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隐藏的殿下(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宫廷女官掀开帷幕,弯腰钻进宽敞但低矮的后车厢,颤颤巍巍的丰满胸部顿时露出一抹诱人的雪白,她斜靠塌上的软垫,蜷曲修长双腿,裙摆自动遮住玉光致致的双足,优雅而慵懒的坐姿充满了成熟女性的魅力。

    艾瑞尔眸光一转,看着依偎在维克多的怀里的凯瑟琳,掩嘴娇笑道:“亲爱的陛下,你的裙子破了。”

    凯瑟琳脸一红,欺霜赛雪的长腿缩进熊皮褥子下面,靠在维克多怀里,笑道:“亲爱的,你可能还不知道,8个月前,你的艾瑞尔老师生了一个漂亮的儿子。”

    艾瑞尔不禁好笑又好气,凯瑟琳一见到维克多就失去了高阶骑士应有的睿智和冷静,像个小女人那样,生怕自己勾引她的心上人。

    果然,维克多的目光上移到她的脸上,眼神变得宁定清澈,矜持又礼貌的微微颌首,笑道:“艾瑞尔女爵,我在此向您表示祝贺,我会为您和您的女儿准备一份礼物。”

    根据无面者智慧侏儒的研究,兰德尔子爵选择伴侣的一项原则是对方必须单身。这可能是因为,兰德尔子爵并非擅长控制情绪的骑士,他对爱人有很强的占有欲,渴望和对方建立稳固的婚姻关系。他不愿意破坏别人的婚姻,也不容许别人破坏他自己的婚姻。

    兰德尔子爵的自律说明了他对高阶女骑士的抵抗力很弱,属于特别容易被诱惑的类型。这也是高阶女骑士喜欢对他施展魅力的原因。

    实际上,小维克多在鸢堡接受的是专门抚慰高阶女骑士的男宠教育,宫廷侍从外出磨练武技和意志从来没有他的份。无面者首席最初抱着两个目的去精心培育月精灵血脉贵族,一是为罗兰长公主准备一个性情柔弱但血脉强大的丈夫;二是为了安抚神灵骑士西尔维娅,间接渗透并影响约克家族。由于,小维克多的血脉没有表现出足够的潜力,无面者首席这才通过凯瑟琳和索菲娅之手,将他送到西尔维娅的身边。

    谁曾想到小维克多离开鸢堡之后居然觉醒了强血脉……总之,现在的兰德尔子爵是大多数高阶女骑士渴望拥有的伴侣。

    奥古斯特莫名其妙地失去了一位黄金血脉的家族守护者固然令无面者扼腕叹息,但目前最重要的是防止兰德子爵的血脉外流。另一方面,兰德尔子爵对伴侣和婚姻顽固态度也让鸢堡头疼。

    维克多对高阶骑士情人都有强烈的占有欲,何况他的子嗣?如果兰德尔子爵非要夺走他和凯瑟琳的孩子,如果西尔维娅支持兰德尔子爵,再加上蠢蠢欲动南方领主,那奥古斯特家族真的要好好掂量一下了。

    艾瑞尔举起纤长白皙的右手,动作优雅地把散落在胸前的发丝撩至肩后,轻笑一声,幽幽叹息:“我的小丈夫终有一天会离我而去,好在他给了我一个小天使。”

    “嗯?艾瑞尔达女爵对自己婚姻如此悲观吗?”

    无面者次席笑着解释道:“他是个自然觉醒的骑士……自然觉醒的骑士不可能永远托庇在妻子的羽翼之下。你可以理解为,骑士都是一些内心强硬的家伙,在家里也不愿意面对妻子的指手画脚。如果他晋升白银骑士,再冒险给我一个孩子,算是还清了我给他带来的助力,接下来,他要追寻更高的生命层次……温柔听话的情人是必不可少的,这会令他信心十足……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

    维克多摸了摸鼻子,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艾瑞尔抬起眼帘,从容不迫的说道:“高阶女骑士并非弱者,不需要依附于男人,不需要任何同情。我们有强大的力量,悠长的寿命,不老的容颜。即便独自一人,即便身处荒野,我们也能把孩子抚养长大。千百年来,高阶骑士开疆拓土,建功立业,保卫家族和王国,而高阶女骑士负责培养后代,还负责把小丈夫,小情人培养成强大的骑士,必要的时候,我们也会上阵杀敌……我这一生有两个男人,将来或许有第三个,第四个……我现在的小丈夫是一位女骑士的幼子。今后,我的儿子或许也会成为某位高阶女骑士的小丈夫。”

