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传奇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二十五天后,克格斯顿城,磐石堡。

    雷克斯高踞王座,表情深沉严肃,目光没有焦点,佩戴顶级元素水晶戒指的左手食指轻轻敲打紫金扶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国王陛下此时正在思考。

    在宫相沃勒尔特侯爵的印象中,雷克斯国王粗豪武勇,不拘礼节,同时也极具谋略,只是他强势内敛,善于听取属下的意见,往往让封臣先充分发表自己的建议,暗中加以引导,最后才做出决断。他不仅是强大的黄金骑士,也是深受纳维尔子民爱戴的国王,更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

    雷克斯只有在承受巨大压力的情况下,才会当着封臣的面露出深思的表情。

    沃勒尔特侯爵并不觉得奇怪,因为问题的根源是维克多.温.兰德尔殿下。

    人类国度每出现一位新殿下都是一件大事,有可能改变一个王国的政治格局。按照惯例,教会负责把新晋殿下的身份通报给诸王国。但对于大领主而言,别国的殿下对本国的影响力十分有限,只要送上一份贺礼就算尽到了礼节。唯有神灵骑士才能引起各大势力的高度重视。

    太阳精灵同样受人瞩目。

    圣堂武士副统领把兰德尔子爵即将变异为太阳精灵血脉的消息通报给各大教区。短短十天,磐石堡就接到了所有皇族、王族发来的询问函。磐石堡感到为难的是,兰德尔子爵在纳维尔晋升殿下,他本人却不是纳维尔的贵族。如何回复诸王室的询问,该透露多少消息,应当征求兰德尔殿下的意见,但磐石堡现在没办法和兰德尔殿下进行沟通,只能在回信中含糊其辞。

    应付诸国王室的询问和刺探还不是最棘手的问题。磐石堡目前难以确保兰德尔殿下的人身安全,如果他在同风牙的厮杀中不幸遇难,纳维尔立刻会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雷克斯家族作为邀请兰德尔殿下出访纳维尔王国的主人,该如何向岗比斯王室和西尔维娅解释?就连克莱门特冕下恐怕都会受到牵连。假如克莱门特因此遭到政敌的攻讦,被拉下教宗的宝座,将对纳维尔的中央王国战略造成无可挽回的影响。

    雷克斯拍了拍王座的紫金扶手,琥珀色双眸环顾大厅内的众人,开口说道:“蔷薇女王通过教会,向所有殿下发出正式照会,不允许任何人干涉兰德尔殿下的狩猎,否则就别怪她不讲规则!呵呵,神灵骑士与初代教皇的地位相当,如果他们下定决心无视光辉法典,教会只会先试着装聋作哑。”

    “兰德尔殿下狩猎风牙,也有可能遭遇不测……我不确定这是不是西尔维娅的真实想法,特地给她写了一封私信,但她没有给出任何回应。”

    雷克斯摸了摸下颌的胡须,龇牙说道:“岗比斯的摄政王倒是向我们提出正式请求,鸢堡希望我们尽量保证兰德尔殿下的安全,确认他的行踪。如果2个月之后,兰德尔殿下还没完成狩猎,鸢堡要求磐石堡出面干预,并召他回岗比斯。”

    “西尔维娅和鸢堡的意见完全相左,你们说岗比斯人到底想干什么?”

    宫廷学者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片刻后,沃勒尔特宫相站出来说道:“蔷薇女王显然不在乎兰德尔殿下的人身安全,她更看重自己的伴侣能否晋升太阳精灵血脉。而奥古斯特家族作为兰德尔殿下的封君,有保护封臣的义务。无论从那个角度来说,鸢堡的照会都无可指责。”

    “我们能理解西尔维娅的急切,也能理解鸢堡作为封君的立场……冠冕堂皇的要求可以用冠冕堂皇的理由应付,而神灵骑士的警告绝对不是开玩笑……事实上,我们可以干涉兰德尔殿下的狩猎进程,但无法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他和风牙的速度太快,战斗太激烈,多次近身缠斗。剑螳骑士团很难跟上他们,也无法对兰德尔殿下展开及时救援。”

    雷克斯目光闪烁了一下,问道:“你们的意思是,遵照西尔维娅的要求,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

    沃勒尔特侯爵鞠躬说道:“是的。”

    雷克斯点点头,转而对身旁的王后问道:“亲爱的,你有什么看法?”

