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学术地位(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兰德尔阁下,佃户的主体是流民,而不是领主的在册子民,对领主也没有忠诚的义务,但他们却享受了领民的权利……租种土地,分两成的收获,当领地遇到灾难和危险,他们还无需保卫家园。那佃户制的基石是什么?难道它是单纯地建立在领主的仁慈美德之上吗?”

    沃勒尔特宫相看着年轻俊美的维克多,意味深长地说道:“没有黑夜就没有白天,没有寒冷就没有温暖,没有威权的仁慈只会助长下等人的狡诈和轻视,无法赢得真正的尊重和感激。”

    会客室内,一共有11位伯爵以上的实力领主和30多位宫廷贵族,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宫相邀请他们参加茶会的真是意图。直到沃勒尔特侯爵谈到佃户制,并向兰德尔子爵抛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宾客们才若有所悟。

    这场宫廷茶会实质上,是一场关于佃户制的听证会。

    纳维尔王国人口稀少,山民猎手还处于半自治的状态,导致领主的封臣士兵数量有限。纳维尔王国想要开拓北部荒野,必须扩充军队,积极备战。

    雷克斯国王决意效仿人马丘陵,推行佃户制,吸收数十万流民,组建雇佣军团,作为王国军队的辅助力量。王室下辖的子民主要集中在纳维尔盆地,那里人满为患,没法再接收流民,而直属王室的北部山区最多容纳十万流民,其余的四十多万人还得依靠纳维尔中南部的领主进行安置。

    国王无权干涉领主的内政,是否在领地内推行佃户制,由领主说了算。

    纳维尔中南部的领主对佃户制的感受颇为复杂,一方面,佃户制衍生出了虚封制度。领主通过实田虚授,封赏勋爵的方式缓解家族的内部矛盾,最大限度地把骑士留在家族中枢,从而增强领主的权威;另一方面,推行佃户制的代价高昂,隐患重重。佃户忙时种地,闲是做工,既分了收成,又赚了工钱。领地如果遇到危难,他们说不准就会退租逃跑。而且,从佃户中招募的雇佣军团每年都拿军饷,领主还要抚恤死伤者,这就加重了家族的财政负担。

    宫相的问题简直问到了纳维尔中南部领主的心坎上,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兰德尔子爵,看他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保护者从不缺乏威权。”

    维克多站起身,深邃黑眸环顾四周,从容优雅地说道:“佃户制建立在封臣制的基石上,它是封臣制的延伸。佃户制之所以会出现,那是因为生产能力和生产方式发生了变化,推动分配制度的变革。”

    “以往,一个村子的产出十分有限,为了确保来年的种子和领地的粮食储备,领主必须从村民的手里征收多数粮食,村民的口粮不足,只能依赖公地采集维持生活。而领主只是象征性地收取一些公地资源作为供奉。现在嘛……”

    维克多笑了笑,继续说道:“我给予佃户的不是两成收获,而是三成。兰德尔家族的粮食和物产储备总量比最初增长了近两百倍!兰德尔领到处都是丘陵,纳维尔多为山地,兰德尔家族能做到的事情,在座的诸位同样可以办到。”

    维斯普奇大主教点点头,对领主们说道:“兰德尔家族去年上缴的农牧物资十一税,比你们加起来还要多。”

    会客室内顿时一片哗然。领主们议论了片刻,一名伯爵站出来,笑眯眯地说道:“维斯普奇大人,这没法比较啊。我的领地不产粮食,只有矿物、木材、草药和兽皮。”

    大主教瞄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是啊,兰德尔领还没有矿,开拓才满7年。”

    纳维尔的领主这下都没话说了,审视兰德尔子爵的目光变得无比灼热。沃勒尔特宫相沉吟着问道:“兰德尔阁下,什么叫生产能力和生产方式推动分配制度的变革?”

    “哎呀,我的侯爵大人,谁还管得了这些东西?”

