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羡慕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南北走向的薄雾山脉位于纳维尔王国的东侧,因森林密布,草木繁盛,终年被云雾笼罩而得名。

    山林地形的气候特征赋予薄雾山脉多姿多彩的自然环境,针叶林、混交林、高山草甸和湖泊瀑布交织成瑰丽如诗的自然景观。谷地和低矮山坡长满形形色色的树木,除了常见的椴树、橡树、铁杉、云杉、红松之外,还有鹅耳果树、栗树、榛子之类的坚果林,以及数十种浆果植物。

    这里覆盖着茂盛的草地,是天然的优质牧场,栖息着成群的驼羚、黄羊、短尾鹿、野牛、野猪、巨犀兽,还有数不清的山兔、地鼠、雷鸟等小型食草动物,当然也少不了各种猛禽猛兽和怪物群落。

    薄雾山脉动植物资源丰富,还蕴藏着储量惊人优质矿藏。在这片广袤的山林中采矿、凿石一直是纳维尔王国中南部领主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尤其是薄雾山脉中的黄金河谷,以盛产黄金和蓝钻而闻名于世。

    卡基莫森是黄金河谷中最短最深的河谷,全长仅19公里,两边尽是悬崖峭壁。经过两百多年的开采,卡基莫森河谷的黄金和蓝钻资源已经枯竭。纳维尔人将它从黄金河谷中除名,改称它为卡基莫森大峡谷。

    如今,再也没有淘金客光顾卡基莫森大峡谷,它就像一个破落凋敝的家族,无人问津,难现辉煌。潺潺溪水在砂砾卵石间孤独流淌,崖壁上偶尔传来山猿的啼叫,显得格外地苍凉荒芜。

    一支数十人的骑兵队伍打破了卡基莫森峡谷的宁静,他们全副武装,骑跨战兽,沿着鹅卵石河床向峡谷的深处前进。

    纳维尔王国的黄金骑士法鲁尔侯爵处于队伍的最前面,他全身被锃亮的秘银铠甲包裹,坐骑是纳维尔人引以为傲的剑螳。

    这种异化战兽的酷似放大上百倍的螳螂,体型纤细流畅,一对前肢如同两把锋利的精金长剑,可以轻易洞穿精铁打造的铠甲,侧肢和后肢末端生有便于垂直攀爬的钩爪,体表附着一层强度惊人的坚韧甲壳。初阶骑士用精金斩首剑,连续两次劈砍同一个位置才有可能斩破剑螳的天然甲壳。它的头部扁平,两只颚齿构成的口器仿佛巨大的剪刀,额头上长着一对用来探测温度和气味触须,一双漆黑的大眼睛镶嵌在脸上,看起来竟然有些呆萌可爱。可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双眼睛其实是由无数小眼组成的复眼,表示它拥有动态视觉的天赋,而六肢上的细毛赋予它敏锐的触觉感知,甚至能察觉到气流的细微变化。

    在异化战兽当中,剑螳的体重最轻,生命力最弱,没有爆发能力,也不会跳跃。但它们的食量相对较小,擅长攀越障碍,攻防一体,且拥有超级感官,堪称个体战力最强的异化战兽。不过,剑螳的智力低下,无法主动和同伴进行战术配合,同时低智商也让它们无惧无畏,十分的难缠。

    整支队伍只有24名剑螳骑士,其余的60人骑乘兰德尔家族豢养的迅鸟战兽。法鲁尔侯爵对这些大如战马,神气活现的陆行猛禽很感兴趣,尤其羡慕兰德尔子爵坐下的那只凶暴迅鸟首领。

    作为普通的猛禽,迅鸟的身体素质和战斗力比剑螳差了一个层次。科格斯顿王城到卡基莫森大峡谷的直线距离是400多公里,如果队伍全部骑乘剑螳,早上出发,当天夜里就能抵达卡基莫森。可由于迅鸟的体力和攀岩能力比不上剑螳,队伍只得绕开陡峭难行的近路,耗时13天,跋涉了近千公里,才赶到卡基莫森大峡谷。

    迅鸟平均每天穿越80公里的山林已经是非常惊人的速度了,纳维尔精锐矮马骑兵急行军的最快速度也就130公里。

    要知道,急行军和正常赶路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状态。

    在法鲁尔侯爵的要求下,兰德尔子爵展示了迅鸟轻骑的急行军速度,他们当天跋涉了170公里的山路,远超山地矮马的极限。

    纳维尔的山地矮马也具有爬坡下山的能力,可相比迅鸟又差了一大截。至于战斗力,矮马根本就没有战斗力,而迅鸟力大如熊,性情凶猛,能够和普通棕熊正面交锋。途中,迅鸟群独力捕猎野牛所表现出来的协同作战能力,更是令纳维尔的剑螳骑士惊叹不已。

