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鸢堡的支持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鸢堡,摄政王议事厅。

    宫相路德维希站在墙壁面前,手持一根细长木杖,点着墙上的巨幅地图,说道:

    “纳维尔王国打通薄雾山脉的卡基莫森大峡谷,即可以在黄昏森林的玛瑙湖沿岸修建一座大型要塞。当黄昏森林的豺狼人发动兽潮,进攻苏斯王国的北境,纳维尔只需派遣部分剑螳骑士袭击豺狼人的聚居点,杀掉豺狼人幼崽和雌性,就能让它们首尾难顾,削弱它们的种族潜力,迫使豺狼人部族向黄昏森林的东北部迁徙,远离靠近纳维尔的西部和靠近苏斯王国的南部。”

    “苏斯北境与黄昏森林南部重叠,无险可守,这种军事合作在短期内,会让苏斯王国承受大部分压力,而纳维尔人将先夺取玛瑙湖周边的领土。但从长远看,该战略符合两大王国的根本利益。”

    “再看巨石山脉以北的荒原。”

    木杖在地图上标注巨石要塞的位置点了一下,路德维希侯爵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撒桑帝国的军团向东挺进,逐渐远离帝国的腹心领地,后勤补给将成为限制撒桑帝国开拓进度的重要因素。”

    “结合撒桑帝国目前的国力推算,以5年为一个周期,他们把帝国边境向东推进120公里就得停下来,组织佃户开垦荒地,修建城镇村落,消化新拓的领土。15年后,撒桑帝国的边境至少能深入北部荒野360公里。但是,撒桑帝国的军队和光辉骑士团必须在边境前方设置50公里的缓冲带。如果15年后,纳维尔人兵出巨石要塞,双方的军队将北部荒野会师,撒桑军队和光辉骑士团能从巨石要塞得到稳定的物资补给,而纳维尔人将得到撒桑帝国的军事援助。”

    “南边,纳维尔人打通德凯泽伯爵领连接兰特帝国领的商道,就算尼奥维斯特没有能力开拓南大陆,只要他们在菲斯湖建起一座港口,我们在南大陆获取的物产就可以通过港口和商道流入纳维尔。当然,纳维尔从北部荒野和黄昏森林获取的物产也能从这条商道直接运往我们冈比斯,不必再绕道多铎王国。”

    路德维希宫相放下木杖,长叹道:“如此一来,纳维尔王国在二十年后,将成为连接南北的中心王国。”

    摄政王威廉姆斯手指敲打红木书桌,目光转向戈隆侯爵,嗤笑道:“都说雷克斯性情粗豪勇猛,我看他是真狡猾……幸好维克多看出了端倪,否则我们都被他的外表给蒙骗了。”

    “纳维尔人一直都很狡猾……撒桑骑兵每次入侵多铎王国,纳维尔总是洗劫撒桑人的后勤物资和战利品,很少和撒桑骑兵正面交锋。”

    戈隆侯爵摇了摇头,话音一转,沉吟着说道:“不过,这个布局面面俱到,环环相扣,不像是纳维尔人的手笔。”

    “戈隆殿下说得没错。”路德维希侯爵接口说道:“自从教宗一脉的牧师放弃冈比斯和博瑞两个大教区,他们就全力支持纳维尔王国,替雷克斯出谋划策不足为奇。克莱门特冕下作为教廷领袖,有立场兼顾并协调各大教区的合作,这就体现在纳维尔王国的布局上。”

    “我们已经确认,纳维尔和苏斯的军事合作是克莱门特与塔莫尔牧首共同推动的结果。迫于两位牧首的联合施压,主管撒桑帝国教务的弗里德斯牧首暂时放弃了对纳维尔大教区的野心,图尔南斯率领圣堂武士的精锐帮助撒桑人应对半人马盗匪,光辉骑士团也不再继续胁迫纳维尔人出兵巨石要塞。”

    维克多从纳维尔传回的信息引起鸢堡的重视,冈比斯王室发动各方面的关系,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已经查清了事情的脉络。纳维尔在教宗的帮助下,几乎同时和苏斯、兰特帝国领、撒桑帝国达成了默契。但冈比斯最关注的是,博瑞联合王国的动向。

    威廉姆斯问道:“博瑞王国的彼得家族和苏斯王室联姻又是怎么回事?”

