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风起云涌(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水之季是鱼人繁衍的季节,有生育能力的鱼人回到浅水区交配产卵,留在河滩上的鱼人都是一些老弱病残。面对两脚铁皮怪的挑衅,它们往往不作回应。

    人类和鱼人现在处于休战期,河滩前线营地只留驻少量军队,大多数士兵都返回城镇休整。但对于修建码头的雇工而言,紧张繁重的劳作并没有结束。

    从火之季的一月开始,维克多调集18000多名青壮雇工,历时294天,在节制闸所处的河滩修筑了一道14公里长,17米高的河堤。这项工程改变了节制闸河岸的地貌,鱼人不会再把这片区域当成河滩聚集点,为接下来的港口城镇建设扫清了障碍。

    到了今年的雨雪季,金水河的水量势必暴涨。为防止汹涌而来的河水冲垮淹没河堤,约克家族先后从人马丘陵抽调34000多名青壮雇工,分批赶往节制闸,抢在雨季来临之前把河堤加高加宽,夯实泥土,并用青砖修葺河堤的外侧,以免河水冲走堤坝的泥土,造成垮塌事故。

    这道河堤必须经受住金水河的考验。它同时也在考验人马丘陵的动员施工能力和后勤组织系统。

    5万多青壮雇工加上后勤人员,总共近8万人直接参与了河堤修筑工程。人马丘陵今年的粮食收割和小麦种植工作依然有条不紊。约克家族的表现令冈比斯王国和教会瞠目结舌,惊叹不已,甚至连约克家族的领主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事实上,人马丘陵,尤其是兰德尔家族通过修建水利工程、溪流水库和南方要塞积累了丰富的集中施工经验,而新农牧体系的推广实施让人马丘陵储备了巨量的粮食物资。最重要的是,佃户制源源不断地将新移民分散成一个个的小家庭,安置到各村镇农庄,这些佃户立刻就能从事农牧业和手工业,确保人马丘陵的生产活动能够持续稳定地运转。

    太阳西斜,金水河面金光粼粼,河堤上,人头攒动,喧闹非凡,数万人挥汗如雨的场面蔚为壮观。

    节制闸城堡最豪华的房间内,翠丝莉身穿薄丝睡裙,倚在窗前,欣赏下方波澜壮阔的景致,河风扬起微湿的淡金秀发,露出优美的脖颈的雪白圆润的肩膀,她的神情恬静专注。

    房门传来轻微的响动,翠丝莉没有回头,白瓷般的脸颊却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显得清艳迷人,眼神慌乱又带着甜蜜的笑意,紧接着,一双有力的胳膊将她拦腰抱起,晶莹粉嫩的唇瓣被人吻住。熟悉的气息令翠丝莉身心皆醉,热烈地回应情人的吻。

    两人拥吻缠绵片刻,维克多抱着翠丝莉走到沙发前坐下,将娇小玲珑的怒涛骑士按在膝盖上,握住一只雪玉纤足揉捏把玩,调笑道:“宝贝,你洗过澡了?”

    翠丝莉面色绯红,轻轻嗯了一声,抬起水润的浅蓝眼眸看了看情人俊美的脸庞,娇羞地嗔道:“我们马上要去平湖堡参加戴恩牧师的庆祝晚宴……你不许对我做坏事。”

    “怎么会呢?我从大门进来,没有爬窗子……肯定是亲自邀请翠丝莉小姐参加平湖堡晚宴。”维克多坏笑着说道:“妮可在等我们呢……”

    “啊?!”翠丝莉花容失色,小脚乱蹬,想要脱出维克多的魔掌,从他怀里站起来,耳畔间却又听到:

    “她在蔷薇镇等我们。”

    “坏蛋……我咬死你。”翠丝莉又羞又气,嘴巴凑到在维克多的尖耳朵上轻轻吻了一口,叹息道:“没想到,几万人规模的工程,妮可能打理地井井有条,游刃有余。”

    “那当然,也不看看她是谁的女人。”维克多颇为得意地抬起下巴。

    “她还是我的学生呢……”

    翠丝莉白了维克多一眼,气鼓鼓地说道:“西尔维娅把工程托付给你,结果你把工作丢给妮可和莉莉娅,自己成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居然还好意思霸占妮可的功劳?”