    剑螳协同作战?根本不存在这种事情……战斗的时候,剑螳和主人之间的距离必须保持在500米以内,否则,剑螳基本上就找不回来了。实际上,纳维尔王国迷路失踪的剑螳数量是战损的好几倍。

    所有的异化战兽骑士团都有精锐骑兵辅助,除了剑螳骑士团。因为纳维尔有许多地形是山地骑兵无法逾越障碍。

    如果纳维尔能够引进迅鸟战兽,便可以弥补剑螳骑士团最大的短板。至少,他们不必再徒步追赶那些快要跑丢的剑螳。

    抱着这样的想法,法鲁尔侯爵一直在观察兰德尔子爵的迅鸟轻骑兵。他惊讶的发现,迅鸟轻骑已经具备了一支战兽骑兵的成熟建制。

    战兽骑兵想要形成战斗力可不是把骑兵和战兽简单地堆在一起就能做到的,它必须拥有一套成熟且独特的建制,能够充分应对不同的紧急状况,包括作战技巧、驯兽、骑术、战术配合、装备、补给、维护等多方面因素的有序结合。

    半数以上的迅鸟骑兵是蔷薇庄园的秘法战士。这倒没什么,把纳维尔领主麾下的秘法战士加起来,怎么都不止两千人。剑螳骑士团的基础骑兵也都是雷克斯家族的秘法战士。像冈比斯的荣耀骑士团那样,所有的战兽骑兵都是经过神术塑体的见习骑士才叫离谱。

    迅鸟骑兵身上的装备连法鲁尔侯爵看的都眼红。清一色的六足鳄藤皮甲,配精金弯刀、铁橡木圆盾、精钢单手矛,紫杉反曲战弓和一把十字弩,论装备的精良程度,比起剑螳骑兵也不遑多让。

    最关键的是,迅鸟极富灵性,和主人有感情交流。它们高兴的时候会向主人邀宠,生气的时候会朝主人吐口水,还会合作捕猎,分享猎物。这就意味着,迅鸟轻骑兵能够施展不同的精彩战术。比如,迅鸟膨起翎毛,让体型变大,发出威胁性的鸣叫,吸引目标的注意力,为骑兵制造放冷箭的机会;或者,快速交错穿插,干扰敌人的目标锁定,互相掩护撤退;又或者,四散奔逃,诱敌追赶,利用叫声传递信息,寻找各个击破的契机。

    当然,集群出没的掠食猛兽都有类似的本领,把人类士兵也融入进去就不简单了。法鲁尔侯爵首先想到了光辉教会的角狼骑兵。角狼是个体最弱的异化战兽,角狼骑兵却是公认的最强战兽军团,他们凭借的正是协同作战。

    迅鸟轻骑兵有点角狼骑兵的味道。

    法鲁尔忍不住拿剑螳骑兵和迅鸟轻骑做假象敌对比,结论令人沮丧又振奋。高阶骑士不参战的情况下,50名迅鸟轻骑兵和15位剑螳骑兵交手,迅鸟轻骑伤亡大半,剑螳骑兵全灭,剑螳战兽失去主人的控制,必然是迷路失踪的结局。

    毫无疑问,兰德尔子爵的迅鸟轻骑绝是一支精锐的战兽骑兵。

    兰德尔家族诞生才几年,居然就拥有了一支战兽军队?!

    法鲁尔为自己的大惊小怪而哑然失笑。兰德尔子爵创造的奇迹还少吗?不多一个迅鸟轻骑,或许……不是或许,他本身就是当今最引人瞩目的奇迹。

    我得向雷克斯提出建言,设法引进人马丘陵的迅鸟轻骑……光引进迅鸟没用,必须有整套的培育方法、训练方法、战术战法,以及轻骑兵的装备方案……但不能操之过急,先请教宗冕下出面关说,不行的话,直接和西尔维娅谈判,总之,这件事情要尽量绕开兰德尔子爵……剑螳骑士团的团长在心里暗暗盘算,表面波澜不惊。

    维克多早就察觉法鲁尔侯爵对迅鸟轻骑的企图,只要纳维尔人开出令他满意的价格,他可以考虑出售迅鸟。因为伊莫森巫师已经培育出了骨骼强韧的第四代迅鸟幼雏,兰德尔家族的迅鸟战兽很快就能得到全方位的提升,前三代的普通迅鸟完全可以向外出售。但他没料到纳维尔的黄金骑士对他的忌惮程度已经超过了西尔维娅,压根就没打算找他谈引进迅鸟的事宜。

