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隐藏的殿下(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布利诺尔河撞上冈比斯王都所在的岩石高地,波涛汹涌的河水分成两条主要支流。一支向东奔涌,再朝南拐弯,途径乔舒亚家族的深水城,最后汇入金水河。另一支向西流淌,绕了个大圈后,还是转向南面,同样流入金水河。

    冈比斯人把布利诺尔河这两条最大的支流分别称为东诺尔河与西诺尔河。它们的中间就是冈比斯王国腹地——丰饶的三岔河平原。

    东、西诺尔河是三岔河平原的天然屏障,为了沟通冈比斯的东境和西境,奥古斯特家族在两条南北走向的河流上修建了许多索道桥、浮桥和渡口,但能够让重行马车通过的交通枢纽只有两座,一处是东诺尔河的深水城,另一处是位于西诺尔河中游的长桥镇。

    一道140多米长的石拱桥横跨河面,连接三岔河平原和王国西境,长桥镇因此而得名。

    这座长桥的主体用坚固的灰岩构建,共30个桥洞,桥面由一组组铁木吊桥和城门岗哨组成,即减轻桥身的重量,便于维护修葺,还兼顾战争的需要。吊桥放下来的时候,桥面足有18米宽,分成左右两个车道,可以让6辆重型马车并行通过。御敌的时候,士兵拉起吊桥,长桥就成了难以逾越的天险。

    作为扼守王国腹地的重要门户,王都与西境来往的物资几乎有一大半要通过长桥镇转运。络绎不绝的大型商队和旅人为这座军事重镇增添了浓烈的商业氛围,长桥两边的东镇和西镇都设有面积颇大的贸易货场,里面商铺林立,酒馆、旅社等消遣场所一应俱全,当然也少不了供贵族落脚的高档旅社。

    长桥镇人口稠密,物资充沛,是王国屈指可数的繁华城镇,可时间待久了,总会令人感到乏味。尤其,第一次跟随兰德尔主人出远门的小侍从,他们都巴望着去布利诺尔王都看看。

    九天前,兰德尔家族的车队抵达长桥镇,主人下令车队在此休整一天,补充完物资,再前往王都过冬。车队离开的时候,长桥镇的守备官拿着鸢堡信鸦传递的信签追了上来,请求兰德尔子爵在长桥镇暂住几天,说有位尊贵的大人物要来这里与兰德尔家族的车队汇合。

    于是,车队又折返回西镇,兰德尔主人并没有透露那位大人物的身份,但大家都看的出来,主人很期待。

    直到昨晚,兰德尔子爵才向大家公布,王太后陛下将陪同他访问纳维尔王国,车队的行程也要做出调整,从长桥西镇出发,沿着西诺尔河岸一路向北,赶在雪季之前,到明斯克郡驻留,待第二年冰雪消融后,再前往纳维尔。

    今天一早,心情激荡又忐忑不安的小侍从们打理仪容,调整情绪,拿出最好的精神状态,准备迎接王太后凯瑟琳.奥古斯特陛下。午后,一队骑兵护卫着三辆篆有鸢鸟纹章的贵族厢式马,驶过百米长桥,停在兰德尔家族车队的面前。两位身披雪貂皮斗篷,头戴兜帽,悬挂面纱的贵夫人迈出车厢,兰德尔子爵主动上前见礼,亲切又不失礼貌地和她们交谈了几句,便引着她们登上兰德尔家族的主车。

    看到这一幕,布兰登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王太后……她,她,她进了主人的马车!还关上了车门?

    绝大多数见习骑士都没有资格踏足超凡者的圈子,兰德尔家族的小侍从并不清楚绝色无双的西尔维娅夫人才是当今最尊贵的大人物,在这些小家伙认知中,国王的地位最高,公爵、侯爵是仅次于国王的大贵族、伯爵和子爵属于中等贵族,最后才轮到男爵和勋爵。

    王太后称陛下,身份与国王相当,可她竟然当着众人的面,钻进主人的马车?!冈比斯的王太后也是主人的情人?!