    维克多点点头,肃然说道:“我一直认为这是女骑士伟大之处。”

    “伟大是男人和黄金骑士的追求。”艾瑞尔美艳的脸庞浮起柔媚的笑容,楚楚动人的说道:“作为白银女骑士,当一个好母亲,一个好妻子是我们最主要的心灵寄托。按照高阶骑士的传统,孩子一般都归母亲所有。如果剥夺白银女骑士当母亲的权利,维克多,你说,是不是太残忍了?”

    维克多淡淡地扫了宫廷女爵一眼,稍微紧了紧搂在凯瑟琳细腰上的手。

    被兰德尔子爵幽深的眼眸一照,艾瑞尔的心猛跳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这位俊美柔弱如同少年的子爵领主极有可能是一位真正的殿下。

    无面者次席定了定神,从腰带里取出一封柔软轻薄的兽皮纸,递给维克多,娇笑道:“兰德尔阁下,鸢堡为您准备了一份礼物。”

    维克多接过信笺,迅速浏览了一遍,低头看向凯瑟琳,挑起细长的眉毛,问道:“这是蓝芋药剂配方?它和上次给约克家族的那份配方不同。”

    “这是鸢堡药剂师最近才研制出来的新配方,相比第一种蓝芋药剂的缓解功效,它能够有限逆转脑部的元素化。”凯瑟琳脑袋靠着维克多的肩膀,柔声说道:“亲爱的,它是鸢堡给你的礼物。”

    黄金骑士超越极限的汲取元素海的力量,脑部就会出现元素化的现象。黄金骑士在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也意味着被元素海同化。幸好,黄金骑士可以自主控制脑部的元素化,但神灵骑士无法控制。脑部元素化让他们的寿命变短,当神灵骑士的力量达到巅峰,也因此变得冷漠好战。

    维克多顿时就明白了,这份配方其实是鸢堡为西尔维娅准备的。

    并非所有的神灵骑士都能活到120岁的极限。每当神灵骑士即将陨灭,人类国度总是一片鸡飞狗跳。有传言说,初代教皇把大预言术的权柄分给教宗,就是为了应对神灵骑士的变化。因为历史上,除了铁山女皇,其他的神灵骑士都跑到北部荒野发泄火元素的愤怒,与之对应的是那一代教宗先陨落。

    但是,骑士贵族都不相信大预言术能对巅峰状态的神灵骑士发挥作用,他们认为是神灵骑士主动接受了大预言术的引导。

    奥古斯特生怕西尔维娅情绪不稳,提前陨灭,对冈比斯王国造成强烈冲击。鸢堡有必要给西尔维娅安排一位贴心的情人,排解她的寂寞。但他们把这份蓝芋药剂配方交给维克多就有点意思了。

    如果,鸢堡直接把配方给西尔维娅,可以减轻她对维克多情感依赖。鸢堡再设法夺回兰德尔子爵,西尔维娅也不至于怒不可遏。

    问题是,维克多愿意和西尔维娅分手吗?

    鸢堡显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他们在按照自己的步骤,实施预定计划。兰德尔子爵无法生育,对约克家族的价值和影响力都大打折扣。受到排挤的兰德尔子爵意气消沉,鸢堡通过输送利益,置换领地,拿出新蓝芋药剂,然后召回落寞的兰德尔子爵,再用怀柔手段加以笼络。即便兰德尔子爵将来晋升太阳精灵,和西尔维娅重新走到一起,他在情感上也更偏向奥古斯特。

    这份配方对西尔维娅的帮助很大。鸢堡悄悄地把配方给西尔维娅,有离间两人感情的嫌疑。

    鸢堡现在把难题抛给维克多,让他来决定,给,还是不给。

    给,西尔维娅对维克多感情会变得更理智,而领主之间的感情和政治利益挂钩。所以,这对约克家族有利,对兰德尔家族有害。同时也说明了,维克多并不是很在乎兰德尔家族在人马丘陵的利益,兰德尔家族有自己的独立性。

