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警告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如果莱恩没有死,你现在会怎样?”

    罗兰凝视维克多的脸庞,眼波流转,仿佛水雾朦胧,又似乎清澈见底,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维克多沉默许久,长长吐了口气,说道:“先王没有陨落,我不会去人马丘陵,就不会遇到西尔维娅,不会遇到豺狼人,也不会觉醒月精灵的血脉天赋,更不会去纳维尔撞见风牙,当然不会有现在的兰德尔殿下。”

    罗兰笑着点点头,说道:“我们都认为元素海没有意识,只有你说每个生命,每个灵魂都是世界本源的意识。”

    “是泛意识。”维克多强调道。

    “好吧,是泛意识。”罗兰撇了撇嘴,又眉飞色舞地说道:“总之,世界本源是活的,祂就像个老爷爷,看见岗比斯被坏蛋欺负,便做出补偿。后来,好处就落在你头上啦,你就是世界老爷爷给我们岗比斯的补偿。”

    维克多不禁摇头失笑道:“殿下,你的比喻还真是独特。”

    “每个人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一样,得出的结论也不尽相同。黄金骑士对元素海的理解更是如此,所以我们不能把畅游元素海的经验告诉白银骑士,免得害死他们。”

    “我的眼中,黄金骑士都是小偷,闯进元素海的家里,躲开各种陷阱机关,窃取祂的力量。小偷不受主人的欢迎,只要稍不留神,就会被主人打死,还被追缴赃物。”

    罗兰拔了几根常青草握在手心里,具现出虚空水元素,流动的绿色气流将草叶销蚀殆尽。

    她拍了拍小手,眼神慧黠说道:“老爷爷一定很讨厌别人破坏祂辛辛苦苦创造的世界,黄金骑士运用虚空元素必须受到限制,一旦超过极限,老爷爷就会收拾他…...你觉得我的说法有道理吗?大学者?”

    维克多干咳一声,说道:“没用雷劈你们,已经算客气了。”

    “什么?”

    “没什么,请继续。”

    罗兰哼了一声,继续说道:“元素海的力量浩瀚无垠,教皇、教宗不过是脆弱的灵魂,又能玩出什么花样?他们用大预言术扰动元素海的轨迹,玩不好就死翘翘……在我看来,他们用大预言术就像用一根木杆去捅老爷爷的屋顶,屋顶的石头掉下来,砸死谁,谁倒霉,屋顶里的金子落在谁的手上,谁就走运了。但绝不能直接用木杆去捅老爷爷的宠物,否则老爷爷一生气,大巴掌就糊在他们的脸上,直接拍死!”

    “莱恩就是被砸死的倒霉蛋,你是捡到金子的幸运儿……别忘记,屋子里除了倒霉蛋和幸运儿,靠近屋顶还有小偷。”罗兰指着自己的鼻子,牛皮哄哄地说道:

    “我就是一个小偷,屋顶破的时候,我恰巧在附近。”

    “老爷爷补偿了你,但我不需要补偿,我可以去偷!”

    维克多目光一动,莫名地压低了音量,问道:“偷什么?”

    罗兰左右看了看,小手挡着嘴巴,贼兮兮地说道:“传奇……大预言术扰动元素海的运行轨迹,元素海的波动让我看到了晋升传奇的方向……以赶超尼奥韦斯特为的目标,我就能晋升传奇。”

    两个人靠的很近,姿势亲密,气息相融,维克多却没有生出旖旎遐想,脑子里盘旋的问题全是大预言术与黄金骑士的特殊联系。

    尼奥韦斯特隐藏身份,突袭莱恩国王,这种行为的恶意非常明显,他应当小心莱恩的全力反扑,直接碾压才是最稳妥的做法。可是,他拒绝了纳赫蒂加尔的提议,偏偏要和莱恩切磋比武。这可能是他的性格使然,但未必和元素海没有关系。

    西尔维娅不可能平白无故地锁定尼奥韦斯特,她想动手,却没有动手,恰恰是因为尼奥韦斯特没有击杀莱恩。

    莱恩最后贸然使出不成熟的战技,针对的也是尼奥韦斯特。罗兰在追杀尼奥韦斯特的过程中,窥见了晋升传奇的方向,她由此推断莱恩也看到了突破点,才忍不住冒险出手。

    换句话说,大预言术是以尼奥韦斯特为坐标,用元素海的奥秘当诱饵,形成命运之力的反噬。但这个过程是预言术自发完成的,因为教皇、教宗只能捅一竿子,根本没有能力控制无数的巧合变化。

    维克多想了想,问道:“殿下,老爷爷的宠物又是谁?”

