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3章 鼓舞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兰德尔领,金水河畔的滩涂阵地。

    数百名雇佣军战士顶着灼热的阳光,踩着松软的淤泥,向散落在河滩上的鱼人掩杀过去。他们身穿牛皮硬甲,头戴皮盔,分成一支支战斗小队。每支小队共10人,配备2名弓箭手、2名投枪步兵、3名长矛手和3名盾戟步兵。三支小队组成一支30人的战斗小组,相距不超过15米,排列成松散的三角阵型,交替掩护,快速突进,不断击杀敢于冲阵的鱼人,并分割其他鱼人,防止它们集结冲锋。

    弓箭手自由射杀30米内的鱼人,漏网之鱼由长矛手集中攒刺,盾戟步兵保护同伴,投矛步兵几乎不投掷标枪,他们是战斗小队的伍长和副手,负责观察战场动态,指挥小队作战,只有遇到特别强壮的鱼人,他们才会射出标枪,招呼队友集火目标。

    鲁莽勇敢的鱼人毕竟少见,大多数鱼人都及时潜入水中,诺大的河滩上只余下数十具鱼人的尸体,雇佣军士兵迅速回收箭矢和标枪,并向后方撤退。

    金水河的水面上时不时浮现出鱼人的脑袋,频率越来越高,渐渐有了一丝异样的躁动,当上千颗鱼头在波涛中载浮载沉,用仇恨的目光盯着河滩上的入侵者,大战将启的压抑感笼罩在每个雇佣士兵的心头。

    第一只鱼人登上了河滩,紧接着,一只只鱼人从河水里爬上岸。阳光映照它们身上的鳞片,反射点点幽光,连成一片,如同潮水向前逼近。滑稽怪异的叫声此起彼伏,结成一道声浪的时候,鱼人组成的黑潮在滩涂上狂涌直进。

    此时,500多名雇佣士兵已结成了紧密阵型,身强力壮的盾戟步兵站在前排,鸢盾相连,组成一道坚固的盾墙;长矛手位列其后,4米长的双手矛从盾墙的缝隙处探出去,锋利的矛尖与寒光闪烁的戟刃构成刀枪丛林。

    步兵方阵!

    雇佣军战士的步兵方阵仿佛一头长满尖刺的巨兽,露出恐怖的獠牙准备将猎物撕的粉碎。但头脑简单的鱼人沉浸在数量优势带来的兴奋中,蹼足和较轻的体重赋予它们在淤泥上狂奔的能力,鱼人群冲锋的速度快如奔马,黑压压的涌向雇佣士兵的钢铁防线。

    号角声响起,指挥官发出命令:

    “正前方,100米,抛射!”

    方阵两翼的投矛兵和后方的弓箭兵齐齐出手,标枪箭矢如飞蝗般,一波波地落入鱼人浪潮中,鱼人纷纷扑倒,阻挡后面的同类,冲锋阵线不可避免的出现空隙。

    不过,鱼人心智混乱,本来就没有阵型,只要数量比对手多,它们的冲锋就不会停止。普通战弓抛射箭矢的威力稍显不足,鱼人自带滑腻的鳞甲,即便被羽箭射翻,被同类的蹼足踩进淤泥,依然能爬出来,吱哇乱叫的跟着冲锋。只有沉重的标枪才能对鱼人造成致命打击,但投矛手的数量较少,每个人只背负3把标枪,还不足以遏制鱼人的进攻。

    然而,弓箭手的箭雨打乱了鱼人冲锋的节奏,让它们一批一批的撞上盾戟步兵和长矛手组成的坚固防线。

    长矛吞吐,戟刃翻卷,鱼人血肉横飞,惨死当场。步兵方阵每收割一批鱼人的性命,便向后退一小段距离,防止鱼人尸体堆垒,并朝后方的营寨徐徐退去。

    营寨的箭塔上,维克多与纳尔森并肩而立,居高临下,俯视整个战场。

    “聚散灵活,进退有序,一半新兵的第二军团能有这种表现,非常不错!”

