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紧密团结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乌云遮蔽太阳,空气湿冷刺骨,预示着冻雨将至。

    雄奇高耸的鸢堡如同伟岸巨人,矗立在凛冽呼号的寒风中,巍然不动。

    鸢堡建筑群规模宏大,蜿蜒曲折,谁也说不清楚这里总共有少房间,又藏着多少暗道和密室。

    近八十年,奥古斯特家族暗中培植的无面者掌握着鸢堡主要的密室系统,最大的一间密室既是无面者首席的隐秘居所,也是奥古斯特家族最重要的药剂实验室。

    它不是建在阴森潮湿的地洞里,而是位于城堡的上层,距离地面足足56米高,甚至还有一扇小窗户和一排换气孔。人们从下往上看,只会以为那是一件普普通通的阁楼,可如果没有无面者领路,任何人也只能进入一件普普通通的的小阁楼,而不是那间失踪的密室。

    密室内,四根常人手腕粗细的水蜥油蜡烛分布在房间的四个角落,明亮的烛光将整座房间照的宛如白昼。

    “西尔维娅看出来了……如果不是她自己看出来的,那就一定有人泄密!”

    威廉姆斯单手按着胡桃木桌子,双眼蕴藏怒火和担忧。坐在他对面的戈隆侯爵,表情平静地点点头,开口说道:

    “无论是不是西尔维娅自己看出来的,无面者都应该进行一次严格自查,任何有可能危害到大师生命安全的因素必须清理掉!”

    托佛文放下来自蔷薇庄园的信签,抬起浑浊的老眼,看了看奥古斯特的守护者和摄政王,又垂下松弛的眼皮,声音疲惫的说道:

    “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我活的够长久,留下了太多的痕迹,被人看穿也不足为奇,尤其被神灵骑士看穿,那更是我的荣幸。”

    “大师……”

    托佛文摆了摆手,打断威廉姆斯的话语,缓缓说道:“无面者是我和你的父亲共同创立的……我还记得,他提出组建无面者时兴奋的模样,我当时都被他的热情给感染了。”说到这里,老巫师苦笑了下,摇头叹道:“那个家伙只忙碌了四个月就对无面者失去了兴趣,把它丢给我一个人……直到他冲击元素海的前夕,私下和我交待嘱托,他都没有提及无面者。他不是忘了,他只是把无面者当成一个过时的游戏……真是个令人怀念的混蛋。”

    戈隆.奥古斯特难得露出缅怀的笑容,“博内拉特也从没有和我提起过无面者。”

    托佛文双手交握于腹部,靠着摇椅的椅背,声音轻松的说道:“其实你们很清楚,无面者不可能泄密,最有可能泄密的人是罗兰……可我看着她长大,我深知莱恩的女儿绝不会出卖我,尽管她很讨厌我。”

    “您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戈隆颌首说道。

    “先王后艾琳至死都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我也没有后悔过让她做出选择,我们只是做了奥古斯特该做的事情。”

    托佛文坐直身体,盯着威廉姆斯说道:“你们想让我交出无面者?”

    威廉姆斯迎着老巫师洞悉人心的目光,收敛笑容,坦然说道:“是的。”

    “我老了,时日无多……是该交出无面者了。”

    老巫师靠向椅背,阖上双眼,仿佛睡着了。威廉姆斯和戈隆侯爵耐心等待,过来许久,他们听到托佛文说:

    “无面者有两位大骑士,7名骑士,24个见习骑士,2个巫师,4个智慧侏儒,127个顶级工匠,37个伪装者,42个狂暴卫士,173个追踪者, 466名武装战士。”

    威廉姆斯难以抑制地吸了口气,除了骑士和巫师,其他人都是托佛文精心培养的秘法死士。他们各有各的特长,威廉姆斯只知道无面者中的武装战士能够娴熟运用各类兵器,最弱的人也具有初阶见习骑士的战斗力。托佛文既然把武装战士排在最下面,那其他类型的秘法战士必有过人之处。

    无面者是一股惊人的力量!

