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天赋树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其实每个凶暴战士都具有生命坚韧的特性,就拿纳尔森来说,他钢筋铁骨,生命力极其强大,从20米以下的高度倒摔在岩石上最多就是短暂眩晕,外加头皮开裂,血流披面,绝不至于筋断骨折,身负重伤。如果他像曼纽尔那样,直接承受初阶骑士的一记重拳,也不会有大碍。

    可是,纳尔森的体魄属性超过20点,早已是非人的存在。而曼纽尔的体魄属性只有18点,虽然远超常人,但还没有达到超凡的标准。炼金战士体内的地元素浓度不如纳尔森,骨骼强度、体能、抗击打能力却和他不相上下,自愈能力更胜一筹,元素抗性则是纳尔森所不具备的。

    如果把这些东西综合在一起进行考量,两者的区别已经非常明显了,纳尔森具有生命坚韧的特性,而曼纽尔的生命坚韧属于真正意义上的血脉天赋。

    维克多相信生命坚韧天赋能够复制,且意义非同凡响。

    炼金塔不可能超越造物法则的限制,否则古代炼金帝国将无可匹敌,不会消亡在历史的洪流中。既然炼金士兵采用人类模版,他们的超凡天赋肯定来源于人类的血脉法则。另一方面,维克多亲身验证了生命坚韧的血脉天赋,他狩猎豺狼人风牙的时候,曾经身负重伤,依靠生死寂灭和涌动天赋迅速恢复伤势,并觉醒了属于自己的生命坚韧天赋,能够承受严重伤害,抵抗瓦解毒素的侵袭,迅速止血并愈合伤口,甚至无需牧师的神术,服用再生药剂就能做到肢体再生。

    维克多将其命名为自愈。它源于人类血脉与月精灵血脉法则的共性,也属于生命坚韧天赋的范畴。

    由于自愈天赋涉及到月精灵的涌动天赋,普通人不可能复制。炼金士兵的生命坚韧天赋完全基于人类的血脉法则,有非常广泛的共性。而且它非但可以实现,还非常有价值,能够极大提高心灵战士的体能、生存能力和适应环境的能力。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逆推炼金战士的生命坚韧天赋的原理,将其转变为心灵血脉秘法的实际应用,能够向普通人群推广。

    在研究这个问题的过程中,维克多对心灵血脉秘法的原理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几乎摸到了心灵战士的发展途径。

    光辉教会对人的外力、内潜和心灵之力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按照图尔南斯的说法,人的内潜包括成长、自愈、呼吸心跳、内脏功能等方面,它们和人的外力息息相关。如果说人的外力存于水面之上,那内潜就藏于水下,它和外力实为一体,且更加庞大,只是人们平时很难调动内潜。当一个人的心灵之力能够调动内潜,推动外力,逐渐实现外力、内潜和心灵之力的统一,他距离点燃心灵之火就不远了。

    鸢堡的托佛文巫师从血脉的角度阐述了内潜的本质,他的研究更加细致,利用药物激活人类的血脉法则,让普通人具备了媲美凶暴战士的强大体魄。

    教会的内潜理论和巫师血脉理论其实是一体两面,可他们都没能实现内潜的主动应用,圣武士、秘法战士和凶暴战士的生命形态和普通人并没有本质区别。

    自身无法主宰的内潜和血脉法则怎么能叫天赋呢?

    所以说,纳尔森只是强壮而已,曼纽尔的生命坚韧才叫血脉天赋。

    炼金塔把人类血脉中的耐力、忍受饥渴、骨骼和肌体坚韧、内脏承受伤害、自愈、抗性等法则有序地组合在一起就成了炼金战士的生命坚韧天赋。这恰恰是心灵血脉秘法所追求的目标。

    维克多根据自身的经验结合炼金战士的天赋,明确了培养心灵战士的两个重要原则。

    首先,心灵主宰血脉法则,愿望决定血脉天赋。

    一年多以前,维克多就是在恢复伤势的强烈愿望下,拥有了自愈天赋。那个时期,他还没拿到托佛文巫师的人类血脉法则图谱,完全是出于自身的迫切需要,自然而然地激发人类血脉和月精灵血脉关于生命坚韧的共性法则,组合成兰德尔殿下的自愈天赋。

