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失控的变化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撒桑帝国战兽骑兵撤出巴雷托谷地,与主力骑兵汇合后,向西边缓缓退去。

    白尾部族的可汗见到被人类挑在长矛上的那具人马头颅,顿时急不可耐地兵分两路,一路“礼送”人类军队出境,另一路赶着去“挽留”过境的黑蹄半人马。

    黑蹄部族以雌性众多,幼崽健壮闻名荒野。既然它们现在失去了首领,白尾部族肯定不能放走它们。白尾半人马的青壮雄性悉数出动,在部族首领的动员下,兴高采烈地前去拦截黑蹄人马。

    白尾可汗甚至开始想象,把奥罗加尔的美貌妻妾骑在身下的场面。可它没料到,自己刚走不久,部族营地就遭遇了一场骚乱。

    “嗖”“嗖”“嗖”

    箭矢如飞蝗一般射进一座兽皮帐篷,上百匹半人马围绕这处帐篷进行不间断地奔跑射击。它们行动灵敏,体型较为纤细,面部线条也相对柔和,都是白尾部族中的成年雌性人马。

    即便是雌性人马,它们的平均体重也超过900磅,力量和体能远超豺狼人之类的中小型智慧生物。在它们的持续打击下,千疮百孔的兽皮帐篷终于倒塌,掀起一阵烟尘。半人马停止射击,一群粗壮矮胖的熊首地精立刻迈开短腿,嗷嗷叫着,冲向倒塌的帐篷。

    呲啦一声,兽皮撕裂,原木横飞,帐篷的废墟中,出现一个高大畸形的身影。它足有2.6米高,通体无毛,魁梧的身躯上顶着豺狼人的脑袋,显得极不协调,就好像是用豺狼人与食人魔的尸体拼凑而成的怪物,有一种惊悚恐怖的不真实感。贲张虬结的筋肉挤破干瘪的皮肤,呈现毫无生机的惨白色,眼窝里的两点暗红是它全身唯一的色彩,犹如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它用巨大的利爪撕裂强壮无脑的熊地精,就像在屠宰一群软弱的食草兽。被它的目光扫过,雌性人马与落在后面的豺狼人奴隶头皮发麻,向后退缩。不同的是,雌性人马感到恐惧,而豺狼人恐惧的目光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审视和兴奋,暗暗用眼神交流,显然起了恶毒的心思。

    顶着箭雨,怪物把最后一只敢于袭击它的熊首地精撕成两半,雌性人马终于放弃进攻,准备逃跑。这时,怪物从废墟中拎起一只半人马幼崽的残尸,狠狠撕咬了起来。

    雌性人马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它们拔出沉重的投矛,大叫着,向怪物发起集群冲锋。足以洞穿红毛野牛的投矛射在怪物的身上,就像射中食人魔督军的蛮皮,直接被苍白虬结的筋肉弹飞,没能给它留下任何伤口。雌性人马群立刻分散,组成环形射击阵型,围绕怪物射出重箭。

    冲锋投矛对怪物尚且不起作用,雌性人马的重箭就更没有效果了。但是,这种环形交错射击能够掩护彼此,限制怪物的活动范围,以免它继续捕杀部族中的幼崽和较为孱弱的成员。

    雌性人马打定主意,先拖延时间,等部族中的勇士赶回来,再收拾这头可怕的怪物。

    可是,怪物没准备和雌性人马纠缠,腿部的肌肉高高鼓起,地面在它的脚下崩裂成蛛网状,强壮扭曲的身躯宛如炮弹,冲破半人马的环形包围圈。

    几匹雌性人马猝不及防,被怪物撞的筋断骨折,摔在地上发出惨嘶。其余的雌性想要追上那头怪物,却突然遭到豺狼人奴隶的偷袭。

    这些生性狡诈,嗜血残忍的兽人趁机发动叛乱,猛烈攻击营地内的其他种族。雌性人马怒不可遏,疯狂地用投矛、重箭招呼造反的奴隶。

    无差别的杀戮和镇压引发了波及整个营地的混乱,此时,无论是谁,无论它是否愿意,都被迫奋起反抗。半人马、地精、豺狼人和狗头人相互撕咬,杀成一团。

    “怪物”抓死了几只向自己献媚的豺狼人,附身其中的阴影议长内心愈发焦躁。这具躯壳承载了太多的半人马血脉之力,要不了多久就会崩溃,可他到现在都没找到合适的半人马,继承奥罗加尔的血脉之力,并完成地之母的祝福仪式。

