺尔大教堂的通报说,兰德尔互助会是戴恩牧师组建的,考虑到戴恩和教宗冕下的关系,我认为互助会和互助券应该是克莱门特冕下在暗中布局。也只有牧师才能如此了解流民的心态。”

    “你对维克多一无所知!”凯瑟琳冷笑一声,神情不屑地撇过头,唇角微微上扬,眼神蕴着温柔和自豪。

    “我可以理解高阶女骑士对兰德尔子爵的特殊好感。”路德维西侯爵不动声色地说道。

    “好了,话题都跑偏了。”

    威廉姆斯站起来笑道:“路德维西卿,你刚刚说维克多早有图谋,他图谋什么?”

    “他们早有图谋。”

    新任宫相表情平静地解释道:“西尔维娅、克莱门特和兰德尔子爵正在筹划一个新的体制。目的是为了帮助克莱门特座稳教宗的宝座。这个体制精妙绝伦,不可能是年轻的兰德尔子爵想出来的。否则,他的智慧足以和银白高塔的创始人阿尔雅贵女相媲美。而这个体制的最大受益者是教会。”

    威廉姆斯不悦地说道:“路德维西卿,你到底是不相信维克多的智慧?还是反对我推行佃户制?”

    路德维西侯爵恭敬地说道:“殿下,您筹谋‘虚封’制度,我并不反对。毕竟,需要鸢堡安置的见习骑士太多了……但是,我们必须要考虑奥古斯特的实际情况。”

    “我们仔细研究兰德尔子爵的佃户制就不难发现,他最终目的还是把流民转化为领民。人马丘陵的佃户家庭享受领民的待遇,他们的孩子再通识学校接受启蒙教育,再挑选出佼佼者,培养成雇佣士兵和熟练工匠。雇佣士兵和工匠为领主服役25年,就可以成为领民。为此,西尔维娅和维克多付出了巨大代价。”

    “佃户和领民的待遇几乎相同,保留三成的收获,每年服4个月劳役。维克多和西尔维娅白白少了三成的收入。而雇佣军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维克多每年有5万金索尔的财政,他还是要禅精竭虑地从流民的口袋里掏钱,可见兰德尔家族的财政有多窘迫。”路德维西侯爵摇了摇头,继续说道:“雇佣军的战斗力完全是个笑话,打个鱼人都要死伤400多,还不如我们的民兵。”

    戈隆侯爵抬了下眼皮,平静地说道:“我们的民兵都是按照精锐士兵的标准进行训练。兰德尔家的雇佣军接受正规训练才两年,当然比不上训练了十几年的民兵。据我所知,兰德尔领的雇佣军团现在的表现大有长进,几乎达到了普通封臣士兵的水准。当然,孱弱的鱼人无法衡量士兵的实力上限。不过,在开拓战争中,我们非常需要有这样的一支雇佣军辅助禁卫军作战,并修筑防御设施和道路桥梁,运输物资、巡逻警戒、开垦种植。”

    “同时,我对虚封制度报以厚望。”戈隆侯爵眼睛半闭,不再说话。

    路德维西颌首说道:“虚封制度当然好,它可以让我们的骑士专心军务,免得他们把精力都用在采邑上。佃户制是虚封制的基础,但佃户制的先决条件是必须有土地。兰德尔子爵在开拓领地之初,既没有人也没有钱,只有地。他的佃户制由此而来。”

    “我们有钱、有人,唯独缺少安置佃户的土地啊。”

    “根据内政部的统计,冈比斯的中部和北部的流民人口超过90万。我把这些流民分为乡村流民和城镇流民。乡村流民占据可开发的土地,总人数接近40万,其余的50万是城镇流民。而奥古斯特的在册子民目前超过70万,比六年前多了十几万。我正在采取措施,鼓励子民生育。再过15年,内政部预计在册子民的数量将达到100万以上,禁卫军的规模可以扩大到三倍!这一切的前提条件是,乡村流民必须给在册子民腾出繁衍发展的空间。”

    路德维西侯爵缓了缓,诚恳地对摄政王说道:“殿下,虚封制的推行不必操之过急。我们把乡村流民都赶到人马丘陵,还有几十万城镇的流民。我们已经掌握了佃户制的细节,等禁卫军在南大陆开拓大片土地,立刻就能推行虚封制。否则,我们的财政会被佃户制拖垮,我们的在册子民也会对奥古斯特失望。”