    “博瑞人对外的说法是,彼得公爵的长子雷蒙.彼得爱慕希琳公主,不惜入赘苏斯王室,主动提出联姻的请求。”

    路德维希顿了顿,说道:“当然,事情不会这么单纯。追溯博瑞和苏斯两大王国的起源,他们的开创者都来自东部联盟,天生处于同一阵营,双方也一直在联姻。但以前从未有过博瑞王国的军队踏足苏斯境内的先例,可以说,这是雷蒙和希琳公主联姻的特殊之处。无论博瑞王国的军队是不是去黄昏森林,帮助苏斯人抵御兽潮,这都需要有人牵线担保。否则梅丁公爵不可能说服辛西娅女王和另外四大豪门同意一个博瑞贵族担任未来的苏斯亲王。”

    “肯定是光辉骑士团牵的线,塔莫尔牧首出面担保!”

    威廉姆斯拍着桌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回踱了几步,扬声说道:

    “苏斯王国是属于塔莫尔牧首一派的教区,但光辉骑士团对苏斯贵族的影响力更大。没有圣殿军的支持,苏斯人根本没有能力在黄昏森林的前沿站稳脚跟,开采那里的秘银矿。现在,撒桑帝国全力东拓,光辉骑士团打算调走驻扎在黄昏森林防线的两万圣殿军……这个空白需要有人填补……光辉骑士团找到塔莫尔牧首,提出让博瑞王国的军队填补黄昏森林防线的空缺,为全面撤走圣殿军做准备。而塔莫尔刚刚拿下博瑞王国的教务,也想借这个机会扩大他们在苏斯和博瑞贵族中的影响力。双方一拍即合,共同促成了雷蒙和希琳公主的联姻。”

    说到这里,威廉姆斯忍不住挥舞双手,抱怨道:“冈比斯同样是塔莫尔牧首的教区,他为什么厚此薄彼,无视我们冈比斯的需要?”

    戈隆侯爵用银勺搅动咖啡,声音低沉的说:“亲王没有实权,雷蒙也并非意志坚定的骑士,他比维克多差得太远,无法抵御紫眼贵女的魅惑,特别容易受摆布。以其说雷蒙是苏斯未来的亲王,不如说他是博瑞在苏斯驻军的人质。博瑞人出兵帮助苏斯王国防御豺狼人,还交出一个风行射手充当人质,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宫相路德维希沉默片刻,说道:“我倾向兰德尔子爵的判断,博瑞人对苏斯湖南岸的土地有想法……90年前,博瑞人从七大联岛渡河南拓,遭遇了失败。他们的军事行动使得七大联岛对岸的蛮族拧成一股势力。蛮族赶走了博瑞王国的开拓者,依托先锋要塞的防御和生产设施,建立了一个蛮族王国。长久以来,博瑞王国总是派遣精锐袭击摧毁南岸蛮族的生产设施,有情报显示,蛮族王国在博瑞骑士小队压力下变得愈发团结,甚至出现了职业化的军队。博瑞人想要扑灭蛮族王国的难度非常大……”

    “苏斯王国与纳维尔人合作,共同开拓黄昏森林。博瑞人在南边有个强大的对手,他们该往什么地方开拓?”

    路德维希转向墙壁,手中的木杖顺着地图上的金水河划到菲斯湖的位置,说道:“除了菲斯湖的登陆点,我想不到其他地方。”

    “苏斯王国离菲斯湖很近,博瑞王国的军队驻扎在黄昏森林附近,既可以练兵备战,又能以苏斯王国为跳板,运动到菲斯湖沿岸。博瑞人先帮助苏斯王国稳住黄昏森林防线,塔莫尔牧首再出面让我们冈比斯和博瑞王国合作,共同开拓南大陆。因为塔莫尔现在同时掌管多铎、冈比斯、苏斯和博瑞四大教区,他麾下的神术力量太过分散,如果我们和博瑞王国通力合作,对塔莫尔一脉的神职者来说,是最理想的南拓格局。”

    “或许,这就是博瑞王国出兵黄昏森林的条件。”

    威廉姆斯冷笑道:“博瑞人自己搞砸了,却要来和我们抢地盘?我们有足够的实力,不需要同博瑞人合作。”

    “博瑞人也很自信,同样不愿意和我们共同开拓,否则他们会主动找我们谈条件。”戈隆侯爵补充道:“博瑞人准备把协调双方矛盾的事情交给塔莫尔解决……他们就是来抢地盘的!”

