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界限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在建设黄金团的问题上,维克多和索菲娅的主要分歧在于,一个想把黄金团打造成受自己控制的商业军事集团,另一个希望黄金团走中立路线,成为纯粹的商业贸易组织,赢得大领主们的信任和支持,从而抓紧时间迅速扩张。

    光辉骑士团起初想通过索菲娅的引荐,直接和哈洛特斯要塞建立一条外交渠道。但蠢笨的葛雷洛羊怪不到百年,就发展成了一个怪物王国,对野蛮人和条顿公国构成严重威胁。任何人都能察觉到羊怪文明背后的异样,以及迫在眉睫的危机。

    取代索菲娅对野蛮人的影响力已经不再是光辉骑士团和撒桑帝国的首要目标,特斯蒂尔家的黄金圣骑士当机立断,为了迅速构建亚瑞特高原新的战略平衡,与哈洛特斯要塞达成悬赏贸易盟约。

    野蛮人不了解人类国度的政治和贸易手段,但他们相信索菲娅乌鲁萨能够维护哈洛特斯的利益。

    索菲娅因此垄断了野蛮人贸易和外交,短期内,几乎没有人可以动摇她的政治地位。而且,黄金药剂的部分原料捏在她的手上,西尔维娅绝不会为了黄金团的主导权,去开罪索菲娅。

    所以,西尔维娅干脆就不过问这件事情,让维克多和索菲娅自己解决。

    维克多同样不愿意和索菲娅单独讨论黄金团的问题,因为谈着谈着就会变成夫妻之间的争执。无论对话的结果如何,索菲娅转身就会把维克多的佣兵踢出局。兰德尔夫人耍赖,维克多除了干瞪眼,一点办法都没有。事实上,兰德尔家族已经不具备制约索菲娅的客观条件了,就算维克多取消索菲娅的粗糖专营权也没什么用,诸王国现在都不会拒绝她的商队,没有粗糖这种商品,她无非是少了个利润点而已。

    索菲娅性格执拗,从不轻易妥协,但她信守承诺,很有商业贵族的契约精神。维克多和她进行夫妻对话肯定行不通,公事公办就可以。按照当初的约定,兰德尔家族、约克家族和温布尔顿侯爵府都是黄金团的大股东,在没有其他势力入股的情况下,黄金团的发展战略应当由三家共同协商。

    只要温布尔顿女侯爵当着约克家族的面做出承诺,她就不会耍赖。

    维克多喊不动西尔维娅,还叫不动约克公爵吗?

    恩比瑟.约克组建人马丘陵的双头蜥商会与黄金团对接,他本来就是相关事务的经办人,兰德尔殿下请他出面参与洽谈,他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拒绝。

    但是,维克多和索菲娅用完了晚餐,又在蔷薇庄园的小会客室喝了两杯雪尔茶,约克公爵却始终没有露面。

    “恩比瑟不会来了。”

    西尔维娅身穿蓝色连衣裙,披散秀发,看了看围坐在圆几两侧的维克多和索菲娅,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咖啡放在圆几上,靠着藤椅背,说道:“我就代表约克家族和你们谈谈吧。”

    维克多翘着腿,摩挲自己的下巴,目光深沉的说道:“这就难办了,都是我的女人,该怎么谈呢?”

    西尔维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嗔道:“都怪你!简单的事情搞得这么复杂,你们自己解决不就行了吗?非要把我拖下水……”

    西尔维娅也很无奈,家族守护者藏身幕后,轻易不发表意见,总是最后做出决策,更不会直接参加谈判。像黄金团这种事情,应该由各自的幕僚进行磋商,没有结果就多进行几轮谈判,那有让决策者赤膊上阵的道理?

    守护者管的事情越细致,犯错的几率越大,不仅会损害自身的权威,连家族内政外交的弹性也消失了。可是,维克多和索菲娅的手下没什么像样的人才,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恩比瑟直接面对一位怒涛骑士,一位殿下,还怎么谈?