    “奥罗加尔啊,莱恩啊,他们都是老爷爷的宠儿,教皇的竿子直接捅到他们的屁股,世界老爷爷反手就抽死他。”罗兰坐直身体,笑吟吟的说道:“西尔维娅不是世界本源的宠儿,她是亲女儿,永不失宠。大预言术敢对西尔维娅表现恶意,即便是初代教皇也死定了。”

    维克多皱眉问道:“传奇半人马和黄金骑士都是世界意志的宠儿,那尼奥韦斯特呢?”

    “他原来不是,现在是了。”罗兰晃动纤长的食指,说道:“我认为,世界意志的宠儿与种族和力量无关,和名声,及影响力有关。尼奥韦斯特当时名声不显,被教皇用大预言术一竿子捅死也不稀奇,反过来说,即便普通的贵族领主,只要他名声响亮,有足够的影响力,教皇对他捅竿子,都要非常慎重。”

    维克多沉吟道:“照你的观点,纳赫蒂加尔应当明白大预言术的弊端,他让尼奥韦斯特出手,是没安好心?”

    “这我就不知道了。”罗兰摇了摇头,说道:“我只知道传奇骑士并不好控制,尼奥韦斯特身上也没有纳赫蒂加尔的血脉。”

    她顿了顿,表情变得严肃,说道:“维克多,你开创的超凡战技近乎无解,无敌谈不上,能够伤到你的人却少得可怜。但大预言术能让你死的不明不白。你提高自己名望和影响力,教会再想动你就难了。”

    维克多心中一动,问道:“教会为什么要对付我?”

    “平衡呗。”罗兰撇嘴说道:“我听说教宗想把你抬上圣徒的宝座,被另外两位牧首压了下来。他们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抑制教宗的声势,但给出的理由却是,兰德尔殿下现在是传奇强者,年轻气盛,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立下与传奇强者相称的功劳,才能册封为圣徒。”

    “好了……”

    罗兰盈盈起身,乘维克多还没站起来,伸出小手揉乱他的头发,得意洋洋地说道:“你开创心灵血脉秘法,我拿出大预言术的奥秘,我这个老师算不算合格?”

    维克多站起身,笑着说道:“合格,当然合格……都把我给震住了。”

    罗兰比划了下自己和维克多的个头,嘟囔道:“你们都长大了,真无趣……”转了转眼珠,又笑眯眯地说:“等你和凯瑟琳的孩子降生,我一定好好教他。”

    维克多的脸一下就黑了,语气冷谈地甩下一句,转身朝花园外走去:

    “你想教我的孩子......先问问戈隆那个老家伙同不同意?我走了!”

    *****************

    离开罗兰的后花园,鸢堡侍从领着维克多从平时不开放的北门离开王宫。三辆马车停在路边,两辆双轮轻便马车,一辆四轮补给货车,随从总共11人,除了两名教堂侍从,其余的人是蔷薇庄园的三名秘密骑士、三名秘法战士,还有卡里古拉、雷诺和夏克。

    这样的车驾只能用寒酸来形容,根本配不上维克多目前的身份。蔷薇骑士奥格见维克多走过来,便小心翼翼地说道:

    “大人,家族驻布利诺尔府邸的管家说,西尔维娅夫人让我们尽快赶回金水城。所以没有安排车队。”

    “没关系,这样挺好的。”维克多拍了拍蔷薇骑士的肩膀,走向第一辆马车。

    再有九个月,国王要举行结婚庆典,他还得回到王都,如果讲究出行排场,沿途的领主肯定要设宴相送,那干脆就别回人马丘陵了,时间根本就不够。实际上,维克多在鸢堡也只盘桓了两天而已。

    这时,戴恩牧师从第二辆马车的窗户探出头,喊道:“维克多,要不要到我的马车里聊聊天?”