    摄政王背负双手,又踱了几步,抬头说道:“我不希望在菲斯湖看到博瑞联合王国的舰队!宫相有什么建言?”

    路德维希侯爵嘴角勾出苦涩的笑纹,说道:“黄昏森林有充沛的优质木材,博瑞人擅长建造船舶……关键在于菲斯湖的港口……尼奥维斯特曾派人试探过鸢堡,是否愿意在菲斯湖畔合作建港,我们没有理会他。就在上个月,尼奥维斯特和他的皇后同车出行,游览菲斯湖畔的风景,尼奥维斯特还亲手斩杀了一头凶暴鱼人向皇后献礼。”

    兰特帝国历代皇后都是爱莱雅诺家族的紫眼贵女,自从尼奥维斯特皇族没落之后,苏斯的大贵族逐渐倒向了光辉骑士团。碍于古老盟约的约束力,苏斯王室仍然和尼奥维斯特保持通婚,但也只是应付了事,随便派遣一个低血脉的贵女嫁入兰特皇室。没有紫眼贵女生育后代,尼奥维斯特家族的血脉几乎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双方的关系完全破裂,连貌合神离也谈不上。

    这一代的兰特皇后出身苏斯的小家族,论容貌,论血脉都配不上尼奥维斯特皇帝。她和尼奥维斯特没有子嗣,常年被锁在宫中,近似囚禁。兰特皇帝和出身纳赫蒂加尔的卢克蕾蒂娅皇妃感情深厚,两人的女儿伊丽莎白公主已经被兰特皇帝立为第一继承人。

    尼奥维斯特公然与皇后同游菲斯湖,不能说明他与纳赫蒂加尔的关系发生转变。但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信号:

    你们冈比斯不愿意放弃仇恨,那我就和苏斯、博瑞两大王国合作!

    威廉姆斯面无表情的吐出两字:“建言!”

    路德维希小心翼翼地瞄了他一眼,开口说道:“我支持兰德尔子爵的建言,第一,设法破坏苏斯和博瑞的联姻;第二,陈兵菲斯湖口,做出在那里建港的姿态,对尼奥维斯特采取不接触,不表态,不谈判的策略,让他对我们抱有希望,又疑惧不安,尽量拖延时间,提前训练水军。”

    威廉姆斯思索片刻,未置可否的点点头,说道:“我会考虑的,路德维希大人,您先下去吧。”

    “遵命,摄政王殿下。”

    路德维希躬身告退。待他的脚步声消失在甬道的尽头,戈隆侯爵走到议事厅侧墙面前,推开壁橱,露出后面的暗门。

    四名持剑女侍簇拥着托佛文巫师从漆黑的密道中走了出来,威廉姆斯亲自上前,将老态龙钟的巫师扶到沙发上,恭敬地问道:“大师,您都听了吧?”

    “耳朵不好,没听到……丽萨告诉我了。”

    托佛文摇了摇头,靠着沙发背,闭目养神。四名女侍取出小铜炉,点燃木炭,投入宁神草、红筋叶、金鸢花、乌涩果壳和绿纹琥珀,淡蓝色的烟雾升起,议事厅内弥漫着一股令人精神振奋的奇妙香味。女侍将铜炉端到托佛文的面前,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淡蓝烟雾,睁开双眼,笑眯眯地说道:

    “刚刚替维克多雕刻好精灵石像,精神有点疲惫,现在好多了……你们抽空去看看,那是迄今为止,我最满意的作品。”

    “一定去看……”

    威廉姆斯呈上一杯香气扑鼻的咖啡,满怀期待地问道:“大师,宫相刚刚谈论的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托佛文抿了一口咖啡,慢条斯理地说道:“纳维尔、兰特帝国领、苏斯、博瑞和撒桑……所有的一切都是克莱门特的布局。他主动放弃冈比斯和博瑞两大教区,既做出了让步,也集中了力量,而塔莫尔接管冈比斯王国和博瑞联合王国的教务,全面主持南拓战略的实施和协调,表面上声势大涨,其实力量分散,他想要整合两大教区的神职者非得有克莱门特配合才行。克莱门特以此为条件,与塔莫尔联手,迫使光辉骑士团在纳维尔的问题上做出退让……克莱门特兼顾各方利益,让人无话可说。”

