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落魄的朱蒂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一辆未篆刻家族纹章的崭新马车孤零零地驶进银月庄园,停靠在领主宅邸的门外。

    几名侍从迅速上前,摆放踏脚,打开车门,扶着一位腰肢纤细,身材窈窕的贵夫人登下车厢。她身着一袭黑色纱裙,头戴黑色女士圆边帽,黑蛛丝面纱挡住鼻子以上的容颜,只露出精致白皙的下巴和缺乏血色的樱唇。她的手里紧紧抱着一个专门用来盛放药剂的皮箱,一名侍女想接过皮箱,却遭到拒绝。

    贵妇人抬头看了一眼已是枝繁叶茂的双生橡树,目光转向马车车夫,樱唇轻启,声音低婉地说道:“约翰,谢谢你,送我到银月庄园……你腿脚不便,无需行礼,我现在也不是布里亚特家的夫人了。”

    野柳城大名鼎鼎的黑帮头子“瘸腿老爹”约翰暗自唏嘘。一夜之间,美貌高贵的布里亚特子爵夫人突然遭到布里亚特家族驱逐,失去了显赫的权势,独自一人被赶出野柳城,只能由他这个黑帮头目护送到银月庄园。

    但无论如何,朱蒂都是兰德尔主人的女人,不容兰德尔家的封臣怠慢,何况,她在掌权期间,对兰德尔家派驻野柳城的手下一直照顾有加。

    老约翰爬下马车,郑重行礼,诚恳地说道:“夫人,能为您驾车,是约翰的荣幸!”

    朱蒂勉强笑了笑,微微颌首,抱着皮箱,随庄园侍女走进领主府邸。

    大厅内,华丽典雅的装饰陈设让朱蒂的心情好了许多,主动开口,轻声细语地问道:“怎么没见到爱丽丝和莉莉娅两位夫人?”

    侍女没有回答,只是说:“夫人,您旅途劳顿,我们为您准备了热水,请先沐浴更衣。”

    正值初夏,天气炎热,朱蒂遭逢巨变,又一夜未眠,身心俱疲,听银月庄园的侍女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身体黏黏的,很不舒服,也没有多想,便在侍女的引领下,登上二楼的浴室。

    走进浴室,朱蒂在侍女的服侍下,脱去代表孀居的黑色纱裙,披散金发,好似美人鱼般滑入白釉岩堆砌的巨大浴池,将雪白无暇,玲珑有致的娇躯浸入温度适宜的池水中。

    熟悉的环境让惶惑复杂的情绪得到平复,朱蒂这才仔细回想自己所遭遇的事情。

    就在昨天夜里,野柳城的治安官突然带领士兵冲进野柳堡,控制住管家、护卫和侍从。朱蒂惊骇之余,一边向守备官弗朗西斯勋爵发出求救信号,一边与叛乱份子周旋。然而,她很快就见到了包括父母兄弟在内的所有家族成员和附庸领主,以及野柳城的驻守神父。他们在神父的见证下,向朱蒂的儿子普里莫.布里亚特宣誓效忠,并当众宣读布里亚特家族订立的婚姻继承古卷,要求普里莫按照家族传统,在文书上签字,给予朱蒂自由婚嫁的权利,并剥除其布里亚特家族姓氏,从此与布里亚特家族再无继承关联。

    古卷上不仅有布里亚特家族历代领主的签名,还有王国元老院的印鉴,朱蒂甚至看到了亡夫的亲笔。令朱蒂惊骇伤心的是,年仅10岁的爱子当着她的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而她的父母也劝她尊重领主家族的传统,接受现实,把普里莫的监护权转交给她的弟弟。

    看到普里莫和他的舅舅站在一起,朱蒂在驻守神父出具的文书的上签了字,同意把普里莫的监护权转交给詹姆斯.布里亚特勋爵。

    最终,朱蒂只身一人,带着布里亚特家族赠送的十瓶精力药水,登上了老约翰的马车,连夜离开了野柳城。

    到了银月庄园,朱蒂就像仓皇失措的小兽回到了栖身之所,纷乱复杂的心情变得安宁,失去所有亲人的孤独感涌上心头,特别渴望找人倾述自己伤心和委屈。

    “爱丽丝和莉莉娅为什么没有迎接我……事发突然,她们肯定在赶过来的路上……唉,维克多要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会不会迁怒普里莫?在那种情况下,普里莫为了保护我,只有签字……所有的领主都有类似的古卷……可是,你们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何况,普里莫也没满12岁啊?”

