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疑云重重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黎明前,维克多踏着晨雾,回到临时营地。

    兰德尔家的小侍从们立刻迎了上去,殷勤地接过主人手中的武器和箭囊。高阶圣武士迪玛特坐在棚屋前的木桩上,笑着对维克多说道:

    “你昨晚外出没带披风,你的小侍从都以为你很快就会回来。谁知道,一直看不到你的人影。布兰登和克劳斯两小家伙一大早就把我吵醒,嚷着要出去找你。我刚准备放出红眼鸦,你就回来了……咦,维克多,你似乎和昨天有些不一样……”

    薄薄的雾气顺着龙蜥皮铠的表面脉脉流淌,仿佛一层有生命的纱衣笼罩在维克多的身上,有形无质,显出不真实的神秘空灵。

    高阶圣武士神情错愕,不禁站了起来。

    由于剑圣德拉文的关系,教会的超凡强者格外关注月精灵血脉贵族的天赋奥秘,专门把德拉文之前和之后的所有月精灵血脉贵族的记录全部统计出来,并加以研究。

    迪玛特对维克多身上的异象并不陌生,据他所知,月精灵的风行天赋随念而发,当月精灵血脉纯化到一定程度,风行天赋消耗精力的速度低于精力的自然恢复速度,就可以把风行视为被动天赋。不过,风行射手在正常情况下不会激活风行,像维克多这样,完全无意识地触发风行天赋,只能说明,他的月精灵血脉正处于成长的活跃阶段。

    自由夜行真的起效果了?这是提升月精灵血脉的方法?还是只针对维克多的状况?

    迪玛特脑海中转动着各种念头,站在那里怔怔出神。

    “好香的炖松鸡?”

    维克多抽动鼻翼,看见棚屋前的小炭炉上垛着一口瓦罐,正“咕嘟,咕嘟”地冒着香喷喷的热气,里面炖着松鸡、大脚菇、白耳块茎、山笋和香芋。山珍食材在细白的汤汁里翻滚,上面飘着一层黄亮的油花。维克多食指大动,走进棚屋,拿了碗筷和一个木桩板凳出来,坐到炭炉边上,舀了一碗炖汤,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准备过冬的松鸡最是肥美,炖汤的火候也足够,将油脂和各色山珍的味道融在一起,尤其薄雾山脉特有的大脚蘑菇,吸收了其他食材的鲜香,咬在嘴里,只觉得菇肉饱满爽滑,味道异常鲜美。连吃几块大脚菇,又把碗里的汤汁喝了精光,维克多放下碗筷,心满意足地说道:

    “野柳城的市场上也有晒干的大脚菇出售,价格不菲,但它的味道比起新鲜的大脚菇,又差了许多。”

    “这个……你喜欢吃,都给你。”迪玛特在旁边坐下,试着问道:“风语?”

    维克多表情惋惜,暗藏得意:“有了体会,只差一点。”

    迪玛特干咳一声,低下头,掩饰内心的震动。

    根据教会收藏的文献记录,温布尔顿家与月精灵王族联姻以来,觉醒风语天赋的月精灵血脉贵族不超过40人,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剑圣德拉文,自德拉文以下,近3000年来,掌握风语天赋的贵族仅4人,他们全都是特斯蒂尔家的子孙。

    迪玛特仿佛抓住了重点,找出了规律,心情激荡,浮想联翩。

    维克多可能是非剑圣血裔后代的第五位风语射手,而且他和剑圣德拉文有一个共同点。德拉文47岁觉醒风语天赋,维克多比他早了21年,触摸到风语天赋的门槛。按照月精灵的寿命计算,他们都是在成年之前,觉醒了全部的月精灵天赋。

    未成年的月精灵贵族掌握所有的血脉天赋,是不是变异成太阳精灵血脉的必要前提?

    这是否意味着,维克多肯定会成为第二个剑圣德拉文?

    无论维克多最终能否变异太阳精灵的血脉,风语天赋都代表了高贵而古老的黄金血脉,是狂风骑士的源头。他的出现可以为日渐衰落的骑士血脉注入新的活力,代表更强的政治影响力。

    作为与维克多同一阵营的教宗一脉,迪玛特当然乐见其成。见维克多的脸上没有沮丧的表情,他便笑着调侃道:

    “将来,我写自身的游记,可以记录,银月、水之季、纳维尔的山林有助于月精灵血脉贵族觉醒自身的天赋。”

    维克多摇头笑道:“我希望你在游记中注明,采取这种提升血脉方法的月精灵贵族必须有自保的实力。”

    “呃……有道理。”迪玛特摇头苦笑,旋即又精神振奋的建议道:“维克多,要不然……我们推迟行程,你再尝试几次?”

