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血脉共性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多莉夫人的态度很明确,尼奥韦斯特和维克多是否会晤,由双方自行决定,她最多帮忙传一次话,绝不参与具体事务,甚至不允许双方在纳维尔的领土上公开见面。

    德凯泽伯爵领是开拓领,多莉夫人还没能完全控制领地全境,尼奥韦斯特要潜入,她管不了,维克多愿不愿意和兰特皇帝会面,她也不知情。

    目前,有条件开拓南大陆的势力包括博瑞、苏斯、兰特帝国领和岗比斯。博瑞王国的对岸有一个蛮族王国,苏斯人受到黄昏森林兽人的牵制,兰特帝国领没有实力在菲斯湖北岸建港口,唯独岗比斯实力雄厚,掌握着渡河南拓的主导权。如果博瑞或苏斯的军队进入兰特帝国领,挑战岗比斯的核心利益,战争立刻就会爆发。

    所有人都希望岗比斯与兰特帝国领和解,南拓势力能够联合起来,共同应对未知的挑战。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教会、苏斯、博瑞、纳维尔和尼奥韦斯特都表现的较为谨慎,维克多在纳维尔滞留了快一年了,尼奥韦斯特也没在他面前冒个泡。

    究其根本,岗比斯王族的核心成员感性大于理性,脑子一抽,就不按套路出牌,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干什么。西尔维娅急着提升约克家族的血脉,小辫子捏在奥古斯特的手上,当前只能选择雌伏。维克多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兰德尔家族有没有血脉高贵的继承人,鸢堡说了算。

    实际上,就算维克多不受鸢堡的钳制,他也不想搭理尼奥韦斯特。黄金团要登上时代的舞台,在菲斯湖建港是个非常好的切入点。黄金团可以借此完成由单纯的商业组织到商业军事集团的华丽转身。

    鸢堡没有明确态度,维克多就不能出面和尼奥韦斯特会晤,他准备把这件事情交给索菲娅处理。

    当务之急是回归兰德尔领,激活7号炼金塔,并与索菲娅讨论葛雷洛羊怪,以及黄金团等诸多事宜。

    维克多暂时把这个小插曲抛之脑后,专心完成手头上的工作。

    接下来的十多天,维克多勘测了德凯泽伯爵领的核心区域,共4000多平方公里的地形,并为他们重新规划水利工程和新农牧体系,然后马不停蹄前往伯爵领外围,勘察野民山寨周边的地形。

    德凯泽伯爵领有14个野民山寨,每个山寨都是一个人类宜居的定居点,可以改造成小镇村落,拱卫伯爵领的核心区域。把这些山寨全部勘测一遍,将它们的农牧规划与伯爵领核心城镇对接,维克多在纳维尔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此时已是地之季的一月初,笼罩天幕的阴霾尚未完全消散,冰雪依旧覆盖山林。维克多站在一株红杉树的树顶,眺望周围的景致。呜咽的山风裹着细碎雪粒打在枝条上沙沙作响,掠过他的身旁却温柔地滑开,连貂皮斗篷也无法吹动。

    用X-3将周围的山川走势记在脑海中,维克多跳下红杉树,从联络官恩奇诺的手中,接过羽毛笔和兽皮纸,迅速书写绘画。

    圣武士迪玛特走上前,看着维克多记录地形标识,笑说道:“这是最后一块区域,把这里搞完,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最多还有两天。”

    维克多点点头,把画好的兽皮纸交给恩奇诺,示意他再拿一块空白的兽皮纸出来。

    恩奇诺表情窘迫,嗫嚅道:“大人,这是最后一块兽皮纸……我马上去附近的山寨,再拿些兽皮纸,您在这等我一下……”

    “不行!”

