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合作研究(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夜晚,王太后的车队停靠在路边的岗哨,道路两侧是王室的森林猎场,银月光华照亮树木,并生出黑影,让整个森林影影绰绰,难以测度。

    戈隆侯爵带着维克多和卡里古拉,在幽深的树林里穿行。一路上,狼嚎与虫鸣交织,森林的夜晚似乎并无异样,维克多却发现许多潜伏的暗哨,卡里古拉则跟在他的身后东张西望,目光停留的地方都是暗哨的藏身处,嘴巴里不停地嘀咕着:

    “主人,那里有人,还有这边……那边,那边,这边都有人在看我们。”

    戈隆侯爵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宛如巨人的卡里古拉,对维克多说道:“你真的没有必要带阿卡同行,我相信他对你的忠诚,可我不相信他能够保守秘密。”

    维克多嘴角上翘,勾勒意味深长的笑容,淡淡说道:“阿卡是个奇迹,说不定有人乐意见见他。”

    听主人称自己为奇迹,阿卡立刻挺起了比水桶还要粗的腰,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傻笑。

    戈隆侯爵略显惊讶,思索了两秒,点点头,不再说话,继续走在前面领路。没过多久,三人来到一处开阔地,看见一幢巡林客小屋,小屋外围站十几名卫士,其中有维克多的两个熟人,一位是内务府副总管,荣耀骑士团副团长,大骑士福斯特伯爵,另一位是陪同维克多去纳维尔的秘密骑士康拉德。

    福斯特伯爵带领十几名守卫,迎上前,主动行礼说道:“欢迎兰德尔殿下回归岗比斯王国。”

    维克多还了个骑士礼,解下两柄精金长剑,交给福斯特伯爵,颔首笑道:“伯爵阁下,我自幼住在鸢堡,谢谢阁下对我的照顾,替我安排独立居室和专门的护卫。”

    “殿下是天生的智慧者,应当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福斯特微微一笑,收起维克多的长剑,抬手虚引,“请吧,首席正在等您。”

    维克多先冲着秘密骑士康拉德点了点头,又对卡里古拉说道:“阿卡,你跟着康拉德阁下,留在外面。”

    卡里古拉眼巴巴地瞅着主人和戈隆侯爵走进木屋,挺起的胸膛顿时塌了下来,朝最熟悉的康拉德挤出讨好似的笑容。秘密骑士呵呵一乐,拍了拍卡里古拉的胳膊肘,说道:“阿卡,我们站远一点,别偷听殿下的谈话。”

    巡林客小屋陈设简单,正中间是一张带着树皮的原木长条桌,三面墙壁上各自挂着两张薄木板,平放下来既可以当作椅子,也可以当作床铺。四盏精美的宫廷水晶烛灯在桌上绽放光明,柔和稳定的光线照亮桌边的一位老人。

    他白发稀疏,满脸褶皱,眼睛浑浊,松弛的脸上有几处铜币大小的瘢痕,眼角和嘴角下垂的厉害,一身华丽的男爵礼服也无法遮掩那股衰老腐朽的气息,但他的双手,五指修长,皮肤紧致有光泽,就像一个年轻人的手。

    老人抬起头,笑着招呼道:“维克多,我们又见面了。”

    维克多看到老人慈祥的笑容和他光秃秃的牙床,脑海中浮现巫师的形象,迟疑了片刻,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开口问道:“杰明男爵阁下,我们上次见面是在布利诺尔城的蓝琥珀旅馆,那时你是受宫廷表彰的雕塑大师。那这一次,你又是什么身份?”

    老人望着维克多呈现暗金异色的眼眸,笑容透出满意的味道,和蔼说道:“别紧张,孩子。从你出生到离开鸢堡,我们每年都见面,只是你并不知道…...你睡得很沉。”

    戈隆在老人身旁坐下,双手放在桌上,接口说道:“维克多,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先王博内拉特册封的家族扈从,无面者的首席,托佛文.奥古斯特阁下。”

    维克多深深吸了口气,感慨地叹道:“这是难以想象的恩宠。”

    领主赐姓的原则,不问血脉,一看功勋,就像纳尔森,二是恩宠,就像卡里古拉。王室为了收拢各地杰出的人才,有权设一个表彰姓氏。岗比斯的表彰姓氏是杰明,而表彰姓氏并没有打上领主家族的标签。