    不给,置西尔维娅的切实利益于不顾,是非常自私的行为。兰德尔子爵由此认清自己对西尔维娅感情并非牢不可破,内心的愧疚无法排解,两个人只会渐行渐远。

    维克多忍不住要为鸢堡的阳谋击节赞叹。

    可惜,鸢堡精彩的阳谋手段相比维克多的筹谋太过小家子气,不值一哂。他倒是更在意鸢堡透露出来的两个信号:

    我知道你现在是一位殿下,鸢堡给予你应有的尊重;我的药剂学造诣无人可及,如果殿下知道魔药的事情,那就没错了,是我培养了你的月精灵血脉,也只有我才能帮到你。

    维克多拿着配方看了又看,欣喜地想到:“这恐怕才是蓝芋的正确使用方式……鸢堡的神秘巫师真厉害,连古代炼金师的蓝芋用法都能重现……看来,我有必要和他好好谈一谈。”

    卷好兽皮配方,维克多轻轻地将王太后抱到一边旁,推开马车的水晶窗户,冲一位内务府骑士招了招手。

    那名内务府骑士走过来,毕恭毕敬的问道:“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我要你把这份配方送到蔷薇庄园,亲手交给西尔维娅夫人,告诉她,这是我送给她的礼物。你可以挑一名蔷薇庄园的护卫带路。完成任务之后,再追上车队,向我复命。”

    “遵命,大人。”

    内务府骑士接过配方,招呼两名护卫,骑马朝反方向跑去。

    凯瑟琳和艾瑞尔没有对维克多越过她们,直接命令内务府骑士的行为表示不满,反而流露出窃喜的神态。维克多重新把凯瑟琳揽进怀里,微笑说道:“我掌握了涌动天赋。”

    凯瑟琳捂住小嘴,满眼的惊喜倾慕。艾瑞达女爵目光一凝,坐直身体,颌首说道:“抱歉,我失陪一下。”

    她钻出帷幕,穿好高跟鞋,推开车门,直接跳下行驶中的马车。没过多久,维克多听到信鸦扇动翅膀的声音。

    艾瑞尔无非是向鸢堡禀报,维克多掌握涌动天赋的情况。鸢堡的回信才值得期待

    小男爵的父亲血脉低微,鸢堡巫师能够让他的儿子觉醒月精灵血脉,足以证明他的魔药可以提升婴儿的血脉。维克多现在距离黄金血脉只差一线,如果他的推测无误,那凯瑟琳现在就能生下黄金血脉的后代。

    维克多心情大好,将娇小玲珑的王太后陛下按在熊皮软榻上,低笑道:“宝贝,我们再亲一个。”

    两人亲密相拥,深情热吻,凯瑟琳柔顺的长发掠过维克多指尖,他心里突然一颤,回忆起罗兰的嘱托:

    对凯瑟琳好一点。

    罗兰的母亲早亡,小男爵的母亲同样早亡。这是否意味着,用魔药提升婴儿的血脉对母亲的伤害很大?

    维克多凝视凯瑟琳鼻尖上的细细汗珠,因为红晕而格外娇艳的容颜,如春水般迷离的眼眸,感受她的喘息和火热的体温,内心渐渐变得柔软。

    “亲爱的,你怎么了?”凯瑟琳眨了下美丽的眼睛,红红的脸蛋埋入维克多的胸口。心上人深情的目光让她羞怯又甜蜜。

    你有多久没有运转斗气……维克多张了张嘴,这句话还是没能问出口。他抱着凯瑟琳柔若无骨的娇躯,淡然说道:“亲爱的,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凯瑟琳沉默片刻,轻声说道:

    “我的殿下,我对此深信不疑。”

    ***************

    接下来的行程,维克多和凯瑟琳白天形影不离,亲密无间,晚上回到各自的马车休息。凯瑟琳的脸上时刻闪耀着令人无法直视的光彩,随行的戴恩牧师根本不敢把这个明媚动人,活泼快乐的绝色美人和雍容高贵的冈比斯王太后联系在一起。

    他也只能暗暗叹服,兰德尔子爵的魅力无人可挡……至少,白银女骑士抵挡不住。

    十天之后,车队抵达冈比斯北境的一座小镇。全体成员在小镇内休整了半天,车队补充完物资,准备继续赶路。

    戴恩牧师从小镇教堂匆匆赶了回来,找到维克多,扬着手中的羊皮信笺,劈头盖脸说道:

    “教会通报,25天前,光辉骑士团和撒桑帝国的联军在北部荒野的巴雷托谷地,斩杀传奇半人马大可汗——奥罗加尔!”