    迪玛特断然摇头,严肃地说道:“风牙蛰伏了一个多月,不露半点痕迹。根据剑螳骑士的通报,它应该被困在东边的山区。可是,西边一处山寨的野民突然撤离,它附近的几处山寨报告说看到了风牙的行踪……现在,谁也不清楚,风牙是不是潜到了西部山区……总之,我们必须小心点,大家一块行动,相互保持五米的距离。”

    撤离的山寨就是战锤四号营地。维克多没想到铁锤的撤离行动导致连锁反应,战锤4号营地附近的山寨野民疑神疑鬼,纷纷向德凯泽女伯爵请求援助。德凯泽家族顺理成章地拿下西边所有的山寨,并调动佣兵和游侠前往西部领地,搜索风牙的踪迹。就连剑螳骑士团也向南边派出了一支机动力量。

    虽然还不能确定风牙潜入到德凯泽领的西部,但剑螳骑士布下的包围圈出现了漏洞,不再严密。

    可以肯定的是,风牙一个多月没有捕猎大型动物,自身状态处于最低点,急需进食,补充体力。德凯泽领到处都是斥候眼线,风牙只要敢现身,它就死定了。也正因为如此,穷途末路的豺狼人变得特别危险。

    为了安全起见,迪玛特把戴恩牧师和秘法战士全部留在德凯泽家族的城堡,只带那名三级战斗牧师同行。戴恩是高阶牧师,他不在场的情况下,三级战斗牧师将得到裁决武士的重点保护,只会更加安全。迪玛特原本想把雷诺和夏克也排除在外,但维克多坚持带上他们,迪玛特也只得作罢。

    其实,队伍里有卡里古拉这样的危险预知者,根本不需要担心风牙的威胁。无法实施突袭,风牙甚至应付不了迪玛特一个人,何况还有一个黄金阶的风行射手在旁边。

    所以大家都很放心,排成一列间距2米的队伍向附近的山寨赶去。大约走了5公里,卡里古拉突然停下脚步,站在山岗上,向东边望去。

    迪玛特举手示意队伍停止行进,扶着剑柄走到卡里古拉的身边,沉声问道:“阿卡,什么情况?”

    卡里古拉不安地说道:“我感觉……我们可能会碰到那只怪物。”

    五名骑士和两名白银阶的裁决武士立刻靠拢,把维克多、牧师和卡里古拉围在中间。迪玛特眼睛一亮,追问道:“能感觉到在什么方向吗?”

    卡里古拉看了看满脸兴奋的高阶圣武士,抬手指了下西边,迟疑地说道:“好……好像在那边。”

    “西南方向?那不是德凯泽伯爵的城镇吗?风牙怎么可能跑去送死?”迪玛特一头雾水地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看见卡里古拉缩头缩脑地样子,顿时发出一阵哄笑。

    这个胆小的家伙是想躲进德凯泽家的城堡,故意说怪物在西边。

    迪玛特摇头笑骂道:“你这家伙,居然学会耍心眼了……”

    众人笑得更大声,维克多却表情严厉,眼神森冷的问道:“阿卡,到底是那个方向?”

    卡里古拉不敢欺骗主人,耷拉脑袋,指着东边说道:“那个方向。”

    维克多沉默几秒,冷冷说道:“卡里古拉,我对你很失望。你向同伴撒谎,可能会害死许多人。无论什么原因,既然你和我们出来了,就把自己的安全交付给我们,任何欺骗和隐瞒都会失去我们对你的信任。回去之后,自己找雷诺领十鞭子,三天不准吃饭……我希望你能吸取这个教训。如果再有下次,我就丢弃你!听明白了吗?”

    卡里古拉连连点头,仿佛做错事的孩子。

    误导同伴放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非常恶劣的行径,但所有人都相信傻大个没有恶意。等维克多教训完自家的扈从,迪玛特接口说道:“如果卡里古拉的直觉没错的话,风牙应该还在剑螳骑士的包围圈附近。我估计法鲁尔他们很快就要收网了……你想不想去看看?”

    维克多狠狠地瞪了卡里古拉一眼,转头说道:“心灵直觉属于模糊预感,一个大致的方向不能帮助我们锁定豺狼人的位置。我看,还是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如果时间充裕,可以去凑凑热闹。”顿了顿,又调侃道:“风牙被逼得两个月不敢冒头,我估计剑螳骑士团这一次不会再失手了。”

    黄金阶的豺狼人给纳维尔王国制造了一些麻烦,但纳维尔人也把围捕风牙的过程利用到了极致。风牙从东边的薄雾山脉被赶到南边的德凯泽伯爵领,所过之处的野民山寨纷纷向领主投诚,纳维尔王国还招募了一大批佣兵游侠,并宣扬国王、教会和领主的名声。整个事件变成了一起骑士保护、神职者救赎、民众奉献的经典案例。

    迪玛特也笑了笑,颔首说道:“我们先去附近的山寨补给一下。”

    附近只有一座山寨,里面的野民三个月前归顺了德凯泽家族。它现在是剑螳骑士团和佣兵的一处补给站,维克多前两天也是在这座山寨里过的夜。

    队伍继续前进,翻过一道山岗,山寨已遥遥在望。维克多却发现山寨北侧27公里的树林边缘聚集了87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其中还有5名剑螳骑士。

    迪玛特运转圣力到眼睛,也只能看到87个小黑点,无法分辨他们的身份,便向维克多问道:“那边发生什么了?”

