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大地之核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半个小时后,队伍来到卡基莫森峡谷的尽头,一道的陡峭山岗横在众人的面前。它大约两百米高,主要由灰岩构成,斜面接近80度,崖壁覆盖湿滑的墨绿苔藓,那是水帘干涸后留下的的痕迹。

    “大地之核就在上面。”

    法鲁尔侯爵停住剑螳,指着左边说道:“我们可以从那边的斜坡上去。”

    维克多顺着法鲁尔侯爵的手指,看到峡谷的北侧有一条人工开凿的缓坡,夯实的路基上铺着青石板,路面开阔,供5辆重型马车并排通行也绰绰有余。他估计了一下,剑螳从斜坡绕道,最快要7、8分钟才能登上悬崖顶部。

    这点时间足够他单独查探大地之核的细节。

    维克多抬头打量正前方的崖壁,迅速计算出一条攀登的途径,然后跳下凶暴迅鸟,转头对法鲁尔侯爵和迪特玛副统领笑了笑,跃跃欲试地说道:“我先上去看看。”说完,他直接进入天启状态,蓬勃飙升的精神力量催动沉寂于体内的水元素,双足用力踩踏地面,战靴下的鹅卵石立成齑粉,青黑色气流环绕龙蜥皮甲,空气变得顺滑流畅,整个人腾空跃起20米高,踩住崖壁上的一处凸起,扶摇直上,翩若惊鸿,几个起落,就消失在悬崖的顶端。

    海格力斯见主人撇下自己,急得大声鸣叫,锋利的脚趾扣住崖壁的岩石,向上冲了30余米。奈何悬崖陡峭湿滑,它难以保持身体的平衡,不得不张开翅膀落下地面,昂昂叫着,跑向左边的斜坡。

    迪特玛大张嘴巴,仰望高耸险峻的山岗,又低头观察维克多踩踏河床的痕迹,喃喃低语:“太快了……太乱来了……这种力量,难道是传说中的涌动天赋?维克多距离黄金阶不远了吧?”

    涌动天赋意味着维克多与虚空水元素自然交互,就好像白银骑士那样,他的月精灵血脉正处于不可逆的纯化状态,只不过,白银骑士最终通往生死难测的元素海屏障,而他将顺利晋升为黄金血脉的风语月精灵。

    随从一个个都目瞪口呆,表情茫然。鸢堡和蔷薇庄园的四位骑士却难以掩惊喜,他们毕竟是大家族培养的秘密骑士,对月精灵血脉的奥秘多少有些了解,为冈比斯王国即将增添一位殿下而暗自激动。埃德文大师更是挺直腰板,喜上眉梢。维克多可是西尔维娅的伴侣,就算他无法达到剑圣德拉文的程度,也必定是约克家族的守护者。

    已经是黄金阶了!

    法鲁尔侯爵运转斗气控制住震惊的情绪。迪特玛副统领有黄金阶的超凡力量,但并非高阶骑士。他没有元素感知的天赋,就不会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于黄金骑士而言,所有生物都是四大元素有序结合的特殊表现形式。衡量一个生物是否达到黄金阶的生命层次,只看它的灵魂强度,也就是代表精神力量的火元素强度。

    任何人只要进入专注状态,都无法掩饰自身真实的火元素水平。法鲁尔侯爵出访人马丘陵期间,见识过兰德尔子爵独特的火元素扰动方式。相比当时,维克多现在的精神力量绝对突破了白银骑士的上限,稳稳迈入黄金骑士的领域。

    迪特玛看了法鲁尔侯爵一眼,摇头笑道:“兰德尔子爵平时文静优雅,我都忘记了他才25岁,以为他是个稳重的领主,没想到,他也有年轻人活泼的一面。”

    买弄?一位心思深沉,难以测度的殿下会买弄自己的本领?

    法鲁尔侯爵疑窦顿生,眼眸微微转动,将冈比斯骑士和埃德文大师惊诧兴奋的表情尽收眼底,忖道:“兰德尔子爵向随扈隐瞒了自己是一位殿下的事实,他没有理由为了卖弄,而暴露真正的实力……难道,他有什么事情要和我单独密谈,故意和扈从分开?”

