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美妙的误解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妮可口中的巫师肯定不是伊莫森或贝尔蒂娜,维克多心中波澜不起,懒洋洋地说道:“宝贝,我听着呢,请继续说。”

    巫师永远是最敏感的话题,即便高阶骑士伴侣也不会询问对方,是否有巫师在暗中为其效力。妮可不奢望从维克多这里得到答案,她只想和维克多建立领主夫妻的关系。当夫妻关系和伴侣关系重叠的时候,她和维克多的联系会更加亲密无间。

    听见维克多鼓励自己继续谈论巫师的话题,妮可心里像灌了蜜糖一样甜丝丝的,鼻音柔腻的哼唧了两声,凑到爱人的耳边,吐气如兰地说道:

    “自从你就职人马丘陵的领主以来,雷诺、夏克还有杰克一直追随你左右,他们都有凶暴战士的实力,却没有凶暴战士的敏锐直觉,而且他们不喜欢姿容美丽的女子……你曾经让猴子从黑堡镇买了一些女人,给战熊佣兵当妻子,可雷诺他们始终单身,甚至很少去平湖镇的酒馆寻欢作乐……有接近凶暴战士的实力,又不近女色,其实是秘法战士的特征。”

    “问题在于,你刚刚就职领主,怎么能培养出秘法战士?”

    维克多笑道:“亲爱的,你很有想象力。”

    妮可白了他一眼,娇嗔道:“我在你面前一直都是傻乎乎的吗?”

    表情认真的思考了两秒,维克多用肯定的语气调侃道:“在我面前,你大多数时间都是傻乎乎的。”

    妮可轻轻拧了维克多的胳膊,噗嗤一笑,又叹息道:“包括夫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被你蒙蔽了……直到蔷薇庄园发现雷诺和夏克这样的人在兰德尔领越来越常见,差不多有四十几个,才引起老管家的重视。他起初怀疑这些人是鸢堡培养的秘法战士,怀疑你和鸢堡关系密切,但他很快就否决这个可能,因为夜枭不会蠢到在你的身边安插秘法战士,且毫不遮掩。”

    “你开创兰德尔家族的时日尚短,没有道理能够培养出四十多个秘法战士。因此只剩下一种可能,你俘获了一名巫师,他可以把普通人变成秘法战士,代价是临时失去记忆和生育能力,逐渐才能恢复。这就是为什么,雷诺他们一开始木讷寡言,现在又变得正常了。在他们失去记忆的时候,你向他们灌输了忠诚的观念,所以你非常信任雷诺他们。”

    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炼金人类只要在兰德尔领开展活动,肯定会对兰德尔家族产生实际影响。关键是,谁能看到全局?片面的观察者肯定所知有限,但约克家族是传承千年的大家族,有完善的领地监察体系,无需得到主君的授权,便能自主完成情报收集、统计汇总和情报分析的工作。兰德尔家族与约克家族关系密切,他们察觉到炼金人类的特殊之处,维克多不觉得奇怪。事实上,小国王登基典礼期间,西尔维娅把蔷薇庄园的情报头子翠丝莉当成礼物,送到他的床上,维克多就确认,西尔维娅和翠丝莉已经掌握了一些状况,两人还为他发生过争执。

    妮可主动找他谈论雷诺和巫师的话题,肯定没有得到西尔维娅的授意,因为西尔维娅想问,自己就问了,她不会让其他人查探维克多最大的秘密。

    维克多想了想,开口问道:“亲爱的,你早有发现,对吗?”