    “反观塔莫尔……光辉骑士团从黄昏森林撤军,苏斯王国亟需武力支援,必然向塔莫尔求助。克莱门特让纳维尔扼守薄雾山脉,减轻苏斯王国的压力,塔莫尔欠下教宗的一个人情。另一方面,三大牧首共同促成博瑞联合王国出兵黄昏森林,假设博瑞人的条件是从菲斯湖登上南大陆,绕开蛮族王国的兵锋,同我们冈比斯合作开拓。这对于塔莫尔来说是件好事,因为他麾下的神职者还得兼顾多铎王国的开拓计划。可是,塔莫尔一派的弊端也显露出来了,他们人手不够,需要时间把新教区的底层神职者转入自己的阵营。如果,塔莫尔提前让我们和博瑞王国坐下来谈判,在我们受挫之前,不可能同意博瑞人跑过来抢地盘!”

    托佛文叹息道:“所以,托佛文现在手忙脚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最后,他要是不能让我们和博瑞人通力合作,只能请教宗出面协调,因为人马丘陵教区还在克莱门特的手上。”

    “结果就是,克莱门特在北拓、东拓、南拓的战略上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谁也不能撼动他的教宗宝座!“

    戈隆侯爵点点头,沉声说道:“难怪纳维尔把南部的边境册封给德凯泽女伯爵……这恐怕也是克莱门特的计谋。”

    多莉夫人和西尔维娅关系微妙,可以肯定的是,约克家族的高层普遍对多莉夫人心存感激。西尔维娅曾经和尼奥维斯特相互利用,但随着约克家族与鸢堡进入蜜月期,两大传奇骑士之间的默契也荡然无存。如果有必要,西尔维娅会对尼奥维斯特出手,比如,他铁了心地要把博瑞人引进菲斯湖。可是,多莉夫人出面斡旋尼奥维斯特和西尔维娅的关系,西尔维娅不太可能驳她的面子。

    谁也不能忽视一位传奇骑士的力量,何况尼奥维斯特还是凶暴化的传奇骑士。

    西尔维娅不出手,鸢堡除非用高阶骑士的性命去堆,否则,只能看着小小的兰特帝国领上蹿下跳,左右逢源。

    威廉姆斯满脸阴霾,目露凶光,握紧了拳头又松开,松开了又握紧。

    戈隆侯爵目光如电,喝道:“威廉姆斯,冷静!现在还没到你冲击黄金领域的时刻……就算你成就黄金阶,我们联手也敌不过尼奥维斯特!”

    威廉姆斯长长地出了口气,颌首道:“我不该愤怒……”

    “孩子,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你愤懑的原因是你没有克莱门特看的高,也没有他看的远。”

    托佛文出声训斥道:“我问你,冈比斯渡河南拓一切顺利就算了,万一,我们南拓遇阻,那要不要借助博瑞人和尼奥维斯特的力量?”

    威廉姆斯愣了一下,苦笑道:“大师,说得对。我错了……”

    托佛文颌首笑道:“站在克莱门特的立场上,这根本不是针对冈比斯的陷阱,而是对整个南拓战略的充分准备。所以,我们无法抗拒他的布局,也无需刻意抵触。”

    “我赞同大师的观点。”戈隆侯爵点点头,神情轻松地说道:“克莱门特恐怕没想到,维克多能从细微之处看穿他的谋划,并提出有效的对策,否则,我们还全然不知局势的变化。”

    托佛文表情变得古怪,犹豫说道:“这……或许,教宗并没有轻视维克多,维克多的反应也在他的预料之中。维克多掌握的信息不全,难免被他利用。你们看,克莱门特把迪特玛派到维克多的身边,维克多马上认为光辉骑士团要和他私下接触。”

    “是啊?光辉骑士团为什么要和维克多私下接触?”威廉姆斯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老巫师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必须提醒维克多,光辉骑士团内部并非没有分歧,圣骑士家族为了排名一直在明争暗斗……让维克多小心一点,别给克莱门特当刀使。”

    “另外,雷克斯的王后告诉维克多,爱莱雅诺家族不满意希琳公主的婚约……这既是事实,也是陷阱……克莱门特故意给塔莫尔使绊子,我们出面破坏苏斯和博瑞的联姻,正中克莱门特的下怀!”