    不怪小侍从莫名震撼,就连长桥镇的守备官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甚至顾不上打招呼,带着手下的士兵掉头就走。看他惶急的样子,肯定不会送行了。

    腰眼被人捅了下,布兰登赶紧闭上嘴巴,转头一看,发现是克劳斯。

    “布兰登,刚刚那位夫人是王太后陛下?”

    “嗯,应该是吧……我也不清楚。”布兰登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要不……你去问问爱丽娜夫人?”克劳斯撺掇布兰登当出头鸟。

    布兰登警醒过来,翻了个白眼,反问道:“你怎么不去?”

    “……一块去?”克劳斯试探着说道。

    布兰登顿时来了精神,毫不犹豫地点头,“好!大家一块去。”

    小侍从推挤着布兰登和克劳斯,走向爱丽娜夫人的位置,远远见到她正在与几名身穿精美铠甲的内务府骑士交谈,便缩在马车的侧面,等内务府的骑士离开,才上前施礼问候。

    “我正要派人找你们。”

    红发碧眼的爱丽娜夫人一改往日的温柔亲切,她腰背笔直,挺胸抬头,显得庄重又威严:“车队马上出发,接下来的行程,随侍主车由蔷薇执剑侍女负责……你们乘坐后面的侍从马车,没有主人的召唤,不要随意靠近家族主车。”

    “夫人,那我们该干什么呢?”克劳斯问道。

    爱丽娜唇角勾起微笑:“你们要记住,这是兰德尔家族的车队。主人把护卫工作委托给蔷薇庄园的奥格骑士,车队的日常事务由我负责。你们就充当我传令官和助手。”

    “是。”小侍从齐声应允。

    克劳斯暗中推了布兰登一把,布兰登只得硬着头皮问道:“夫人,我们该怎么应对那些……客人?”

    爱丽娜犹豫了下,轻声但肯定的说道:“王太后陛下和艾瑞尔女伯爵带了4名内务府骑士,20名见习骑士侍从,20名宫廷侍女……但他们并非客人,而是车队的随扈。至于王太后陛下……你们就按照面见家族夫人的礼仪应对……不称姓氏,称她为凯瑟琳夫人。”

    小侍从面面相觑,相互交流的眼神中暗藏激动和惊叹:

    王太后陛下果然是主人的情人!

    兰德尔子爵终于动身,浩浩荡荡的车队驶离长桥镇,沿着河岸道路迤逦前行。凯瑟琳趴在水晶车窗前,浏览河岸风光,背对着维克多,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是我第一次远行……亲爱的,你快来看,河边有一群蓝羽天鹅。”

    她一上车就踢掉高跟鞋,解下斗篷和面纱,换了一身轻便舒适的蛛丝长裙,钻进后车厢的休息室。亚麻色的秀发披至腰间,粉色的长裙勾勒出优美的身体曲线,丰隆浑圆的翘臀垫在雪玉玲珑的纤足上,慵懒随意的仪态极其诱人。

    维克多眼热,心也热,探手将鸢堡的女主人抱入怀中,低头吻住她的娇艳红唇。凯瑟琳惊呼半声,软软地伏在维克多的怀里,闭着眼睛,仰起精致明艳的俏脸,热情地回应着。

    两人口舌纠缠,仿佛干柴遇上烈火,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意思。直到分隔车厢的帷幕外传来艾瑞尔女爵的轻咳声,凯瑟琳这才睁开水润迷离的眼眸,红着脸蛋,把纤手从维克多的衣襟里抽出来,软弱无力的推拒了一下。