    神选者议会的研究资料显示,任何种族遭遇灾难的时刻,族群中总会涌现出许多“英雄”。它们在逆境中成长,担负起拯救族群于危难的使命。这种现象的背后,其实是与族群始祖神灵的意志息息相关,追溯其本质,则可以视为命运的自我校正。

    人为的力量改变命运的走向,命运总会以多种形式发生反弹。教会用大预言术应对黑蹄半人马的威胁,并没有触及到整个半人马族群的安危,自然不会造成不可测的影响。

    按照命运之力的正常校正,黑蹄的衰落将导致其他几个半人马部族的兴盛。

    然而,分裂的半人马部族对撒桑帝国,乃至整个人类国度都不构成威胁。

    阴影议长要做的就是把命运之力的自然校正,指向特定的“英雄”,让人马部族出现新的大可汗。只有这样,他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阴影议会托庇于教会裁判所,默默无闻就好像阴沟里的老鼠,不为世人所知。眼看人类国度即将反守为攻,如果阴影议会在波澜壮阔的新时代舞台上毫无作为,将不受命运的眷顾,最终只会走向消亡。

    命运虚无缥缈,错综复杂,有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除了逆境反弹之外,强者越强,弱者也弱,富者越富,穷者越穷也是其中的一种。具体表现为名望、权势、资源和力量的聚集吸引特性。

    阴影议会通过圣山修道院收集的古代文献,获得神选者议会的传承。阴影议长一脉传到今天,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知识积累。当代议长纵观历史,研究时政,敏锐地察觉到人类国度正处于逆境反弹的阶段。

    兽人族群占据富饶的北部荒野,失去了进取的动力,整体陷入内斗的纷争。而人类被挤压贫瘠的南部,骑士领主与神职者架空教皇,完成了对教会的重新整合,神灵骑士应运而生,杰出人物层出不穷;教会的学者耗费数百年的时间,把狗尾草培育成小麦,兰德尔子爵又找到深耕细作的种植方式,解决了人类的粮食危机;森林人马迁徙,野蛮人下山寻求与人类结盟,诸外国一致对外,撒桑帝国蓄势待发。

    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命运的天平终于向人类倾斜!

    在命运洪流的冲击下,谁能截取到命运之力,谁就能更进一步,获得声望、权势、资源,甚至突破自身的局限,达到更高的境界。

    神选者议会把这种人称为命运眷者,与之相对应的是命运弃者。

    一万年前的初代教皇伊诺克就属于命运眷者,各个骑士家族也截取了部分命运之力,而神选者成了悲惨的命运弃者。

    现在,光辉骑士团、教宗、弗里德斯和塔莫尔三大牧首,以及各大王族都在争取命运之力,什么都不做的人只会失去命运的眷顾,被历史所遗忘。

    阴影议长当然也得争。他指引阴影议会的巫师,制作嗜血魔药,冒着暴露的风险,帮助大贵族培养血卫士和影战士,是想以此获得世俗领主的支持,让议会由暗转明,从而在命运的潮汐中截取命运之力!

    虽然阴影议会的计划遭遇波折,但总体上还算顺利,阴影巫师与多铎、巴塞留斯家族都取得了联系。可是,兰德尔子爵突然推出的佃户制让阴影议长感到绝望。

    佃户制把流民转化为佃户家庭,由大贵族直接管辖。这等于大贵族控制了绝大部分的巫师。

    大贵族会把捕获的巫师交给阴影议会吗?没有新鲜血液的加入,阴影议会如何存续?

    议长宁可阴影议会只半公开化,也要保持组织的独立性,唯有如此,他才能截取更多命运之力,达到更高的境界。

    按照当前形势发展下去,阴影议会不要说半公开化了,整个组织都会土崩瓦解。骑士贵族的权势、美貌和财富对阴影巫师极具吸引力。他们都揣着阴影议会的研究成果,投靠大贵族,那议长一脉数百年的筹谋只是个笑话。

    所以,阴影议长运用古代巫师的神秘仪式,人为干涉半人马族群的命运走向,制造两个强大的传奇人马,给予光辉骑士和撒桑帝国沉重打击,再以救世主的身份胁迫教会和领主承认阴影大主教的合法地位,让阴影巫师脱离特里戈瓦尔家族的掌控,成为教会下辖的独立分支,专门管理人类国度中的巫师,帮助诸王国开疆拓土,从而争取命运的眷顾。

    阴影巫师以后就叫至高主的阴影牧者。

    他连阴影巫师今后的名称和组织结构都想好了,但就是没想到白尾部族的营地里居然连一个凶暴化的成年雄性都没有……全他妈跑去拦截黑蹄半人马了!