    这就引申出第二条原则:性格差异导致不同血脉天赋。

    罗杰斯喜欢纳尔森的暴熊战技,练得有声有色;红狼生性狡猾谨慎,与狂猿战技的暴烈格格不入,硬是把狂猿战技练成了狐狸战技。如果心灵战士从内心抵触某种血脉天赋,他绝不可能激活相应的血脉法则。同理,心灵战士的血脉天赋与自身的心性相合,他可以走到更高的层次,拥有属于自己的超凡天赋,或许是狂暴、或许是嗜血、或许是主动适应、或许是其他类型的超凡天赋,总之不会千篇一律。但他们的出发点必定是自身特有的生命坚韧天赋。

    这两条原则指明了心灵血脉秘法的发展方向,标志着心灵战士由低端走向高端,人类数百种血脉变化意味着心灵战士的无限可能。

    简单的说,心灵血脉秘法就好像天赋加点,心灵战士通过组合多种血脉法则,构建自身的天赋树。

    道理是道理,实践是实践,维克多自己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对于源血秘法的后续变化,他心里没谱,也不可能有谱。心灵战士走上了特异化的道路,他就是有十个X-3也不可能兼顾每一个心灵战士的成长。

    在心灵和血脉法则上动刀,难免会出差错,死的、伤的、残的、变白痴的、发疯的肯定少不了。

    心灵战士的王座注定由殉道者的尸骨铸就。

    维克多向五位凶暴战士说明利弊,并给他们两个选择,一是摸索自己的道路,有死伤的风险,但能成为高阶心灵战士,拥有自己的天赋树,等同于开创一个秘法流派;二是等别人先探路,再照着他的方法练习,由于性格的差异,将止步于中低阶的心灵战士,最多一、两项天赋,说不定一项天赋都没有。

    五个人没有一个临阵退缩,都表示愿意以身试险。

    想来也是,性格怯懦的凶暴人类早已泯然于众人,不可能出现在水银庄园。至于卡里古拉……维克多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反正他无欲无求,只会跟着别人的屁股后面练习,一点风险都没有。不过,维克多有一种直觉,浑浑噩噩的卡里古契合任何一类心灵血脉秘法。

    四个探路者太少了,维克多需要更多的观察对象。

    好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不止一个兰德尔家族。

    十天之后,维克多带着纳尔森前往金水城的蔷薇庄园。翠丝莉的车驾已经整装待发,即将前往布利诺尔城。

    维克多先送别了翠丝莉,再赶回蔷薇庄园找西尔维娅详谈。

    蔷薇庄园的小休息室,西尔维娅一身洁白的蛛丝长裙,金发轻挽,翘着双腿,斜坐在藤椅上,显得慵懒闲适,风韵迷人。见维克多进来,她款款起身,纤足在光洁的地板上一点,轻盈地投入爱人的怀抱,线条优美的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娇笑说道:“亲爱的,你可算回来了……让你送一送翠丝莉,你一送就是六天,我都以为翠丝莉把你直接拐到布利诺尔城了。”

    在微微嘟起的红唇上轻轻一吻,维克多揽着西尔维娅的柔软的腰肢,走到沙发边坐下,解释道:“我一直把他们送到了红叶镇,自己一个人先跑回来了。”

    西尔维娅抿嘴一笑,举手握住沙发几上的陶罐,为他斟了一杯雪尔茶,歪着脑袋,俏皮地问道:“你是想念我才急着跑回来,还是担心你的心灵战士曼纽尔?”

    关于炼金塔,维克多始终面临两个选择,是故步自封,遵照某种预设的轨迹,承受未知的风险?还是解析它的秘密,将它的力量转为另一种受控的形式,让自己有更多的决定权。

    这就好像,身处一艘大船,前途未知,你是愿意做乘客,还是愿意当掌舵的船长。

    正常人都会选择当掌舵者,维克多也不例外。虽然无论他如何选择,都有可能掉进命运的陷阱,但他依然也只能遵循自己的本心。

    这道选择题的答案不在于如何选择,只在于维克多是否有能力确保自身的利益,不会沦为受外部势力操纵的傀儡。

    兰德尔子爵没有这个实力,所以他利用常人认知上的盲区小心掩饰炼金人类的身份,约克家族的监察体系发现炼金人类的特殊之处,那也是几年之后的事情,而且他们对真相一无所知,自动脑补了一个不存在的巫师。此时,维克多已经由兰德尔子爵变成了兰德尔殿下,伟力集于自身,且身具黄金血脉,最重要的是,米勒神父明里暗里都在支持他亲自掌舵。

