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西尔维娅的谨慎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米勒?”

    西尔维娅的精神力量能扫描出炼金士兵的特殊状况,维克多不觉得奇怪,可她把问题推到米勒的头上,却是维克多没料到的。

    他惊讶地挑了下眉毛,又笑道:“米勒的确拥有惊世骇俗的的神术力量,可他几乎不过问兰德尔教区的教务,也不干涉兰德尔家族的内政,事实上,他对巫师的态度也比较宽容……”

    “当然宽容,如果他对巫师不宽容,你豢养的那个巫师已经被他净化了。”西尔维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而说道:“米勒神父为什么对你身边的巫师特别宽容?这个问题,想必你心中有答案。”

    维克多眼神一凝,沉默两秒,点头说道:“我确实有些猜疑,并为此而感到焦虑。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西尔维娅微微一笑,握住维克多的手掌,与他十指相扣,缓缓说道:“大家族豢养巫师并不稀奇。鸢堡秘密培养了一个托佛文,这几十年,奥古斯特家族的实力突飞猛进,谁不眼红?近百年来,约克家族一个巫师都没有。九年前,培罗主教在黑堡镇教堂广场当众净化花匠威尔,我懊恼了好长时间,根本就不想出席教会的净化仪式。”

    九年前的那场净化仪式,非但西尔维娅没有出席,约克家族的高阶骑士都不在现场。这足以说明世俗领主对于教会处置巫师的态度。

    干嘛要烧死,留给我们用用不行吗?简直是浪费!

    维克多摩挲着西尔维娅纤长嫩滑的玉手,莞尔道:“可惜,那个花匠威尔并非约克家族的封臣子弟,他只能算个野巫师,什么都不懂。既然他逃避领主的视线,你没法庇护他。”

    西尔维娅点点头,表情平静的问道:“那你还记得,花匠威尔临死前的样子吗?”

    维克多脑海中瞬间浮现当时的场景:

    白金圣焰与绿色光华交织,藤蔓与草叶挤破青石板,广场上绿草如茵,鲜花怒放,巫师威尔的嘶吼声透着威严与愤怒……那绝不是人类的声音,而是来自神邸般的意志。

    长长地吐了口气,嘴角勾勒一丝轻蔑的笑容,维克多淡淡说道:“祂宣称‘你们不会成功’……我不知道,祂口中的你们指的是神职者还是什么人,可我不喜欢祂高高在上的姿态。”

    西尔维娅含笑问道:“亲爱的,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喜欢祂们吗?”

    维克多颔首道:“你和我谈过三性合一的问题,那是你畅游元素海的切身体会。我根据你的认知,得出了泛意识神灵的概念。当某种超凡存在永恒不灭,祂就没有繁衍的需要,只有神性,没有兽性本能和人性光辉。祂的神性意识和我们的智慧意识完全不同,广泛存在于每个灵魂当中。简单的说,祂除了约束我们的本能,对我们的自我意志不会产生实际影响。”

    “我们可以接受这种神性泛意识的存在,并自称造物主之子,明确灵魂的神圣性。这就是心灵血脉秘法的理论基础,自身为世界,心灵为主宰,血脉为法则。推翻它等同于否定我对世界的认知……事实证明,心灵血脉秘法是正确的。”

    “反过来说,有自我意识的超凡存在和我们并没有本质区别。”顿了顿,维克多冷笑道:“不管那是个什么东西,巫师威尔都要被烧死了,祂突然冒出来嚷嚷,‘你们不会成功’……呵呵,真是可笑。最可恨的是,祂居然藏在巫师的灵魂深处……没有谁会喜欢自己的灵魂内还有其他意识。”

    西尔维娅接口说道:“但事实并非如此。”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是的,相比泛意识神灵,魔鬼或邪神的生命层次差得太远。由于灵魂的神圣性,祂们的意识不可能潜伏在巫师的灵魂深处。可我当时很无知,相信教会的公开宣传,以为巫师真的是魔鬼的化身,邪恶的子嗣,并为此而感到恐惧和憎恶。埃德文大师向我讲述神选者的历史,我才知道巫师和魔鬼在法则上有某种特殊的联系,他们甚至能够进行对话,但魔鬼绝对不能操控巫师的灵魂意识。”

    西尔维娅说道:“事实是,在巫师的灵魂崩溃瓦解的瞬间,魔鬼可以透过他短暂地观察现实世界。教会据此愚弄凡人信徒,但对于高阶骑士而言,这不是什么秘密。因为高阶骑士尊重,但不信仰光辉之主,而教会的神职者需要团结骑士贵族,共同对抗魔鬼对人类国度的侵害。”