    那名伯爵不顾宫相对自己瞪眼,热切地问道:“兰德尔阁下,您是怎么做到的?”

    “这其实是一个问题。”

    维克多解释道:“我们采取深耕细作的种植方式,投入的种子变少了,收获的粮食提高了。我虽然增加佃户和领民的分成,但我得到的物产总量不减反增。佃户和领民的收获提高,他们便不再需要依赖公地采集维持生计。当种地的收益大于公地采集的时候,领民和佃户很乐意把野外公地开辟成上缴税赋的农田牧场。兰德尔领耕地面积由最初的8万亩变成如今150万亩,未来十年,兰德尔领的耕地面积将达到350万亩。”

    “这就是生产力推动分配制度的变化。也可以称为,生产力决定社会制度。”

    “生产力决定社会制度……生产力决定社会制度……”

    沃勒尔特宫相失魂落魄,喃喃自语,其他的学者也都陷入了沉思。

    雷克斯暗暗着急,干咳几声也没能把自己的宫相从冥思中唤醒。这场茶会是为了向中南部的领主推介佃户制的好处,现在还有两个关键问题没有谈,沃勒尔特居然失神了。

    什么生产力,什么分配制度?这种学术概念不能等正事做完了,回去再慢慢琢磨吗?

    雷克斯真想用一盆清水把沃勒尔特这老狗给浇醒!

    莎蒂娅王后眼波流转,声音柔媚的问道:“维克多堂弟,纳维尔中南部的山区也能变得像兰德尔领一样富饶吗?”

    “这个问题,我想法鲁尔侯爵最有发言权。”维克多微微一笑,目光转向纳维尔的黄金骑士。

    法鲁尔侯爵点点头,开口说道:“我造访人马丘陵期间,兰德尔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那里,我看到无边无际的农田牧场,水渠相连的溪流水库、建于丘陵上的梯田和水道桥……”他停顿了下,面对维克多说道:“不过,那时候,兰德尔领的耕地和梯田面积只有30多万亩。我没想到,短短三年的时间,兰德尔阁下就把农田扩充了5倍。”

    “兰德尔领的主渠已经贯通全境。”维克多话音一转,说道:“当然,农田增长主要还是依靠开垦梯田。”

    多莉夫人眸光闪动了一下,追问道:“维克多,纳维尔的水利工程不涉及我的领地。如果由你来规划德凯泽伯爵领,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个……要看,德凯泽伯爵领具体的地理条件。”

    维克多想了想,说道:“但我认为,修建溪流水库,控制山洪、开辟梯田、建造水道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向阳的一面梯田可以种植刺芸豆、黑麦、地薯、狼尾牧草、果树之类的经济作物,背阴的一面可以种植某些喜爱阴暗环境的草药、香料,或者开辟蛛丝灌木,发展蛛丝织造产业。另外,溪流水库不仅为村民和牲畜提供稳定水源,还能养殖水产鱼类。必要的时候,溪流水库开闸泄洪,山洪堆积的淤泥非常肥沃,村民可以用淤泥制做肥料……”

    领主们听的专心致志,悠然神往,就连雷克斯国王也两眼放光,不停点头。书记官的羽毛笔划在兽皮纸上,沙沙作响,仿佛是为兰德尔子爵伴奏的乐章。

    凯瑟琳手托宛如凝脂般的雪白香腮,碧绿眼眸映着心上人侃侃而谈的风采,表情专注而深情,但谁也不知道,冈比斯的王太后此时在想什么。

    “以上,就是我的一些见解。”维克多俯身颌首,结束了这个话题。

    多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嫣然笑道:“阁下,仅仅听您的简单描述,我都觉得德凯泽家族的未来一片光明。”

    “夫人,您过奖了。”维克多彬彬有礼地回应道。

    “兰德尔大人,我再次向您自我介绍一下。”最初发言的那名伯爵抚胸施礼,热情地说道:“我是迈腾斯家的曼佛里。我的领地在纳维尔的中部,我能否有邀请您造访迈腾斯伯爵领的荣幸?”

