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磨练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纳维尔的混交林环境奇特,地形复杂。针叶木高大笔直,树与树的间距较大;落叶木树干粗矮,树冠相连。两者混杂生长,树林时而稀疏,时而浓密,构成空间与光线的多样变化。此时,冰雪覆盖大地,树林里色块斑斓,动物的足印穿过洁白的积雪层,迈入树木下方的黑土地便隐没了痕迹。

    在这种环境下,追踪猎物困难,误导猎手简单。若是猎手被误导,双方的角色立刻发生转换。

    准确的说,猎手也是猎物,猎物也是猎手。

    维克多踩着一株红杉树的枝条,利用树冠和积雪遮蔽身形,眼睛半阖,呼吸若有若无,整个人都处于生命潜藏的隐身状态,生机收敛如同死物,精神活跃,感知敏锐,对方圆5公里内的细微动静都了如指掌。

    他并没有被愤怒的情绪冲昏头脑,而是先冷静地分析考量所有已知因素,制定最有效的战术,最终实现猎杀风牙的目的。

    风牙的名气很大,经常在黄昏森林袭击人类军队,曾经杀死过一名大骑士和一名白银阶的裁决武士。苏斯王国的士兵和神职者多次目击风牙战斗的过程,教会专门为它编订档案,将其列为游侠的顶级任务目标。纳维尔王国、苏斯王国和教会对风牙的悬赏总金额超过290000金索尔。

    维克多没见过这头大名鼎鼎的黄金阶豺狼人,但通过圣武士迪玛特之口,对它已经有了较详细的了解。

    风牙是一头深度凶暴化的雄性豺狼人,掌握三种超凡天赋,分别是野性直觉、嗜血和风行。

    任何超凡天赋都有自身的基础,生物觉醒血脉天赋是一个渐近的过程。就拿豺狼人的嗜血来说,它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提升豺狼人的力量和速度,心智狂乱,不计后果,削弱疼痛感受,并免疫对死亡的恐惧。嗜血天赋的等级越高,效果就越强烈,最高能提升六成的力量和速度。

    这么大的力量增幅需要一个强壮的身体和较高的精神属性做支撑。维克多在人马丘陵第一次遭遇豺狼人,亲眼目睹了豺狼人首领被刺穿心脏,依然能向埃斯克里骑士发起反击。

    所以,嗜血天赋的前置是足以承受严重伤害的生命强韧和能够控制力量与速度增幅的精神属性。

    风牙明显比人马丘陵的豺狼人首领强大的多,除了更高等级的嗜血,它还拥有风行天赋。

    风行天赋的前置是超凡感知,豺狼人天生感知敏锐,具备夜视、灵敏嗅觉和超强听力。风牙掌握了豺狼人的风行天赋,说明它与生俱来的的感官都超越了普通豺狼人的极限。

    而且,豺狼人的风行可以让风元素灌注自身,减轻体重,具有空中变向的能力。维克多手刃的风行豺狼人就在半空中改变方向,躲开妮可的横斩。

    这种能力的实战价值毋庸置疑,用来回避追踪也非常有用。比如,根据风牙留下的足印,明明应该朝正前方20米左右搜索,它在空中一个变向,落到其他位置,之前留下的足印反而误导了追踪者。

    相比嗜血和风行,最让维克多头疼的是风牙的野性直觉。

    智慧生物的野性直觉包含两个方面,危险预知和战斗直觉。

    危险预知属于模糊预感,维克多决心杀死风牙,从他进入这片树林开始,风牙就大致掌握了他的方向,双方靠的越近,感知就越清晰。这就意味着,风牙可以提前锁定维克多的位置。

    战斗直觉是在战斗中的预判,往往能够抓住对手的漏洞,一击致命,或者以弱胜强,反败为胜。纳尔森曾经凭借战斗直觉,斩杀了一名比他强大的撒桑骑士。风牙的空中变向配合战斗直觉,相得益彰,如虎添翼,使它的攻击和闪避都难以预测。

    不过,风牙的天赋也有自身的短板。嗜血不具备提升防御的效果,也没有元素抗性,维克多的苍蓝之刃可以将它一剑两段,即便它的生命力再强韧也没用。另外,嗜血有时间限制,一旦超过极限,风牙将陷入虚弱状态。