    维克多颔首赞道:“纳尔森,你做的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纳尔森咧嘴一笑,乘机说道:“大人,您的钱没用白花。”

    维克多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题,只说:“我现在明白了,没有无敌的战法,只有合适的战术,大军团的优势在于无数颗脑袋,当他们为一个目标而努力的时候,迸发的智慧与力量超越任何超凡个体,也包括我。”

    纳尔森挠了挠后脑勺,困惑地说道:“大人,我都能轻易击破下面的步兵方阵,何况您呢?”

    维克多莞尔道:“我击破步兵方阵不难,杀光几百名士兵也只是时间问题,但军队终究给我制造了问题,他们还能把问题扩大成难题和致命缺陷……今天,我们不讨论军队如何应对超凡强者,只谈这支雇佣军大队做到了你我都做不到的事情。”

    “鱼人速度没我快,力量没我强,它们追又追不上我,打又打不过我,数量再多也没用。可是,如果我杀太多鱼,成了鱼人屠戮者,鱼人看到我就会逃进河里。所以,我杀不光所有的鱼人,也无法吸引它们。事实上,我独自站在河滩上,鱼人不可能召集上千名同类对付我一个人。我不能把河里的鱼人吸引过来,蔷薇港那边还怎么架设栈桥?传奇强者单凭自己的力量,无法达成鱼人战争的最终目的。因此,在时间和空间上,超凡强者从来都不是决定种族竞争结果的主要因素。”

    维克多指着下面的步兵方阵说道:“五百多名普通士兵且战且退,就能源源不断地吸引这片河域里的鱼人。”顿了顿,又感慨地说道:“步兵方阵应付不了体型庞大,力量超凡的怪物,对付同体型的对手却非常实用。最难得的是,他们能步调一致的后退,让鱼人误以为入侵者胆怯逃跑,召唤更多的鱼人增援。”

    “不过,500人的步兵方阵还是单薄了一些,两翼和后队尤其脆弱,如果被鱼人包住就完了……你再不派人接应他们,我估计场面会很难看。”

    鱼人天性混乱,却并非无脑,有的鱼人正面冲锋受阻,便向步兵方阵的两翼包抄过去。一只体型高大的凶暴鱼人奔跑速度远超同类,它率先撞上步兵的方阵的左翼。掩护侧翼的投矛手都是精锐的伍长和十夫长,他们现在只保留最后一支投矛,手持圆盾和长剑,直面凶暴鱼人猛烈冲击的那名精锐伍长及时用圆盾挡了一下,但力量的差距让他向后跌倒,几名弓箭手及时抵住他的后背,合力掀开了凶暴化的怪物,其他的投矛手趁机用精铁长剑杀死了那只凶暴鱼人。

    比普通士兵更强大的凶暴鱼人没能造成雇佣士兵的伤亡,但从维克多的角度看下去,步兵方阵的左翼阵线向后弯曲了一下,虽然很快恢复了稳定,但整个步兵方阵还是出现了片刻的混乱。

    河水里,不断有鱼人冒出来,数量已经突破两千,其中不乏速度奇快的凶暴鱼人。而步兵方阵距离营寨的安全线还有400多米,参照双方的移动速度,鱼人肯定能在雇佣士兵脱身之前,包围他们。

    这500多名雇佣士兵的形势可以说是岌岌可危。纳尔森却信心满满地说道:“大人放心。这种演练是为了磨练新兵的意志和胆魄,增强战友之间的信任感,让小怪物压一压他们才好……我已经提前做了安排,您看那边,还有那边……”

    顺着纳尔森的手指看过去,维克多发现河滩东西两侧的丘陵,各冲出一支30人的骑士小队,笔直的切入战场。增援的鱼人见到新入侵者,便改变了冲锋方向,鱼人潮顿时后继无力,步兵方阵又稳住阵脚,按照固定节奏,且战且退。

    西侧的骑士是乔莫森勋爵,东侧领头的骑士则是朱蒂。

    她剪短了头发,身穿暗红色六足鳄藤皮铠甲,手持精金长剑和精钢骑士盾,位于骑士小队的锋尖,宛如一只雌虎直冲汹涌而来的鱼人潮。连续几记凶猛盾击,成吨重的爆发力将数十只鱼人拍飞二十几米远,砸得两侧鱼人满地翻滚,哀嚎惨叫,密集的鱼人潮顿时被撕开一道缺口,30名精锐士兵像尖刀一样插了进去,手中的精铁战戟劈斩晕头转向的鱼人,把缺口撕得更大。