    这一路上,埃德文大师总是缠着他谈论形而上的政治经济学理论。维克多其实是个实用主义者,他不胜其烦,随口点拨埃德文大师几句,竟给法鲁尔侯爵留下了高深莫测的印象。

    没做好准备之前,不要急着和比自己聪明的人谈判。

    参加过磐石堡午夜茶会的纳维尔大贵族现在都相信,年轻的兰德尔子爵具有罕见的超凡智慧天赋。

    队伍很快来到卡基莫森河谷的岔路口。百米高的陡峭山崖居于中间,将河谷一分为二,通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几股山泉犹如白色匹练从悬崖上垂落,在底部汇成一个浅水潭。卡里古拉突然跑出队伍,冲进水潭,弯腰在水里摸索片刻后,拿着一块圆形卵石返回维克多的身边,献宝似地说道:“主人,你看,阿卡发现财宝了。”

    卡里古拉手里的石头有常人的脑袋大小,表面爬满了暗绿色的苔藓,看起来平平无奇,就像一块普通的石头。法鲁尔侯爵瞄了一眼,目光陡然凝聚,在卡里古拉的大脸上绕了一圈,沉吟着说道:“应该是黄釉岩……不妨打开看看。”

    圣堂武士副统领迪特玛闻声也凑了过来,惊疑不定地看了看卡里古拉和他手里的石头。维克多见状,冲卡里古拉点头道:“敲开看看。”

    卡里古拉曲起右手食指,敲在石头的中间。石头无声裂开,露出晶莹剔透的黄釉。六级圣武士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法鲁尔侯爵则深深地看了卡里古拉一眼,说道:“水润光亮,毫无瑕疵,是最顶级的黄釉岩。”

    埃德文大师探手抓过半块黄釉岩,抚摸光滑如镜的断面,颌首道:“品质纯正,非常稀有,至少能卖30个金索尔。”

    卡里古拉咧嘴憨笑,摸了摸后脑勺,瓮声瓮气地问道:“阿卡捡到财宝,能换多少条烤野牛腿?”

    “哈哈,一条烤牛腿都换不到,只能换一根牛尾巴。”埃德文促狭地挤了挤眼睛,故意逗弄阿卡。

    傻大个眨巴眼睛,讨价还价说道:“给你财宝,你给阿卡两根牛尾巴。”

    “阿卡,这是你的财宝吗?”维克多严厉地训斥卡里古拉,正色说道:“这里是纳维尔王国的领地,领地中的财宝都属于纳维尔王国。你把黄釉岩交给法鲁尔殿下。”

    身为领主,维克多当然要维护领主的利益规则。卡里古拉畏畏缩缩地将剩下半块黄釉岩递给法鲁尔侯爵,嗫嚅道:“我只有半块了……那半块被埃德文大师抢了。”

    埃德文开怀大笑,说道:“阿卡,我可没抢你的黄釉岩。我用一根牛尾巴跟你换,你还赚了半根牛尾巴。”

    卡里古拉赶紧对法鲁尔说:“殿下,等大师给我牛尾巴,我再把牛尾巴给你。”

    “那你不是亏了半根牛尾巴了吗?”法鲁尔侯爵不禁莞尔,接过黄釉岩,语气温和地说道:“这样吧,你再找一块财宝出来,这块黄釉岩就送你了。”

    见主人点头默许,卡里古拉转身走进山涧,弯腰翻拣卵石。埃德文大师童心未泯,他跳下迅鸟坐骑,招呼兰德尔家的小侍从们一起在干涸的河床边寻宝。护卫们也离开鞍具,解下缰绳,让迅鸟去山涧饮水嬉戏。

    法鲁尔侯爵从卡里古拉的身上收回目光,转过头,颇为艳羡地说道:“维克多,你的这个扈从真是叫人吃惊。”扬了扬手中的黄釉岩,又说:“他恐怕已经摸到了心灵之触的境界。”

    维克多笑了笑,说:“也可能是运气。”

    卡里古拉身材高大异于常人,性格又憨傻单纯,是唯一一个没有坐骑的扈从,途中常常被同伴捉弄取乐。法鲁尔侯爵想不注意他都难。如果,卡里古拉随便从水里摸出一块宝石,或许是运气好,可他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冲着水里的财宝去的。

    运气可没法解释他的动机。

    法鲁尔和图尔南斯关系亲近,深知心灵之触的奥妙与宝贵。卡里古拉的行为显然具有心灵之触的特征。黄金骑士眼高于顶,但他们也会尊重深度凶暴化的战士,而心灵之触几乎代表了凶暴战士最高层次的超凡力量。