    恩宠赐姓不算稀奇,但把家族姓氏赐给巫师那就非常罕见了。

    大领主豢养巫师,教会向来睁只眼闭只眼,一旦被查到,领主只要交出巫师,声明自己被蒙蔽,教会一般不会追究到底。可如果领主恩宠赐姓巫师,等同于把教会逼到死角,失去了转圜的余地。

    维克多溺爱贝尔蒂娜,原本想赐给她姓氏,好笼络伊莫森巫师,可发觉贝尔可能也是个巫师,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生怕引火烧身,惹来大麻烦。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罗兰的祖父。这种事情,裁判所丢几个侦测谎言神术,博内拉特想赖都赖不掉,肯定要被关进暗无天日的裁判所监牢。

    博内拉特背后又没有神灵骑士撑腰。

    托佛文却突然流下眼泪,唏嘘说道:“是啊……难以想象的恩宠……我当时只是个能力微弱的小巫师……博内拉特那个家伙特别不靠谱,呵呵,奥古斯特都一样,他们或许不是好国王,一定是最好的主君。”

    “抱歉,岁数大了,总会缅怀过去。”托佛文擦拭眼角,笑了笑说道:“我秉承先王博内拉特的意志,组建无面者,担任无面者首席至今……兰德尔殿下,某种意义上,你也是无面者的一员。当然,您的意志是自由的,不受无面者的任何约束。”

    维克多顺着他的话头,接口说道:“我对此一无所知,如果首席认为我也是无面者的一员,能否和我聊聊您的过往?”

    托佛文先是诧异,又饶有兴趣地打量维克多,笑道:“维克多,你不急着了解自身的事情,反而愿意听我这个老家伙唠叨?”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对我自己的事情大致有了猜测,剩下的只是印证,但同一位神选者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可不多。”

    “是巫师,不是神选者。”

    托佛文纠正维克多的说法,点头道:“不愧是天生的智慧者,我一开始没能察觉到你的智慧天赋,是我的过失……既然殿下想了解我的故事,我乐意说给你听。”

    老巫师开始谈起自己的经历,戈隆侯爵中间会替他叙述,维克多偶尔提问,三个人就这样一直聊到下半夜。

    维克多掌握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最大的收获是对托佛文的巫术天赋、成长经历、脾气秉性、价值观念有了一个认知,能够凭此制定接下来的谈判策略。

    托佛文对奥古斯特家族忠心耿耿,是典型的家族死士,但他具有超越普通死士的能力和智慧,除了全心全意地扶持奥古斯特,最主要的乐趣是钻研药剂学。

    奥古斯特家的巫师醉心于血脉与药剂学研究,想通过这个途径了解世界的奥秘,并且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成果。

    维克多沉吟片刻,说道:“我父亲的伙夫是无面者的密探,你通过他给我用药,那我的弟弟妹妹也是你的试验品?”

    托佛文摇头说道:“你知道无面者在你的身上投入了多少资源?我就是想继续培养月精灵血脉贵族,也没那么多珍稀药材了。”

    维克多板着脸,冷冷说道:“你害死了我的母亲,你的身上背负无数冤魂。”

    “死刑犯、背叛者、间谍密探,我总是先用他们做药物试验,之后才轮到普通人和贵族。”托佛文慢慢地说道:“我是国王的扈从,秩序的拥护者,做了能做的一切,就算有无辜者因我而死,我也不会感到惭愧……想要获得力量总要付出代价,仅此而已。”

    维克多点点头,微笑说道:“秩序的拥护者……很好,我们有谈下去的立场。”

    托佛文与戈隆侯爵对视了一眼,戈隆侯爵开问说道:“维克多,能让托佛文大师握你的手吗?”

    维克多顿时感到为难,他的身体里藏着符文水晶,要是被托佛文感知到,就不妙了。他想了想,抬头说道:“用我的血行吗?”

    托佛文呵呵笑道:“最好不过了。”

    戈隆侯爵丢过来一把精金匕首,维克多用它扎破手指,挤出一滴血液,滴在托佛文的手心里。

    老巫师闭上双眼,仔细感受了许久,喃喃说道:“奇怪?太阳精灵还有这种形态吗?”

    维克多眨了下眼睛,问道:“怎么样?我的血脉有问题吗?”

    托佛文睁开昏黄的老眼,笑道:“维克多,看来我又要给你重新立像了……你的血脉是黄金血脉,这一点毫无疑问,将来也是金发金眼,只是,你的人类血脉完全消失了……”

    这下,戈隆侯爵感到紧张了,皱眉问道:“有什么影响吗?”