    朱蒂放缓了脚步,专挑那些有威胁的鱼人下手,无论是凶暴鱼人还是普通鱼人,在她的长剑之下都是一剑两段。

    维克多怎么也无法把娇弱温柔的布里亚特子爵夫人和眼前这位浑身浴血的女骑士联系在一起。

    纳尔森丝毫没有察觉主人此刻的心情,自顾自地说道:

    “蔷薇港的栈桥和防鱼墙已经修好了,其实我们平时只稍微逗一下鱼人,不需要组成步兵方阵接敌,这反而增加了风险,尤其骑士小队最后撤离战场的时候,缺乏掩护,精锐士兵可能会出现死伤。我们定期实施一次激烈战斗,主要是给新兵练胆……不过,打鱼人能输不能赢。我们打赢这场战斗,附近水域的鱼人会跑到别的河滩,就怕它们去蔷薇港骚扰雇工,所以我们最后必须撤出战场,把这片河滩还给鱼人……能输不能赢的战斗最难控制,全靠骑士小队掩护雇佣军士兵撤退,而且还特别费钱。”

    “我们把这片河滩战场还给鱼人,那些羽箭投枪都收不回来。”纳尔森腆着脸,笑道:“大人,没脑子的鱼人也知道把羽箭和投枪都折断了,再扔进水里……我们想收也收不回来,每次练兵都要消耗掉许多军备,长弓兵的破甲箭都舍不得用。如果雇佣军团能再加一点军事预算,我想把长弓兵也拉上去试一试。”

    维克多从朱蒂的身上收回目光,也自顾自地说道:“超凡强者不是决定种族竞争结果的主要因素,却能左右一场战斗的胜负。”

    “这场战斗,我要赢!”

    抽出四指宽的两柄精金长剑,在纳尔森惊诧的目光中,维克多从箭塔上一跃而下,双足点地,风驰电掣般的切入战场。

    如果说骑士冲锋陷阵如虎入羊群,势如破竹,那维克多就是无可抵挡的飓风天灾。青黑色的气流笼罩4米方圆,劲急的空气仿佛一柄柄无形的利刃横扫四面八方,所过之处掀起一片腥风血雨,鱼人的脑袋漫天乱飞,即便是距离他20米远的鱼人也被风刃切成两片。

    鱼人浪潮在席卷万物的飓风面前,瞬间崩溃倒转。纳尔森在箭塔上看的热血沸腾,浓稠的血腥味激起他的内心的暴戾,两眼凶光闪烁,跳下箭塔,扯碎身上的衬衣,赤裸着精壮的胸膛,拾起两把百磅重的精金斩首巨剑,怒吼响彻整座营地:

    “全军出击!跟随主人,杀光那些杂碎!”

    纳尔森宛如一头人型恶龙,冲进河滩阵地,两把恐怖的斩首巨剑所向披靡,横扫狼奔豕突的鱼人。

    营地内响起决战的号角声,一队队士兵涌了出来。步兵方阵率先做出回应,化整为零,一支支作战小队像狼群一样的掩杀过去。

    朱蒂手持长剑,痴痴地看着漫步而来的维克多,青黑色气流环绕他的身体,金黄色双眼透着高贵与无情,宛如主宰怒风的魔神降临世间,胆敢靠近他20米内的鱼人都会被风刃撕裂。

    强大而冷酷,无人可以阻挡,无人可以并肩作战……这就是兰德尔殿下吗?

    “朱蒂大人,小心!”莉莉娅的凶暴女护卫玛茜向发愣中的朱蒂高喊,一只鱼人正朝她的后背猛扑过来。

    朱蒂手腕一振,长剑反撩下划,头也不回地将偷袭她的鱼人剖成两半。

    维克多隔着几十米远,对着朱蒂微微一笑,赞许地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亲爱的,你是来鼓舞我的吗?

    朱蒂内心突然涌起一股力量,扫除彷徨与失落,目光坚定的转向逃窜的鱼人,长剑亦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