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诱拐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紫槿树又叫油树,或油棕榈,是一种价值不菲的经济作物,主要用于火油的制作,而紫槿树本身也是品质优良的燃料。铁匠熔炼精金秘银合金,必须往熔炉内添加油木木料,以提高炉温。

    一株五龄紫槿树每年可收获价值40枚银索尔的油木种子,二十龄以上的紫荆树,其木料燃烧时只产生微少烟雾,是贵族过冬取暖的首选燃料,每株老树至少能卖出30枚金索尔的高价。

    紫槿树值钱归值钱,形态也别具特色,树干挺拔笔直,没有树枝,椭圆形的紫色树叶生于树干顶部,向四周弯曲垂落,从高处俯视,看起来就像一株盛开的紫花。但很少有贵族愿意住在紫槿树的旁边,因为它的果实和花朵总是散发着令人掩鼻的味道,尤其紫槿花开的夏季,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那股仿佛死老鼠的臭味,引来无数蝇虫围着树冠嗡嗡乱飞。

    相比油树的价值,契布曼大小姐才不会在乎区区一点怪味,维克多替她建造贵族庄园的时候,她坚持用油树取代观赏性质的植被,并将其命名为紫槿树庄园。

    实际上,紫槿树庄园根本就是一座大农庄,有800亩的油树林、4000亩的农田牧场和一个中型溪流水库,养殖场、磨坊、仓库、铁匠铺、兽栏马厩、农舍等设施一应俱全。在这片5000多亩大小的区域内,唯一的亮点是西南角一幢占地不足60亩的的花园别墅。

    只有在这个偏僻的角落里,才能感受到贵族休闲庄园的艺术气息和奢华精致。

    此时,银月高悬,紫槿庄园内的房屋一片黑暗,唯独花园别墅三楼的主卧亮着烛火。

    宽敞豪华的卧房内,点着几十根水蜥油蜡烛,吉莉安一身短睡裙,坐在小牛皮沙发上,一双惊心动魄的长腿翘在沙发几上,在烛光的映照下,刚健婀娜的娇躯阴影起伏,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魅力。

    此刻,吉莉安狭长的凤眼瞄着银质烛台上的水蜥油蜡烛,一根一根的看过去,目光最后落在对面沙发上一位容貌绝美的女士身上。

    “莎莉丝特,我们不需要蜡烛也能看清彼此,你点72根蜡烛纯属浪费!”

    这位女士有着栗色头发,灰绿眼眸,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皮肤雪白光洁,鼻梁高挺配上薄薄的唇线,给人留下强势自信的既视感,她双腿优雅交叠,双臂张开,分别搭着沙发两侧的扶手,明明身处客位沙发,却仿佛坐着王座。

    她正是契布曼家族的守护者,契布曼伯爵夫人,吉莉安的母亲,怒涛骑士莎莉丝特.契布曼。

    “你父亲省钱都是为了让我花钱。”伯爵夫人的笑容优雅迷人,语气理直气壮。

    吉莉安仰起头,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自语道:“过一会,我就让人把这里的烛台全部藏起来,看你还怎么浪费蜡烛……”

    莎莉丝特淡淡说道:“我从蓝鹅堡赶到紫槿庄园可不是为了来点蜡烛,你摆着这些精美的烛台也不是为我准备的。”

    吉莉安的表情微微一滞,琥珀色的眼珠转动两圈,嘟囔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平时,你不都是把银质烛台藏在你的金库里吗?”

    “哈,银器要经常拿出来擦拭,才不会变色发黑,才能卖个好价钱。我今天保养烛台,正好被你赶上了……”

    莎莉丝特双腿并拢,换了个柔和亲切的坐姿,微笑说道:“七天前,兰德尔殿下离开蔷薇庄园,正在返回兰德尔领的途中。”

    吉莉安眼睛一亮,翘在沙发几上的双腿顿时放了下来,身体前倾,喜不自禁地问道:“真的?那他的车驾还有5天就能回来了……”

    “难怪这个消息会让你如此高兴,从兰德尔殿下回到人马丘陵开始,你就在紫槿树庄园等他,一直等了16天……你还准备等多久?”