    “维克多,你在那?你想我了吗?”

    此刻,朱蒂分外思念维克多,在这间浴室里,她曾经和俊美的情人纵情欢愉,恩爱缠绵,仿佛只有拼命回忆与爱人之间的欢乐时光才能忘记遭受亲人背叛的痛苦。

    温暖的池水如同情人温柔的怀抱,朱蒂的俏脸上浮起动人的红晕,雪白修长的双腿情不自禁地绞在一起,片刻后,她缓缓阖上眼帘,长长的睫毛犹自挂着泪珠,重新泛起血色的樱唇却噙着微笑,靠在池壁上,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两名室内女仆唤醒朱蒂,将娇弱无力的贵夫人扶出浴池,用毛巾为她擦干身体和头发,重挽发髻,换上一身无袖蛛丝长裙和一双蔺草编织的女士凉鞋。

    “夫人,请随我们来。”

    一名年长些的室内女仆抱起药剂皮箱,推开浴室房门,率先走了出去。朱蒂跟着她登上楼梯,来到三楼的会客室。

    菲妮克丝身穿华丽的子爵夫人长裙,端坐在沙发主位上,雕塑般精致的脸上没有半点笑容,灰绿眼眸尽是审视的目光。爱丽丝和莉莉娅双手交叠于腹部,肃立在她的身后,气氛凝重而严肃。

    见朱蒂脚步迟疑,眼神涣散,妮可冲对面的沙发椅扬了扬下巴,吩咐道:“坐。”

    朱蒂定了定神,虚提裙裾,屈膝行礼,贴着沙发,坐了下来。

    妮可盯着朱蒂的脸庞看了一会,红唇轻启,问道:“野柳城发生了什么?”

    朱蒂的眼眶顿时就红了,将自己的遭遇叙述了一遍,说完便低垂脑袋,香肩微微耸动,无声抽泣,修长白皙脖颈向下弯曲,就好像折翼的天鹅,特别地惹人怜惜。

    哼!你以为我的维克多就喜欢你这样的……妮可暗咬银牙,朱蒂发自内心的娇弱是她怎么也学不来的,隔了片刻,她淡淡地说道:

    “领主家族的婚姻继承制度已经实行了数千年,只不过,大多数贵族并不需要知道,因为这本身就是高阶骑士为了保证家族稳定传序而设立的。”

    “弱小的父母培养不出强大的骑士。所以,小家族通常会把优秀的子嗣交给宗主家族的骑士代为抚养,教他们骑士之道,提供必要的资源,帮助他们竖立正确的信念,构建骑士阶层的人脉……骑士之间的友情,还有合适的伴侣。”

    “小普里莫拥有成为白银骑士的潜力,而母亲软弱的性格会成为他进阶的阻碍。”

    “我……没有……”朱蒂想要辩驳,可迎上妮可冷冽的目光,她的声音又变得细不可闻。

    “你连直视我的勇气都没有,如何有资格教导普里莫什么叫勇敢?”妮可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继续说道:“布里亚特家族培养青铜血脉数百年,布里亚特子爵在蚁潮中陨落,大骑士奥斯丁已死,普里莫现在是他们唯一的青铜血脉,怎么能断送在你的手上?普里莫是布里亚特领的继承人,既然他不能离开野柳城,那只有让你离开了。高贵如奥古斯特王族也在执行这种婚姻继承制度。”