    莎蒂娅举起团扇遮住娇艳红唇,紫色眼眸微微转动,轻笑一声,说道:“埃莱亚诺家族热衷于研究骑士血脉,月精灵血脉更是苏斯王族关注的重点。众所周知,风语月精灵是狂风骑士的源头。风系黄金血脉强大,但善变,是最难维系的骑士血脉。因此,铁山女皇选择为巴塞留斯家族留下神灵骑士的血脉,而不是剑圣德拉文的风系血脉。铁山帝国皇室得以延续3000多年,巴塞留斯家族至今都是黄金血脉。铁山帝国的四大后族虽然源自剑圣德拉文的风系黄金血脉,如今都已没落,其中的两个家族甚至消亡。”

    “岗比斯王国正在构建王族后族的政治格局……说实话,我不认为约克家族的血脉能够担任岗比斯的后族……西尔维娅准备效仿薇罗蒂卡女皇,替约克家族留下神灵骑士的黄金血脉。可是,维克多失败了怎么办?”

    “兰德尔殿下与豺狼人争斗,不幸陨落的可能性暂且搁置。月精灵血脉与骑士血脉不同,它具有血脉不稳定的退化现象。兰德尔殿下目前呈现金眼特征,但距离金发金眼的稳定形态还有一段时间。也就是说,即便他斩杀了风牙,依然有可能退化到风语月精灵。”

    “尽管风语射手是黄金血脉,却不能让西尔维娅受孕,但他有较低几率和白银阶的怒涛女骑士诞下后代。维克多的情人翠丝莉就是一位怒涛骑士,他的另一位情人菲妮克丝甚至有冲击元素海的潜力。奥古斯特的选择就更多了……罗兰长公主和索菲娅.温布尔顿女侯爵肯定能孕育风语射手的子嗣。”

    “兰德尔殿下可能会在岗比斯留下两支血脉,一支在鸢堡,一支在金水城。按照纹章学的联姻原则,三代之后,这两支风系黄金血脉可以相互通婚,确保血脉的纯净和稳定。岗比斯凭借黄金血脉,足以演变成一个千年帝国。”

    “就算约克家族的高阶女骑士没能和维克多生育子女,金水城也可以通过王族后族互换子嗣,从鸢堡汲取黄金血脉。但无论是哪种状况,三代之内,约克家族和鸢堡都需要用白银血脉的女见习骑士维护风系黄金血脉的纯净。奥古斯特家的嫡系贵女将做出巨大牺牲……凭这一点,蔷薇庄园就得向鸢堡俯首称臣。”

    “蔷薇庄园与鸢堡的意见相互矛盾,恰恰体现西尔维娅矛盾的心情。”紫眼王后放下团扇,红唇轻启,自信地说道:“我可以肯定西尔维娅绝不希望她的小情人出现意外!如果维克多陨落在纳维尔,磐石堡和克莱门特冕下的处境都会非常被动。至于,维克多能否晋升太阳精灵,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影响。实际上,岗比斯少了一位强大的太阳精灵同样符合纳维尔的利益。”

    “鸢堡给兰德尔殿下定了一个半月的期限,他追猎风牙的时间拖得越长,承受的风险就越大。我建议,尊重鸢堡要求,让剑螳骑士加入兰德尔殿下的狩猎行动!”

    王后的建言与宫廷学者的看法相悖,雷克斯摇了摇头,笑道:“你们啊……为什么忽略最重要的人物?你们难道没看出来,西尔维娅的公开宣言其实都是维克多堂弟的意志吗?”

    莎蒂娅轻蹙柳眉,迟疑说道:“风牙不是普通的怪物,它有能力杀死你的维克多堂弟。”

    雷克斯与坐在下首的法鲁尔侯爵交换了眼神。剑螳骑士团团长心领神会,站起身,挥了挥手,说道:“宫相大人留下,其他人都退出去。”

    磐石堡学者纷纷起身,和侍卫一道离开了会议室。雷克斯拿起桌上的金铃摇了摇,片刻后,一名身穿棕色长袍的神秘人独自从暗门走进会议室,并向国王和王后鞠躬致意。

    神秘人的脸上带着白银面具,未系腰带,全身上下都被宽松的长袍遮得严严实实,连性别特征也不显现。他的装束可以避免被沃勒尔特侯爵的窥破身份,却瞒不过高阶骑士的眼睛。

    莎蒂娅王后惊讶地问道:“黑狐?你怎么回磐石堡了?剑螳骑士现在怎么跟踪兰德尔殿下和风牙?”