    这处悬崖面对西方,终年没有阳光照射,岩壁背阴潮湿,长满了滑溜的苔藓,就算身心合一的初阶骑士徒手攀爬,也有失足坠落的风险。但这难不倒白银骑士,黄金骑士更是不在话下,只是没有兰德尔子爵那么快的登顶。

    法鲁尔侯爵衡量稍许,转头看向高阶圣武士,爽朗笑道:“我跟上去,看看风景。”

    迪特玛怔了怔,旋即也笑道:“殿下有这样的兴致,我们就比比看,谁先登上崖顶。”

    教宗一脉与纳维尔王室关系亲厚,但迪特玛代表枢机院,负责兰德尔子爵的行程安全,他不能接受一位黄金骑士和维克多在野外独处,哪怕对方是老朋友也不行。

    法鲁尔侯爵点点头,解下随身的秘银长剑和匕首,抛给蔷薇庄园的秘密骑士奥格。此时,迪特玛已经手脚并用地攀上悬崖,身手敏捷如同山猿,转瞬就远离地面足足20米。纳维尔的剑螳骑士纷纷鼓噪,斥骂圣堂武士副统领耍赖、不要脸……迪特玛回以大笑,周身亮起一圈白金符文,体内的圣力在轻灵神术的作用下,模拟风元素减轻体重的效果,攀爬的速度陡然快了一倍。

    黄金骑士终于色变,顾不上解除重甲,土黄色气流浮现,无形的力场承托他的身体,板甲战靴直接在坚固的石壁上踩出凹槽,一步跨出五、六米高,紧追迪特玛的身影。

    剑螳骑士大声为团长加油喝彩,科格斯顿大教堂的神职者则替迪特玛鼓劲叫好,有人趁机坐庄开赌,双方迅速达成赌约,并邀请兰德尔子爵的护卫下注。

    蔷薇骑士奥格看了看法鲁尔侯爵交给自己保管的秘银剑,抬头发现不远处的康拉德骑士正一脸纠结。鸢堡内务府的骑士既想带秘法战士上去旁听三位大人物的交谈,又害怕因此触怒冈比斯未来的殿下。

    三名蔷薇骑士见状,相视一笑,自豪之情油然而生。冈比斯未来的殿下——兰德尔子爵是西尔维娅夫人的挚爱,蔷薇庄园的男主人。

    维克多登上崖顶,一眼就看到了所谓的大地之核。它是个标准的球形,外表光滑无暇,呈现纯正的土黄色,上半部分暴露在外面,下半部分埋在岩石里,和幽暗森林的炼金塔遗迹一模一样。

    维克多扑上前,左手贴在长方体的表面,感受到与幽暗森林遗迹相同的触感,心潮澎湃起伏,恨不得马上就用炼金帝国的权限测试一下真伪。

    他刚刚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急吼吼地想要单独查看大地之核与炼金塔遗迹的细节是否吻合,没有多想就蹿了上来,忽略了黄金骑士感知元素变化的能力。

    如果大地之核不是炼金塔还好,万一,它遵循维克多的意志裂开,四大元素的扰动肯定瞒不过悬崖下面的法鲁尔侯爵。何况他和迪特玛两个人已经快上来了。

    维克多解除了天启,继续运转X-3,收敛激动忐忑的情绪,盘算着后面该如何避开外人的视线,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开这个疑似“炼金塔”,取走里面的符文水晶。当初在幽暗森林,他费了一番手脚,才骗过随行的5级裁决武士。现在,保护他的随从,包括数名神职者和一群其他家族的秘法战士。维克多想要甩开他们,还真得好好筹划。

    法鲁尔侯爵先一步“走”上崖顶,见到兰德尔子爵正弯着腰,敲打大地之核的底部。他犹豫了两秒,干咳一声,提醒维克多注意他的存在,然后,不紧不慢地走过去,缓缓说道:“大地之核表面上看起来是个石球,实际上,它会变化。”

    “哦?怎么变化?”维克多直起腰,好奇地问道。

    “它埋在山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形态,谁也不知道。当它被挖掘出来后,上半部分如同球形,下半部分与山体相连,只要周围的山体遭到破坏,它就会聚集虚空土元素,修复山体,并让周边的岩石变得同样坚不可摧。”