    朱蒂咬了下嘴唇,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不该怪他们。”

    “那你呢?”妮可挑起柳眉,冷冷说道:“你是自然觉醒的见习骑士,原本有机会成为骑士,甚至高阶骑士。布里亚特子爵虽然热爱他的妻子和儿子,却没有告诉过你实情。在高阶骑士看来,你就是为了培育家族血脉而生,你的寿命不会比高阶骑士更长久,无需向你陈述利弊。现在,你为布里亚特家族生育了优秀的子嗣,却失去了晋升骑士的机会,还被剥夺了地位和家族姓氏。”

    “如果,你当初了解高阶骑士的婚姻传统,还会选择当布里亚特子爵的配偶吗?布里亚特子爵从开始到结束对你都缺乏骑士的尊重……布里亚特家族没有给你选择的机会,对你个人也就没有善意可言。”

    朱蒂花容惨淡,捂住嘴巴,眼泪夺眶而出。妮可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好吧,我们现在必须先解决你的姓氏问题。”

    妮可瞄了一眼朱蒂脚下的皮箱,说道:“按照骑士家族的婚姻传统,孀居的夫人应当改嫁其他小家族。精力药水就是你的嫁妆,它可以确保你在新家族中的地位。”她顿了顿,进一步解释道:“不是让你把药水送给丈夫,而是先供给自己服用。如果凭此晋升骑士,你还能再生育一个孩子,他将是那个小家族的继承人。”

    妮可最后说道:“显然,布里亚特家没有提前为你安排好退路。”

    “可是……我……维克多他……”朱蒂收起眼泪,语无伦次的想说些什么。

    妮可不等她说完,直接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看在维克多的面子上,我允许你向我宣誓效忠,成为菲妮克丝男爵的誓言骑士……或者,我为你在人马丘陵安排一门亲事,请约克公爵赐下约克家族的姓。”

    朱蒂如遭雷殛,脸色刷地一下变得苍白,终于明白,妮可想要把她从维克多的身边赶走,隔了好一会,弱弱地说道:

    “我想等维克多回来,再做决定。”

    “不必等了!”

    妮可居高临下,言辞咄咄的说道:“维克多不在,兰德尔家的事务,我说了算!”

    朱蒂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莉莉娅和爱丽丝,只见莉莉娅低头沉默,爱丽丝则转过脸庞,回避她的视线。朱蒂黯然神伤,凄楚地说道:

    “你们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你是想问,维克多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妮可柳眉一挑,嘴角噙笑,颌首道:“没错,维克多早就知道了。而你手握野柳城大权,却什么都不知道……维克多教你如何管理布里亚特家族,替你规划野柳城的布局,为布里亚特家族赚取了惊人的财富,你却让他的努力白费!你凭什么还指望他收留你?美色?智慧?力量?就算维克多收留你,你又以什么身份在我们兰德尔家立足?贴身侍女?莉莉娅总管兰德尔领的政务,爱丽娜管理银月庄园的侍从侍女,爱丽丝担任家族联络官,她们做的很出色没有你的位置。情妇?没有贵族姓氏的情妇,和室内女仆有什么区别?兰德尔家的骑士?你自问够资格吗?”

    尖锐的问题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刺穿朱蒂被虚荣包裹的自尊,令她痛彻心扉,不住颤抖,同时也让她能够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看到一个软弱可笑的布里亚特子爵夫人。

    已经结束了,我应该重新开始……朱蒂在心里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维克多对我一定很失望吧?”