    她站起身,走到休息室的窗前,透过水晶窗凝望着生机盎然的小花园,背对着维克多说道:“森林人马迁徙、蚁人入侵我们的家园、山地矮人迁徙、野蛮人下山、葛雷洛羊怪同时威胁山上部族和条顿公国……这一切似乎预示着一场灾难即将降临。可我并不为此而焦虑……”

    “克莱门特设计,让索菲娅把野蛮人带到了人马丘陵。他访问金水城期间,和我做了一次详谈。他代表教会,希望约克家族能坚守人马丘陵防线,抵御蚁灾。在谈话的过程中,他向我透露了一些秘闻,以证明所谓的灾难未必会发生,至少不会波及到约克家族的核心利益……原因就是,神眷者米勒在人马丘陵。”

    “他说,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灾难就是魔鬼引发的——神选者血祭战争。自此以后,人类再没有经历过近乎灭绝的危机。这不代表魔鬼自血祭战争之后便偃旗息鼓,而是光辉之主的神眷者一直在瓦解祂们的阴谋,让大的灾难不再发生。”

    西尔维娅转过身,对着阴影中的维克多绽放灿烂笑容,“你看,第一次灾难不就是神眷者伊诺克平息的吗?”

    维克多摇头道:“仅这一个例子,克莱门特无法说服你。”

    “的确。”西尔维娅点点头,继续说道:“克莱门特又提到了1500年前的万神殿之乱,那个时期没有神灵骑士,否则还轮不到克莱尔姐弟所向披靡,或者说,魔鬼故意避开神灵骑士,蛊惑大巫师作乱。可祂们没法避开神眷者……”

    维克多皱眉问道:“克莱门特确定万神殿作乱的时候,教会有顶级的神眷者?”

    “他不确定。”西尔维娅摇了摇,说道:“伊诺克这个级别的神眷者远离教会权力中枢,但他们的预言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教会没法记录每一位神眷者都干了些什么,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初代教皇那样的顶级神眷者,除非他们自己现身。克莱门特只肯定一点,1500年前的教皇也是圣灵牧师,拥有预言术的神奇力量,除了神眷者,谁能让他死在大巫师的手上?”

    神眷者暗中清洗了教皇一脉的势力?

    维克多先是一惊,旋即释然,点头说道:“教皇一脉一心想压倒骑士贵族,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威胁到人类国度的存续。难怪神眷者要扭曲教皇的预言术。”

    西尔维娅嫣然一笑,说道:“克莱门特和我谈话的目的是希望我能支持他,担心我倒向塔莫尔,或者佛里德斯牧首,而他对人马丘陵的支持力度远不能同纳维尔相比。他用神眷者来搪塞我,我对他的说辞半信半疑。毕竟,我们只看到了白银级的蚁人首领,而蚁人能够摧毁一个异族帝国,肯定不缺乏黄金阶以上的特殊蚁怪,而居于顶端的蚁人之母,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强大?人马丘陵特别需要神术力量的支持。”

    “幸好,有你在我身边。”

    将维克多从沙发上拉起来,西尔维娅轻轻地拥抱着他,柔声说道:“我可以感受到你内心的焦灼,看到你在蚁灾的压力面前飞速成长……亲爱的兰德尔殿下,你给了我信心。”

    两人亲密相拥,温存片刻后,维克多笑道:

    “你决定和克莱门特结盟,恐怕不止是因为我吧……教宗冕下玩了一手漂亮的借势,他把野蛮人和2000圣殿军弄到了人马丘陵,顺带着引来了奥古斯特的200名荣耀骑士和2000骑兵,哈拉尔德长老、三名野蛮人乌鲁萨、6级战斗牧师肯特、高阶圣武士华莱士……这些都是人马丘陵可以借用的力量,再加上一个顶级的神眷者米勒……克莱门特诚意满满,又向你展示了他的政治手腕。你没有理由不把赌注投在他的身上。”

    西尔维娅笑了笑,脱出维克多的怀抱,举手撩了下发丝,说:“直到你向我说明了心灵血脉秘法,我才确信克莱门特关于神眷者的描述。”

    “按照的泛意识神灵和心灵血脉的理论,凡人的信仰可以视为某种心灵之力,光辉之主则是信众心灵之力的集合体。教会宣称,神选者时代末期,凡人民众的哀嚎唤醒了光辉之主,伊诺克教皇秉承祂的意志,开始对抗疯狂的巫师,救赎民众……还有,米勒神父‘吾主非主,主非吾主’的箴言都印证了光辉之主是泛意识神灵。”

    “魔鬼和邪神的目的,我不得而知……光辉之主的来源,我也不知道。可我能够想象,光辉之主存在的基础是什么?”