    法鲁尔猛的一跺脚,秘银战靴踏在大地之核的底部,空气爆鸣震荡,土黄色的岩石基座却纹丝不动。

    “大地之核无法破坏,连承载它的山岗也没法挖掘。”

    “哈哈,法鲁尔,我承认你比我快。”

    圣武士迪特玛跳了上来,大步走向维克多和法鲁尔的位置,笑着说道:“可我没让戴恩对我施展神圣之翼……你只比我快了一点点。”

    法鲁尔侯爵拍了拍自己的秘银胸甲,淡淡说道:“你穿皮甲,我穿铠甲,你还比我先出发。”

    “这个……维克多比我们两个人都快。”迪特玛干笑了下,转移话题说道:“这就是大地之核?”裁决武士握拳震击土黄色的石球,传出一声沉重悠长的闷响。

    “没用的。”法鲁尔摇头说道:“大地之核具现地元素海的坚固法则,任何外力都不能撼动。”

    “确实坚固。”迪特玛点点头,从石球上收回手臂,说道:“象牙圣堡收藏的文献中有记载,光辉历以来,人类发掘的大地之核有4个,纳维尔的这个是第五个……”

    维克多心中一动,开口问道:“那其他的大地之核在什么地方?”

    “在北部荒野……现在都消失了。”

    迪特玛顿了顿,摇头说道:“毕竟,大地之核不该存在于现实世界。据说,大地之核暴露在空气中,会逐渐失去地元素的法则特性,最终变成普通的石头。变化的过程有长有短,最长的72年,最短的只经历了5年的时光,就被风化瓦解。”

    炼金塔的符文水晶需要四大虚空元素平衡交汇才能保证自身的基本形态,四大元素失衡,符文水晶或许就沉入地底,以维持虚空元素的超凡特性,避免被现实世界的法则同化。它聚集虚空土元素的现象可以视为符文水晶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但本身必然在消耗土元素符文的力量……土元素符文的力量消耗殆尽,符文水晶也彻底完蛋了……维克多痛惜那些白白浪费掉的大地之核,又担心这颗大地之核还没等到他验证收取,就支撑不住,提前被世界法则同化。

    幽暗森林的符文水晶,从发掘到收取,经历1年14个月。根据炼金辅兵的汇报,这颗大地之核出土已经快2年了。大地之核周围的岩石有新凿的痕迹,纳维尔王国显然派人定时清除它聚集转化的泥土,好让它尽早转变。

    真该早点来纳维尔!

    维克多暗暗焦急,表面却若无其事,拍着大地之核问道:“它还能存在多久?”

    法鲁尔侯爵摇头叹道:“正因为不确定,我们才放弃这处山岗,选择挖通更远,更高的南部隘口……没想到,会在那里惹怒了黄金阶的豺狼人……附近的领主一直安排士兵清除大地之核聚集的浮土,希望它能尽早转为凡物。”

    维克多心里在滴血,忍不住说道:“让这么神奇的元素造物消失,未免太可惜了。”

    可惜?这有什么可惜的?

    法鲁尔认为兰德尔子爵另有所指,沉吟片刻后,说道:“阁下请到这边。”

    三人来到山岗的东侧,维克多眼前的景色豁然开朗。郁郁葱葱的森林一望无际,几条河流自北向南,蜿蜒流淌,就像白色巨蟒盘旋于丛林之中,在山坡下不远处汇聚成碧波荡漾的大湖,各种野生动物成群结队的在湖畔饮水嬉戏,构成一副生机盎然的恢弘画卷,

    “这就是黄昏森林,下面是玛瑙湖。”

    法鲁尔侯爵指着山坡下方业已废弃的人工建筑群,说道:“我们调集5万青壮雇工,想把这处隘口打通,采掘山岗的岩石,在下面构筑要塞和人工河道,让湖水改道流进卡基莫森河谷。”

    “其实,纳维尔中部山区有许多天然水道,每逢雨雪二季,中部的河水汇入科格斯顿盆地的湖泊,最终流向多铎王国。只不过,这些都是季节性的河流,到火之季和风之季,河流就会干涸,人畜用水成了难题。中部山区缺少稳定的水源,就没法建立更多的定居点。”

