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命运的相聚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另外,你声称自己编了一个故事,告诉贝尔蒂娜,她的妈妈很爱她……你怎么可能当着贝尔的面,杀死她的舅舅和妈妈?”

    维克多十指交扣,搁在写字桌上,嘴角勾勒出讽刺的冷笑,说:“只有一种可能,贝尔没有目睹事件的经过,她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

    “我猜测,事情是这样的……当天,暴露巫师身份的人不是你,而是小贝尔。她呈现巫术符文,从被人发现到桑顿管家找来你的父亲商议对策,她一直都在沉睡。贝尔那么可爱,她如果能哭闹一下,她的外祖父和祖父未必舍得处理掉她……知道我为什么用‘处理’而不是‘杀死’吗?小贝尔始终昏迷不醒,无法自主进食饮水,很难养活。如果留着贝尔,男爵管家外孙女生病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驻守神父的耳中……贝尔生了怪病不找牧师治疗,难道别人不会怀疑吗?如果找牧师治疗,岂不是自投罗网?既然贝尔活不下来,还会拖累到两个家庭和桑顿男爵,那就只能悄悄处理掉了……蒂娜和你都接受了管家的意见,对吧?”

    维克多靠向椅背,一边观察伊莫森的面部表情变化,一边说道:“事到临头,你们后悔了,蒂娜迟迟不愿意放手,她的哥哥失去了耐心,对她采取强制手段,夺走了贝尔。你忍不住和他打了起来,但不是他的对手,被揍趴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妻兄要给贝尔灌药,便召唤猎犬群,杀死了管家的儿子。”

    “你在妻子面前使用巫术,残害她的同胞兄弟。此时,蒂娜完全相信你就是魔鬼的化身,贝尔是魔鬼的阴谋。她试图消灭贝尔和你,或者打算向牧师告发你们父女俩都是魔鬼……不得已,你又亲手杀了贝尔的母亲。”

    “伊莫森,你对我隐瞒了贝尔是个巫师的事实。”

    维克多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惋惜,伊莫森听到耳里,却寒毛直竖,惊慌失措地哭叫道:“殿下,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贝尔不是巫师,她真的不是巫师……求求您,放过贝尔吧……”

    “够了!”维克多厌恶地看了眼大哭大叫的伊莫森,淡淡说道:“别用废话浪费我的时间,你现在可以选择继续解释,或者像鼻涕虫一样的赖在地上。”

    “老爷,我解释,我可以解释……”伊莫森赶紧从地板上爬起来,用袖子胡乱擦了擦脸,声音急促的说道:“老爷,您的推测基本上都是对的,可我当时确实觉醒了智慧指引天赋,呈现巫术符文,我不确定贝尔的昏迷是不是我造成的,也不确定我的智慧指引巫术是不是她激发的……我,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贝尔究竟是不是巫师……”

    维克多心中一动,打断他的话语,问道:“你当时为什么不能确定?”

    伊莫森露出回忆的神色,隔了一会,说道:“因为我当时听到破碎的呓语,那是我第一次听到魔鬼的声音,也是唯一的一次,我整个人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浑浑噩噩,无知无觉,蒂娜叫醒我的时候,我看到我的手还是抚在贝尔的额头上,有巫师符文在她的头顶转动……大人,我同您说过,我记不住巫术符文的样子,而且那是我第一次呈现巫术符文,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当时也怀疑贝尔是个巫师……后来,我就知道了,她不是巫师。”

    维克多沉吟了下,问道:“理由呢?”

    “老爷,我和贝尔在大沼泽相依为命,一起生活了十二年,从没有发现她会任何巫术!”伊莫森双手握在胸前,急切地辩解道:“老爷,如果贝尔真的是巫师,我绝不敢向您隐瞒的,这会害死她的……就是因为贝尔不是巫师,我才想让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而且,而且米勒老爷特别喜欢贝尔,神圣的教宗冕下还亲自施展神术为贝尔治病,她怎么可能是巫师?山区要塞的布索大人告诉我,任何人只要超过十五岁的年纪,就不可能再觉醒巫术……贝尔已经21岁了,她不会变成巫师!”

    维克多面色稍霁,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肯再要几个孩子?”

    伊莫森表情痛苦的解释道:“我害怕我后面的孩子还是像贝尔那样长不大,活不长……贝尔得了怪病都是我害的,是我突然觉醒的巫术害得她昏迷不醒,醒了以后,她成长的特别缓慢……幸好,殿下请托神圣的教宗冕下为贝尔治病,她现在总算好了一些。可是,您不可能照顾到每一个有怪病的孩子。所以我偷偷地配草药服用。”

    修长的食指轻轻敲打桌面,维克多沉吟问道:“你对我隐瞒真相,主要是为保护贝尔?”

    伊莫森久久沉默,抬起头时,已满脸泪痕,擦着眼泪,哽咽道:“我没想杀蒂娜……蒂娜捡起铲子,要砸死贝尔。我受了伤,躺在地上,无力阻止她,也来不及控制异化战犬拖拽她的衣服,战犬咬到了她脖子……我不是故意的。”

    “嗯。”维克多点点头,从书桌后面起身,上前拍了拍巫师的肩膀,举步向门外走去。

    伊莫森咬咬牙,跟着维克多走出木屋,在他登上迅鸟之前,颤声问道:“老爷,我的家人……他们怎样了?”