    六级圣武士迪特玛啧啧有声的感叹道:“我听图尔南斯提起过卡里古拉……他曾经重伤濒死,被牧师用神术救了回来,图尔南斯亲自为他重塑身体,评价他心灵纯净通透。卡里古拉如果能达到心灵之触的超凡境界,那也是吾主的恩赐。”

    “濒死重生?难怪他有现在的成就。”

    法鲁尔侯爵恍然点头,对维克多说道:“维克多,能不能把你扈从借给我用一段时间……等我们抓到了风牙,我必有回报。”

    不等维克多回答,迪特玛摇了摇头,接口说:“没用的……卡里古拉胆子太小,他不可能像图尔南斯那样,产生捕杀黄金阶豺狼人的念头。没有念头,就没有主动预感。主动、被动是心灵之触和危险直觉的差别所在。”

    “法鲁尔,你放心吧,风牙迟早会被抓住的。”迪特玛笑道:“卡里古拉留在维克多的身边,他要是察觉到风牙窥伺我们,我肯定帮你们除掉那畜生。”

    “但愿如此。”法鲁尔侯爵叹道。

    维克多好奇地问道:“风牙很强大吗?殿下都没有把握抓到它?”

    “强大未必有多强大,狡猾倒是真的。”

    法鲁尔侯爵摇头说道:“那只畜生的风行天赋和你的不一样。它操纵的气流没法附着在武器上,反而类似狂风骑士的半元素化,皮毛内部充斥风元素,身体变轻,能够在空中转折变向,再加上它的嗜血天赋和危险直觉,移动速度堪比狂风骑士,无声无息,不露一点气味。而且它没有必胜的把握绝不现身,它只要现身,肯定会有人遇难。”

    “图尔南斯不仅能扭曲风牙的危险感知,还能根据它留下的杀戮痕迹,判断它所在的大致方向……可惜,还没等我们抓住它,图尔南斯被光辉骑士团调去和半人马作战。不过,我们已经把风牙困在一片山区里面,迟早能除掉它的。”

    法鲁尔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时间拖得越久,风牙突围的可能性越大。等你查看了卡基莫森大峡谷的隘口,我必须赶往包围圈,进山搜捕风牙。我原本打算留下十名剑螳骑士保护你和埃德文大师,可你们身边有迪特玛和卡里古拉,应该不会遇到危险。既然如此,那我就把剑螳骑士全都带走了。”

    维克多的队伍里光是神职者就有2位牧师、3位裁决武士和5名三阶圣武士,还包括蔷薇庄园的三名秘密骑士,12个秘法战士;兰德尔家族的14个精英卫士,7个扈从;凯瑟琳又派了1名内务府骑士和9个秘法战士陪同,总共56名护卫。

    这里面除了兰德尔家的亲卫队长格鲁和6个小侍从比较弱小,其余的人至少不会输给炼金民兵。特别是鸢堡的秘法战士,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接近初阶骑士。

    维克多怀疑他们是鸢堡用魔药培养的秘法死士。

    这样的队伍不需要保护,需要的是监控。雷克斯国王只派了一个联络官,两个向导和一位学者随行,更多是在表达信任。

    或者……是为了避嫌?圣骑士想找机会接触我,雷克斯家族不想直接卷进光辉骑士团与教宗的暗中角力?

    维克多心念电转,既警醒光辉骑士团的强势,也满意纳维尔王国的克制。因为他们选择旁观而非干预,代表尊重维克多的选择权。换个小角色,纳维尔王国才不会考虑,他是否愿意和光辉骑士团对话。

    “好,我们抓紧时间去峡谷的尽头。”维克多点点头,若无其事地问道:“我们该走那条路?”

    “左边的路通往有大地之核的隘口。右边的路通往工地,稍微远了点。”法鲁尔侯爵指着左边的峡谷说道:“当初,风牙袭击工地,造成上百雇工遇害。在我们砍下风牙的脑袋之前,流民都不敢回来,工地暂时废弃了。”

    大地之核……还是炼金塔遗迹?

    维克多饶有兴趣的说道:“我听说大地之核是罕见的地元素凝结现象,很想见识见识……我们先去右边隘口看看?”

    “这种难得一见的地元素具现,当然得见识一下。”迪特玛笑着说道。

    法鲁尔侯爵颌首表示同意。维克多侧身喊道:“埃德文大师,卡里古拉,你们找到财宝了没有?”

    卡里古拉直起腰,两手空空的回应道:“主人,这里没有财宝了。”

    维克多大笑,高声说道:“那就走吧。牛尾巴没了,可以给你一只烤牛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