    没有米勒的提示,他不会这么快找到晋升传奇的途径。光辉之主的神眷者要对他动手早就动手了,不至于等到现在。

    如果米勒代表教会的顶尖力量,那西尔维娅就是超凡骑士的象征。维克多既不能倒向教会也不能倒向世俗领主,必须在中间保持平衡,神职者和骑士贵族才不至于为了炼金塔大打出手。

    既然米勒老头可能早已了解炼金塔的存在,那维克多没有必要对自己的亲密爱人继续隐瞒炼金人类的存在。事实上,西尔维娅一直在装糊涂,暗中压下人马丘陵内部对维克多的所有非议。现在,维克多与她平起平坐,再瞒着她就要出问题了。

    当然,炼金塔现在还不能公开,维克多只把曼纽尔带到了蔷薇庄园,介绍给西尔维娅,含糊其辞地表示,他是用特殊手段培养的心灵战士。尽管西尔维娅没有追问,维克多能看得出来,她还是非常开心的。

    不过,维克多提出让曼纽尔去鸢堡,接受托佛文巫师的血脉检测,找出血脉组合天赋的方式,却遭到西尔维娅的反对。她要求先让蔷薇庄园的药剂师对他进行一些药物测试。

    喝了一口雪耳茶,维克多放下杯子,笑着说道:“肯定是想念我的爱侣,在我的心目中,一百个曼纽尔加起来也比不上你的一根头发……对了,测试的结果如何?”

    西尔维娅似嗔似喜地横了他一眼,颔首说道:“曼纽尔服用狂暴药剂出现两种截然相反的状况,一是药剂没有产生效果,另一种状况是狂暴效果提升。这是因为他按照我的要求,使用主动适应天赋,分别提高火元素抗性和水元素抗性,便产生了不同结果。”

    “主动适应天赋扰动的元素变化极其轻微,但还逃不过我的精神感知。他提高火元素抗性,水元素变得活跃,而狂暴药剂是属于火亲和的药剂,活跃的水元素消解了狂暴药剂的毒性,让狂暴药剂没有效果,同时他的自愈能力得到加强,身体耐高温,体能恢复速度变快;提升水元素抗性,精神活跃,耐寒冷,爆发力和战斗直觉变强,狂暴药剂的效果加强;提升地元素抗性,风元素活跃,平衡能力和反应速度加快,肌肉的强度降低;提升风元素抗性,地元素活跃,力量大增,体魄变得更加坚实,但敏捷和速度被削弱。平时他略微提升火元素抗性,积蓄体力,头脑呆板;战斗的时候,他主要提升水元素抗性,增加精神强度,爆发更强大的战斗力。”

    “亲爱的,你的猜想完全正确,曼纽尔的生命坚韧天赋是主动适应天赋的基础。所有的心灵战士都应该先掌握一项生命坚韧天赋,作为晋升中级和高级的出发点。”西尔维娅含情脉脉地看着维克多,蔚蓝眼眸透着倾慕和赞许。

    维克多挥舞了下拳头,神情振奋地说道:

    “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狂暴药剂和沸血药剂的对人类有效,那是因为人类有狂暴和嗜血的血脉法则,而它们的副作用如此明显是因为士兵没有承受血脉法则变化的基础。亲爱的,你试想一下,如果战士掌握了支持狂暴的生命坚韧天赋,他服用狂暴药剂的效果将加倍,负面效果会降低,不至于内脏出血,大脑受损,彻底失去战斗能力。他从低级晋升到中级,直接掌握了狂暴天赋,那狂暴药剂也可以省下了。”

    感受爱人心中的喜悦,西尔维娅笑吟吟地说道:“亲爱的,我已经下令征召各家族的凶暴战士,在隆塔列斯湖畔的秘堡集合,总共84人。不过,到底能来多少人,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你的心灵血脉秘法实验有一定风险,我虽然不会向各家族明说,但必要的提示也不可或缺。”

    “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维克多点点头,表示理解西尔维娅的难处,转而说道:“除了凶暴战士,我还需要一些晋升无望的资深见习骑士。完美平衡的骑士不可能掌握血脉天赋,但见习骑士可以。如果他们有了自己的心灵血脉天赋,将来有机会点燃心灵之火,足以和中级骑士相媲美。”

