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有恃无恐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一个塔灵称自己不舒服?

    维克多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心里就是一紧,连眼睛都变成了金黄色。

    炼金塔可是会损坏的!

    他收敛浮躁的情绪,意志冰冷的发出命令:“国王立刻自检各功能组件,汇报检查结果。”

    “魂火约束功能正常……生产功能正常……意志侧加载功能正常……记忆上传功能正常……元素调整功能正常……符文水晶收取功能正常……快速建造功能损坏……自查结束。”

    “立刻启动生产任务,检查各功能运行状况。”

    炼金塔祭台上方浮现4枚虚空元素符文,层层衍生众多细小符文,并以一种玄奥方式相互围绕转动,揭示由简单到复杂、由单一到多样的世界演变规律。所有符文如点点繁星,罩在祭坛之上,氤氲的光雾汇聚到中间,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约束,隐隐勾勒出人形的轮廓。

    尽管多次观察过炼金塔虚空造物的,维克多仍然为眼前虚实交织的场景而感到震撼。

    “炼金塔运转正常。”

    脑海中响起国王一成不变的声音,维克多终于放松下来,黄金色的眼眸恢复暗金环绕的黝黑深邃,调侃意味明显的说道:“你怎么感到不舒服了?疼、还是痒……或者,炼金民兵回归炼金塔的记忆把你给吓到了?”

    “大人,我没有相关的功能,也不会有您描述的感觉。”国王平静地回应道:“7号炼金塔约束的魂火单位有14031点,接近三级炼金塔的水平……炼金士兵是二级炼金塔的生产单位。另外,我没有关于元素调整功能组件的信息,无法确定它的权限等级。”

    7号炼金塔在修复的过程中,塔灵国王也在完善自身的信息库。凡是它接触到的功能组建或炼金单位,无论有没有修复,它都能获取到完整的信息,知道具体的内容和权限等级。

    国王没能获取元素调整功能的权限信息,属于7号炼金塔的异常现象。

    维克多皱起细长的眉毛,近乎自语的问道:“这意味着什么?”

    “有多种可能性,我无法推测肯定的答案。”国王接过主人的问题,回应道:“我苏醒之后,信息库里多了数十种无法制造的炼金生物模版,它们都没有元素属性的具体信息,只有外形特征……您愿意看看吗?”

    维克多精神一振,兴致勃勃的说:“当然,传给我看看。”

    脑海中浮现一幅幅图像,维克多顿时变得目瞪口呆。

    都是一些异常美丽的雄性和雌性人类……或许不能称为人类,因为她们并非纯正的人类,比如,一位五官精致,耳朵颀长的女性背后长着一对透明的翅膀;皮毛光滑闪亮,体型纤细妖娆的半人半鹿雌性;身材健美,容貌英俊,头生犄角,身后拖着一根光滑尾巴的雄性人类…...还有一些形态各异,但软萌可爱的小动物,它们都有糅合不同动物的特征,半猫半兔、半狗半羊,等等。

    普通人看到这些画面肯定痛斥古代炼金师腐朽糜烂,维克多却不这么认为,他对世界有自己的见解。炼金生物的模版都取自现实存在的生物,像这些稀奇古怪的炼金生物根本造不出来,因为世界法则不允许。

    “这个炼金师……脑洞很大,可他如果能造出这些乱七八糟的生物,那和造物主也没什么区别了。”维克多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笑道:“我猜测纳维尔的炼金塔属于某个疯狂的炼金师。它是一座实验性质的炼金塔,和你的类型不同。所以你无法获取元素调整功能的权限信息。”

    国王说道:“这些没用的信息就像扔不掉的垃圾,塞在我的意志侧中……而且,7号炼金塔是一级炼金塔,却有三级炼金塔的魂火,二级炼金塔的炼金战斗单位,以及无法解读权限的功能……毫无逻辑美感,这才是我感到不舒服的原因。”

    逻辑美感?