    虽然普通半人马幼崽也可以承载奥罗加尔的血脉之力,可它们至少需要二十多年的时间才能从凶暴化到深度凶暴,最后掌握传奇阶的血脉天赋。如果载体成长的时间太长,那就无法对撒桑帝国构成紧迫的威胁。

    以撒桑帝国目前的体量,推行十年的佃户制,帝国的实力至少能提升一倍。二十年后,人类国度的总体实力又能达到怎样的程度?

    阴影议长等不了二十年,他现在连二十分钟都等不了。

    这具豺狼人亡灵的躯壳正在崩溃,身体周围萦绕着淡淡的血雾。最多再有15分钟,它就会变成一堆烂肉!

    难道就就这样结束了?该死的畜生……该死的畜生就去死吧!

    巫师绝望的情绪让怪物眼窝中的红光大作,变得凶厉无比,疯狂地杀戮营地中半人马雌性和幼崽。怪物所过之处,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白尾部族的雌性和老幼在它的利爪下发出绝望的嘶鸣。

    一支沉重的投矛远远地飞了过来,怪物不闪不避,正要用利爪将身下的半人马雌性撕碎。“噗”的一声,投矛洞穿了怪物坚韧的身体,浑厚的力道推着它倒飞数米之远。

    议长欣喜地抬起头,只见三只雄健的半人马正疾速赶来,为首的那只半人马比同更加高大魁梧,它扬起手臂,又一支投矛呼啸而至,命中怪物的胸口,把它钉在了地上。

    凶暴人马战士!只有一匹?时间不够了,我只能把奥罗加尔的血脉之力分给另外两只普通人马……这样也好,它们三个似乎是兄弟……一个传奇人马有两名黄金阶的兄弟辅助,应该很快就能掌握白尾和黑蹄。

    豺狼人亡灵拔掉胸口的两支长矛,从地上爬了起来,朝凶暴人马战士发出一声挑衅的咆哮。但三名白尾战士看到那头恐怖的怪物浑若无事地从胸口拔出长矛,顿时感到了危险。它们向两侧散开,一边奔跑,一边用巨弓重箭射击怪物。

    游走射击是半人马迎战强敌的传统战法,尤其对生命力强大的食人魔或巨兽百试不爽。它们射出的重箭确实比雌性人马更具威力,豺狼人亡灵膨胀的筋肉也难以抵御,它的胸口和大腿很快就挂了十几支重箭。

    议长暗暗着急,神秘仪式需要考验半人马载体的勇气和牺牲精神,唯有真正的英雄才能承担族群的命运,得到命运的眷顾。这三只人马战士必须直面屠戮族人的凶手,正面杀死它,仪式才算成功。

    议长操纵亡灵向凶暴半人马猛追,它却撒开蹄子朝营地外跑,显然想把怪物引离家园。

    畜生就是畜生,一点荣誉感都没有!

    议长简直要疯了,他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顶着亡灵躯壳,也没有办法施展其他类型的法术。

    凶暴人马向前跑,上半身一直扭转过来放箭,焦灼的目光时不时看向那匹受伤倒地的雌性。议长心中一动,掉头驱赶试图援救雌性的另一只人马战士,回到原地,踩着雌性的后背,探出狰狞的利爪在她的身上划出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鲜血喷涌,染红了地面,雌性人马疼的四蹄抽搐,双手紧握泥土,把地面刨出两个坑,很快又注满了鲜血。可它咬紧牙关,始终没有发出惨叫声。

    三匹人马战士射出的重箭一支比一支急,怪物伸出粗壮的胳膊挡住眼睛,任由自己的躯壳被射成刺猬。等人马战士射出最后一支重箭,它蠕动惨白的肌肉把身上的箭矢全部挤出来,再从雌性人马的腿上挖下一大块些血淋淋的肉,塞进嘴里咀嚼了下,又轻蔑地吐在地上。

    “别管我!你们掩护部族姐妹带上孩子们先走!”雌性人马流着眼泪,对着人马战士大声疾呼。

    “懦弱的白尾人马,你们不配挂上弓箭和投矛。看我切下它的脑袋……”

    怪物嘴里发出奥罗加尔的声音,脚爪将雌性人马踩进血泊,蹲下身,楸起她弯曲的犄角,让人马战士看清她的毫无血色的面容。

    “阿丽塔!不!”