    威廉姆斯靠着椅背,郁闷地吐了口气。戈隆侯爵打破沉默,颌首说道:“宫相的意见很中肯。”

    “你说维克多没有人、没有钱,只有地……这个没有封臣,没有财富,特别年轻的领主只用了6年的时间,就开创了兰德尔家族,拥有2座城堡,12万民众,3000多人的雇佣军团,百万亩耕地,数百万亩牧场,年入5万金索尔。”

    罗兰声音清冷地问道:“试问谁能做到?西尔维娅做不到,奥古斯特做不到,没有任何一个领主能做到。维克多做到了……他不仅做到了,还开创了一个新体制。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吗?”

    “在维克多的眼中,没有财富,没有土地,也没有人。他将土地、财富和民众视为一体,所以,他把土地分给流民,把财富分给流民,把流民看成财富。这是其他领主无法想象的气度和格局。”

    “他的气度和格局超越了任何领主,任何贵族学者,也超越阿尔雅贵女,否则他不可能做到这些!”

    罗兰摇晃脑袋,唏嘘叹道:“唉,不愧是我唯一的学生。”

    路德维西侯爵目瞪口呆地看着自恋的长公主。威廉姆斯哈哈笑道:“罗兰,你不是有许多学生吗?维克多怎么成了你唯一的学生了?”

    “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许多学生?”罗兰诧异地左右看了看,抬起下巴,骄傲的说道:“像我这么美丽,这么聪明的公主,每个人都想做我的学生。叔叔,你是不是被人骗了?”

    “你是我的学生。”戈隆侯爵面无表情地说道。

    罗兰怒瞪戈隆侯爵,突然听见喘气声,转过头发现凯瑟琳两眼几乎要喷出怒火。

    “罗兰.奥古斯特,你偷看维克多写给我的信!”

    罗兰连忙摆手否认:“我绝对没有偷看维克多写给你的情书,你要是不信,你去检查卧室的月光木衣橱暗格,保证一封都不少。”

    凯瑟琳恨恨地瞪了罗兰一眼,站起身向门口走去,临出门前,回头说道:“我不会在信中向维克多询问任何问题,他也没有向我询问任何事情。我能告诉你们的,不会隐瞒。不能告诉你们的,你们也别问我。”

    等凯瑟琳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威廉姆斯侧过身,小声对罗兰问道:“维克多在信中真的没有提野柳城的事情?”

    戈隆侯爵和路德维西侯爵同时竖起了耳朵,罗兰却摇了摇头。摄政王、守护者和宫相都露出悻悻之色。

    西尔维娅对维克多吸引力太强了,光靠凯瑟琳还真斗不过她。

    “看着我干什么?”罗兰用恶狠狠的目光迫使三个人转头。

    “嗯。”路德维希侯爵干咳一声,问道:“殿下,您能否将兰德尔子爵的信……誊抄下来给我看看?”

    “你说呢?呵,呵,呵……想的美。”

    在一串古怪的笑声中,冈比斯的长公主昂着脑袋,踩着猫步,离开了小会议室。

    威廉姆斯敲了敲桌子,对路德维西侯爵说道:“我们暂时没有条件推行佃户制,但雇佣军团,我势在必得。先组建一个小规模的雇佣军团,积累经验,培养骨干。另外,维克多干什么,我们就照做。他储存木炭,我们也储存木炭,他采购软银矿石,建造城镇内墙,我们也从其他王国的领主手中弄些软银矿石回来贮备。方法一定要巧妙,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戈隆侯爵点头道:“我赞同。”

    “如您所愿,殿下。”路德维西侯爵躬身说道。

    “至于互助会和互助券……”威廉姆斯摸了摸嘴唇上漂亮的八字胡,意味深长地笑道:“克莱门特现在被维克多架在了火上……等他和另外两位牧首分出胜负,我们再配合教会,组建互助会。”

    “互助会滴水不漏,势在必行,就看这份功绩算在那位牧首的头上了。”

    路德维西侯爵摇头叹道:“如果互助会和互助券真的是维克多弄出来的……我真不知道他究竟是领主?还是神职者?”

    戈隆侯爵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颌首道:“我们的这位阁下真是厉害。”

    奥古斯特的三位核心大人物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