    其次,豺狼人的风行不能把风元素附着在物体上,因此风牙不会选择使用武器装备,这就决定了它最强大的攻击手段是近身肉搏。

    综合所有的因素,风牙是一个高攻低防、高感知、高敏捷、生命强韧的豺狼人,擅长潜行、伏击和徒手战斗。

    事实上,风牙击杀苏斯王国的大骑士就是先用野性直觉预判对手的位置,再无声无息地潜行到目标附近,趁其不备,一爪击穿对手的心脏,然后迅速逃入黄昏森林。那名半元素化的大骑士没能撑到高阶牧师的援助,最终不幸陨落。

    风牙在力量上肯定碾压维克多,速度也占优势,如果它采取伏击战术,成功击杀维克多的可能性非常高。但维克多最强的手段是远程攻击,他的生命潜藏能够屏蔽野性直觉,在对手的感知中形成隐身。

    伏击也是他最擅长的战术。

    现在最关键的是,如何把风牙引入鹰翼弓的射程之内,并先一步锁定它的具体位置?

    X-3将方圆3000米的各种声音进行区分和筛选,标注出空气摩擦树枝的声响和动物移动觅食的声音。维克多的脑海中构成了一幅由不同声源组成的全息地图,可他始终没能监测到异常动静。

    对了,我现在处于“隐身”状态,风牙不确定我的位置,它疑神疑鬼,选择蛰伏……我找不到它,必须让它主动找过来……维克多退出生命潜藏,抽出一支羽箭,张开鹰翼弓,瞄准不远处空地上的一只动物,将精金箭矢射了出去。

    那是一只野熊,卡里古拉先前的怒吼将它从冬眠中惊醒,慌乱过后,难耐腹中饥火,正刨开积雪,搜寻可以食用的植物块茎和藏身雪下的小兽,却没想到祸从天降,被一支附着青黑气流的羽箭射穿头骨,空气乱流在颅内炸裂,搅烂脑浆,它哼都没哼一声,瘫倒在雪地上,直接毙命。

    维克多再次进入生命潜藏,由于刚刚射杀野熊的动静不大,X-3轻易修正了音源地图。山风吹拂树林的呼号一成不变,动物群落却悄然发生了变化。野熊的鲜血吸引众多掠食者的注意,它们朝气味的源头靠近,引起森林居民的骚动。X-3分辨出狼群、山猫、林獾、胡狼和蛇头鹫,并把它们的声音特征列入新的音源地图。

    没过多久,狼群击败了其他掠食者,围着熊尸大快朵颐。维克多站在树梢上,耐心等候,很快就发现了一丝异样。

    西南方向,1123米外,一群猿猴突然没了动静,紧接着,893米外,林鹿群的声音戛然而止,674米外,树洞里的一窝松鼠停止活动。然而,维克多没有听到其他的声音。

    野兽没有必要,也没有能力瞒过维克多的听觉,无声无息地在树林里穿行。

    肯定是风牙!

    森林居民无法听到风牙移动的声音,等看到豺狼人的时候,双方已经靠的太近,它们不敢发出警报,陷入僵直的静默。

    X-3构建的声源全息地图是平衡的声音警戒系统,风牙超强的潜行能力反而暴露它的踪迹,就好像朝平静的水面投入石子,泛起的涟漪立刻引起维克多注意。他在脑海中迅速勾勒风牙的潜行速度和移动轨迹,并根据声源信号的变化进行预判验证,经过细微调整和计算,得出一个模糊的位置。

    不过,声源全息地图有许多空白区域,当风牙进入空白区域,维克多就失去了对它的追踪,只能划出一个大概的潜伏范围。至于风牙有没有移动,朝什么方向移动?维克多都无从得知。可以肯定的是,风牙就藏在熊尸周围树林里,暗中窥视。

    维克多和风牙都知道彼此就在附近,但都不知道对手具体的位置。

    现在,比的是耐心,谁先暴露,谁就输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云层后面的太阳向西偏移,光线变化,森林渐渐黯淡,维克多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

    维持生命潜藏状态必须保持静止,维克多只要移动,风牙立刻就能锁定他的位置。而风牙转移位置,维克多很难察觉。虽然维克多有昏暗视觉天赋,但还比不上风牙的夜视能力,拖到无光的夜晚,维克多的超凡视觉和射击精度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反而对风牙更有利。