    凶暴人马战士双目赤红,鼻间喷出白雾,强劲的心脏用力鼓动,全身青筋暴起,向怪物发起最后的冲锋。大地在它的蹄下颤抖,投矛如同闪电,洞穿怪物的胸膛,擎出两把沉重的狼牙棒,四百多米的距离转瞬即至,两只庞然大物撞到了一起。

    怪物击飞两柄狼牙棒,用狂暴的力量将人马战士按倒在地上,挥舞利爪,割出三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凶暴人马战士拼命反抗,双手扣住怪物的两只爪子,生有四趾的前掌握住成拳头,猛击怪物的腹部,发出闷雷般的巨响。

    “懦弱的白尾人马,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拯救你的族人?”

    怪物讥笑着将爪子压向人马战士的脖子,任它锤击自己的胸腹。每一次承受击打,怪物身边的血雾就浓郁一分,并向人马战士的伤口飘去。人马战士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可就是没法撼动怪物分毫。

    眼看凶暴人马战士快要支撑不住,另外两只白尾人马也冲到了跟前,它们用短矛猛刺怪物的胸口和头颅。那怪物却挣脱束缚,抬爪将它们打翻在地上。

    有了兄弟的帮助,凶暴人马终于站起身,和怪物扭在一起。它的兄弟先后爬起来,加入战团。四只怪物相互厮杀,给彼此制造伤口。不过,半人马流出来的是血液,而怪物涌出一股股血雾。

    血雾越来越浓,很快就将人马和怪物的身形遮蔽。三只人马只觉得自己现在力量十足,怪物却在变弱变小。但它们没有发现,血雾正透过伤口,渗进它们的身体。

    “这怪物杀不死!”

    “得想办法拧下它的脑袋!”

    一柄黑曜石匕首从后面刺穿怪物的脖子,用力将它的脑袋切了下来……是那只雌性人马,她不知何时站到了怪物背后,她身上的伤口也已经结痂,只有少量的鲜血渗出。

    议长透过亡灵的视野,惊讶地看着拿着怪物脑袋的雌性,用奥罗加尔宏大的声音说出仪式的最后一句祷词:

    “魁格洛!”

    豺狼人脑袋开口说话,吓得雌性人马赶紧把它丢了出去,怪物的脖子断口像泉眼一样,喷射出漫天血雾。血雾仿佛有生命,不停地融入四只半人马的伤口,雌性人马吸收的最多。它们的伤口迅速愈合,肌体变得丰满匀称,皮毛闪耀光泽。当血雾消失,白尾部族看到四只格外健美的半人马。

    营地内的雌性、幼崽和老人马从一片狼藉的废墟里钻了出来,围到四只人马的身边,一匹干瘦脱毛的老人马突然嘶鸣道:

    “魁格洛!”

    魁格洛在半人马语中指的是:大地承载的骏马。

    凶暴半人马的一个兄弟突然醒悟,抓起雌性和凶暴半人马的胳膊,高呼道:“阿丽塔,魁格洛!波尔塔,魁格洛!”

    “阿丽塔!波尔塔!魁格洛!”

    “魁格洛!魁格洛!”

    叛乱的豺狼人奴隶开始逃散,白尾半人马却无心追杀,它们围在一起,举着投矛和弓箭,高声呼喊,向世界,向万灵,向地母,宣示部族的英雄。

    “阿丽塔,魁格洛!波尔塔,魁格洛!”

    *******************

    千里之外,图尔南斯拉住角狼的缰绳,回首西望。特斯蒂尔掉转角狼坐骑,踱到他的身边,关切地问道:“兄弟,你感觉怎么样了?白尾部族会追上来吗?”

    传奇圣武士摇了摇头,疑惑地说道:“危险的感觉突然消失了……”

    特斯蒂尔松了口气,离开巴雷托谷都已经快三天了,图尔南斯始终感受到某种威胁,让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生怕白尾部族和黑蹄部族追上来,向联军发起攻击。

    “总算过去了……”大团长笑了笑,扬眉说道:“这不是很好吗?兄弟,你再皱,也没有眉毛。”

    图尔南斯动了动嘴巴,嘟囔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危险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就好像被利刃割断绳索……我以前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都是缓缓减弱。”

    “说不定,白尾部族的可汗突然死了,或者,两个部族突然打起来了。”特斯蒂尔耸了下肩膀,又问道:“现在没事了?”

    图尔南斯迟疑了下,点头说道:“现在……没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