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不留遗憾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第二天清晨,蔷薇庄园的后院。

    翠丝莉坐在走廊的石阶上,一只手环抱膝盖,另一只手支着下巴,淡蓝的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维克多怔怔出神。

    维克多只穿一条及膝马裤,赤着上身,在草地上练习锻法,他的动作舒展连贯,仿佛经过精心雕琢的肌肉条条浮现,充满了力量与协调的美感。

    将整套基础锻法练习了两遍,维克多长长吐了口气,结束今天的晨练,转身朝等候在旁边的翠丝莉走去。

    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为肌肤上的汗珠渡上一点璀璨,翠丝莉雪白清丽的俏脸突然飞起两朵淡淡红晕,连忙站起来,弯腰拿起搭在木桶边缘的羊毛巾,浸入木桶中的温水,搓揉了两把再拧干,细心又温柔的替维克多擦拭身体。

    “你为什么会流汗?”

    宛如十六岁绝色少女的怒涛骑士踮起脚尖,眼帘半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一边替维克多擦脸,一边试着用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以掩饰自己内心的羞意。

    维克多深知翠丝莉害羞腼腆的性格,私下里以逗弄她为乐趣,可周围有蔷薇庄园的侍女在,如果惹恼了翠丝莉,她只会甩下毛巾,掉头就走,那就享受不到她的温柔服侍了。

    “流汗是人类与精灵共同的血脉法则变化,对于凡人而言,流汗不仅可以降低体温,还能排出体内的废物,与水元素的变化息息相关,通过补充水分,形成内外循环,有点类似高阶骑士的虚空元素交互。”

    维克多转过身体,让翠丝莉擦拭自己的后背,并兴致勃勃地说道:“我掌握了涌动天赋,身体与虚空水元素被动交互,已经不需要流汗了。我的这套锻法专门为普通士兵设计,通过流汗排除出内的废物,再补充水分和药剂,修复内脏损失,提升生命活力只是这套锻法的一部分……等我完善了锻法,普通士兵长期练习,应该能突破自身的极限,提升普通人两倍的身体素质……当然,锻法还要有药剂和食物配合才称得上完善……我要求相应的锻法药剂一定得便宜,能够大范围的推广,把培养一名精锐士兵的成本控制在400金索尔以内。”

    “亲爱的,你真了不起。”翠丝莉替维克多穿好衬衣,眼神爱慕,脸蛋红红的说道。

    她娇羞的神态特别可爱,维克多低下头,速度飞快地吻了一下她粉红的小嘴。翠丝莉出乎意料地没有生气,挽着维克多的胳膊,细声细气地说道:

    “昨天下午,妮可和纳尔森回兰德尔领了……是我让她回去的。”

    “.…..”维克多愕然无语。翠丝莉外表清冷高傲,内心腼腆温柔,还比较善妒。昨天晚上,她生怕索菲娅继续霸占维克多,便不顾一切地冲进会客室,打断维克多和索菲娅谈话。如果不是对维克多喜爱至极,翠丝莉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情。

    可是,维克多没想到,她居然把妮可给赶走了。

    这是师生翻脸了吗?

    维克多有点不悦,但说到底,翠丝莉终究是为了他,才赶走了自己最得意的学生。他突然发觉自己没有立场生翠丝莉的气,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心虚,琢磨着回到兰德尔领后,该怎么抚慰大醋坛子妮可,才能弥合她们师生之间的嫌隙。

    ……否则,自己的后院永无宁日啊!

    翠丝莉对心上人的烦恼一无所觉,挽着他的胳膊,向庭院的深处走去,边走边说,声音细如蚊呐,“妮可和我都说好了,由我去鸢堡服用那种……孕育药剂,她留下来陪你。妮可经历了生死试炼,扰动过元素海,有机会成为半黄金化的怒涛骑士……而我特别需要鸢堡的孕育药剂。我们听西尔维娅说,服用了孕育药剂,4年内不能使用斗气,还不能…不能……总之,你现在要多陪陪我,等我从鸢堡回来,你别来找我……嗯,也不能不理我。”

    原来是这么回事……维克多纠结的心情顿时舒展,乐呵呵地说道:“为什么不让妮可也去鸢堡呢?”