    不等维克多表态,莎蒂娅王后立刻打断领主们的蠢蠢欲动,叱道:“迈腾斯伯爵,兰德尔阁下是王室邀请的贵宾。他远道而来,是为了帮助纳维尔设计水利工程。你的邀请非常不合时宜!”

    “抱歉,我太失礼了。”迈腾斯伯爵连忙道歉,又殷切地问道:“兰德尔阁下,按照您的说法,我们在主渠贯通之前,就可以修建溪流水库和水道桥,发展新农牧?”

    “是的。”维克多点点头,表情严肃地说道:“我必须说明一点,稳定的水源非常重要,小型水利工程的作用远不能大型水利工程相提并论。如果诸位只想在自己的领地发展小型水利,一般的设计师就足以胜任,我完全没有必要造访纳维尔王国。”

    迈腾斯伯爵发现雷克斯国王正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赶紧补救道:

    “兰德尔阁下说的太好了!我的意思是,各家族的小型水利和王国大型水利能够同步进行,我们的财政负担会小很多。”

    雷克斯国王哈哈笑道:“我邀请维克多堂弟造访纳维尔,就是为了解决同步建造水利工程的难题。”

    只要兰德尔子爵圈定大型水利工程的节点水库,当地领主马上就能以节点水库为依托,发展自己的小型水利体系。水利的体系的完善,意味着农牧业的兴盛,等到第二年,领地就会有额外的收入。

    在纳维尔,农牧产品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家里有矿的领主们都叫苦不迭,那些把矿物采掘殆尽的领主家族真的沦落到了“卖儿卖女”的地步。

    农牧业才是永不枯竭的金矿。毋庸置疑,兰德尔子爵拥有点土成金的本领。

    一众领主盘算着该送出什么样的礼物,才能让兰德尔子爵优先照顾自己的领地。他们看维克多就像想看一只会下金蛋的鹅。

    维克多面对一双双洋溢热情的“媚眼”,优雅的笑容终于变得僵硬。貌美如花的女士就算了,男性贵族的脉脉目光真叫他寒毛直竖。

    此时,从新学术理论中回过神的沃勒尔特宫相迅速浏览书记官记录的谈话内容,清了嗓子,恭敬有礼地问道:

    “尊敬的兰德尔大人,既然发展水利和新农牧就能获得耕地牧场,那我们何必要推行佃户制呢?如果采取雇佣流民雇工的方式,我们的财富岂不是更多吗?”

    会客室内顿时变得安静,所有人都专注地看着兰德尔子爵。

    “有人才会有财富,没有人,财富将毫无意义。”

    维克多坐回沙发,拍着金箔包边的扶手,声音清悦的说道:“这张皮沙发以半人马的皮革、上等的木料为主材,用黄金和宝石做装饰,价值不菲……只对于人而言。事实上,这张沙发的所有工序都是由人来完成的,是人赋予了它价值的概念,或者说人的劳动创造了价值。”

    “我们把金币当成财富的一般等价物,但我们很难想象一头狗熊会用金索尔购买这张沙发。”

    维克多风趣的描述引起一阵哄堂大笑,等欢笑平息,他继续说道:“在我看来,应当把贵族和领主的概念分开讨论。因为贵族有的人的属性,而领主是保护义务带来的职权,并不具备个体属性。贵族应当享有财富,然而作为人的个体,贵族又能享受多少财富?就好像我只占沙发的一个位置,雷斯克陛下拥有这些价值不菲的沙发,还不是给我们享受?”

    “说的太对了!”

    一名侯爵点头称赞道:“我们领主号称拥有领地的所有财富,但我们每天也只吃三顿饭,属于领主的资源还不是要供养我们的子民?我们储备的粮食最终还不是无偿救助那些流民?”