    神秘人代号黑狐,是雷克斯家族豢养的巫师。他的巫术能力可以回溯过往,剑螳骑士团正是依靠黑狐才牢牢抓住风牙的尾巴。

    雷克斯含糊地解释道:“黑狐在德凯泽伯爵领受了伤,是我命令剑螳骑士把他带回来养伤的。”

    法鲁尔侯爵面对王后,说道:“陛下,黑狐离开德凯泽伯爵领,剑螳骑士团于三天前跟丢了兰德尔殿下和风牙。我这次回来,就是请黑狐先查看一下他们的位置和状况。然后,再把他带回山区,继续追踪风牙。”

    雷克斯挥手打断法鲁尔的话语,说道:“好了,让我们看看维克多堂弟和风牙最近的战况。”

    法鲁尔从腰兜里取出一个小皮袋递给巫师,对方却如避蛇蝎,向后退开半步,仿佛皮袋里藏着致命的危险。

    “放心,这里面是剑螳骑士在德凯泽伯爵领东侧山谷找到的风牙鬃毛,经过仔细清理,保证里面没有属于兰德尔殿下的物品,或血液……事实上,根据现场的勘测,我们确信兰德尔殿下在最近的这次战斗中没有受伤。”

    黑狐这才接过皮袋,握在左手的手心里,然后伸出右掌,蓝色和绿色的符文自虚空浮现,交替旋转,组成玄奥的圆形图案,空气中的水汽不断汇聚,渐渐变成了一幅水幕。

    纳维尔的国王、王后、宫相和军务大臣目不转睛地盯着水幕。随着符文圆圈的转动,水幕呈现出清晰的景象。

    那是夜晚的山谷,银月黯淡,河水潺潺,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谷口,越走越近,正是兰德尔子爵。他手持两把精金长剑,脚步轻灵,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紧凑有力的连贯性,却又给人一种轻松闲适的感觉,身上的双头龙蜥皮甲有三处破口,分别位于胸口、肋下和腹部。透过皮甲破口,可以看见几道淡淡的伤痕。然后,他停住了脚步,俊美绝伦的面庞露出戏谑的笑容,黝黑的眼眸外有一圈暗金光泽在环绕涌动。

    沃勒尔特侯爵不安地双手抱胸,隔着水幕,他竟然产生了被兰德尔子爵洞悉所有秘密的错觉,并感到一阵发自内心的冰冷,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冻结。

    水幕画面陡然发大,兰德尔子爵挑了下细长的眉毛,身上亮起幽蓝的流光,便消失地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飞速倒退的景色。

    画面变换的速度太快,水幕一片模糊,沃勒尔特侯爵看的头晕眼花,烦躁恶心,忍不住想要呕吐。

    “黑狐停止吧。”

    蓝绿色的符文圈慢慢停止消散,水幕猛地化作一团白色水雾在室内蔓延。黑狐放下悬空的右臂,微微鞠躬,退到会议室的角落里。

    “老狗,好一点了吗?”雷克斯国王关切地问道。

    沃勒尔特侯爵喘息了一会,苦笑着点点头。雷克斯把目光投向黑狐,问道:“风牙的鬃毛能让你回溯多长时间?”

    黑狐伸出四个手指头,又翻转手背,表示能回溯前后四天。

    雷克斯笑道:“看来你恢复的不错,下去准备准备,等我这边结束,我们一起去追踪风牙。”

    黑狐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走进会议室的侧门。等他的脚步声消失,法鲁尔侯爵开口说道:“我来解释一下,刚刚的景象是风牙的视野和感受。”

    “当时的山谷非常黑暗,图形清晰是由于风牙的夜视能力。这头畜生精通潜行匿迹,除非它故意暴露痕迹,否则正常的手段几乎不可能在夜晚追踪到它。而兰德尔子爵直接找到了它的藏身处。这说明什么?”

    沃勒尔特侯爵沉吟着说道:“我听说风语射手能探查几公里外的景象……”

    “没这么简单。”

    莎蒂娅王后神情凝重,缓缓摇头,说道:“兰德尔殿下用风语寻找豺狼人,那他怎么知道风牙就躲在那片山谷里?如果用风语一点一点地搜索,他的精力根本不够消耗的。我看到兰德尔殿下精神饱满,全身都洋溢着强大的力量,连黄金阶豺狼人都为之颤栗。而且,风牙具备危险直觉,从它逃窜的表现来看,不像是为了伏击兰德尔子爵,故意留下了痕迹,而是单纯的躲藏……兰德尔殿下为什么能准确地找到故意潜伏的黄金阶豺狼人?”

    雷克斯叹了口气,说道:“我想到的是图尔南斯和卡里古拉的心灵直觉。”

    沃勒尔特宫相喃喃说道:“怎么可能是心灵直觉?剑圣德拉文都没有这种能力啊……”

    “我们对太阳精灵的了解太少,德拉文陛下没有不代表维克多堂弟没有。”

    雷克斯顿了顿,继续说道:“两人的时代背景不同,所处环境不同,成长经历不同,觉醒不同的太阳精灵天赋也符合情理。刚刚,我看到维克多运用虚空风元素躲避风牙的进攻,这可是德拉文都不具备的能力。”

    “维克多与德拉文的天赋差异可以放在以后探讨。”

    法鲁尔侯爵接口说道:“他闪避的速度快到风牙用眼睛都无法捕捉。风牙逃命的时候,选择直面兰德尔殿下,它为什么不掉头逃窜?只有一种可能,野性直觉告诉它,背对着兰德尔殿下就会死!这是维克多的意志给风牙留下的直觉印象......他逼迫风牙和自己战斗!实际上,兰德尔殿下再一次放跑了风牙,只割下了它的一缕鬃毛……”

    说到这里,法鲁尔侯爵停顿了几秒,沉声说道:“风牙不再对兰德尔殿下构成威胁,维克多随时可以找到它、杀死它!他现在是一位传奇殿下。”

    一位能够和黄金阶豺狼人近战,且具有心灵直觉和风语天赋的传奇射手?!