    吉莉安脸色一冷,盯着伯爵夫人,咬着牙问道:“什么意思?”

    “兰德尔殿下在蔷薇庄园待了9天,同他的伴侣一一见面,他回到兰德尔领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不见得会跑过来和你幽会……或许,你还要再等几天。”

    莎莉丝特话音一转,毫不客气地嘲讽道:“当然,我相信你们一定会相聚……总之,你是他最后一个见的情人。”

    吉莉安重新把双腿搭在红木沙发几上,靠着松软的沙发枕,懒洋洋地说道:“亲爱的莎莉丝特,我早就习惯了你的说话方式,我一点都不在乎你挖苦……我是最后一个和维克多见面的情人又有什么关系?对他来说,我是独一无二的吉莉安.契布曼……再多等几天相聚又有什么关系?他不来紫槿树庄园,我可以去银月庄园……”

    “那你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样,去蔷薇庄园第一时间祝贺自己的情人晋升殿下?”

    吉莉安挑着眉毛,气咻咻地说道:“不用你管。”

    伯爵夫人微笑摇头,柔声说道:“亲爱的,你很清楚自己不是人马丘陵的高阶女骑士,而维克多是人马丘陵的殿下。你是白银骑士,他是黄金血脉的殿下,你们不会有孩子,继续纠缠在一起,只会让双方都尴尬……你放手吧,这是你的权利,也是保全各自颜面的台阶。”

    “我不……绝不!”

    吉莉安鼓起了腮帮子,伯爵夫人好笑的问道:“为什么?”

    吉莉安转动念头,想到一个强大的理由:“听说维克多从纳维尔带回来许多财宝,足足装满十几辆四轮马车……我等着他为我准备的求爱礼物。”说着,说着,她的眼睛越来越亮,翘起嘴角,勾勒出明媚的笑容。

    莎莉丝特斜睨着乐不可支的女儿,不屑说道:“求爱礼物能值多少金币?5千金币……还是5万金币?再过几年,我们将搬入铜城,成为岗比斯南境之主,而你继承的事业岂能用金钱来衡量?”

    吉莉安用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这和我收维克多的求爱礼物有冲突吗?他欠我好多求爱礼物,这一次,我让他全补给我,哼哼!”

    见女儿娇憨的模样,莎莉丝特忍不住噗嗤一笑,摇头叹道:“我的宝贝,你舍不得的不是求爱礼物,而是送求爱礼物的那个人……你这个年纪应该品尝爱情的滋味,我不愿意阻拦你,一点也不愿意。可是,作为你母亲,我不能看着我的孩子失去未来。你要明白,兰德尔殿下不属于你,他属于蔷薇女王,属于人马丘陵……或者说,人马丘陵属于他。”

    “区区一个兰德尔子爵领如何配得上一位殿下?西尔维娅夫人禁止兰德尔家族对外招募骑士,要求人丘马陵的家族执行类似兰德尔领的政策,如今兰德尔家族可以非常顺畅的融入人马丘陵的政治圈,没有任何阻碍,不会出现大的动荡……蔷薇夫人早在八年前就开始为兰德尔殿下执掌人马丘陵铺路了……而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为迎接兰德尔殿下做过任何准备……我说的是兰德尔殿下,不是当初的维克多.温布尔顿男爵。”

    吉莉安恼怒地说道:“为什么要把爱情和家族利益混为一谈?难道我的爱情非得为家族利益做出牺牲吗?”