    托佛文淡淡地扫了摄政王一眼,开口说道:“我不准备把无面者交给你。我想把无面者交给罗兰.奥古斯特。”

    “什么?!为什么?”威廉姆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大声质问。

    托佛文不以为意地说道:“最终决定权在戈隆。”他转过头,面向守护者问道:“你来决定,无面者交给谁统领?”

    戈隆侯爵紧抿唇线,表情严峻,思索片刻,沉声说道:“罗兰打算效仿奥古斯特的先祖,冲击传奇领域,她正准备离开鸢堡,你把无面者交给她?需要给我一个理由。”

    老巫师有气无力地说道:“在我眼中,没有威廉姆斯,没有罗兰,没有爱德华,只有奥古斯特。以罗兰的魅力和能力,无论她是否踏足传奇,身边都会聚拢一批追随者,可我怎么能容许外人拐走奥古斯特家的长公主?无面者追随罗兰,她打开新局面也好,回归冈比斯也好,终究是奥古斯特家的公主。”

    戈隆侯爵点点头,又摇头失笑道:“就怕罗兰不肯接受。”

    “做的巧妙一点,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戈隆看向威廉姆斯,委婉地说道:“殿下,鸢尾雀不会总在一个巢里产卵,您以为呢?”

    “我没有意见。”摄政王苦笑了一下,又对老巫师说道:“托佛文叔叔,看在我祖父和我父亲的份上,您总得给鸢堡留点东西吧?”

    托佛文指着威廉姆斯,笑骂道:“你这家伙,我还没死呢。”

    “大师最宝贵的财富不是无面者,也不是拜他所赐的奥古斯特高阶骑士……或者维克多,而是他在药剂学领域的伟大成就。”戈隆侯爵对威廉姆斯说道:“殿下,托佛文大师最宝贵的财富留给了鸢堡。”

    威廉姆斯摊开双手,表情无辜的抱怨道:“……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们就不能有点幽默感呢?”

    “奥古斯特……嘿嘿。”托佛文无奈摇头,重新拿起那封信签,问道:“你为什么认为西尔维娅看破了维克多的底细?”

    威廉姆斯点头说道:“二十三天前,约克公爵给鸢堡传了第一封信,他提出请凯瑟琳和维克多共同出访纳维尔。我当时就怀疑西尔维娅看出了什么,但这个要求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所以我们按照王室成员互访的礼仪,将兰德尔子爵列为王太后的随从,并着手准备出访事宜。”

    “谁知道,西尔维娅竟然以王国守护者的身份,亲自给鸢堡写信,要求兰德尔子爵作为出访纳维尔王国的正使,凯瑟琳仅仅是为了陪伴自己的情人,私下前往纳维尔。”威廉姆斯皱了下眉毛,继续说道:“这不合规矩!甚至有损冈比斯王室的声誉……我的顾问学者认为,西尔维娅此举,意在向世人公开维克多和凯瑟琳的情人关系,也是在向我们表达约克家族愿意推动王族后族的王国政治格局。但我知道凯瑟琳的特殊之处,西尔维娅指名道姓让凯瑟琳陪伴维克多出访纳维尔,极有可能是一次暗示性的试探。这说明,她应该有所察觉。”

    托佛文沉吟片刻,闭着眼睛叹道:“超凡者的智慧非常人所能想象。”

    威廉姆斯深以为然地颌首道:“西尔维娅到底是神灵骑士,她仅从一些细微之处就推测出鸢堡历时十几年年的布局,并准确找出关键人物凯瑟琳。”

    “我说的是维克多。”托佛文摇头纠正道。

    戈隆侯爵神情微动,抢在威廉姆斯之前,插口问道:“大师,您也认为维克多已经达到了黄金阶?”