    维克多跨上迅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淡淡说道:“你杀了桑顿男爵管家的儿子和女儿,背叛桑顿家族,你认为你的家人会怎样?你的家人受到桑顿男爵的贬斥,失去狩猎总管的职务,赔偿管家800亩封田,狩猎总管的职务由管家的堂侄担任……不过,桑顿男爵又得重新任命一个狩猎总管了。”

    伊莫森神情黯然地说道:“是我害了他们。”

    “哼。库克斯抽伊莫森三鞭子。以后每个月见到他都抽他三鞭子,连续抽5个月,不许抽残抽死。”维克多抖动缰绳,带着雷诺和夏克扬长而去。

    “多谢主人,多谢主人!”伊莫森喜出望外,跪在地上对着维克多的背影连声道谢,却被炼金民兵拎小鸡一样的拎到后面,行刑去了。

    伊莫森一家的悲剧令人唏嘘,维克多却没有任何感觉,并非他冷血无情,而是心态的差异造成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超凡者能够驾驭自身的情感,领主也很难代入普通人的视角。

    这场悲剧的根源不在于对错,只在于弱小。教会压制巫师,是为了切断魔鬼对人类国度的窥伺,维护现有的统治秩序。桑顿男爵、桑顿管家和狩猎总管都是光辉法典的受益者,维护教会制定的教规,剔除巫师的影响无可厚非。如果桑顿家是个实力大领主,有能力控制并豢养巫师,结果就会不一样。

    既然无法保护贝尔,为了保全家族,蒂娜的哥哥决定处理掉外甥女并没有错。他错就错在,察事不明,行为莽撞,激怒了巫师妹夫,又不是巫师对手,活该被反杀。

    蒂娜眼见丈夫突然用巫术杀害兄长,认为伊莫森被魔鬼附身,贝尔蒂娜是魔鬼之女,抱着大义灭亲的念头,想要除掉祸患,这也没有错。她错在愚昧无知,没有自知之明,和她哥哥一样的鲁莽冲动。假如她虚与委蛇,先摸清伊莫森的底细,无论选择跟着丈夫逃亡,还是选择替兄长复仇,都不至于横死当场。

    伊莫森为了保护女儿,保护自己,迫不得已消灭来自妻子和妻兄的威胁,那就更没有错了。他错在懦弱胆怯,优柔寡断,不敢面对现实,不敢反抗权威,导致亲手杀死了爱妻和亲人,留下终生遗憾,深陷痛苦悔恨而无法自拔。

    如果他及时用异化猎犬控制住局面,将那些想处理掉贝尔的亲人先收拾一顿,再向他们坦白身份,表示要带着老婆孩子逃亡,他们敢不答应吗?敢向教会告发吗?他们只会设法掩盖事实真相,对外宣称狩猎总管和他的妻儿遭遇野兽,不幸罹难。

    所以说,强大不依靠力量、智力、财富和权势,而是源于心性、意志和智慧。

    幸好,人的心性与意志会在逆境中成长,智慧会随着岁月而沉淀。如今的伊莫森和十几年前的毛头小子马科林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伊莫森的遭遇,维克多也只是稍微感慨了一下。他留意到伊莫森那一次巧合的呓语。

    正是因为那一次魔鬼呓语,伊莫森暴露了巫师身份,带着贝尔蒂娜出逃桑顿男爵领。但那个时间节点恰逢森林人马迁徙,岗比斯王国开拓人马丘陵。假设不在那个时间段,伊莫森和贝尔不可能横穿森林人马的领地,潜入大沼泽隐居……八年之后,我激活炼金塔,埃德文大师探索大沼泽,遭遇伊莫森的异化老鼠;我又派遣炼金民兵杰克进入大沼泽,搜集净化水晶,杰克发现了贝尔蒂娜和伊图戈斯的脚印。紧接着,蚁潮东进,伊莫森被迫搬到半龙人部族附近定居,那个位置靠近山区要塞的西侧,然后米勒神父来到兰德尔领,我派遣炼金民兵侦查大沼泽的地形,俘虏了伊莫森父女,导致伊图戈斯失控,变成真正的异化生物……西尔维娅手刃双头龙蜥,人马丘陵得以培养异化战兽军团,而伊莫森成了我的手下,贝尔蒂娜和米勒老头非常亲近。

    冥冥中,有一股命运的力量把我们都连在了一起……我是炼金帝国复兴的代言者,送我来人马丘陵的存在必定是炼金帝国阵营;光辉之主疑似炼金帝国的最高成就,米勒神父应该和我属于同一阵营;米勒和贝尔蒂娜亲近,替伊莫森父女掩饰巫师身份,那推动伊莫森父女命运线的神秘存在和我背后的超凡生物,难道是同一个家伙?

    假设,我、西尔维娅、贝尔蒂娜和米勒同属一个阵营,或者相互能成为助力,那我们的相遇不会是巧合。神秘存在让炼金塔的主人、神灵骑士、光辉之主的神眷者和巫师四种强大力量聚在一起,肯定是为了对付某个特别强大的对手。

    关键是时间!还有敌人的形态和灾难的爆发方式!

    维克多神情严峻,目光深邃地眺望平湖镇大教堂的方向,暗忖道:

    “该找米勒老头谈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