    西尔维娅眼睛一亮,掩嘴笑道:“我来安排,虽然练习心灵血脉秘法有风险,但我想没有那个见习骑士会放弃提升力量和生命层次的机会……”

    维克多沉吟着说道:“心灵血脉秘法是非常广阔,无人涉足的领域,风险和机遇并存,但未必成正比。付出巨大的代价的人不一定会有丰硕的回报……我认为,有必要和鸢堡进行合作,共同研究不仅可以降低风险,也能提升效率。就当前而言,我把心灵战士不同的天赋树称为一个类别,曼纽尔的主动适应天赋是目前唯一已知的一个类别,它的潜力或许不大,但非常实用,且有迹可循,在摸索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积累丰富的经验,降低开创其他类别的风险。”

    西尔维娅眼睛半阖,捏着银勺轻轻搅拌面前的咖啡,撇嘴说道:“那我们就先研究主动适应天赋好了,反正家族有优秀的药剂师。”她明显不乐意同鸢堡合作研究心灵血脉秘法。

    维克多哭笑不得地说道:

    “亲爱的,我开创的源血秘法可以说是当今最好的战技秘法,一级源血秘法可以把普通士兵的身体素质提升到常人的两倍;二级源血秘法有机会让战士的身体素质增强三倍,这是我为精锐游骑兵准备的战技;而培养心灵战士的三级源血秘法还没有完善,它缺少药剂学体系的支持……心灵战士的锻法由静桩法、观想法、动桩法、呼吸法和冥想法组合而成,它是一个体系,不是简单地把各种方法堆砌在一起。配合心灵战士锻法的药剂也必须是一个体系。比如,强化心灵战士骨骼的药剂和强化内脏功能的药剂会不会有冲突?我相信家族的药剂师能够摸索出药剂学体系,更加确信他们在摸索的过程中会出差错……参加实验的人会为此付出代价!我们有多少凶暴战士和见习骑士可以牺牲?”

    西尔维娅不以为然地说道:“先用死囚做实验,不够的话,你手上不是有两万多山民吗?抓一些不听话的过来……我更希望看到,普通士兵能够掌握一项血脉天赋,哪怕只有生命坚韧也是好的!再者说,你寿命悠长,具有罕见的智慧天赋,托佛文巫师的手稿都给你了,你研究药剂学,将来的成就肯定会超越托佛文巫师。”

    维克多苦笑道:“亲爱的,你对我这么有信心吗?”

    西尔维娅眼波如水,趴在维克多的肩膀上,朝他的耳朵里吹了一口芬芳的气息,咯咯笑道:“你先承认,你手里有一个巫师。”

    维克多坦然说道:“我承认,但我必须遵守诺言,不向任何人暴露他的身份。”

    伊莫森不就是个巫师吗?这绝不算欺骗,只是误导而已……维克多在心里念叨着,却听到西尔维娅说:

    “你向我坦诚,我已经很满意了……你的巫师把普通人变成秘法战士、心灵战士,而你却能解开他的巫术奥秘,开创心灵血脉秘法理论,你为什么不能超越托佛文,成为药剂学大师?”

    维克多摇头说道:“托佛文巫师时日无多,他能够感知人类的血脉变化,我可没有这种本事。即便如此,他的药剂学成就也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而且耗费数以百万计的金索尔。就算我花精力钻研他的手稿,我们有多少钱可以填进心灵战士药剂学体系的大窟窿里?”

    西尔维娅顿时无言以对,闷闷不乐地靠着维克多的肩膀。

    维克多继续说道:“亲爱的,你气度非凡,胸襟广阔,何必在意同鸢堡分享心灵血脉秘法的研究?正如你所说,我们寿命悠长,借助鸢堡搭好的梯子,还怕落后于他们吗?”

    “我首先是兰德尔殿下的妻子,作为你的女人,我就是小气了,有问题吗?”西尔维娅挺起傲人的胸膛,理直气壮地说道。

    这下,轮到维克多无话可说了。

    西尔维娅叹了口气,摇头说道:“亲爱的,我们不是不可以和鸢堡合作,但曼纽尔绝不能与托佛文接触!”

    维克多大奇,追问道:“为什么?”

    西尔维娅端起银杯,抿了一口咖啡,蹙眉说道:“我感觉……曼纽尔不是正常的人类。”顿了顿,眉宇舒展,神情淡然地说道:

    “真正的原因是……神眷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