    “黄金阶?不是说维克多需要四十多年才能晋升太阳精灵的血脉吗?按道理,他摸到黄金阶不会这么快……现在一年都没到啊!”威廉姆斯惊讶地追问道。

    托佛文翻着浑浊的眼白说道:“我是说过维克多需要44年晋升太阳精灵。十几年前,我还说过维克多没有觉醒的希望,结果我说错了……谁知道在维克多的身上又发生了什么?说不定,几年之内,他的月精灵血脉就会朝太阳精灵变异。”

    “该死,这么短的时间,我没法针对维克多重新布局!”威廉姆斯以手拍额,一脸懊恼。

    “布局?谁给你的胆子对一位殿下布局?”托佛文语气森然地教训道:“我们耗费价值数十万金索尔的资源造就了维克多,可他到了黄金强者以上的层次,你还想操控他?奥古斯特又凭什么操控一位具有黄金血脉的殿下?你看看罗兰是怎么做的,再看看西尔维娅是怎么对他的,还有教宗克莱门特又是怎么做的?”

    威廉姆斯怔了怔,惭愧地说道:“罗兰对维克多待之以诚,动之以情,早早就把他捧进大贵族的圈子……论眼光智慧,我不如罗兰。”

    老巫师却摇头道:“你们和罗兰的差距不在智慧眼光,而是心态不同。莱恩死后,王国的重担都压在你和戈隆两个人肩膀上,冈比斯有一个神灵骑士就已经够呛了,你们本能地想把所有变数都置于掌控之下,不愿意奥古斯特家族之外再多一位殿下。罗兰没有这种负担,莱恩战死,她只想着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她从一开始就决定拉拢西尔维娅,为自己的出走提前做准备。在她看来,向自己曾经的玩伴,西尔维娅现在的情人表达善意,没有损失,只有好处……那为什么不做呢?”

    戈隆侯爵长长地吐了口气,沉沉地说道:“大师教训的对。西尔维娅前后两封信透露出许多蹊跷,可我始终抱着把维克多重新纳入鸢尾雀旗下的愿望,忽略了西尔维娅的警告和一个能够解释所有问题的事实。”

    “站在约克家族的立场,他们当然不愿意维克多的血脉外流。在维克多出访纳维尔的时候,西尔维娅肯定要安排一位高阶女骑士陪伴他。可约克家族不想招致纳维尔高阶女骑士过多的怨怼,他们拿冈比斯的王太后做挡箭牌。问题是维克多没有同意约克家族的高阶女骑士随行陪伴。所以西尔维娅不得不写第二封信,让凯瑟琳以兰德尔子爵情人的身份,陪同他出访纳维尔。”

    戈隆侯爵的脸上泛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也带着一些受挫的沮丧。

    威廉姆斯恍然大悟,颌首说道:“维克多通过写给凯瑟琳的情书,向塔莫尔牧首透露克莱门特设计了互助制度,他在算计教宗!他有如此惊人的智慧、手腕和胆量足以说明他现在是一位真正的殿下。所以,西尔维娅必须尊重维克多的意见。克莱门特虽然遭到维克多的设计,却看重他的潜力和身份。教宗顺势而为,请维克多出面帮助纳维尔渡过难关,再表彰他的功勋,亲自为他举行圣光祈祷,间接和神灵骑士正式结盟。但教宗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和维克多拉近关系!”

    戈隆侯爵面无表情地说道:“在教宗亲自主持的圣徒册封典礼上,兰德尔子爵的身边有约克家族的高阶女骑士相伴,足以证明这位新晋的殿下和约克家族亲密无间。既然维克多的身边没有约克家的高阶女骑士,那西尔维娅绝不希望凯瑟琳以冈比斯王太后的身份公开出席兰德尔子爵的圣徒册封典礼。”

    威廉姆斯难以遏制自己的怒气,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太过分了!西尔维娅故意强化凯瑟琳是兰德尔殿下的情人,而非兰德尔殿下的主君……她把我们奥古斯特王族置于何地?不行,我这就给雷克斯陛下写一封信,告诉他,是凯瑟琳.奥古斯特王太后带领兰德尔子爵出访纳维尔王国!”