    “所以领主不享有财富,领主应当控制财富。”

    维克多笑着说道:“基于保护的义务,非个体的领主有必要将民众视为需要保护的财富,并加以控制。佃户制就是为了帮助领主把流民转化为可控的财富、需要保护的财富!兰德尔家族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靠的是十几万民众。没有他们,就没有水渠水库,没有数百万亩的农田牧场,没有城镇村落,没有城堡军队,也没有兰德尔家族。”

    “啪”“啪”“啪”

    维斯普奇大主教鼓掌说道:“兰德尔阁下说得好!”

    会客室内随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维克多不得不站起来,向宾客们鞠躬致意。

    掌声渐停,迈腾斯伯爵起身发言道:“尊敬的兰德尔大人,我想请教您,如果佃户家庭离开领地,把他们的粮食和财富都带走了,我们又该如何控制财富呢?”

    维克多看了看大主教,颌首笑道:“佃户有权利这么做。不过,领主有领主的权力,我们兰德尔领不允许佃户家庭自建仓库,他们必须把粮食存入村公所的面包房,如果佃户选择离开兰德尔领,他们只能带走等价的货币。兰德尔领的粮食储备依然受兰德尔家族的控制。至于货币,那是佃户家庭应得的财富……纳维尔的领主愿意要铜索尔,还是要粮食?”

    “当然是要粮食。纳维尔有的是铜矿,铜索尔根本买不到多少粮食!”迈腾斯伯爵大笑说道。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纳维尔领主留下了宝贵的粮食,佃户揣着铜索尔进入其他王国,又能购买到更多的粮食。等纳维尔建起了水利工程,实现农牧业的自给自足,粮食价格也会置于诸位的控制之下,不再受制于人。”

    “当然,这是另一个话题,我很乐意和诸位探讨,但现在时间太晚了,我准备回去休息。明天一早,我还要前往薄雾山脉,勘察地形。”维克多提出了告辞。

    “等等,兰德尔大人,我还想再请教最后一个问题。”宫相沃勒尔特侯爵起身挽留。

    “侯爵大人,您请问。”

    “您认为佃户到底是领主的在册子民还是自由民?”

    前面谈的是佃户制的理论和实际应用,而这个问题关系到佃户制的法理依据。法理问题不能厘清,佃户制就失去了推广的基础。

    维克多眨了下眼睛,说道:“这应该由维斯普奇大人来回答。”

    红衣大主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激动,他预见到纳维尔教区成功推行佃户制,自己因批评光辉骑士团而带来的负面影响将被完全抵消,甚至功大于过。因为有纳维尔的成功榜样在前面,撒桑帝国也需要跟着效仿。

    “凡遵循奉献义务的民众皆是吾主的羔羊,享有被保护、被救赎的权利。”

    维斯普奇沉声说道:“流民、自由民、在册子民都是后来形成的概念,并不在光辉法典的具体内容中。自由民和流民是如何形成的?领主和神职者失去保护、救赎民众的能力,他们就变成了自由民和流民。如果领主、神职者能有效地行使保护、救赎的职责,那无论是佃户还是流民,他们都对领主和神职者有奉献的义务。”

    “世俗的归于领主,神权归于教会。领主有权制定管理佃户的世俗法律,但领主必须确保佃户家庭的子女免费就读通识学校,接受领主和神职者的双重教育。”

    迈腾斯伯爵又第一个跳了出来,大声说道:“迈腾斯家族将推行佃户制,也完全赞同佃户子女接受双重教育。但是,通识学校的教育形式有待商榷。”

    “这个没什么好商量的!”维斯普奇斩钉截铁地说道:“效仿兰德尔教区的模式,4到8岁的孩子免费寄宿通识学校,一应花费由领主承担,教会负责派遣部分预备教士充当老师,协助领主管理通识学校。”

    “不行,不行,我那有那么多的粮食供应佃户家庭的子女?”迈腾斯伯爵连连摇头。

    “迈腾斯!就是你哥哥在这,我也揍得你满地找牙!”