    所以,维克多让约克公爵参加对话,西尔维娅只得亲自下场。

    她越想越气,又白了维克多一眼,说道:“既然是我们三个人讨论,那就不必浪费时间,各自表明立场,有什么话请直言不讳。”

    “其实我并不在乎黄金团,或是温布尔顿商会,我只关心索菲娅能不能保证人马丘陵的药材供应?”西尔维娅望着维克多,用责备的口吻说道:

    “索菲娅把黄金药剂的原材料运到人马丘陵,我们就鼎力支持她。至于她怎么做,那是她自己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索菲娅大为欣喜,笑容灿烂的说:“西尔维娅表姐,你对我最好了……不像某个家伙,送给我的东西,还想着要回去,哼哼。”说着,她得意地横了维克多一眼。

    西尔维娅微微一笑,温婉的说道:“亲爱的表妹,你口中的某个家伙是我指定的继任者,人马丘陵下一代守护者。我们还是应该听听他的意见。”

    索菲娅换上一幅郑重的表情,颔首说道:“如果不是为了征求他同意,我不会在人马丘陵等他六个多月。”

    西尔维娅闻言不禁挑了下柳眉,瞥见维克多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便饶有兴趣地说道:“看来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索菲娅淡淡一笑,说:“我曾经向岗比斯王室和光辉骑士团许下承诺,数年之后,主动放弃温布尔顿商会,只保留温布尔顿侯爵爵位。时至今日,即便我继续把持温布尔顿商会,他们也不会逼我兑现诺言。也就是说,我要不要发展黄金团都无所谓。”

    维克多的瞳孔收缩了下,问道:“我也觉得奇怪,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你可以长期把持温布尔顿商会的主导权,你为什么对黄金团的发展还能如此热心?”

    “亲爱的,还不是因为你。”

    索菲娅对维克多嫣然一笑,低下头,用银质调羹轻轻搅拌面前的雪尔茶,幽幽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放弃黄金团的计划,如果我丢下黄金团,继续经营温布尔顿商会,不远的将来,我将面对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一个我无法战胜的竞争对手,因为那是兰德尔殿下打造的黄金团。”

    她抬起头,注视维克多暗金异色的眼眸,认真说道:“我从亚瑞特高原回归人类国度,听到最多的消息全是关于你的事迹,条顿公国、撒桑帝国、多铎王国,所有贵族都在讨论你开创的佃户制,大家对你的才华赞不绝口,认为你是能够媲美阿尔雅贵女的智慧者……我为你感到骄傲,也因此而忧虑——大学者兰德尔设计黄金团的目的怎么可能会简单,黄金团对你肯定有特殊的意义。”

    说到这里,索菲娅沉默了一下,望着色泽碧绿的雪尔茶,缓缓说道:“你私下里编了一张大网在等着我吧?”

    永远也不小看别人的智慧,尤其是高阶骑士……维克多在心里暗自嘀咕,端起银杯,喝了口雪尔茶,笑道:“亲爱的,你说你经常想念我……原来是这样想念的?”

    “我不是花瓶,也不愿意做花瓶。而你绝不会尊重花瓶……你不尊重我,又怎么会真的爱上我?”索菲娅嘴角翘起,绽放令人炫目的笑容,旋即又正色说道:“我调查了雄鹿商团这一年的账目,人马丘陵出售的粗糖总量接近5000万磅,是前年出货量的三倍,但诸王国依然要求购买更多的粗糖……原因很简单,撒桑帝国的骑兵追击黑蹄半人马,粗糖有效补充了士兵和坐骑的体力,在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其实,我根本不担心登石城和铜戟城拒绝合作,黄金团只要把粗糖运到当地,德韦米克家族,安琪公主自然会接受黄金团,并且主动要求参与。也就是说,你握有粗糖这种战略物资,随时可以再搭建一个黄金团。”

    索菲娅顿了顿,目光扫过西尔维娅和维克多,说道:“我掌握着野蛮人贸易,你们掌握粗糖,我们可以合作,但必须先确立界限。我要求剥离维克多的熊团和走私佣兵是明确界限的第一步。”

    维克多长叹一声,点头赞道:“亲爱的夫人,你成长了。”

    索菲娅怒道:“我又不是白痴,以前不懂政治,摔得鼻青脸肿,总会学乖的。”

    西尔维娅嗔怪地看了维克多一眼,转过目光,柔声问道:“表妹,我早就提醒过这个家伙,手不要伸得太长……你想确立什么样的界限。”

    索菲娅微微一笑,坐直身体,说:“制度,确立黄金团的制度。就像维克多当初所说的,黄金团的成员家族参与分红,但不得干涉黄金团的经营。我保证黄金团维护人马丘陵的核心利益,毕竟,我的丈夫是人马丘陵的守护者……可是,黄金团完全沦为人马丘陵的权利工具,失去中立性质,它肯定走不远。”

    维克多刚想开口,却听见西尔维娅说:

    “好!我答应你。”

    索菲娅振奋不已,却看见西尔维娅双手抱胸,嘴角噙着优雅的笑容,眼神中暗藏锋芒,挑了下眉毛,问道:

    “你信吗?”

