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见缝插针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艾尔教国,光明山,教廷。

    教宗穿着一身浆洗发黄的教士白袍,端坐在橡木写字台的后面,手里握着鹅毛笔在一张信笺上书写着,坚硬的笔尖划过纸张在不大的待客室内奏出独特的沙沙声。

    这时,门外的甬道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不轻不重的扣门声。克莱门特将鹅毛笔插入墨水罐里,扬声说道:

    “请进。”

    榉木门从外面被推开,走进来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他面色红润,腰背挺拔,身穿华丽内敛的枢机主教长袍,头戴象征六级牧者的暗金色主教冠冕,显得肃穆威严。

    随手关闭厚重的房门,让教宗私人休息室的动静与外部隔绝,老牧者解下暗金冠冕,露出梳理地一丝不苟的满头银发,声音洪亮地笑问道:

    “克莱门特,有什么好事,你急着找我过来?”

    教宗靠着椅背,指了指写字桌对面的扶手椅,温和地笑道:“拉扎鲁斯,坐下聊……你现在可用不着我给你搬椅子。”

    这位身轻体健的老者正是岗比斯前任红衣大主教,现在的枢机主教——拉扎鲁斯。几年前,他还是一副苍老衰弱的模样,如今晋升六级牧师,掌握了生命延缓神术,脸上的沟壑和皮肤上的瘢痕消失无踪,久违的精力重新回到他的身上,如果不是银白发须,人们很难想象他是一位80多岁的老牧师。

    普通的牧师一般很难活到这个岁数,运用神术会一定程度地损耗牧师的精神力和生命力,从而缩短他们的寿命,这就是凡人使用超凡力量所付出的代价。而六级神术生命延缓能被动地用圣力反哺人的灵魂和身体,只要平时注意保养,少用神术,六级牧师的理论寿命与白银骑士相当。他们甚至可以在临终前,将生命延缓神术刻入圣力水晶,制成延长寿命的神术物品,奖赏给圣武士或普通贵族。这其实是伊诺克教皇赋予六级牧师的一项特权神术。

    牧师的社会地位和声望始终高于圣骑士的原因就在于此。

    谁要伟大的初代教皇陛下也是个牧师呢?

    生命延缓可以延长寿命却不能恢复青春,拉扎鲁斯和克莱门特年纪相仿,自幼侍奉同一个高阶牧者,两个人的外貌年纪看起来竟然差了整整一倍。克莱门特不仅是6级牧师,还是一位初阶骑士,他的灵魂和身体远比普通人要强大的多。而拉扎鲁斯只是一个普通人,在岗比斯教区干了整整三十年的红衣主教才积功晋升六级牧者,回到教廷,终于谋了一个枢机主教席位。

    不过,为了减轻克莱门特在枢机院的压力,他把苦心经营的岗比斯教区拱手让给了塔莫尔牧首。论实际影响力,拉扎鲁斯现在远不如其他的枢机主教。

    由此可见,拉扎鲁斯和克莱门特的关系有多深厚。

    把冠冕安放在写字桌上,拉扎鲁斯拉开椅子坐下,顺手拿起克莱门特书写的信笺,“咦”了一声。

    “这是……书写纸?白色的书写纸?”

    克莱门特双手交扣,置于桌上,颔首笑道:“苏斯大教区的皮尔根牧师把东部联盟的恶魔草根茎和黄昏森林的白岩木树干打成浆,制造出这种白色书写纸。虽然它的工艺复杂,原料价格不菲,但比起羊皮卷轴还是要便宜一些。最重要的是,这种书写纸的制造规格可以任意调整,用来绘制大地图非常方便,比兽皮缝合的地图用纸更有优势。而且,它轻薄,可折叠,易于储藏和运输。唯一缺点就是工艺复杂,残品太多,产量有限,暂时还无法替代兽皮纸。”

    “如果我们把白色书写纸的制造工艺交给人马丘陵的兰德尔殿下,可以从他那里领取800金索尔的赏金。可惜,皮尔根坚决不同意交出工艺,他说这种纸专门用来发行苏斯教区的互助券。”