    托佛文二话不说,直接从抽屉里取出一封空白的羊皮纸信签,连同羽毛笔和墨汁推给冈比斯的摄政王。

    “你写啊。”

    威廉姆斯拿起羽毛笔悬在空中迟迟没有落下,最后还是放下了羽毛笔,苦笑道:“我要是写了,奥古斯特王族,约克后族的政治构想也完了……”

    “比你哥哥强。”托佛文看了威廉姆斯一眼,重新靠上椅背,慢条斯理地说道:“西尔维娅本来就是借机试探我们的诚意……你心里不舒服,神灵骑士更不舒服。维克多所有的情人都没有婚姻关系的束缚,只有西尔维娅例外,可见西尔维娅在维克多心里的份量。凯瑟琳能和西尔维娅竞争维克多吗?西尔维娅的身边有兰德尔殿下,约克家族为什么还甘愿当冈比斯的后族?西尔维娅没让翠丝莉陪同维克多,她对我们的诚意还不够吗?”

    “西尔维娅渴望拥有真正的伴侣,维克多能不能走到比肩神灵骑士的层次,她并不确定。维克多自己也不能确定,但兰德尔家族同样需要继承人。”

    “只有黄金骑士和神灵骑士才能孕育太阳精灵的后代。问题在于,黄金骑士之间只能孕育一个孩子,而且黄金女骑士的数量太少了。目前,整个人类国度才7位黄金女骑士,包括罗兰在内,仅剩三位殿下没有在黄金阶生育过子嗣。黄金女骑士不像白银女骑士,她们已经位于巅峰,有没有孩子,有没有伴侣都无关紧要。”

    托佛文嗤笑道:“铁山帝国早期,食人魔国王伏尔甘把人类国度的势力挤压成团,剑圣德拉文这才有了6位黄金阶的情人。现在,诸王国政局稳定,黄金女骑士各有所属的势力,她们或许愿意和兰德尔殿下生一个孩子,可她们会把孩子交给兰德尔家族吗?”

    “在月精灵血脉稳固之前,维克多无法让白银女骑士孕育后代。西尔维娅就是想看看,我能不能让凯瑟琳孕育兰德尔殿下的子嗣……幸运的是,我的巫术可以满足西尔维娅和兰德尔两位殿下的最迫切的愿望!”

    戈隆侯爵缓缓起身,一股蓬勃向上的气势油然而生,他向老巫师郑重施礼,说道:“因为阁下,冈比斯的四位殿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因为阁下,冈比斯这辆马车的缰绳始终握在鸢堡的手上。我,博内拉特先王的誓言骑士,冈比斯王国及奥古斯特家族的守护者,戈隆.奥古斯特向阁下致以崇高的敬意!”

    老巫师摆了摆手,转而对摄政王说道:“小威廉,知道神灵骑士为什么屈从于冈比斯后族的地位吗?因为,奥古斯特家族的底蕴和实力非约克家族所能匹敌,现在如此,将来亦然。”

    “王族要有王族的气度,自从我来解到维克多会成为高贵者,就再没有操控他的念头。对于这位殿下,我们应当以王国守护者视之,而非鸢堡的侍从领主。”

    威廉姆斯点点头,鞠躬道:“托佛文叔叔的教诲,威廉姆斯.奥古斯特必铭记于心。”

    托佛文闭上双眼,隔了许久,突然问道:“兰德尔殿下的车驾现在到那了?”

    戈隆侯爵想了想,回答道:“这时候,他应该过了长桥镇,距离布利诺尔还有15天的路程。”

    “我建议让凯瑟琳陛下主动汇合兰德尔殿下,然后直接北上,前往纳维尔王国,不必再绕道王都了……等兰德尔殿下离开冈比斯,我们立即动手,迫使野柳城的那位子爵夫人离开布里亚特家族,再把她送进银月庄园。”

    威廉姆斯思考片刻,颌首道:“确实应该这么做,不能再等了。”

    托佛文敲了敲桌子,从抽屉里取出一份小牛皮卷轴,递给戈隆侯爵,说道:“虽然兰德尔殿下主动放弃了掌控野柳城的意图,但我们不能没有表示。我研制的蓝芋药剂能够逆转黄金骑士脑部元素化的状态,非常适合西尔维娅……我们就把这份配方送给兰德尔殿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