    “卡基莫森大河谷东西走向,我们在东边引水,西边修建水坝,河谷将变成一处湖泊。旱季的时候,我们开闸放水,甚至不需要修建水渠,就能让天然河道常年有水可用。”

    维克多注视下方破败的棚屋、道路以及修了一半的要塞地基,淡淡地说道:“好大的手笔……这恐怕是一座城镇吧。”

    “我和埃德文大师讨论纳维尔水利工程,我当时就指出他设计的是两套难以兼容的水利体系,尤其卡基莫森河谷水利耗资巨大,纯属多余!因为天然河道除了修建定居点,灌溉不了多少山地梯田。”

    “你们如果采用溪流水库和引水桥的设计方案,我估计水利工程的总造价不超过100万金索尔,只需10年就能彻底竣工,3年内产生效益,5年内,领主的收支平衡。”

    维克多瞥了法鲁尔侯爵,似笑非笑地说道:“埃德文大师没有解释,只说,我亲自看了就明白。”

    “我敬佩埃德文大师是真正的银白学者,他秉持中立立场,不谈及纳维尔的政治。”

    法鲁尔侯爵点点头,坦然说道:“为了定居点,而修建卡基莫森湖的确可惜……如果为了黄昏森林开拓权,又要另当别论了。”

    北边的巨石山脉,东边的薄雾山脉,西南的明斯克山脉把纳维尔王国包在中间,让她易守难攻,也困居一隅,产业结构极不平衡,物价水平和诸位王国迥然有异。现在,纳维尔王国一旦打通卡基莫森峡谷的隘口,以及德凯泽伯爵领连接兰特帝国领的商道,立刻变得四通八达。

    纳维尔人在北部荒野开拓不利,便转向薄雾山脉东侧富饶的黄昏森林。卡基莫森河谷要塞的作用一如巨石要塞,把黄昏森林中的兽人封堵在外面。有苏斯王国吸引豺狼人的主力,纳维尔人不仅能轻松蚕食黄昏森林,在同苏斯王国的外交上还占据主动。光辉骑士团从苏斯王国北境调走了1万圣殿军,苏斯王国的领主非常希望纳维尔人在黄昏森林能有所作为。

    撒桑帝国从西边向北部荒野开拓,帝国领土与巨石要塞的出口连成一片,纳维尔王国便处于人类国度的腹心中央,进可攻,退可守,农牧发达,贸易兴盛,立于不败之地。尼奥维斯特家族在南大陆获得的战利品也需要从德凯泽伯爵领的商道运往纳维尔王国出售。

    也就是说,纳维尔王国和苏斯王国、兰特帝国领达成了共识,而且居于主导地位。

    “雷克斯陛下雄才大略,令我惊叹。”

    维克多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惊叹的意思,盯着法鲁尔侯爵,说道:“我自幼在鸢堡长大,兰特皇帝杀了莱恩.奥古斯特陛下,尼奥维斯特与我们冈比斯结下血仇。我只想知道,磐石堡和尼奥维斯特是否有直接联系?”

    奥古斯特的血仇在王国的政治利益面前只是个笑话,但领主和盟友的政治立场还是要强调的。

    法鲁尔侯爵正色说道:“冈比斯是纳维尔的传统盟友,我保证磐石堡和尼奥维斯特家族没有直接联系。我们都不希望兰特帝国复辟。”

    维克多未置可否,目光转向圣堂武士的副统领。

    纳维尔王国简直是教宗一脉的亲儿子,他们不方便出面的事情,教宗可以替他们做。

    迪特玛苦笑了下,摇头说道:“我奉命行事,教宗冕下没有交待的事情,我也不知情啊。”他犹豫片刻,严肃地说道:“可以肯定一点,枢机院同样不希望尼奥维斯特复辟兰特帝国,改变现有的政治格局!”

    “这就够了。”维克多松了口气,微笑点头,主动向纳维尔的黄金骑士伸出手。

    法鲁尔侯爵和维克多握了握手,哈哈笑道:“纳维尔的水利工程就拜托阁下了。”

    “我一定竭尽全力!”

    维克多收回手臂,暗暗想道:

    “如果纳维尔在黄昏森林打击豺狼人,与苏斯王国保持军事呼应,缓解苏斯北境的防守压力。那苏斯王室的小公主和博瑞王国的彼得家族联姻又是为了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