    维斯普奇大怒,撕开温文尔雅的面纱,捋起袖子就要上前殴打迈腾斯伯爵,被雷克斯国王上前抱住,他还气势汹汹地吼道:

    “雷克斯,你放开我,看我怎么教训这只傻鸟。通识学校明明就是在帮助领主转化流民,培养合格的领民……还跟我谈条件,我呸!”说着,手里的咖啡杯就丢了过去。

    “那也根据各家的实际情况……老头,你别太过分啊,我打不过你,还跑不过你吗?”迈腾斯明显心虚气短,躲在其他的领主的身后,依然嘴硬叫嚣。

    如此彪悍生猛的一幕叫维克多、凯瑟琳都看傻了眼。

    “维克多堂弟,凯瑟琳夫人,让你们见笑了。”纳维尔王后笑吟吟地说道,全然没有半点惭愧的意思,明显已经习以为常了。

    “陛下,这个……我们还是先告辞吧。”

    维斯普奇大主教推开雷克斯,整理仪表,和蔼可亲地对维克多说道:“维克多,我用马车送你们回德凯泽伯爵府。”

    “呃……这是我们的荣幸。”

    随着维克多和维斯普奇的离开,吵吵嚷嚷的茶会宣告结束。

    “都滚回去睡觉吧。”

    雷克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纳维尔的实力领主交头接耳地离开了会客室。莎蒂娅王后微笑道:“亲爱的,你和幕僚们有话说,我先告退了。”

    美艳的纳维尔王后带领侍从走出会客室的侧门。雷克斯坐到维克多的位置上,从兜里取出一份羊皮卷轴,放在茶几上,摇头说道:

    “兰德尔子爵深不可测……深不可测也得测。你们说,他让我举办茶会,向他提出这三个问题,到底是为了什么?”

    宫廷学者们面面相觑,都看向国王的首席智囊。宫相沃勒尔特侯爵只是不紧不慢地喝着咖啡,似乎没有听到国王的提问。

    一名年轻的贵族学者率先开口道:“兰德尔子爵当然是为帮助我们推行佃户制。如果,我们内建战略失败,必然要提前向北部荒野开拓,占据肥沃的红土地。冈比斯王国显然不希望我们彻底倒向光辉骑士团和撒桑帝国。”

    “这个我知道。我问的是,兰德尔子爵个人的意图?他会帮我们,但没有必要这么热心。”

    沃勒尔特放下咖啡杯,叹道:“兰德尔子爵才华横溢,我无法揣摩他的想法。不过,他让我想到了一个人。”说完,他垂下眼皮,闭口不言。

    雷克斯心中一动,对其他幕僚吩咐道:“你们也都回去睡觉吧。”

    幕僚们纷纷走出正门,等他们全部离开会客室,雷克斯才对着自己的宫相问道:“你想到了谁?阿尔雅贵女?”

    “阿尔雅贵女开创封臣制,她的智慧学识当然是顶尖的,可她只是个资深骑士,担任象牙圣堡修道院的女牧师。而兰德尔子爵拥有剑圣德拉文的圣域潜力……德拉文陛下虽然是圣域强者,可他骨子里是个自由散漫的游侠,并非一个领主。”

    沃勒尔特侯爵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历史上,只有一个人同时具备卓越的智慧、超凡的力量和强大的势力。”

    雷克斯倒吸了一口冷气,声音低沉有力的说道:“初代教皇伊诺克!”

    沃勒尔特沉吟片刻,颌首说道:“兰德尔子爵现在还比不上初代教皇,可他无疑兼具伊诺克的三种特质。”

    雷克斯起身,在屋内来回踱了几步,驻足说:“两者的本质区别在于,兰德尔子爵是站在世俗领主的立场上!”

    “所以,克莱门特冕下才想把兰德尔子爵推上圣徒的位置?”

    “是啊,鸢鸟爱惜自己的羽毛,乌鸦在腐尸里觅食,初代教皇的人格因为所有人的拥戴而美化,圣徒兰德尔当然不会为所欲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