    妮可微微蹙眉,旋即颌首说道:“封堵蚁潮的南方要塞即将竣工,兰德尔领、布里亚特领、契布曼领针对蚁潮的军事同盟关系将发生变化。至于,我们兰德尔家在野柳城的利益,自然也会得到保证……朱蒂,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我劝你,好好地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

    “谢谢。”朱蒂轻轻点头,弯腰拿起脚边的篆有鸢鸟纹章的皮箱,从里面取出药剂,一瓶瓶的摆在沙发几上。

    水晶瓶里的精力药水紫光氤氲,美轮美奂。朱蒂露出柔柔的笑容,轻声说道:“我失去了晋升高阶骑士潜力,失去亲人,失去家族姓氏……我失去了一切,换来的就是这十瓶精力药水。”

    朱蒂小心翼翼将鸢堡秘制的精力药水重新收入皮箱,举手解开发髻,任由金色秀发垂落肩头,正视妮可的眼眸,微笑道:“幸运的是,我没有失去我自己……是维克多拯救了我,我爱他,无论他是否爱我,我都没有失去对他依恋。现在,我想为自己争取留在他身边的机会。”

    “菲妮克丝大人,您刚刚问我,凭什么留在兰德尔家?我不够聪明,不够强大,血脉低微,配不上高贵的兰德尔子爵。但我足够顺从。我曾经顺从父母的安排,顺从自己的丈夫,顺从维克多的指示,顺从家族的传统。今后,我愿意向兰德尔子爵奉上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的一切,顺从他的意志,当他的誓言骑士,只为能留在他的身边。如果……”

    朱蒂抚摸药剂皮箱,侧头浅笑,楚楚动人,“如果维克多拒绝我,我就做个流浪骑士。”

    妮可高耸的胸膛起伏了一下,一字一句的说道:“朱蒂你还不明白吗?我可以把你赶出银月庄园,赶出兰德尔领。”

    朱蒂站起身,向妮可行了个骑士礼,肃声说道:“兰德尔家招募雇佣军,我以见流浪见习骑士的身份加入雇佣军团,参加鱼人战争,直到维克多回来。在此之前……”

    “大人,您不能赶我走,您不姓兰德尔。”

    妮可用锐利的目光逼视朱蒂的眼眸,朱蒂虽然低头回避,脚下却寸步未移。会客厅内的气氛冰冷凝重,莉莉娅和爱丽丝低眉顺眼,周围的侍女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僵持片刻后,妮可点点头,优雅起身,嫣然笑道:“很好,你拒绝我的善意,那就按照雇佣军的规矩办……莉莉娅!”

    “夫人,您请吩咐。”莉莉娅细声应道。

    “雇佣军团最远的养猪场在那?”

    “紧靠云雀山脉的一处山谷,道路还没有修筑,驼羚运输队需要五天才能抵达那里。”

    “给朱蒂皮甲和武器,让她去守卫那个养猪场……作为一名资深见习骑士佣兵,她一个人就能照应整个养猪场,把其他人都调回来吧。”

    莉莉娅暗暗叫苦,却不敢不答应。妮可的温柔只对维克,她平时威权极重,对下属刻薄严厉。曾经有室内女仆想要勾引维克多,妮可派人把她抓起来,严刑拷问,确认那名女仆没有受人指使,才把她发卖到东部联盟。至于那些偷情的侍从和女仆只要被妮可抓住,也都结局凄惨,甚至连累到工分制家庭。

    维克多亲自出面求情,妮可却说:兰德尔领十几万人,谁知道里面有多少心怀叵测的奸细?一个个筛查不现实,唯有严厉的规矩才能让其他家族无隙可乘。

    维克多被怼的没话说,自此以后,兰德尔家骨干成员见到妮可夫人都战战兢兢,生怕出半点纰漏。

    莉莉娅和朱蒂以往的关系不错,收了她许多贵重的礼物,但妮可却是莉莉娅在人马丘陵的政治靠山。而且,妮可整治朱蒂,莉莉娅也觉得暗爽和羡慕。

    妮可收拾维克多的情人,却不担心和维克多生出嫌隙,她对两人的感情有充分的自信。

    事实上,朱蒂有一点说错了,妮可具备冲击黄金领域的潜力,真的可以赶她走!

    莉莉娅微微一笑,提着蓬松的裙摆向门口走去,回头说道:“来吧,朱蒂,我带你去领雇佣军的装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