    妮可点点头,往维克多的怀里拱了拱,说道:“你告诉我走私商队的事情,等同于告诉我,你有特殊方法,能把普通人变成秘法战士。因为没有那个领主愿意派出队伍和山民打交道,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与山民贸易的收益及不上一名秘法战士的损失……再结合雷诺他们的特殊情况,我认为你组建走私商团,一方面是为了打造黄金团,走私咖啡和雪糖;另一方面是想收拢山民的人口,为巫师提供培养秘法战士的人选……毕竟山民与世隔绝,是最不受教会关注的群体。”

    “亲爱的,你没有提,我也一直没有问,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说到这里,妮可咬了下嘴唇,说,“我原本不准备和你谈这个话题,除非你主动告诉我……但一年前,翠丝莉老师偶然和我说起,夫人曾经请教宗冕下用真视术察看你是否受到巫术的影响,结果是没有。我怀疑,夫人和老师已经猜到你控制了一个巫师,特意试探我的态度……我必须提醒你。”

    一年前,维克多正式晋升殿下,于情于理都应该住进蔷薇庄园,与西尔维娅共同执掌人马丘陵,兰德尔领的日常事务要委托给妮可代为管理。妮可在维克多身边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向蔷薇庄园提及关于巫师的猜测,翠丝莉担心“傻乎乎”的学生今后撞见兰德尔家族的“巫师”,应对不当,惹出麻烦。她背着西尔维娅,悄悄地暗示妮可,而妮可转头就把来自老师的关怀,告知给自己的爱人。

    这两个女人真是可爱……维克多啼笑皆非,说道:“亲爱的,你这算是告密!”

    妮可抱着维克多的胳膊,理直气壮地说道:“才没有呢……你现在是我们约克家族的殿下,我告诉你,是应当的。何况,那个巫师已经快没用了……殿下挖掘了他的巫术法则,开创了心灵血脉秘法。”

    她眼神脉脉,语气骄傲地说,“巫师的力量虽然宝贵,可他们终有死亡的一天,还从没有人能够将巫师的力量延续下来,甚至更进一步……除了我的男人,天生的智慧者,兰德尔殿下。”

    说的没有全中,也八九不离十。

    巫师在古代炼金帝国被称为法师,他们的社会地位至少与炼金师相当,在世界法则的研究领域,法师的学术地位可能比炼金师更高一些。要说法师没有参与炼金塔的发明和应用,维克多绝不相信。

    炼金塔制造炼金生物,可不就像个巫师吗?

    把无法理解的现象归结到巫术的领域,几乎是这个时代的超凡者的共识。妮可把兰德尔家族的秘法战士归结到某个巫师的头上,西尔维娅也跳不出自身认知的限制,就算维克多本人见到炼金塔虚空造物的过程,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他的意志侧有来自地球的部分,在那个没有神灵显圣的世界,人类早就习惯了认识世界法则,再利用世界法则。维克多的思维方式比骑士贵族更加开放,认识到四大虚空元素演化世间万物,便能理解炼金塔制造炼金生物的基本原理。其他人没能亲眼所见,打破脑袋也想不到,维克多的秘密真的藏在山丘营地。

    这种误会对维克多来说是一件好事。兰德尔殿下豢养一个巫师算的了什么?何况他正通过分析巫术,开创心灵血脉秘法,对骑士贵族,对教会的神职者都非常有价值。

    “亲爱的,我不承认,也不否认,我们以后不要在谈论这个话题。”

    妮可满脸幸福地说,“我明白,你是为了保护我,害怕我受到牵连……吾爱,我向你保证,绝不会和任何人谈论这件事情!可如果夫人问我……我也装不知道?”

    维克多搂着妮可,好笑地说道:“傻瓜,西尔维娅一直没有问你,还不是为了保护你。”

    妮可明显松了口气,一边是心爱的丈夫,一边是从小竖立的忠诚观念,无论背叛那一个,她都左右为难。

    “那……夫人问我,我就把我猜测告诉她?”

    维克多淡淡地笑道:“她不会问你的。”

    夫人不问我,肯定是直接问你……妮可难以抑制地嘟起了嘴巴,却听到维克多说:

    “你为什么把朱蒂带过来?”