    此时,随从们纷纷从棚屋里钻了出来,取水洗漱,劈柴做饭,喂食迅鸟,把物资捆扎在驼羚的背上,准备返回克格斯顿城休整过冬。

    维克多从凶暴迅鸟海格力斯的身上收回目光,摇头说道:“迅鸟能吃一些生肉,但也需要进食牧草。这个季节,野外找不到多少能投喂迅鸟的植物……这些家伙都是兰德尔家的宝贝,饿死一只,我都心疼。我们还是回城过冬吧。”

    迅鸟以家庭为单位,十几二十只占据一大片领地,扎堆过冬当然没问题。人为的把60多只迅鸟聚在一块,冬天的饲料供应就成了个大问题。

    迪玛特点点头,沉吟片刻后,说道:“不如这样,我们挑选少数精锐,徒步前往德凯泽伯爵领,让其他人带迅鸟回城休整。这样,你既可以继续尝试提升血脉,又能节省三个月的时间,早点完成勘定纳维尔水利体系的全部工作。”

    维克多沉默了下,睨着高阶圣武士,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把勘测德凯泽伯爵领的工作放在最后,是因为多莉夫人的领地太过偏远。除此之外,凯瑟琳陛下要求和我一同前往德凯泽伯爵领……原因你知道……我毕竟是效忠奥古斯特家族的岗比斯领主,独自前往毗邻尼奥韦斯特的地方,总得考虑凯瑟琳陛下的心情。”

    “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迪玛特拍了额头,懊恼说道:“维克多,我绝没有其他意图,纯粹是担心你错失血脉晋升的良机……”接着,他向维克多说明了自己对月精灵血脉的年龄限制猜测,最后总结道:

    “月精灵65岁成年,成年后,无论觉醒多少天赋,血脉都固化了,从而丧失晋升的潜力。因此,你越早掌握风语天赋,对自身就越有利。”

    “多谢阁下的告诫。”

    维克多郑重致谢,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笑道:“我年纪轻,藏不住多少想法……迪玛特,我们算是朋友,对吗?”

    “呵呵,那是当然的……”

    迪玛特干笑一声,思考片刻,压低声音说道:“我明白你想了解什么……图尔南斯远赴北部荒野,对付半人马强盗,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冕下安排我来纳维尔保护你,我自己都觉得纳闷。但冕下不说,我就不会问……有的时候,什么都一清二楚,反而少了许多选择,让自己左右为难。”

    维克多不满地咕哝道:“那你总得透露一点东西给我吧?总好过让我胡思乱想。”

    迪玛特表情僵了一下,咬咬牙,轻声说道:“我瞎猜的事情,做不得准,你听听就行了。”

    维克多竖起尖耳朵,听圣武士说:“冕下让我来保护你,恐怕和光明圣山上的那位有关……”

    “教…….那位不是被架空了吗?”维克多满脸困惑的问道。

    “呃……你别忘了,除了光明山上的陛下,我们的艾尔国王陛下可是第一圣骑士。”已经谈到这个份上了,迪玛特干脆继续说道:“塔莫尔牧首正四处活动,打算依托圣堂武士的编制,组建一支专门针对南拓战略的圣武士军团。艾尔国王跳出来,要求组建艾尔王国的雇佣军团,否则他就……嘿,你自己找人了解下光明守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维克多眸光流转,点点头,问道:“艾尔教国的子民都是神职者的后代,艾尔也有自由民可以招募?”

    “圣山修道院牧师执掌的东部联盟教区全是自由民。”

    “可是,艾尔教国不允许流民过境滞留,艾尔国王怎么安置他的雇佣军团?”

    “这个……艾尔不是不允许流民入境,是避免信徒千里迢迢地跑来朝圣,劳民伤财,违背自身的奉献义务。”

    迪玛特尴尬地解释了一句,兜回原先的话题,说道:“别忘了,尼奥韦斯特皇族名义上是艾尔王国的宗主,艾尔国王可以把雇佣军团托付给他。维克多,你明白了吧?”