    维克多悚然一惊,美感是世界法则完善的具现,爱美之心是世界意志赋予智慧生物的本能。这就好比,造物主喜爱自己的创造的世界,人类作为造物主的意识载体,本能的喜爱自己所在的世界,具体表现为爱美,并对美好的事物进行观察,加以保护、研究、仿造和应用。

    不美好的东西当然不符合世界法则,就好像雄伟恢宏的大教堂,下面重而大,上层轻而小,整体布局对称,呈现建筑的美感。如果上下颠倒,布局乱七八糟,想一想都别扭,那样的教堂根本也盖不起来。

    国王说7号炼金塔现在没有逻辑美感,其实是同样的问题。

    一级炼金塔有三级的魂火总量、二级的炼金单位和实验性质的元素调整功功能,本身就不合逻辑,应该停止运转。

    但是,不合逻辑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应该停止运转的却能继续运转,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维克多沉吟片刻,在意识中对国王说道:“7号炼金塔能够收取其他炼金塔的符文水晶和蚁人的魂火绝非偶然,我不懂其中的原理,却能猜到背后必有原因……你曾经建议我,修复炼金塔的魂火约束功能,先提升它的等级,再修复添加其他功能组件。但我可以肯定,随便我怎么修复,最终的结果都是7号炼金塔彻底完善,然后,重现炼金帝国文明……这是某种命运的力量……至少,我们现在知道大地之核就是炼金塔的符文水晶,也掌握了一套收取符文水晶的方法,完全可以继续修复提升7号炼金塔。”

    “国王,你现在算是活了,但也不用想的太多,7号炼金能正常运转就行。后面,我要是发现了新的符文水晶,你还是按照之前的优先级修复7号炼金塔……先提取新炼金单位,添加新功能组件,再修复快速建造功能,最后才是提升炼金塔的等级。”

    国王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如您所愿,大人。”

    “嗯。”

    维克多应了一下,断开与塔灵的意识连接,走出炼金塔洞窟。

    哼,炼金塔,我愿意修就修,不高兴就不修。我现在自身足够强大,有多种选择,再过二、三十年,我的心灵战士也将成型,7号炼金塔只是一个过渡的梯子而已……主动权在我的手上,何必要满足你们的愿望?

    维克多抬头看着挥洒光芒的银月,嘴角勾起轻松自信的笑容。

    **********************

    银月庄园,领主宅邸的主卧房,妮可平躺在用小牛皮制作的凉席上,双手垫着脑袋,曼妙的身体曲线上下起伏,笔直修长的双腿交叠并拢,眼神迷离地望着天花板怔怔出神。

    维克多跑去契布曼领和吉莉安幽会,戴恩牧师还在路上磨磨蹭蹭地不肯回来,设法替兰德尔殿下遮掩,擅闯其他家族领地的事迹。妮可是少数几个知情人,她一想到维克多不顾殿下的名声和私闯领地的风险,只为去见契布曼大小姐,就恨得牙痒痒。

    坏家伙,就知道欺负我,就会欺负我......等你回来,我立刻走,搬回金橡树庄园,十天不见你!

    妮可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做不到,又悄悄地改成:

    三天不见你……哼!先冷落你一天,再让你向我道歉。

    也不知道,坏家伙现在是不是还和契布曼家的小姐在一起?吉莉安虽然有点傻,但比索菲娅好多了……至少,她不会想着霸占维克多……真气人,维克多为什么要先见她!因为她是白银骑士?维克多都是殿下了,我是不是该晋升白银阶?除了我,维克多的伴侣都是超凡骑士,如果我晋升白银骑士就不是最特殊的一个了……我到底要不要晋升白银骑士?

    这时,卧室房窗外传来敲击水晶的脆响,妮可立刻从大床上弹了起来,一步跨到窗前,掀开蛛丝帷幕,迎着月光,推开水晶窗户。

    维克多悄无声息地穿过窗户,刚落到地板上,一个香软的身体就投入了他的怀抱。

    ************************

    第二天清晨,莉莉娅做完晨祷,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等信徒纷纷离开小教堂,才优雅起身,踩着高跟鞋踱到米勒神父的面前,虚提裙裾,屈膝施礼:

    “神父,我想做告解。”

    身穿粗亚麻长袍的老牧师打量了她,颔首笑道:“莉莉娅,你要忏悔罪过,可以向主告解。我看你不是来忏悔的……如果你愿意诉说,我乐意倾听。”

    “玛茜,你出去等我。”

    莉莉娅先吩咐贴身侍卫退下,转过头对米勒说道:“神父,我不知道该怎么诉说……”

    米勒点点头,打手势让教堂侍从先离开,促狭地笑道:“我们随便聊聊,说你想说的事情……我保证不会让维克多知道。”