    托佛文摇了摇头,说道:“上次一检测维克多的血脉,我看到他的血脉终极,金发金眼,身高两米,耳朵颀长,火、风、水三系元素亲和,寿命超过450岁,完全就是一个太阳精灵。而这一次,他的身高和耳朵都不会有变化,是地、火、风、水四系元素亲和,尤其风元素亲和比原先高出一倍,但不能再调动虚空火元素……极限寿命也只有200岁。”

    “按道理来说,人类血脉应该哺育太阳精灵血脉,直到它完全稳定……人类血脉为什么会消失呢?”

    老巫师陷入沉思,戈隆侯爵却打断了他的联想,问道:“西尔维娅和维克多能不能有孩子?”

    托佛文惊醒过来,为难地说道:“不确定……我不能确定,这件事情很麻烦。”他抬起头,对维克多说道:“殿下,你的人类血脉消失了,这就意味着,无论你的血脉是达到顶点,还是退化都只能让黄金女骑士孕育子嗣,因为你现在的血脉就是起点,再退化也是黄金血脉。而我可以帮你和白银女骑士生育子嗣。”

    维克多淡淡问道:“什么条件?”

    戈隆侯爵揉了揉眉心,说道:“男性黄金骑士最多生4个子嗣,而黄金阶的女骑士只能生育一个孩子。但巴塞留斯女皇一次生下了一对双胞胎,这是可以解释的,神灵骑士对自身的控制超出黄金骑士,薇罗蒂卡的身高原本只有1.78米,她嫁给德拉文,一个月之内,长到1.98米,而德拉文的黄金女骑士情人要用几年的时间调整身高。西尔维娅不是也变得年轻了吗?我们认为,西尔维娅同样能和你生下一对双胞胎,只要她愿意。”

    “铁山帝国皇室能够延续至今,靠的是神灵骑士的血脉。但在铁山帝国的晚期,四大后族为了争取皇室血脉,明争暗斗,相互攻讦,导致帝国内耗加剧,这才是铁山崩溃的根本原因。岗比斯不能重蹈覆辙,我们希望岗比斯的王族、后族互换血脉,共同维护帝国的稳定。这就需要西尔维娅交出一个孩子,否则王族后族的政治格局将失衡,当双方的血脉发生偏斜,帝国将走向分裂。我想,兰德尔殿下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子孙后代相互残杀吧?”

    维克多听的目瞪口呆,怔了半天,叫道:“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到现在都没有和西尔维娅谈妥?”

    “谈过,她没有明确表态。”戈隆表情沉重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坚信你可以让她做出承诺。可是,我们没想到你的太阳精灵血脉会发生变异。”

    维克多转念一想,哂道:“如果我和西尔维娅没有孩子,什么问题都没有。如果我们俩有了孩子,你们希望我让西尔维娅交一个孩子给鸢堡,维持王族血脉和后族血脉的平衡?”

    “是这样的。”戈隆侯爵承认道。

    “好吧。”维克多说道:“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我和西尔维娅一定会有孩子。”

    老巫师笑眯眯的问道:“殿下为什么这么肯定?”

    为什么肯定?米勒老爷说我和西尔维娅会有孩子,我能不肯定吗?

    维克多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知道我的人类血脉为什么消失吗?是我让它消失的,准确地说,我让人类血脉融入了太阳精灵的血脉。我对自身血脉的认知,超出你们的想象。”

    戈隆侯爵思索片刻后说道:“殿下,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当然有。”维克多点点头,转而说道:“问题是,你们用什么打动我和西尔维娅交出一个孩子?”

    托佛文深深地看了维克多一眼,缓缓说道:“我们不需要打动西尔维娅殿下,问题是您想让岗比斯变成什么样子?我们照做不就行了吗?”

    王族后族的构想已经是岗比斯最理想的政治格局了,兰德尔家族连继承人都没有,再玩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托佛文看穿了维克多的虚张声势,故意把问题抛了回来。

    维克多尴尬地咳嗽一声,摊手说道:“你总要让我拿点东西去说服西尔维娅吧?”

    “呵呵,殿下想从我这个老家伙这里得到什么?”

    维克多坐直身体,两眼放光地说道:“先告诉我人类血脉的奥秘,我们再谈合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