    维克多深深吸了口气,站起身说道:“我大致明白了。”

    *************************

    五天后,克格斯顿城,德凯泽伯爵府,后花园的独幢别墅。

    “教会的圣武士编有三大军团,光辉骑士团麾下的圣殿军;枢机院的圣堂武士;还有就是纳赫蒂加尔的嫡系——光明守卫。”

    凯瑟琳坐在维克多的身旁,轻声细语地向情人介绍教会的秘闻。

    “圣殿军的规模最大,其次是圣堂武士,纳赫蒂加尔的光明守卫人数最少。光明守卫数量有限,其实力却不容小觑。实际上,他们是教皇一脉的铁卫,独立于光辉骑士团和枢机院,有自己的牧师、圣骑士和圣武士。”

    “初代教皇伊诺克组建光辉教会,订立光辉法典,明确骑士贵族掌控世俗城邦,神职者负责救赎传教,不建立世俗政权。第一个追随伊诺克的圣骑士家族,也就是纳赫蒂加尔的先祖......他辞去光辉骑士团大团长的职务,担任艾尔城邦的城主。”

    “艾尔是光辉教会的发源地,数千年来,她由城邦变成了王国,教会的神职者在艾尔繁衍生息,因此她又被人们称为艾尔教国。纳赫蒂加尔世世代代担任艾尔的国王,光辉法典对他们有特殊的规则,他们既有世俗领主的性质,也有教会的职务——光明卫士首席。”

    “艾尔国王的头衔是虚,光明守卫是实职。纳赫蒂加尔繁衍至今,光明守卫的成员几乎都是他们的血裔亲属。据说光明守卫的战斗牧师都是纳赫蒂加尔的骑士,由此可见他们的实力有多强。”

    维克多摇头叹道:“铁板一块,无隙可乘。”

    “是的。”凯瑟琳轻轻点头,抿了下嘴唇,说道:“而且,教会神职者的数量会发生变化,但神职者的比例始终不变……塔莫尔牧首谋求圣堂武士扩军,圣殿军就要扩充,光明守卫当然也跟着扩军。”

    “我估计,纳赫蒂加尔是以最后扩编光明守卫为条件,要求教廷替纳赫蒂加尔家族组建雇佣军团。因为光明守卫的编制优先权还在圣殿军之上。”

    凯瑟琳表情的细微变化被维克多收入眼底,他心中顿时了然,奥古斯特也知道圣力池的秘密。

    传承千年的大家族,只要统计家族的历史记录,就能看出神职者比例固定的现象,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不难发觉圣力池的秘密。

    不过,底层的神职者看不到全局,自然无法洞悉其中的奥秘。如果他们得知教会高层根据圣力池储备的圣力,分配神术权限,难免会动摇自身信念,一个劲地向上钻营,从而引发许多弊端。所以,知道的人不能对外说,说出去,教会也绝不承认,反而要严厉惩罚造谣者。

    凯瑟琳伸出小手,抚平维克多皱起的眉头,温柔地说道:“亲爱的,你想到什么了?”

    维克多握住凯瑟琳的纤手,说道:“纳赫蒂加尔的光明守卫独立于枢机院、修道院和光辉骑士团,自身有圣骑士、牧师和圣武士的编制……这不就是个小教会吗?”

    凯瑟琳露齿一笑,说道:“是的,教会遭受严重打击,光明卫士只要护住教皇,就可以把教会的架构重新撑起来。不过,光明卫士不能远离教皇,纳赫蒂加尔的对外部施加的影响极其有限。”

    维克多对凯瑟琳的看法不以为然,他更关注纳赫蒂加尔世俗的一面,甚至怀疑,初代教皇让纳赫蒂加尔辞去光辉骑士团大团长的职务,不仅是构建教会的备选力量,也是为了保全骑士血脉。

    教会遇到挫折,纳赫蒂加尔的光明卫士能补充其它机构的损失,稳住教会的局势。另一方面,如果世俗骑士家族遇到打击,纳赫蒂加尔的子孙同样能以骑士的身份,取而代之,执掌一个城邦,或组建一个王国。

    纳赫蒂加尔开枝散叶,向外输送骑士血脉,教会对世俗的影响力将持续增强,直至覆盖所有城邦。这恐怕才是初代教皇和纳赫蒂加尔先祖的本意。

    令人费解的是,特斯蒂尔家族走上了类似的道路,其家族血裔借腓特烈的名义,开创了撒桑帝国。而纳赫蒂加尔却无所作为,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

    约克家族的纹章学不够全面,我需要更多的信息来源……维克多暗暗想道,转头对凯瑟琳问道:

    “亲爱的,圣骑士家族的子孙并非都能成为神职者。你是否知道,纳赫蒂加尔在铁山帝国之前,有没有建立其他世俗政权?”