    会议室内陷入了一片寂静,沃勒尔特宫相低着头,思索许久,声音沙哑的说道:“兰德尔殿下为什么不了结风牙的性命?”

    雷克斯国王看了老侯爵一眼,淡淡说道:“你被吓到了?我也被吓到了……我可以告诉你,风牙至少伏击了维克多三次,但每一次都是正面进攻,每一次都失败了。如果它能从背后偷袭维克多,那怕只有一次,维克多已经死了。可是,风牙做不到,维克多没给它任何机会。维克多自始至终都能控制战斗的节奏,他在战斗中变得越来越强大,即便直面嗜血的风牙也存有余力。”

    “你猜得没错,维克多在利用风牙提升自己的实力,他新觉醒的血脉天赋尚未稳定,如果有人介入他的狩猎,可能会导致他的血脉天赋退化。但我可以保证,无论那个人是谁,他都会取代风牙的位置,成为维克多猎杀的目标。所以,不要有莫名其妙的念头……你说,维克多堂弟成功踏足传奇强者的行列,对纳维尔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沃勒尔特想了想,笑呵呵地说道:“有益无害!”

    “有益无害……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雷克斯点点头,笑道:“光辉骑士团支持的北方帝国和枢机院支持的南方帝国相互制衡,而我们的地缘优势决定了纳维尔中央王国的格局……好吧,准备国王车驾和20万金索尔的悬赏,我要第一时间向维克多堂弟表示祝贺。”

    “如您所愿,我的陛下。”宫相和法鲁尔侯爵同时起身,施礼告退。

    待两位大人离开会议室,雷克斯转头对王后说道:“亲爱的,岗比斯的王太后已经前往德凯泽伯爵领,她现在看任何一个高阶女骑士都不顺眼。我不在磐石堡的这段时间,你得盯着克格斯顿的高阶女骑士,别让她们跑去德凯泽伯爵领,自讨没趣。”

    莎蒂娅挑起柳眉,嗔道:“国王陛下,你不准备向你的王后解释一下吗?”

    雷克斯挠了挠头发,困惑地问道:“解释什么?”

    “黑狐作为一名巫师,有高阶骑士和秘法战士保护,不用参加战斗,怎么就受伤了?还要跑回磐石堡,找‘医师’治疗?”

    “哦……这件事情啊。”

    雷克斯拍了下王后的纤手,咂嘴说道:“黑狐拿到维克多遗留下来的铠甲残片,想回溯他的战斗视野,结果当场昏迷……据‘医师’说,黑狐窥测兰德尔殿下,遭遇巫术反噬,灵魂受创。幸好,法鲁尔及时派人把他送回磐石堡,要不然,他恐怕就废掉了。”

    莎蒂娅花容失色,惊骇地说道:“怎么会这样?难道……”

    雷克斯摇了摇头,说道:“月精灵血脉贵族怎么可能是巫师……我估计这是因为维克多受到神灵骑士的严密关注。任何涉及到神灵骑士的窥探,哪怕初代教皇施展大预言术都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黑狐的巫术层次相比教皇、教宗的大预言术差得太远,他对维克多使用巫术,受到西尔维娅的波及,被巫术反噬不足为奇。”

    莎蒂娅定了定神,颔首道:“我一直以为神灵骑士超越一切神术、巫术仅仅是个传说……没想到,西尔维娅真的拥有无可比肩的威能。”

    雷克斯沉默了一下,摇头说道:“西尔维娅和神灵骑士不能简单地混为一谈,但她如果解封所有的力量,即便有人提起她的名字,她都能感知到……这一点,是我对世界本源的理解。不过,黑狐的遭遇让我确信,尼奥韦斯特胆敢伤害维克多的性命,西尔维娅立刻就能知道……这倒是省了我们许多麻烦。”

    “尼奥韦斯特潜入德凯泽伯爵领了?”

    “嗯。”雷克斯表情沉闷的点点头。

    莎蒂娅嫣然一笑,握着丈夫的手,宽慰道:“别担心,亲爱的。兰特皇帝没有伤害兰德尔殿下的想法……更没有这个能力。”

    “我现在甚至怀疑,他是否有胆量独自出现在兰德尔殿下的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