    “剑螳骑士……应该是风牙现身了。”维克多皱眉说道。

    “那畜生果然熬不住了。”迪玛特的嘴角拉出森然的笑容,转过头,挑了下眉毛说道:“怎么样?”

    神职者斩杀食人怪物能获得神恩,三名裁决武士都跃跃欲试。维克多含笑点头,说道:“既然碰到了,当然得去看看。”

    “哈哈,那还等什么?我们走!”迪玛特意气风发,抢在队伍的最前面。

    一个小时以后,维克多等人抵近树林。士兵携带的猎犬率先向他们发出狂吠,为首的剑螳骑士见到来者,欣喜地喊道:

    “迪玛特大人,兰德尔阁下,你们怎么来了?”

    “原来是斯坦利子爵。”

    迪玛特亲热地打了个招呼,解释道:“我和兰德尔阁下刚好路过,发现这里有动静,就过来看看。”

    斯坦利示意周围的同僚和士兵继续警戒,独自上前,引着维克多和迪玛特赶往事发现场,边走边说:“赞美至高主,我这边发现风牙的踪迹,刚派出信鸦通知四位殿下,两位大人就过来了。”

    迪玛特在问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昨天夜里,风牙突袭了营寨,掳走一对母子。当时天色太黑,我担心营寨出事,选择紧守,没敢带人追击。今天一早,我派斥候外出搜索,根据风牙留下的痕迹,一路追到这里,发现那个女人已经遇害了,她的婴儿失踪,应该是被风牙带进了树林,估计凶多吉少……喏,就在这。”

    一具残尸趴在树林的边缘,周围散落着被撕碎的衣物,暗红的血渍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中,显得格外刺目。

    她大约20岁的模样,是一位年轻的女子,下半身被啃食殆尽,胸部以上保持完整,左臂僵硬地悬在雪地上,向前伸直,似乎想够到什么,下唇残缺,黯淡的眼眸流下两道血泪,惨白的脸上却定格着一个鼓励的微笑。

    维克多见过豺狼人,见过食人魔,见过熊首地精,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被怪物残害的人类。他亲手杀过怪物,也杀过敌人,自以为见惯了生死,而眼前悲惨的一幕给他的内心造成从未有过的冲击。

    权利源于责任,责任来自能力,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神职者视信徒为羔羊,领主视民众为财富。撇开身份的差异,见到同类被怪物残杀,弱小者惊惧惶恐,强大者愤怒欲狂。

    正因为强大,维克多能够清晰地还原事情的经过。豺狼人把婴儿丢在受害者的前面,然后像给猎物去毛一样,撕开她的衣服,踩着她的后背,从脚部开始吃起。剧烈的疼痛让年轻女子嘶声惨叫,拼命挣扎,在雪地上留下抓刨的痕迹。孩子吓得哇哇大哭,一次次的向母亲爬过来,一次次的被豺狼人踢开。知道自己和孩子难以幸免,年轻的母亲强忍疼痛,咬破了嘴唇,咬断了牙齿,眼眶崩裂,留下血泪,脸上露出鼓励的微笑,伸直手臂,想最后一次触摸抚慰受到惊吓的孩子。

    豺狼人风牙当着一个婴儿的面,吃了他的母亲!

    正因为强大,维克多清晰地感受到受害者的痛苦与绝望,感受到母爱的深沉,感受到怪物的残忍。越强大就越强烈,复杂而强烈的情绪在他内心深处酝酿,力量从体内源源不断地涌出,以至于,他不愿意X-3让自己冷静下来。

    “是活吃!”