    从风牙突袭人类营寨,掳走山民母子,故意挑衅激怒追捕者的行为看,它对人类骑士非常了解,同时也说明它已经被剑螳骑士团逼到绝境,不得不破釜沉舟,反戈一击……剑螳骑士明显有手段能锁定风牙的大致方位,而风牙也能感知到危险的来源。它是以自身为诱饵,吸引剑螳骑士包围这片森林,缩小包围圈。如果它能顺利突破剑螳骑士的围堵,就能凭借自身的速度,甩掉最有威胁的黄金骑士,假如突围失败,它也可以借助地形多杀几个剑螳骑士……那么,对风牙而言,逃生和反击这两个选项,谁的优先权更大一些?

    风牙在纳维尔肆虐了一年多,总共杀伤800多名人类,但它袭击的频率呈直线下降。除了这一次夜袭山寨,近几个月,甚至没有第二起风牙袭击人类的案例。这说明风牙对人类的仇恨已经减弱,它主要是在逃命。

    黄金骑士的元素感知能察觉到风牙的嗜血天赋,而嗜血结束会导致身体虚弱。它如果想逃命,就不能在白天使用嗜血,到了夜晚,就不再有这种限制……夜晚的森林才是风牙的主场!

    我现在用弓箭先发制人的可能性很低,近身接敌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我近身作战对风牙的威胁较低,它对我使用嗜血的可能性不大……假设风牙不用嗜血,它和我的力量,以及速度差距并不会太大。我身上有双头龙蜥皮甲,再加上涌动天赋带来的坚韧效果,应该能抵挡一次突袭伤害……我有2米范围的盲感,风牙不用嗜血提升速度,不可能成功偷袭我!另外,我的天启能最大限度发挥所有的天赋能力和战技,可以对偷袭失败的风牙形成反杀!

    维克多分析黄金豺狼人的心态,又衡量自身的能力,决定冒险诱杀对手。

    连续射杀了几只野狼,狼群仓皇逃入森林,解除“隐身”的维克多把鹰翼弓挂在树枝上,从树梢滑落地面,抽出腰间的两柄精金长剑,将蚺皮剑鞘插在地上,朝野熊的残尸走去。

    熊尸被狼群啃得残缺不全,浓郁的血腥味向四周弥漫,维克多的战靴落在积雪上,踩出死一般的静寂,仿佛这片区域里只有他一个活物。维克多心里很清楚,黑暗的森林里,豺狼人正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而自己不知道风牙藏身于何处,但它肯定会出现在自己的背后。

    轻风环绕身体,维克多手持两把精金长剑,不紧不慢地走进阔叶林,X-3记录这里的每一株树木,每一丛荆棘,每一块石头,他就算闭着眼睛也能在树林里全速奔跑,辗转腾挪。

    风牙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但它会以为树林环境对自己更有利。

    维克多了解风牙,风牙却不了解自己对手,这就是优势!

    黄金阶的豺狼人比想象中的还要谨慎,且富有耐心。维克多在树林了转了一圈,它始终没有主动偷袭,或采取任何误导性的试探,只有代表死亡的安静一点一点地压迫对手的心灵。

    维克多心无杂念,持着双剑向落叶林外的空地走去,当他的战靴再次踏上积雪,精金长剑的剑身映出一团模糊的影子从身后的树冠上无声飘落。

    就是现在——天启!

    魂火猛烈燃烧,精神力量瞬间提升一个层次,深邃黝黑的眼眸染成金黄,盲感区域扩张到3.6米,时间流速仿佛被扭曲减缓,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慢镜头,所有细节都毫无遗漏地呈现在脑海中。

    环绕身体的轻风转为青黑色的气流,倒跃、转身、急刺,那团飘落的黑影就像一卷定格的画面在维克多的眼前徐徐翻开。

    它体型瘦长,线条流畅,脖子上顶着一个土狼的脑袋,眼皮半阖,只留一条缝隙,里面是绿油油的眼眸,透出狡诈与残忍,气流环绕的黑色鬃毛蓬松张扬,犹如死神的斗篷,浸透黑泥的双爪仿佛抓着一片阴影,双腿蜷曲,腿部的肌肉就像蓄力的弹簧,只要落在地面,就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向猎物扑去,用双爪击碎猎物的脑袋。

    可是,它现在正处于无处借力的半空,蓝光环绕的长剑当胸搠了过来。

    苍蓝之刃!