    “我没有霸占妮可的功劳。我霸占的是她的老师……还有她老师的女主人。”

    翠丝莉大羞,脑袋埋进维克多怀里,听他继续说到:“妮可很出色,那是因为我调教得力……我也没有不务正业,我一直在做领主该做的事情。”

    翠丝莉抬起头,好奇地问道:“领主该做什么?发号施令吗?”

    “必要的时候发号施令,大多数时间应当谨言慎行,悠闲自得……”

    维克多摇了摇头,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翠丝莉,笑道:“宝贝,你对领地事务不感兴趣,今天怎么会向我求教?”

    “我就是问问……不说拉倒。”翠丝莉撅起小嘴,撒娇似地撇过脑袋。

    “亲爱的,你愿意聆听我的看法和观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告诉你?”

    维克多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事必躬亲的领主缺乏自信,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反而会给子民造成困扰和压力,扼杀下属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使他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真正成熟的领主要懂得鼓舞子民心中的勇气和斗志,激发他们智慧和才干……”顿了顿,摇头嗤笑道:“精神鼓舞可不是说几句慷慨激昂的话就能做到的,必须让子民看到未来的希望,并具备生存发展的保障。建立这样的一个制度才是领主的该干得事情。我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佃户制和互助会?”

    “没错。”维克多点点头,自信地说道:“即便我暂时离开兰德尔领,兰德尔家族也能正常运转。所以,我不必天天待在工地上,发号施令……我应该干更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翠丝莉眼神妩媚,并拢修长匀称的双腿,把那只充满魔力的手牢牢夹住。

    维克多半调侃半认真地说道:“我现在需要一个继承人……这似乎比开创一个体制更加困难。”

    翠丝莉咬了咬粉亮的嘴唇,紧致有力的双腿稍稍放松了些,满脸红晕,声音细细地问道:“维克多,你爱我吗?”

    “宝贝,我当然爱你。”维克多亲吻翠丝莉的光滑细腻的脸庞,心里感到有些好笑又有些得意,最后是一股脉脉温情。

    翠丝莉追问道:“有多爱?”

    维克多看到翠丝莉浅蓝眼眸变得亮晶晶的,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个问题是个死循环,应当尽量回避

    “宝贝,你今天怪怪的,好像不太自信?难道是我的魅力变大了?”他用自恋的语气转移话题,还转过头向镜子看去,却被翠丝莉捧住脸。

    “还有两个月,奥黛尔就要回来了。”

    维克多惊喜地说道:“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奥黛尔从东部联盟带回来多少个小贵族?西尔维娅能分多少给我?”

    “不知道。”

    翠丝莉松开手,闷闷不乐地问道:“她要是追求你,你会接受吗?”

    “不会。”维克多摇了摇头,苦笑道:“她有丈夫,有孩子,有家庭……我总觉得不合适。”

    翠丝莉沉默了一会,神情变得复杂,幽幽地说道:“其实我好矛盾……我不喜欢和别人分享你,可我知道高阶骑士面临的困难……如果佛瑞德和奥黛尔真的相爱,他们应该晋升大地骑士和怒涛骑士……如果这样,他们虽然能在一起,却断绝了晋升黄金骑士的希望,寿命也会变得很短,更不符合家族的利益。”她抬起头,盯着维克多的眼神说道:“你要是拒绝了她们的求爱,她们会自己培养一个小情人,以排遣寂寞。就好像恩比瑟和佛瑞德的母亲……她已经离开了那位殿下,开创自己的家族,和她培养的小丈夫生了一个继承人。听说,她正准备冲击元素海。”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运,我只能尊重我自己的选择。”

    维克多叹了口气,淡然说道:“在约克家族,我选择了你、妮可和西尔维娅。如果有一天,我只能和黄金骑士生育后代,你们又不具备这个条件,我也只能追求人类王国中的女黄金骑士……至于她们有没有伴侣,我顾不了那么许多了。我必须留下血脉,我开创的事业不能没有继承人。”

    “无论将来我能走到那一步,我对你们感情始终不变,我绝不希望你或者妮可草率冲击黄金领域。”维克多正色说道。

    翠丝莉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追问道:“那我、妮可和西尔维娅,你最喜欢谁?”