    维克多没好气地回应道:“我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戴恩嘿嘿一笑,又缩回了车厢。兰德尔子爵没能把凯瑟琳拐回人马丘陵,心情不好可以理解。

    等维克多登上马车,放下车帘。奥格骑士招呼队伍,驱动马车,朝道路的远方驶去。

    昨天晚上,凯瑟琳与维克多进行了一次深谈,她明确表示不愿意放弃公爵领,希望维克多能尊重她的选择,并直言不讳地说,她和兰德尔家族可以互为奥援。

    就像艾瑞尔所言,高阶女骑士足够强大,不需要依附男人,即便流落荒野,也能独自抚养孩子。骑士强悍的个体实力导致特殊的婚姻伴侣关系,何况鸢堡把凯瑟琳的心腹手下都划给了她,包括28名骑士,61名见习骑士,120名秘法战士,以及他们的家属附庸,总数上千人。

    这么大的一股力量,谁能轻易放弃?就算凯瑟琳跟维克多去人马丘陵,兰德尔家族该怎么安置这些人?

    把凯瑟琳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抛之脑后,维克多开始思考关于大预言术的事情。

    如果说瓦解黑蹄半人马部族是大预言术的出发点,那白水堡战役就是大预言术的切入点,并引发后面一系列事件,维克多本人也卷入其中。

    但是,八年多以前,教会的大预言术在人马丘陵出现了一个非常明显的拐点,巫师谋害了温布尔顿小男爵,维克多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激活了炼金塔,改变了人类国度的发展走向。

    这足以说明,未知的超凡生物干预了命运的轨迹,甚至教会的大预言术也可能是祂们一手推动的。

    罗兰警告维克多,注意大预言术对他的影响,但她不会知道,维克多早已深陷其中,苦苦挣扎。但罗兰的一个观点,维克多完全赞成:自身的影响力越大,世界本源对他的庇护就越强烈,人为的命运干扰就越微弱。

    就好像地球世界,每个人的生命形态没有本质差异,小角色遭遇横祸,无人问津,一国首脑若是出了意外,立刻能掀起或大或小的波澜。

    按照维克多的心灵理论,这就是统合众人的心灵之光,行使神的权柄。预言术或其他改变命运的能力撞上强大如神的心灵之光,当然没有好下场。

    聚拢势力,统合众人的心灵之光可以说是防御命运法术的有效手段。不过,维克多真的到了这种层次,自然而然地想要一窥究竟,最好能截取命运的眷顾。莱恩、尼奥韦斯特、纳赫蒂加尔、西尔维娅和罗兰,凡是受到大预言术波及的黄金骑士都是这么干的。

    维克多不能像黄金骑士那样洞察世界本源的变化,但他可以通过种种迹象,提前做出部署,应对未来的变局。

    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超凡生物再隐秘,只要祂们出手干涉现实世界,注定会露出马脚。

    我看不到你,可我知道你的存在,我还可以知道,你想干什么。

    维克多对自身的经历和历史事件已经挖掘的差不多了,再梳理也不会有什么新发现,接下来的几天,他仔细翻阅老巫师的手稿,想借鉴巫师的知识,完善自身的世界观,驱散更多的迷雾。

    托佛文的笔记内容繁杂,维克多最直观的感受是他对人类血脉的解读和应用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层次。按照托佛文的观点,人类、精灵和蛮族同出一源,而人类血脉更加原始,精灵和蛮族都是由人类血脉演变的。

    血脉演变的原因是什么?托佛文没有答案,但维克多注意到笔记最新的一段内容。

    托佛文在测试沸血药剂的时候发现,多次服用沸血药剂的人,其血脉发生了不可逆转的变化,还会把这种变化遗传给下一代。老巫师将沸血药剂列为半魔药,警告鸢堡慎重使用。

    维克多把卷轴放回盒子,手指敲打盒盖,忖道:

    “又是假面兄弟会......你们背后的主人到底想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