    “亲爱的契布曼小姐,你说反了。”

    莎莉丝特翘起双腿,淡定的说道:“骑士贵族建立的政治制度都是为骑士贵族服务的,长子继承制、守护者制度、沉默原则、伴侣原则等等,都体现一个核心内容——尊重力量。在家族中,见习骑士获得见习骑士应有的尊重,骑士获得骑士应有的尊重,白银骑士、黄金都是如此。黄金骑士可以战斗中杀死冒犯他的骑士,但不可以剥夺对手的应受到的尊重,比如,允许他们投降。”

    “尊重只为一个目的——明确自我。”

    莎莉丝特顿了顿,语气轻柔的说道:“我的女儿,终有一天,你将经受元素海的洗礼。祂冲刷你的灵魂,洗涤你情感和本能。一旦失去自我,你只会被元素海同化,成为世界本源的一部分……家族利益就是我们骑士的利益,如果有一天,家族需要你牺牲自我意志,断绝你的骑士之路,我请你背弃家族,不要犹豫。如果爱情成为你的阻碍,让你迷失自我,也请你放弃爱情,不要犹豫……骑士的伴侣原则就是为了保护你的这项权利。”

    “高阶骑士享受爱情,但绝不迷失自我,不受爱情的束缚。”

    吉莉安哼哼唧唧的说道:“维克多不是高阶骑士……”接着又掩饰性地补充一句:“他还欠我好多求爱礼物。”

    伯爵夫人气恼地说道:“我怎么有你这么白痴的女儿……你是契布曼家的继承人,效忠奥古斯特王族,他是人马丘陵的殿下,你们已经失去相互信赖的基础。他无法解除和你的伴侣关系,但可以疏远你,冷落你……如果你认为和他在一起能够继续自己的骑士道路,我让你的弟弟取代你的继承权,你去投效人马丘陵。问题是,你们能有孩子吗?你做不了母亲,你的人生就不完整,抱着遗憾,如何面对元素海的冲刷,你以为你是罗兰长公主?”

    吉莉安梗着脖颈,倔强的说道:“你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信赖我?我信赖他,他知道,所以他也信赖我……我们在一起就是这么简单。他不会要求我放弃家族利益,我也不会为了家族利益背叛他。”

    “你太天真了,居然臆测一位殿下的想法。”伯爵夫人摇了摇头,说道:“我敢打赌,他不会主动来见你,这是最明显不过疏远信号……”

    话音刚落,吉莉安的身畔突兀地浮现一股微风,吹拂她的发丝,如同情人的爱抚。

    “维克多!”

    吉莉安惊喜地跳了起来,光着脚跑到窗前,推开木窗,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莎莉丝特内心骇然,灰绿眼眸转为深邃的碧绿,起身走到大开的窗前,向外望去,见到几百米外,一个挺拔的身影披着月光,矗立在草棚之上。吉莉安穿着短睡裙,飞快地向草棚掠去,然后高高跃起,曼妙的娇躯落入不速之客的怀抱,草棚瞬间塌了一个洞,两个人直接陷入茅屋内。

    此时,被惊动的守卫牵着狂吠不止的猎犬四处巡查,警戒的哨声此起彼伏,火光点点亮起,整个庄园都醒了过来。

    莎莉丝特召来别墅的管家,对着那处孤零零的茅屋扬了扬下巴,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管家抬头看了看,恭敬答道:“储存干草料的仓库。”

    “……草料仓库”伯爵夫人表情不变,依然高贵端庄,淡淡吩咐道:“解除警报,让他们都回去睡觉。”

    “是。”

    管家躬身告退,伯爵夫人又问道:“里面有老鼠吗?”

    “这个……仓库里面养了两只猫。”管家间接说明里面有老鼠。

    “……呵呵”伯爵夫人终于绽放笑容,摇了摇头,近乎无声地念叨:“爱情……”

    “给我备马,召集我的随从,我要回蓝鹅堡。”

    ******************

    仓库的干草堆上,仔细摸索了维克多的衣服和裤子,然后转过身体,与维克多额头抵着额头,紧盯他暗金异色的眼眸,竖起眉毛问道:

    “我的求爱礼物呢?”

    “.…..我不就是吗?”

    吉莉安八爪鱼一样地缠住维克多,撒娇说:“那变个金眼给我看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