    高阶女骑士伴侣当中,维克多对凯瑟琳的感情最浅薄。不见面的时候,维克多甚至不怎么想念她,可每次见面,两个人都热情似火,难以自持。

    维克多现在知道,他和凯瑟琳都受到了巫师魔药的影响。

    这种魔药并非低级的催情剂,而是关乎到血脉繁衍的法则。对于生育艰难的超凡生物来说,魔药导致的吸引力非常强烈,也特别重要。

    站在领主的立场上,兰德尔家族的继承人问题已经成了维克多心病。在他的血脉稳固之前,他没法让任何伴侣孕育后代,血脉稳固之后,只有黄金女骑士和西尔维娅才能生下他的子嗣。

    西尔维娅肯定不会把孩子交给维克多。剩下的黄金女骑士当中,能够和维克多生育后代的人选仅三位。她们是否愿意接受维克多的追求暂且不提,就算她们生下了维克多的孩子,也同样不会把孩子交给兰德尔家族。

    白银女骑士生不了,黄金女骑士又不肯交出子嗣,维克多对自己的困境一筹莫展。

    当然,他可以收养一个孩子,作为兰德尔家族的继承人。可是,自己明明是古老的黄金血脉,却要培养一个青铜血脉的继承人,维克多如何能够甘心?

    心灵血脉秘法要看练习者的天赋和运气,而骑士血脉是最稳定的超凡力量。可以说,骑士血脉决定一个家族的稳定传序和未来格局。

    假设一下,超凡骑士的个人武力远比不上地球世界的飞机大炮、航母核弹,如果超凡骑士出现在地球上,他们最初或许会沦为权贵的玩物,那三代之后呢?凭超凡骑士的美貌、长寿、青春永驻、出众的智慧和超凡的力量,他们的血脉必然受到凡人权贵的追捧,地球世界会很快就会出现新的骑士贵族阶层。

    高度文明的现代社会尚且要拜倒在骑士血脉的魅力下,何况八字还没一撇的心灵战士?

    在维克多构建的政治体系中,骑士贵族仍然位于金字塔的塔尖。这是个人意志无法撼动的客观事实。

    如果凯瑟琳现在就能孕育维克多的后代,意味着其他白银女骑士也可以,关键在于鸢堡的神秘巫师。

    维克多几乎确定这一点,否则鸢堡不会公开王太后和的他亲密关系!他现在就想霸占凯瑟琳,但帷幕之外还坐着美艳迷人的艾瑞尔女爵。

    事实上,小男爵原本就是鸢堡为高阶女骑士准备的伴侣,车上的两位女骑士都和他有过非常亲密的接触。只不过,维克多的生命层次跨入超凡领域,双方的主次关系发生了逆转。鸢堡挑选艾瑞尔女爵充当凯瑟琳的贴身护卫,显然不是让她来阻碍维克多,而是提醒王太后陛下适可而止。

    果实尚未成熟,还没到采摘的时刻。

    维克多知道,鸢堡想得到他的黄金血脉。如果这是换取巫师魔药的条件,维克多愿意接受。但他不会为了兰德尔家族的继承人,轻易放弃X-3和人类血脉。

    稍微运转X-3,沸腾的欲望迅速沉寂,维克多的灼热眼神恢复了清明。凯瑟琳却从他的眼眸中捕捉到一闪即逝的金色流光。

    “亲爱的,你的眼睛……”凯瑟琳顾不上在裙子里使坏的双手,捧着维克多的脸颊,仔细端详他的黝黑眼眸。

    看到凯瑟琳微微张开的红唇和雪白整齐的贝齿,维克多凑上去轻啄了一口,笑道:“我的眼睛怎么了?”

    凯瑟琳既疑惑又惊喜,主动献上香吻,搂着维克多的脖子,细声呢喃道:“刚刚,它闪耀金色的光芒……我不会看错的。”

    “是吗?”维克多连忙转头,看向车厢内的镜子,运转X-3,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帷幕外的呼吸声短暂停顿,随即传来艾瑞尔女爵娇媚的声音:“兰德尔阁下,我可以进来吗?”

    维克多收敛思绪,扬声回应道:“请进,艾瑞尔女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