    “是人类的信仰!”西尔维娅神采奕奕地说道:“祂秉承民众渴望被救赎的愿望而生,聚合众人的心灵之力。那些信仰纯粹的人就是光辉之主的神眷者,继承祂救赎民众的意志,运用祂的权柄,平息人类国度的灾难。”

    “当我们的目的与米勒神父一致,都是为了抵抗人类国度的灾难,这位神眷者就是值得信任的。”

    西尔维娅话锋一转,突然问道:“米勒为什么要来人马丘陵?”

    不待维克多反应过来,她嘴角勾起狡黠的笑容,眼神明媚的说道:“这要从兰德尔殿下的焦虑开始说起……亲爱的,数千年来,人类国度一直没有发生过重大灾难,蚁人也不会比北部荒野的半人马和食人魔更可怕,你为什么如此焦急?因为,魔鬼邪神数千年来都没能从人类王国的内部制造巨大灾难,祂们的阴谋全被光辉之主的神眷者给挫败了。如今,教皇一脉被推翻,世俗领主和贵族神职者的关系空前紧密,祂们几乎不可能再制造人类国度的内部动荡,只能从外部着手。而你看出了这一点……是不是?”

    话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维克多半张嘴巴,怔了半天,苦笑道:“我没见识过半人马部族和食人魔部族有多强悍,而蚁潮的可怕之处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至于你所说的,我有过猜测,但直到索菲娅描述了葛雷洛羊怪的状况,我关于灾难的想法才变得清晰……亲爱的,别把我捧的太高,其实我们俩都差不多聪明。”

    “能够得到大学者兰德尔殿下的赞赏,是我莫大的荣幸。”西尔维娅提起裙裾,屈膝施礼,旋即扶着维克多的肩膀,笑得花枝乱颤,“亲爱的,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自己?”

    维克多环抱她的纤腰,笑说:“当然是在夸我们两个人。”

    “哼。”西尔维娅皱了下鼻子,说道:“无论如何,米勒神父是冲着你来的,准确地说,他被你的智慧天赋所吸引,认为你是平息灾难的关键。”

    “你掌握了一名巫师,我说我不眼红,恐怕你也不相信,但我真的不在乎。”西尔维娅说道:“你的巫师能把多少人变成秘法战士?100,还是1000?我把他从你的手里要过来又能怎样?他施展巫术不可能没有代价,他的寿命也有极限。而你却解析了他的巫术奥秘,开创心灵血脉秘法。相比源源不断的心灵战士,一个巫师又算得了什么?相比我的兰德尔殿下,他什么都不是!”

    维克多眨了下眼睛,说道:“可你一开始并不知道我在研究心灵血脉秘法。”

    西尔维娅点点头,说:“米勒神父的存在让我更加有耐心,没有急着和你讨论这个话题。神眷者能够看到未来的片段,他容忍你豢养巫师必然有他的原因,我不愿意惊动米勒,以免引起不可测的变化。反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巫师在谁的手里都一样。我现在知道了,他在等你开创心灵血脉秘法,提升人类国度对抗外敌的力量。实际上,那个巫师已经不重要了,既然他牵涉到了神眷者,我不再过问,也禁止翠丝莉谈论此事,只当他不存在。”

    “……不过。”西尔维娅蹙起柳眉,沉吟着说道:“巫师制造的心灵战士不像是普通人类,他居然免疫我的精神之刺……哪怕黄金骑士都没有这份本事。这说明,他的灵魂应该是被巫师改造过的。我担心……你是否能够绝对的控制曼纽尔他们。”

    迎着西尔维娅探询的目光,维克多表情淡然的说道:“米勒神父似乎并不担心这一点。”

    西尔维娅展颜一笑,伸出优美的手掌,屈着手指说道

    “第一,九年前,你亲眼见证了魔鬼的存在,亦了解巫师和魔鬼有某种联系方式。”

    “第二,你不能确定被巫师改造的曼纽尔听你的,还是听巫师的。魔鬼是否会通过曼纽尔诱惑时日无多的托佛文巫师也未可知。”

    “第三,我们现在有能力应付蚁灾,但我不绝不希望岗比斯或人马丘陵出现内乱,特别是由魔鬼引起的内乱。”

    “亲爱的,米勒神父做他该做的事情,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情。我们不应该冒险,分别涉及血脉和灵魂领域的巫师最好别接触。你的巫师说不定就是米勒安排的,让他待在神眷者的眼皮子底下,我会更安心一些......如果不是他对你还有用,我都想宰了他。”西尔维娅叹了口气,劝道:“至于心灵战士的药剂学体系,等我们去鸢堡,参加国王大婚庆典的时候,你再亲自找托佛文巫师谈一谈。总之,别让托佛文触碰被巫师改造的人类。”

    西尔维娅的担心纯属多余,维克多却无从解释,只能默默点头表示同意,顺势说道:

    “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情,那我打算提前布局东部联盟......你总是嫌我的手伸得太长,这次你要支持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