    “哼!奥古斯特开价26万金索尔,还说孕育药剂的成本绝对不止这么多。”

    翠丝莉噘起粉亮的小嘴,高跟鞋踢了下草坪,旋即又叹道:“我服用孕育药剂,人马丘陵就少了一个高阶骑士……无论是财富还是白银骑士,我们都比不上奥古斯特……蚁灾过去快七年了,也不知道下一波蚁灾什么时候爆发?”

    “八年之内,肯定爆发。”维克多点点头,牵着翠丝莉柔软的小手,目光湛湛的说道:“三面城墙已经竣工,只等那些怪物出现,让它们领教一下我的超凡箭技。”

    翠丝莉浅浅笑道:“真的像做梦一样,我的伴侣居然是一位传奇阶的殿下……你和西尔维娅各自镇守一处高墙,其他的几位白银骑士合力守住剩下的高墙,就算蚁潮的数量增加三倍,它们也别想踏足人马丘陵半步!”

    维克多微笑说道:“我们应付蚁灾问题不大,但不能让蚁人把我们的高阶骑士都绊在人马丘陵,南大陆还有许多挑战需要用到高阶骑士的力量。”

    翠丝莉点点头,说:“放心吧。再过4年,南部要塞将率先竣工。我们只需安排4000名士兵,借助要塞的弩炮和投石机就能挡住蚁潮。目前,人马丘陵的常驻人口接近80万,青壮雇工19万,我们已经抽调了4万多人,开始修建中部和北部的要塞,预计10年后竣工,如果能使用岩砖,工期还可以提前。”

    维克多转过头,诧异地问道:“抽调这么多青壮修建要塞,那港口怎么办?”

    翠丝莉理了下耳畔的发丝,嘴角上翘一个明显的弧度,说:“港口的填土工程已经完成了,栈桥伸出河面30米,经受住去年洪水期的考验。剩下的修建工作, 7000名工匠足以胜任。估计15年内,我们将拥有一座港口,四个船坞,二十个码头……家族的高阶女骑士现在不需要轮流驻守蔷薇港,你会不会失望?”

    维克多没有在意翠丝莉的小窃喜,皱眉说道:“十五年后,我们才能建造战舰?时间太长了……”

    翠丝莉好奇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希望人马丘陵的战舰能在十年内进入菲斯湖,威慑尼奥韦斯特家族。否则,我担心博瑞人会在兰特帝国领建造港口和战舰。”维克多摇了摇头,又问道:“奥古斯特家的港口现在怎么样呢?他们的战舰大约什么时候下水?”

    “……和我们的计划差不多。”翠丝莉想了想,说道:“十五年的计划不是随便定的,那个时期,我们的封臣子弟和佃户子弟都成长起来了,封臣士兵的数量将超过3万,佃户子弟取代那些没用的雇佣军士兵,雇佣军团规模接近15万,家族的实力达到巅峰,人马丘陵的战争潜力得到极大提升……对了,我们的战兽军团要到20年后才能成型,它现在就是个无底洞,50万金索尔的预算都快用光了。恩比瑟为家族的财政问题急得睡不着觉,整个人都胖了一圈……你突然要调整计划,那也要有钱啊……我猜想,只要你提出意见,恩比瑟马上就会找你借钱。”

    死胖子,居然盯上了纳维尔领主送给我的礼金……维克多腹诽了一句,干笑说道:“我现在可不是人马丘陵的守护者,我还想再玩一段时间……等国王大婚的时候,我设法游说鸢堡,让奥古斯特家族调整战略部署,尽快组建舰队,控制菲斯湖水域。”顿了顿,岔开话题说道:“亲爱的,你服用孕育药剂,就会失去白银骑士的力量。谁保护你在布利诺尔城期间的安全?”

    翠丝莉撇了撇嘴,哼道:“我想要让奥黛尔陪我,西尔维娅不准家族的高阶女骑士提前去布利诺尔城。她挑了布鲁斯与我同行。”

    “.…..”维克多沉默两秒,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动身?”