    凯瑟琳眨了下眼睛,为难地说道:“这……历史太过久远,你的问题,我现在回答不了。等回国之后,我帮你查一查。”

    维克多想了想,摇头说道:“他们有心掩盖身份,估计是查不出来的……除非,教会愿意公布数千年来的游侠记录,让大家看看有多少开创家族的游侠是纳赫蒂加尔的子嗣。”

    凯瑟琳轻轻推了维克多一把,娇嗔道:“兰德尔卿,我已经说完了,该轮到你向我建言了。”

    维克多收敛发散的思绪,笑了笑,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怀疑纳赫蒂加尔对教皇一脉还能有多少忠诚?但有一点毋庸置疑,教皇是纳赫蒂加尔手中的一张大牌。这张大牌一面是光明卫士,另一面是圣山修道院。1500多年前,教皇的光明守卫和圣山修道院牧师遭到万神殿血洗,教皇一脉被架空,圣山派牧师受到光辉骑士团的打压,被排挤出枢机院的权力核心,之后,他们投靠裁判所,执掌东部联盟教区,这近乎流放。”

    “再看纳赫蒂加尔,因为骑士血脉的关系,他们虽然恢复了元气,但失去了圣山派牧师的支持,只能蛰伏在教会内部,没什么话语权。最糟糕的是,特斯蒂尔掌权之后,没有骑士家族敢同纳赫蒂加尔联姻。他们的骑士血脉被弱化,除了圣骑士依靠神术的力量,维持古老血脉,那些非圣骑士的血裔一代比一代弱小,根本没有能力向世俗渗透。这违背了纳赫蒂加尔放弃光辉骑士团的初衷,是他们无法接受的。所以,他们同尼奥韦斯特走到了一起。”

    “经过400多年的休生养息,纳赫蒂加尔和尼奥韦斯特于300年前,发动了一次反扑,意图扶持教皇一脉重新上位,也就是著名的圣城之乱。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维克多停止分析,望着凯瑟琳,问道:“他们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凯瑟琳咬了下嘴唇,开口说道:“他们把圣山派牧师拉了进来,教会其他派系的牧师都无法接受圣山牧师重回教廷中枢,转而和光辉骑士团妥协。”

    维克多大笑道:“你看,教皇一脉是否亲自掌权对纳赫蒂加尔并不重要,教皇必然是被架空的傀儡。但纳赫蒂加尔需要在教廷内部寻找一个能代表他们利益的合作者。他们选择了圣山派牧师。”

    凯瑟琳思索片刻,说道:“你认为,卡斯滕.纳赫蒂加尔从东部联盟招募自由民,组建雇佣军团,是为了再次和圣山派牧师合作?可是,三百年前,特里戈瓦尔的裁判所把所有参与圣城之乱的牧师关押至死,现在的圣山修道院同教皇一脉再无瓜葛。”

    “三百多年......什么仇恨都该放下了。我倒是认为,卡斯滕陛下已经接受了现实。”维克多摇头说道:“我猜测事情是这样的,纳赫蒂加尔不会再打教廷中枢权力的主意,他想要东部联盟的世俗权力。这样既可以安置姻亲家族尼奥韦斯特,也能为家族的普通骑士谋一条出路。所谓的招募雇佣军团,是让尼奥韦斯特家族进入东部联盟的借口。”

    “卡斯滕毕竟是第一圣骑士,他只要东部联盟这么块破地方,枢机院和光辉骑士团没有理由反对。但是,教会内部并不愿意见到光明守卫扩张世俗力量。另一方面,苏斯和博瑞两大王国趴在东部联盟身上,吸血吸了几百年,也不乐意把自己的后花园拱手让给尼奥韦斯特。”