    维克多顿时头大如斗,一边使出宫廷秘技,一边反问道:“我和西尔维娅,你更喜欢谁?”

    “当然是西尔维娅!”

    翠丝莉浅蓝色的眼眸如同一汪春水,娇笑着倒在维克多怀里。

    维克多悚然一惊,转头看到房间的黑暗角落里,西尔维娅正双手抱胸,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

    “亲爱的,你怎么来了?”维克多既惊又喜又尴尬,他想把手从翠丝莉的睡裙里抽出来,怒涛女骑士却绞紧了双腿,让他一时半会还挣脱不了。

    西尔维娅风情款款地踱到维克多的跟前,伸出光洁白皙纤指,勾起他的下巴,俯身在他的唇上轻啄一口,推了推翠丝莉,佯怒道:“快让开!我和我的男人两个月才见一次,你们天天腻在一块,还赖在他身上干什么?”

    “哪有天天在一起……”翠丝莉撇了撇嘴,乖乖地坐到了旁边。

    西尔维娅在维克多另一边坐下,挑起柳眉,笑吟吟地问道:“是不是意外,有没有吓到你?”

    维克多心里捏了把冷汗,恼怒地说道:“我都不敢偷偷摸摸地出现在妮可的身后,就怕她突然给我来一下狠的……下次别开这种玩笑好吗?”

    西尔维娅低眉顺眼,委委屈屈地说道:“遵命,我的大人。”接着又噗嗤一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如果有人敢悄悄地靠近你,你尽管给她来下狠的。”

    维克多摸了摸鼻子,郁闷地说道:“这种情况……我觉得我最好的选择是立刻逃命……”

    “明智的决定。”西尔维娅点点头,以示赞同,眸光闪烁,仿佛在调侃:你给我来下狠的管用吗?跑,能跑的掉吗?不服气就快点晋升啊……我还等着给你生继承人呢。

    眼睛会说话,指的就是西尔维娅现在的样子。面对这种情况,维克多一般都用实际行动作为回应。他探手揽住西尔维娅的细腰,将她带入怀中,两人轻轻相拥,温存了片刻。

    “亲爱的,你怎么悄悄跑过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维克多松开手,轻声问道。

    西尔维娅睁开双眼,颌首说道:“兰德尔教区出了一位5阶牧师,约克家族当然要出面祝贺。只是,我不太方便公开身份……原因你知道。”

    维克多果断摇头,沉声说道:“我不知道。”

    西尔维娅盯着维克多黝黑深邃的眼眸看了一会,说道:“培罗主教也认为你并不了解教廷的实际情况,但戴恩这么做实在有些过分。”

    她抬手理了下凌乱的发丝,接着说道:“克莱门特一脉的学者牧师正在根据佃户制的特征,研究新的传教和救济方式……通识学校是克莱门特的一步棋,可他们还没有涉及到救济佃户信徒的具体方略……总要先看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你倒是抢在了教廷的前面,让戴恩提出并组建了互助会……塞恩大主教得悉了互助会的事情,立即通报给塔莫尔牧首。塔莫尔联合弗里德斯召戴恩回教廷述职,打了克莱门特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在枢机院对戴恩牧师大加赞赏,把互助会的功劳全都扣在他一个人的头上,目的是为了造成教宗一脉发生分裂的假象。要知道,教宗一脉的牧师不全是克莱门特的学生,还有克莱门特同窗好友的弟子。那些人对教宗瞒着他们,暗中授意自己的弟子独占功勋十分不满。克莱门特绝不容忍自己的派系分裂,戴恩被雪藏是必然的。”

    “塞恩大主教原本还想派人到兰德尔教区,祝贺戴恩晋升高阶牧师,被培罗挡回去了。”

    “虽然我们现在是冈比斯的后族,但也要保持基本的独立性。在神术方面,我不能受制于布利诺尔大教堂。克莱门特一脉的神职者是我必须团结的力量。所以,我只能悄悄地过来,祝贺戴恩晋升高阶牧师。”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西尔维娅淡淡地问道。

    维克多警觉地抬起头,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意思是,克莱门特看穿了你的想法。”西尔维娅柔柔一笑,红唇轻启:“你撺掇戴恩先斩后奏是不是担心克莱门特把主要力量用在纳维尔王国?你想要一位黄金阶的牧师,克莱门特现在给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