    维克多触发天启的一刹那,风牙就知道自己落入对手布下的陷阱,由猎手变成了猎物。野性直觉告诉它,只要被蓝光流转的长剑刺中,必定落败身死,绝无幸存的可能。

    在死亡恐怖的刺激下,风牙调动全部的潜能,身体内外的风元素极速流转,改飘落为横移,间不容发地避开穿胸一剑,肌肉鼓涨,双眼赤红,脚爪猛地踏向树干,要用嗜血之力反噬对手。

    风牙的反应快到极点,应变妙到巅毫,充分体现了一个黄金阶豺狼人的强大实力。

    一道凭空出现的犀利风刃撞在风牙的身上,与它的风行相互抵冲,瞬间引发的气流紊乱迟滞了豺狼人的动作。维克多与风牙身形交错,互换位置的间隙,狂风环绕的左手精金剑掠过豺狼人的肋下。

    苍青之月!疾风剑!

    咔嚓……两人合抱的树干被踩出一个凹坑,风牙借助这股力量,朝空地的方向飚射,三个眨眼就没入针叶林带。转瞬间,豺狼人瘦长的身影消失在莽莽森林中,空地的积雪上只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笔直血迹。

    维克多站在原地,没有追击,身负重伤的豺狼人能有这样的速度让他颇为惊讶。但无论风牙逃命的速度有多快,他都有多种手段将其击杀。

    第一次机会,他击伤风牙的杀手锏是疾风剑而不是苍蓝之刃,如果他刚刚的左手剑也是苍蓝之刃,风牙已经被虚空风元素透入身体,切碎内脏,导致重伤濒死。

    第二次机会,风牙逃窜的时候,右手剑的苍蓝之刃积蓄了足够的力量,能破空击中它的后背,造成更大的伤害。

    第三次机会,风牙的腰肋被疾风剑切开,维克多有绝对的把握,在它逃入针叶林之前,追上去,杀死它。

    维克多故意放走了风牙。

    战斗的过程非常短暂,其中的凶险却惊心动魄,包含智慧、意志、心理、力量、速度、技巧、天赋等各方面的交锋。

    生命充满矛盾,既顽强又脆弱。真正的战斗,不存在左丢一个技能,右用一个天赋,而是要把所有的能力糅合在一起,瞬间爆发,生死胜负只存一线。但决胜过程却把生命提升到浓烈的高峰,压榨自身全部的潜能。

    维克多决心独自猎杀风牙的那一刻起,血脉和X-3都发生了改变,沉睡的人类血脉被激活,X-3不再自动修正情绪变化。维克多与风牙短兵相接,真实感受到了死亡的大恐怖,而他的意志却游离在情绪之外,就好像心灵主宰唤醒存于血脉深处的能力,以应对自身毁灭的挑战和猎杀强敌的需要。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受。

    维克多的心灵血脉秘法通过生死寂灭的状态,模拟身体世界毁灭,唤醒心灵主宰,激活沉眠的血脉天赋,但缺少一个明确的方向。

    血脉对应法则,人类或精灵的血脉都蕴含着多种法则,没有方向,那到底该激活那些法则?这些法则是冲突,还是兼容?又该如何协调?

    精灵是长生种,人类是短生种,维克多一个不小心,激活的血脉天赋让他每天沉睡二十个小时,或者只能吃草,那玩笑就开大了。

    这一次,维克多以猎杀风牙为最终目的,X-3建立任务,协调、激活并运用各种血脉天赋,人类和精灵的血脉法则不会产生冲突,反而相互交融。

    简单的说,就是让自己变得更聪明,身体更强韧,体能更充沛,感知更敏锐,直觉更准确。

    维克多甚至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可以在行动中保持生命潜藏的状态。但是,仅一次交锋显然是不够的,他还需要经历更多次的磨练,才有可能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风牙就是他的磨刀石。

    维克多走到野狼尸体面前,用长剑割下一块鲜血淋漓的腿肉,强忍恶心,放入嘴中咀嚼,慢慢品味其中的甘甜。

    这也是为了猎杀风牙所需要的磨练,而追猎游戏才刚刚开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