    “这个月月底。”

    维克多计算了一下时间,说道:“我正好要派纳尔森去鸢堡,传授一套心灵战士的锻法。那个家伙脑筋不够灵活,我担心他应付不了鸢堡的手段。你们推迟十五天,帮我照顾一下他……等爱德华与安娜的结婚庆典结束,我们再一块回人马丘陵。”

    “好。”翠丝莉点头应允,迟疑了下,又说:“契布曼家族与王室和解了……鸢堡抽走铜城的见习骑士,契布曼伯爵鼓动南境几个家族折腾了一阵子,鸢堡派使者去见了契布曼伯爵,表示支持契布曼家族统领南境,抽走索林姆家的见习骑士是为契布曼入主铜城扫清障碍……他们故意把消息传到人马丘陵……你应该知道他们的意图了。”

    岗比斯南境是鸢堡南拓战略的核心环节,如果没有兰德尔殿下的因素,鸢堡或许会打散铜城血系家族势力,但契布曼伯爵借助维克多的声势,促使鸢堡选择妥协。双方达成了共识,那就没有维克多什么事情了。

    其实,维克多从来就不打算染指王国南境,兰德尔家族根本不具备以蛇吞象的实力,真的把手伸进铜城,只会卷入旋涡的中心,难以脱身,还吃不到半口肉,直接被南境领主捧到了头顶,当成吉祥物。

    港口、水渠、农田牧场、秘银、瑟银、精铁、紫蔗林这些资源,兰德尔领应有尽有。维克多才不稀罕王国南境,他只在乎吉莉安一个人。

    照当前的形势来看,吉莉安恐怕会是第一个主动离开维克多的亲密伴侣。

    翠丝莉的眼神透着担忧和怜惜,她虽然嫉妒心重,但更加心疼爱人。

    维克多伸出手指勾了勾她的下巴,哈哈笑道:“宝贝,你想的太多了,我好的很。”

    ******************************

    四天后,索菲娅离开蔷薇庄园,动身返回布利诺尔城。维克多终于松了口气,身边环绕着三位高阶女骑士,他只感到心累。

    高阶骑士的天性有点像巨龙,即便至亲也不会长期住在一个屋檐下。翠丝莉自幼追随西尔维娅,充当她的伴侣兼守护骑士,两个人相处当然没有问题。可这个小醋坛子看索菲娅就不对眼,少不了会对温布尔顿女侯爵冷嘲暗讽。

    索菲娅又何尝是盏省油的灯?

    两位怒涛女骑士明争暗斗,焦点全集中兰德尔殿下的身上。西尔维娅时不时还凑个热闹…...维克多四处灭火,头都大了两圈,暗自发誓绝不让自己高阶女骑士情人同时住进银月庄园的领主宅邸。

    要怪就怪西尔维娅一点主母的自觉性都没有,但仔细想想,高阶骑士还真没有等级森严的家庭观念。如果白银女骑士穿越到地球古代家庭,谁敢和她们耍威风,谈规矩,直接一巴掌抽死。

    只能说维克多还没有学会如何处理与超凡骑士伴侣的关系。但兰德尔殿下又何必要受伴侣原则的约束?

    索菲娅离开人马丘陵的第二天,维克多与戴恩牧师踏上返回兰德尔领的旅程。

    七天后的傍晚,维克多停在兰德尔领与约克公爵领的交界处,跳下战马,对戴恩说道:

    “我打算一个人去一趟契布曼领的紫槿树庄园。你把卡里古拉他们都带回去吧。”

    高阶牧师抬头看了看昏暗的天色,目瞪口呆的说道:“这个时候,你一个人偷偷地跑去和契布曼大小姐幽会?不合适啊,你现在是一位殿下……”

    “殿下就不能有诚挚的爱情吗?”维克多鄙夷地看了戴恩一眼。

    “不是不能有……是根本就没有。”戴恩大摇其头,又狐疑地打量了维克多,问道:“你不会想胁迫契布曼大小姐吧?”

    维克多大怒,嚷嚷道:“我怎么可能胁迫一位白银阶的女骑士?我可不想尚未成年就投入至高主的怀抱。”

    “那你想干什么?”

    维克多沉默稍许,微笑说道:“结果如何不重要,但我作为吉莉安的男人,总得主动争取一下,才能让我和她都不留遗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