    接着,他压低嗓音,“维克多,克莱门特老师让我转告你,希望你能在明年地之季的一月,赶到纳维尔王都。”说完,戴恩眼巴巴地看着维克多,他还指望借此重新获得教宗的青睐。

    维克多拍了拍他的肩膀,拿过信笺,笑道:“不会让你为难的……明年一月结束之前,我肯定赶到纳维尔王都。”

    “好!我这就去安排车队出发!”戴恩牧师大喜,转身向车队跑去。

    很快,车队再次上路,维克多望着窗外的风景,淡淡地问道:“教宗为什么要我提前赶到纳维尔王都?”

    “光辉骑士团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他们目前已经掌握了开拓的主导权,纳维尔和多铎恐怕都坐不住了。”

    凯瑟琳放下教会的通报信笺,摇头叹道:“如果我是纳维尔的国王,我应该发布战争令,动员领主,出兵巨石要塞,提前开拓北部荒野。但这并不理智!”

    “说得没错。”

    维克多转过头,颌首道:“光辉骑士团斩杀黑蹄大可汗的声望还在其次,开拓北部荒野的利益也非首要,关键在于,撒桑帝国现在掌握了半人马战争的主动权,他们可以收缩防线,任由半人马部族混战,也可以主动出击,提升战争烈度,以此调集教会的神职者……纳维尔和多铎的神职者首当其中!”

    “多铎一旦对幽魂森林动手,纳维尔也得跟着动,那他们就被撒桑帝国牵住了鼻子。”

    凯瑟琳接口说道:“所以,我不会发布战争领,我会举办一场盛大的欢迎晚宴,把领主的注意力转移到兰德尔子爵的身上,再努力安抚国内焦躁求战的情绪。”

    “陛下睿智。”

    维克多握住凯瑟琳的纤手。她抬起下巴,微微一笑:“兰德尔卿,你是在夸奖自己的情人,还是在奉承王太后?”

    “不都是一个人吗?”

    见两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艾瑞尔女爵忍不住说道:“维克多,我们有必要帮助纳维尔王国稳定局势吗?”

    “为什么不呢?”

    维克多深邃如同夜空的眼眸令艾瑞达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脑海中不由想起智慧侏儒对他的评价:

    兰德尔子爵的才华能够与阿尔雅贵女相媲美,他开创的新农牧和佃户制将引领一个时代。可是,他种种作为的目的……不知道……无法测度。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维克多收敛眼中的锋锐,轻声笑道:“光辉骑士团和撒桑帝国想把纳维尔拉下水,如果我破坏了他们的布局,光辉骑士团也许会迁怒冈比斯,从冈比斯抽调神职者。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教宗宁可从冈比斯抽调神职者也不愿意纳维尔成为光辉骑士团的第二个附庸。枢机院真从冈比斯抽调神职者,塔莫尔牧首和克莱门特就要翻脸了……这正合光辉骑士团的心意。”

    “稳住纳维尔,克莱门特和塔莫尔才有可能联手抵制光辉骑士团的野心。反之,纳维尔的军队一旦开进北部荒野,战争的规模会扩大,风险也跟着变大。纳维尔要是出了问题,我们冈比斯能坐视不理?王国的军队开进巨石要塞,替纳维尔挡住兽人。我们南拓战略基本上就完了。”

    “撒桑帝国刚刚打败黑蹄半人马,撒桑领主求战开拓的情绪高涨,如果再加上纳维尔的军队,撒桑皇帝和特斯蒂尔大团长很难控制住局面。我不介意,帮他们冷静冷静……”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挑眉说道:“反正,我们在打鱼人战争,怎么打?打成什么样?由我们说了算,谁也别想从冈比斯抽调神职者。”

    凯瑟琳一手与维克多十指相扣,另一只手托着香腮,眼睛霎也不霎地盯着他的脸,嘴角向上翘起,勾勒出令人心醉的甜蜜笑容。

    维克多莞尔道:“亲爱的,三个月内赶到纳维尔并不轻松,尤其是在雪月。”

    凯瑟琳咯咯一笑,头也不回地说道:“艾瑞达女爵,请替我拟文,命令北方诸郡的郡守,派人清扫积雪,修葺道路,确保兰德尔大人的车驾通行无阻。”

    艾瑞达低眉顺眼地应道:“遵命,陛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