    莉莉娅脸一红,犹豫了片刻,蹙起精心打理的柳眉,喃喃说道:

    “我有两年多没有见到我的丈夫了,我很想念他。可不知道为什么,他马上就要回来了,我却不又不想见他……”

    米勒满是皱纹的老脸堆起笑容,“呵呵,我巴不得维克多马上回来,好让戴恩天天守在这个教堂,替你们这些贵族主持弥散……我这个老家伙都不怕维克多,你这么漂亮的贵族夫人又有什么好担忧的?去年,你托妮可夫人,请动她的老师为你做第二次身体重塑,不就是要给维克多看你现在的样子吗?”

    莉莉娅咬了下娇艳的嘴唇,细声说道:“我经历两次身体重塑,每天刻苦练习鹰狮战技,无论是容貌还是能力,自认为不比爱丽娜和爱丽丝她们差……可爱丽娜从纳维尔带回来整整14车的财宝,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和维克多距离越来越远,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追赶他的脚步……我会老的,我的丈夫却始终年轻。”

    “谁告诉你的?未来的事情,谁能告诉你?”

    迎着莉莉娅惊讶的目光,老牧师问道:“如果有一天,维克多失去了力量和美貌,变成一个普通的凡人,你还会爱他吗?”

    莉莉娅表情肃然,认真的语气中带着一点自豪,说:“是的,我爱他,无论他是高贵的殿下,还是一个普通人。”

    “我看未必……”老牧师看了她一眼,摇头说道:“你会不会爱普通的维克多,我不确定。但我肯定,蔷薇庄园的那一位依然会爱着维克多。她爱维克多是因为爱自己,肯定自己的经历。你爱维克多是因为想让维克多爱你……你不了解自身,不懂得爱自己,不肯定自我,那就太容易被外界改变了……你自己都善变,又怎么知道对丈夫的感情永不变色?”

    莉莉娅眼神茫然,不知所措,听老牧师继续说道:

    “未来一成不变,世界如同冰冷的墓窖。说不定,有一天,你会成为高高在上的莉莉娅女皇,掌握难以想象的力量和权力;说不定,你会失去现在的一切,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说不定,你会沦为落魄的乞丐,说不定,你会成为高阶神职者……但你的灵魂不会变,因为每个人的灵魂拥有相同的本质。这一点,你和骑士,和维克多没有区别。”

    莉莉娅回过神来,喃喃说道:“神父,我听不懂你所说的……”

    米勒笑道:“听不懂是不愿意承认,骑士贵族和普通人有相同的灵魂……我问你,殿下每天可以比你多一个眨眼的时间吗?殿下没有迎接死亡的一天的吗?殿下不是母亲孕育出来的吗?”

    “孩子,世界的本质是无情的公平。吾主说‘向光而行’,每个人起点相同,终点一致,关键是行走的方向。你和你的爱人朝相同的方向前进,便无需追赶他的脚步……你能看到他的足迹,他也会领着你走。”

    莉莉娅听的一头雾水,脸上维持着恰到好处的感悟表情,施礼道:“神父,谢谢你的开解,我感觉好多了……可是,维克多要是嫌弃我,怎么办?”

    白费了半天的口水,他嫌弃你,你找我诉苦有什么用?

    老牧师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指尖挥洒圣光,怜悯地说道:“孩子,愿主赐福于你。”

    “赞美至高主,愿您的光辉永照世间万物。”

    莉莉娅双手交扣,抵在眉心,虔诚祷告,然后站起身,容光焕发地说道:“谢谢神父大人为我祈福。”

    米勒笑眯眯地问道:“是纳尔森勋爵喊你来的吧?”

    “您怎么知道的?”莉莉娅有点惊讶地问道。

    怎么知道的?拿私密的感情问题向牧师告解,你那个笨蛋哥哥只能想出这个办法……神眷者腹诽了一句,还未等他开口,门外传来玛茜的声音:“夫人,兰德尔殿下到银月庄园了,他派人召见您。”

    莉莉娅顾不上和米勒告辞,提着裙子,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出小教堂。

    “快,把我的马车叫过来,我们立刻去银月庄园。”

    “夫人,我们骑迅鸟会更快一些。”

    “不,马车上可以换衣服,整理妆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