    威廉姆斯点点头,接口说道:“我们与博瑞王国不和,只会让塔莫尔头疼,他解决不了双方的矛盾,只能请教宗出面斡旋。”

    “还有件事情,连克莱门特都不知道。”

    托佛文喝了口咖啡,等女侍为他擦拭完嘴角,继续说:“染指菲斯湖不是博瑞人出兵黄昏森林的主要目的!”

    威廉姆斯灵机一动,说道:“您是说,黄金恢复药剂?”

    戈隆侯爵也恍然道:“这就合理了,他们光有黄金药剂还不行,必须有足够的洗练药剂,而苏斯王国掌握洗练药剂的原材料。雷蒙.彼得将功折罪,入赘爱莱雅诺家族,充当博瑞王国的人质,好让博瑞人从黄昏森林获取药材。”

    冈比斯已经和博瑞王国达成约定,共同保守黄金药剂的秘密。博瑞五大家族也不知道黄金药剂配方是怎么泄密的,进行了一次严格自查。自查的结果导致雷蒙.彼得被剥夺领地和西风商会的领导权,最终沦为联姻的工具。

    “不仅仅是洗练药剂。”

    托佛文摇了摇头,说道:“我根据沸血药剂的样品,优化了它的配方。可无论我如何推演,沸血药剂的主材必须用到豺狼人的脊髓。”

    “沸血药剂?”威廉姆斯皱眉说道:“这次撒桑帝国击溃黑蹄半人马,沸血药剂大放异彩,各大势力都向博瑞王国下了订单……如果,沸血药剂非用到豺狼人的脊髓,那黄昏森林对博瑞人来说,确实很重要……”

    托佛文嘴角下垂,表情变得格外凝重,摇头说道:“关于沸血药剂,我发现它有毒性会沉积在服用者的体内,还能够传递给下一代……”

    威廉姆斯吓了一跳,急急问道:“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就目前的试验情况来看,受毒性污染的新生儿在服用药剂后,沸血效果更强一些……”

    老巫师皱纹纠结,摇头叹道:“我现在的寿命不足以继续观察沸血药毒对第三代人的影响……我研制了专门针对沸血药剂的解毒剂,可以在沸血效果结束之后服用,但不能彻底清除沸血药毒在士兵体内的残留……它似乎能根植在血脉中……”

    “这么厉害!”

    戈隆侯爵不禁动容,他太了解托佛文的本事了,连托佛文都无法清除沸血药毒,可见沸血药剂发明人的药剂学造诣深厚无比。

    托佛文忿忿地瞅了戈隆一眼,冷冷说道:“那个混蛋要是真有本事就不会发明副作用这么强的药剂……我正在调制新的强壮药剂,到时候,你们就知道,谁才是真的厉害!”

    “总之,沸血药剂少用为妙!”

    “是,是。”戈隆侯爵牵动嘴角,恭敬地连声应允,顺便瞪了眼忍俊不禁的摄政王。

    老巫师恢复一惯的从容睿智,端起咖啡杯,淡定说道:“维克多智慧超凡,让他去和克莱门特博弈吧……我们提供情报支持,把今天的谈话的内容都通报给他……沸血药剂就不用提了,我有预感,他会主动找上我。”

    “我同意,我马上就签署文书,往菲斯湖口派遣军队和工匠。”威廉姆斯笑着说道。

    托佛文突然抬起昏黄的老眼,谨慎地说道:“对了,让野柳城那边尽快动手,把朱蒂赶出布里亚特家族,送到银月庄园,并剥夺她的姓氏。必须在南方领主反应过来之前,切断维克多与野柳城的利益关联,否则,南方领主都成了兰德尔殿下的追随者,后面的事情就麻烦了。”

    “西尔维娅也不会愿意,兰德尔殿下的意志受到南方领主的影响,但这个恶人只有我们来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