    疑惑的语气让妮可转嗔为喜,笑靥如花地说道:“你不喜欢,我明天就把她带走。”

    维克多笃定地回应道:“我的妮可夫人,没这么小气。”

    妮可大为满意,柔声解释道:“朱蒂怎么说现在也是一名初阶女骑士,服用黄金药剂就能成为资深骑士。我当然不会把她向外推,但也得让她明白自己不配做兰德尔殿下的伴侣,如果她还抱着伴侣的身份,我们兰德尔家族该怎么安置她?朱蒂被布里亚特赶出野柳城,身边连一个心腹随从都么有,她就算下嫁某个小领主,又如何确保自身的地位?她现在应该已经想明白了,没有人敢娶她当夫人,你是她唯一的依靠……既然她不愿意当我的誓言骑士,那就让她当兰德尔殿下的誓言骑士。只要她依赖于你,忠诚于你,就算记恨我也没有关系。说实话,我和莉莉娅亲近,朱蒂就不可以再和莉莉娅亲近,这是你教我的权术平衡。”

    维克多沉默片刻,颔首赞道:“做得好。”

    妮可的嘴角绽放笑容,纤手抚摸维克多的脸庞,说道:“水银庄园条件简陋,你长期住在这里,身边总要有人服侍。莉莉娅和爱丽娜姐妹的力量微弱,意志浅薄,不适合参与心灵血脉秘法的研究,银月庄园的侍从侍女就更守住不秘密了。朱蒂也很爱慕你,她会好好服侍你的。”

    “那也要她愿意当我的誓言骑士才行。”维克多点点头,又好奇地问道:“亲爱的,如果今天早上,我拒绝让你来水银庄园,你会怎样?”

    妮可抿了一下嘴唇,坚定说道:“你拒绝我的觐见请求,说明我配不上兰德尔殿下,那我就提前冲击白银领域,成就超凡骑士。”

    维克多怔了下,他没想到妮可有如此刚烈的一面,长叹一声,说,“亲爱的,别做傻事。”

    “吾爱,这与你无关。”妮可将脸蛋贴在维克多的胸口,感受他缓慢而有力的心跳,呢喃道:“我以你为现实世界的坐标,你走得越远,对我的助力就越大……我必成就黄金阶,长久地陪伴在殿下的身边。”

    *******************

    第二天清晨,朱蒂被屋外的叩门声唤醒,听到了雷诺的声音,“夫人,主人请您共进早餐,您的衣服,我已经替您拿过来了,就放在门口。”

    随即,雷诺的脚步声远去。朱蒂迈动长腿,走到房门边,举手推开木门,看见屋外的地上放着一口大木箱,上面还沾着露水,显然是有人连夜从外面带进水银庄园的。

    轻松拎起木箱,回到屋内,朱蒂将它摆在桌上,打开一看,碧绿的眼眸顿时焕发光彩。箱子里面装着好几套蛛丝裙装、高跟鞋和华美的首饰,都是维克多最喜欢的款式。

    两个小时的深度睡眠让她的脸上没有留下一夜辗转的痕迹,还是一如既往地光彩照人,嘴角噙着愉快的微笑,取出五颜六色的裙装,放在床上,准备挑选一套去见自己的情人。当箱子底部现出一套女式全身龙蜥皮甲,朱蒂不由得愣住了。

    摸了摸齐耳短发,眼眸里的柔媚渐渐被坚定所取代,她先穿上蚺皮内甲,再逐一装备龙蜥皮甲,坐在床边,套上长筒半高跟女式战靴,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这套龙蜥皮甲设计合理,做工精美,染成暗红色,呈现出凝重、严肃、高贵的气质,最令朱蒂欣喜的是,它完全贴合自己的身体,勾勒出优美的曲线,举手投足之间感受不到明显的滞涩,动作流畅自然。

    朱蒂不记得银月庄园有谁量过她的身材尺寸,除了维克多。显然,这件皮甲的材料来自西尔维娅殿下斩杀的那只双头恶龙,是维克多特地为她准备的双头龙蜥皮甲。

    拿起靠在床边的精金长剑,朱蒂推开房门,步履矫健有力地走向水银庄园的中央别墅。

    在夏克的引领下,朱蒂进入别墅的后厅,见到了眼眸有暗金异色的兰德尔殿下,他从餐桌的主位上站起身,微笑说道:

    “亲爱的,这件龙蜥皮甲穿在你的身上,真是美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