    高阶圣武士的脸色阴沉凝重,说道:“风牙捕杀大型猎物肯定会留下痕迹,猎杀成年人也一样会暴露。它选择突袭人类营地,掳走一对母子,故意引我们找到这里,看见它活吃了一个人,并带走幼儿……这是挑衅!它想激怒我们,把剑螳骑士团的强者调动过来......只要一次突围成功,它就能凭着速度,逃出去!”

    “呵呵呵,风牙打算在这片树林里和我们拼命。”

    “大人目光如炬,我……”

    卡里古拉突然冲出去,对着树林深处发出一声咆哮,滚滚声浪震耳欲聋,饱含雷霆般的愤怒,让鸟群惊飞,走兽奔逃,树枝上的积雪簌簌而落。

    这是复仇的怒吼,必杀的宣言。

    悲伤、愤怒、复仇、猎杀……维克多明悟到:复仇与猎杀就是人类血脉和精灵血脉的共同点。

    心灵如主宰,血脉为法则,主宰调动法则,实现自身的愿望。X-3将复仇和猎杀设为首要任务,不再控制主体的情绪波动,强烈的愿望推动血脉融合,维克多的精神力量、血脉力量打破零界点,让他的身体、灵魂,以及X-3都发生了蜕变。

    “嘿,卡里古拉,别激动。风牙就是想让我们进去和它决一死战……等剑螳骑士团围过来,我们一块进树林,有你帮我们领路,我保证它这次死……”

    斯坦利子爵听说过卡里古拉的名声,便出言相劝,希望卡里古拉能一起行动。身后不远处,火元素的强烈波动让纳维尔的大骑士猛然回头,见到兰德尔子爵正半跪在地上,伸手合上受害者的眼睛。

    “我对我的生母没有印象……也是第一次见到被豺狼人残杀的人类母亲。”维克多抬起头,平静地说道:“牧师,请替这位母亲祈祷。”

    三级战斗牧师楞楞地看着维克多的眼眸,直到迪玛特推了他,才醒悟过来,走到遇害者的跟前,虚画圣徽,吟道:“可怜的灵魂,愿你在主的神国得享安宁。”

    迪玛特小心翼翼地说道:“维克多,你……”

    “风牙激怒我了,我要亲手宰了它。”维克多点点头,扯掉披风,对雷诺吩咐道:“给我准备武器。”

    雷诺立刻从身上取下鹰翼弓,解开弓身皮带,重新装扣蛛丝弓弦。维克多检查两把精金长剑,任由夏克将两筒箭囊和战术皮包挂在身上,再接过雷诺手中的鹰翼弓,虚拉了一把,满意点头,然后示意卡里古拉过来。

    卡里古拉走到主人的面前,单膝跪地。维克多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阿卡,这次机会就让给我了。”

    维克多回过头,对剑螳骑士团的大骑士说道:“斯坦利阁下,西尔维娅殿下曾经和我说过,‘凡断我骑士之路者,皆为死敌!’请阁下把我的意志转告给纳维尔的五位殿下……我若有成,必有厚报!”

    此时,维克多黝黑的眼眸金光流转,璀璨、高贵、无法直视,有如神邸般威严。

    斯坦利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低下头,毕恭毕敬地说道:“如你所愿,尊贵的兰德尔殿下。”

    ****************************

    维克多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斯坦利凑到迪玛特的身边,低声问道:“大人,您看兰德尔殿下是不是传说中的太阳精灵?”

    迪玛特表情严峻地摇了摇头,说道:“文献记载,剑圣德拉文的眼眸是暗金色,头发是金色。维克多还差了一点,但他无疑踏出了最关键的一步。等他出来,应该……不,肯定会向太阳精灵的血脉转变。”

    “大人,风牙不好对付……万一,兰德尔殿下出了意外,您看该怎么办啊?”斯坦利忐忑不安的问道。

    迪玛特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不怕死,你就带人进去……给我纸和笔。”

    斯坦利嘿嘿一笑,示意侍从拿出信笺和鹅毛笔交给迪玛特。

    圣堂武士副统领想了想,提笔写道:

    光辉历7571年1月3日,豺狼人风牙于德凯泽伯爵领东部山区残杀一对山民母子。维克多.温.兰德尔殿下大怒,眼眸呈现金色光辉,独自进入山林,誓要猎杀风牙,为受难者复仇。

    “把这封信传抄各大教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