    教宗轻叹一声,靠向椅背说道:“老伙计,你能相信吗?维克多在几年前悬赏研发造纸工艺,不仅是为了利用麦秆解决民众的个人卫生问题,他最终目的其实是发明出能够书写,又便宜的纸张。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他很早以前对通识学校和职业学校就有了构想……如果我当时能把他所有的治政举措都连起来,你会提前几年,看到一个完整的佃户制……他的智慧天赋如同神迹,真是令人惊叹。”

    “幸好三位天生的智慧者都与教会的关系密切,伊诺克陛下和阿尔雅牧师皆是至高主的仆人,兰德尔殿下虽然是世俗领主,但他诸多举措对牧师传教意义重大,就好像通识学校,如果他坚持自己办学,我们万万不能容许……本质上讲,智慧者必须有能力同时兼顾神职者、骑士贵族和凡人信众的利益……这必是吾主的指引。”拉扎鲁斯一边观阅书写纸上的内容,一边说道。

    “赞美吾主。”克莱门特低头诵了一句,微笑说道:“维克多与教会亲近应该是受到了米勒神父的感召……这的确是吾主的指引。”

    拉扎鲁斯主教抬起头,扬了扬手中的书写纸,表情惊讶地说道:“这上面写得都是近20年,被流放的岗比斯骑士贵族。”

    克莱门特点点头,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一封羊皮卷轴,推给拉扎鲁斯,抬手示意他观阅。

    这封信笺来自遥远的人马丘陵,由培罗主教亲笔所书,上面记载了两件事情:一是人马丘陵同意教会派遣的传教士介入工匠学校和士兵学校的日常教育,但不允许教会插手扈从训练营;第二件事情,西尔维娅希望教宗帮忙,替人马丘陵在流放的骑士贵族当中劝金收养一些15岁以下贵族子女。

    努力扩大传教士的教育范围是枢机院这段时期的主要目标,西尔维娅同意传教士介入职业学院的日常教育对教会而言,意义重大。

    孩子的思想单纯,特别容易塑造对光辉之主的信仰,而且他们心灵纯净无邪,提供的信仰之力极其纯粹。通识学院的传教士每天组织孩子们早晚唱诗,上午读书识字,用沙盘抄写教会经典,下午锻炼身体,学习基本武技。即便通识学院不在信仰法阵的范围之内,牧师每天都能从中收集到品质卓越的圣力水晶。

    难得领主把这么多孩子聚在一起,传教士仅教育他们四年的时间怎么足够?最好能一直教育他们到成年。不过,通识学校的费用由领主一力承担,在教育幼童的问题上,教会的话语权低于领主。许多领主甚至不愿意继续开办职业学校,这时候,驻守神父们总是拿人马丘陵说事。

    你看看人马丘陵这几年的发展成果。大学者兰德尔殿下都坚持开办职业学校,就算你蠢得像头驴,跟着学总不会吃亏上当的。你现在不学,其他家族都照着做,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

    人马丘陵成为领主们争相效仿的对象,金水城向传教士开放职业学校,便起到了榜样作用。虽然传教士止步于扈从训练营有点可惜,但这也在情理之中,何况扈从训练营的人数并不是太多。

    第二件事情让拉扎鲁斯有点莫名其妙。

    遭到流放的骑士贵族一般都是家族内斗的失败者,或是被家族牺牲的替罪羊,他们必须带领家人和附庸前往苏斯北境的黄昏森林防线,先服10到20年不等的苦役,协助圣殿军和苏斯领主抵御黄昏豺狼人的侵袭。接受苏斯领主招揽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如果流放骑士战死,他的血亲当中又没有自然觉醒的骑士,这个小家族只能被流放到东部联盟,再没有翻身的可能。

    西尔维娅想在这些没有希望的流放家族当中,挑选一些有骑士血脉的子嗣似乎很正常,可她找错了对象。

    裁判所负责执行骑士贵族的流放事宜,西尔维娅向特里戈瓦尔家族要几个流放骑士的子嗣,他们不会不给神灵骑士这个面子。但教宗出面安排这件事情,枢机院就越权了,因为裁判所名义上只对教皇负责,不接受枢机院的调遣。

    拉扎鲁斯挠乱了整齐的银发,又看了遍手中的名单,敲了敲桌子,身体前倾,盯着克莱门特温润的浅蓝眼眸,声音低沉地说道:

    “这不是劝金收养,这是人质!蔷薇女王想插手东部联盟?”