    “关键就在于尼奥韦斯特的态度,他不愿意去东部联盟,纳赫蒂加尔就没办法。所以,苏斯人和博瑞人试图把尼奥韦斯特的注意力引到金水河南岸。枢机院和光辉骑士团不能明着拒绝纳赫蒂加尔的小要求,便在暗中推波助澜,想顺势将尼奥韦斯特从纳赫蒂加尔的阵营分割出去,从而削弱光明守卫的世俗影响力。”

    “如果有的选择,尼奥韦斯特当然不会去遍地恶魔草的东部联盟,他现在左右逢源,一心想渡河南拓。而教会怕我们岗比斯从中作梗,一直没有向鸢堡发出正式照会,而是暗中试探我们的态度。”

    维克多指着自己的鼻子,无辜地说道:“试探我……或许还有其他大家族,总之,他们不能直接找上鸢堡。”

    事情复杂也简单,十几年前,奥古斯塔包庇背叛兰特皇室的两位伯爵,尼奥韦斯特皇帝以讨伐叛逆的名义,杀死莱恩.奥古斯特国王,他的行为完全合法。岗比斯的领主为主君复仇同样合法。问题在于,岗比斯一旦对兰特帝国领发动复仇战争,会迫使纳赫蒂加尔辞去光明卫士首席的职务,加入兰特帝国领。纳赫蒂加尔失去神术力量,依然是传奇骑士。谁也不希望兰特帝国领有两个传奇骑士。教会更不希望,西尔维娅杀死人类的两大传奇强者。而且,就算岗比斯能赢得战争,罗兰和戈隆恐怕都难以幸免,奥古斯特家族失去两位殿下,岗比斯基本上也就瓦解了。

    发动复仇战争不是解决问题的选项。但教会要求岗比斯与兰特皇室和解,从而剥离尼奥韦斯特与光明卫士的关系。岗比斯的王室成员在情感上无法接受,岗比斯的领主更没有和解的政治立场。

    凯瑟琳心乱如麻,她不想在维克多面前表现的薄情寡义,又担心情人怀疑自己无法忘怀过去的感情,对他不够全心全意,沉默许久,幽幽说道:“亲爱的,我就不陪你去德凯泽伯爵领了……我坚信,以你的智慧,你能应付所有状况。我在克格斯顿等你回来。”

    “我……”

    凯瑟琳伸手堵住维克多的嘴巴,歪着脑袋,神情娇羞的笑道:“兰德尔殿下,我现在不是岗比斯的王太后,我只是你的女人。在你动身去德凯泽伯爵领之前,你要好好陪陪我。”

    **********************

    接下来的两个月,维克多与凯瑟琳出双入对,形影不离,出席纳维尔贵族举办的各种交际活动,游览纳维尔盆地的风景,共同度过了一段悠闲美好的时光。但维克多的心里始终存有几个疑问。

    其一、纳赫蒂加尔底蕴深厚,传承有序,其家族历史比光辉教会还要久远,谁也清楚他们知道多少秘密,又隐藏了多少秘密。这样一个家族,为什么会对贫瘠荒芜的东部联盟感兴趣?

    其二、东部联盟的巫师组织有炼金帝国的法师传承,可他们为什么不提前拿出黄金恢复药剂,非要等到7号炼金塔问世?还是说,那些巫师最近才在东部联盟发掘了一座炼金帝国遗迹?

    其三、巫师组织经营东部联盟的假面兄弟会,掌握着一股强大的武装力量,其麾下的秘法战士几乎冠绝当代。纳赫蒂加尔觊觎东部联盟是否与巫师组织有关?是否与炼金帝国遗迹有关?

    这些问题目前没有答案,但维克多已经完成了收取符文水晶的主要目的,可以预见,7号炼金塔的力量将再上一个台阶,无论对方是敌是友,他都占据了优势。

    最简单直接的方法,维克多只要不停地向东部联盟派遣炼金生物,就能把对方干趴下。

    时间站在维克多这一边,所有的疑团都可以留待后面解开。但要抓住巫师组织的尾巴,必须盯紧他们推出的贵族代言人——雷蒙.彼得。

    维克多悄悄给水银下达了一条命令:设法在雷蒙.彼得的身边打一根钉子。

    到了水之季的四月,漫天大雪如期而至,为克格斯顿城披上了银装。维克多在德凯泽伯爵府迎来了一位旧日相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