    索菲娅脸色变幻,从愕然到惊讶,再到恚怒,最后变成一抹自嘲的笑容,叹道:“原来,你才是不愿意放弃黄金团的人。”

    “亲爱的索菲娅,不是我不愿意放弃,而是我无法放弃。”西尔维娅摇了摇头,说:

    “几年前,我就告诉维克多,‘我不抓住你,别人也会向你下手。’凯瑟琳、契布曼伯爵,布里亚特家族,甚至威灵顿公爵都或明或暗,或早或迟地设法拉拢过他,只是方式不尽相同……我能得到维克多,因为我们靠的最近。这并非领地之间的距离,而是约克家族作为人马丘陵总督的影响力能够延伸到维克多的领地,我可以派骑士帮助他剿灭怪物和盗匪,向他提供贸易渠道和物资援助……只要是我们能抓住的东西那就一定要伸手,如果不伸手,它将变成我们的阻碍。”

    “如同水流,出现空缺,马上就会被填补,最后形成平衡。”

    “同样的道理,我们不插手黄金团,别人也会插手。但插手的方式一定是多种多样的,多到让你防不胜防,多到让你无可奈何。”

    西尔维娅冲着维克多扬了扬弧线优美的下巴,对索菲娅说道:“你知道这个家伙干了些什么?水利工程、新农牧、公共运输、佃户制、互助会,整个人类国度都被他领入了新的时代。流民即将消亡,变成佃户和城镇自由民两个群体,由于物资变得丰沛,手工业得到发展,商品增多,贸易开始兴盛。公共交通足够便利,道路安宁,城镇自由民只要带着一包货物就能往来于各个城镇,贩卖牟利。”

    “自由民的贸易行为有了生存的土壤,你办不办黄金团,它都会出现,也必然出现。”

    西尔维娅端起杯子,抿了口咖啡,继续说道:

    “自由民行商将结伙,各地的黑帮会插手,形成大大小小的组织。但任何组织都得为政治服务,否则它必将失去了生存发展的空间。如果我的附庸领主有了自由民商队,我能让他们放弃吗?如果其他家族效仿黄金团,发展自由民商队,我能没有吗?”

    “亲爱的表妹,所谓的中立组织从来都是个笑话,你让维克多不要插手黄金团,不正是想把黄金团变成属于你自己的政治力量?”

    “我……”索菲娅张口结舌,弱弱地说:“我没这么想过……”

    “我相信你没想过,但它最终会变成一个政治组织,并且不见得属于你……前提还是它能在竞争中,生存下来。”西尔维娅点点头,身体靠入藤椅,慵懒地说:“我不知道黄金团在你的手上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在乎黄金团,也不在乎温布尔顿商会,我只要壮大自身的实力,打牢家族发展的基础,该出现的一定会出现,该有的一定会有。”

    她侧头看向维克多,嘴角勾勒明艳笑容,透出爱慕、宠溺、无奈和撒娇的意味,说:

    “吾爱,我们不需要着急的,只要一步步的走下去就对了,没了黄金团,还可以组建秘银团,不是吗?”

    “我原本不想问的你的,这会让我少了许多惊喜。可今天,我们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

    蔷薇女王顿了下,胳膊支在圆几上,纤手托着雪白光洁的脸颊,蔚蓝眼眸盯着维克多俊美的脸庞,问道:

    “我挚爱的兰德尔殿下,请告诉我,你为什么如此急切?你究竟想干什么?”

    索菲娅紫水晶般的眼眸瞬间收缩,眨也不眨地望着维克多的眼睛。

    该死的胖子……维克多在心里咒骂临阵脱逃的约克公爵,看着两张完美无瑕的脸蛋,迅速整理思路,隔了一会,洒然笑道:

    “好,我先从黄金团可能变化开始说起……”

    “先说你的目的。”西尔维娅打断维克多话语,神情淡然的说道:“这里没有外人。”

    索菲娅的眼睛顿时一亮,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维克多摇头道:“你们一人踩我一只脚,让我怎么说话?”

    西尔维娅和索菲娅对视了一眼,圆几下的纤足同时使力。

    “好吧,我说……”维克多举起双手,目光灼灼地说道:

    “我的目的是,谋求光辉之主的力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