    特里戈瓦尔联合圣山修道院把东部联盟当成自家的后花园,每年都从人口贸易和沼泽特产贸易中捞取了大量财富,他们不容许苏斯和博瑞之外的势力插手东部联盟。普通的流民团体进入东部连个泡都冒不出来,只有流放贵族受到光辉法典和光明新约的保护,能够在东部联盟立足,但也会被裁判所和圣山派牧师慢慢炮制。

    西尔维娅避开特里戈瓦尔,直接找教宗要人,显然是打算暗中布局东部联盟,先往里面插几根钉子。

    克莱门特摇了摇头,微笑说道:“不是蔷薇女王,是兰德尔殿下。”

    拉扎鲁斯思考片刻,颔首道:“你说得对,这不是西尔维娅的风格。神灵骑士只有行将陨灭之际才会变得咄咄逼人,无可抵挡。在此之前,他们一般都比较克制,不轻易为家族后辈树敌。”

    “那兰德尔殿下现在为什么要布局东部联盟?”

    “如果我能看透他的想法,我要么同样具备罕见的智慧天赋,要么是顶级的神眷者。”克莱门特目光湛然地说道:“但我相信,兰德尔殿下已经看出来,我们准备对裁判所下手。”

    拉扎鲁斯沉默不语,对想不明白的事情保持沉默是他的习惯。

    克莱门特摇头苦笑,“老伙计,你就是这一点不好……图尔南斯不懂就问,拦都拦不住。你不开口询问,我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

    拉扎鲁斯板着脸说道:“从头说。”

    克莱门特沉吟片刻,开口说道:“你知道的,肯特和华莱士镇守渡鸦镇是我设计的,西尔维娅却领了我的人情。所以,我欠雷尔加雷尔一个人情……薇拉.雷尔加雷尔和尼奥韦斯特秘密结为伴侣,她的父亲托我安排尼奥韦斯特和维克多见一面。这件事情的起因是纳赫蒂加尔鼓动兰特帝国皇室入主东部联盟,特里戈瓦尔着急了,他们暗中联合苏斯、博瑞、塔莫尔牧首还有圣骑士五大家族,试图把尼奥韦斯特目光引到南大陆。”

    拉扎鲁斯点头说道:“这可能正中纳赫蒂加尔的下怀,虽说我们不希望看到光明卫士发展世俗力量,但纳赫蒂加尔和尼奥韦斯特联姻三百多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割裂了?无论尼奥韦斯特渡河南下,还是举族东进,纳赫蒂加尔都算冲出了艾尔王国的桎梏。”

    “是这样的。特里戈瓦尔一着急就中了纳赫蒂加尔的陷阱,暴露了自身的软肋。”克莱门特接着说道:“兰德尔殿下布局东部联盟的原因,我现在还想不透彻,但他明显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看到东部联盟的破绽,认为有机可乘。因为他和尼奥韦斯特短暂接触过后,既没有同意薇拉的提议,也没有明确拒绝,而是故意搁置了相关议题。他是在观望局势的发展,等待出手的机会。”

    “前一段时间,培罗让罗恩试探了一下兰德尔殿下,谈到封臣子弟入学通识学校的事情。如此简单的一次对话,兰德尔殿下居然反问罗恩,如果通识学校发现幼年巫师怎么办?罗恩据实告诉他,幼年巫师由裁判所处置……今天,他就向我提出,帮他在东部联盟安插钉子。”

    拉扎鲁斯深吸一口气,难以置信地说道:“罗恩都不知道,你有把裁判所置于枢机院之下的打算……兰德尔殿下这么轻松就看出来了?”

    “他显然看出来了。”

    拉扎鲁斯摇头道:“克莱门特,在这个问题上,我无法支持你……我们和特里戈瓦尔拼得两败惧伤,只会让塔莫尔一派暗中得利。别忘记,裁判所的后面是光辉骑士团和佛利德斯。”

    克莱门特温和说道:“老伙计,是我没有表述清楚……兰德尔殿下看出来的‘我们’指的是,除了特里戈瓦尔和圣山牧师之外的所有人。”

    “包括我、塔莫尔、佛利德斯、纳赫蒂加尔,还有……光辉骑士团的五大圣骑士家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