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顺水推舟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特斯蒂尔的排名难以撼动,纳赫蒂加尔的排名没有争议,特里戈瓦尔又凭什么霸占光辉骑士团第二家族的位置?”克莱门特用一句话道出光辉骑士团的内部矛盾。

    特斯蒂尔家族掌管着黄金号角,本身又是剑圣德拉文的黄金血脉,身后有一个世俗帝国的鼎力支持,特斯蒂尔家的狂风圣骑士始终站在对抗兽人部族的前线,他们的圣骑士排名高踞第一位,无可动摇;纳赫蒂加尔排在七大圣骑士家族的末尾,但他们拥有光明卫士的独立编制,纳赫蒂加尔除了有圣骑士还有牧师和圣武士,根本就不在光辉骑士团和圣殿军的序列之内。而特里戈瓦尔家族执掌裁判所,霸占光辉骑士团第二名的位置1500多年,可他们尴尬就尴尬在裁判所属于圣殿军的编制。

    圣骑士家族的排名决定圣骑士的名额,神恩决定圣骑士的等级晋升。特里戈瓦尔与另外四大圣骑士家族同属一个序列,形成事实上的竞争关系。其他圣骑士家族在北部荒野与兽人交锋,特里戈瓦尔在后方抓一抓巫师,恐吓一下贵族领主,却排名第二位,他们无可避免地成为另外四个圣骑士家族转移内部矛盾的靶子。

    名义上,裁判所负责抓捕巫师,消灭万神殿那样的巫师组织,实际上,它是教皇一脉用来打压贵族势力的工具。神职者和骑士贵族在没有违背光辉法典的前提下,任何残害他们的行为都将导致执行者失去神眷,特里戈瓦尔就是干这个事情的。尽管他们背弃了教皇,选择站在圣骑士家族的一边,但裁判所的职能没有变化,仍然是光辉骑士团制裁领主的工具,特里戈瓦尔家族的圣骑士为此做出了牺牲,许多人都失去了神术力量,成为撒桑帝国的骑士贵族。

    可是,自从300多年前,白塔阵营和圣骑士阵营达成协议,共同签署《光明新约》后,裁判所不再处决有罪的骑士贵族,改为流放东部联盟。双方的尖锐矛盾得到缓解,裁判所的功能也发生了变化,开始充当世俗领主的仲裁者,将有罪的骑士贵族流放到贫瘠的东部联盟。特里戈瓦尔左右逢源,上下其手,在东部联盟搞起了贵族血脉的人口贸易。正因为光明新约改处决为流放,特里戈瓦尔家的圣骑士避开了光辉法典的惩戒,再没有人因制裁骑士和神职者而失去光辉之主的眷顾。

    特里戈瓦尔既不与兽人作战,又不用牺牲圣骑士的神术力量,还霸占着排名第二的位置,其他四个圣骑士家族心里当然不服气。

    特斯蒂尔家族作为光辉骑士团的领袖,不能一直对圣骑士家族的非议装聋作哑,尤其在大开拓的背景下,特斯蒂尔更要团结前线作战的圣骑士。事实上,特里戈瓦尔经营裁判所一千多年,早已积攒了雄厚的实力,手下有一大批中高阶的圣武士。为了反攻北部荒野,光辉骑士团尚且要从黄昏森林防线调走一万圣殿军,特斯蒂尔不应该对特里戈瓦尔家族的力量视而不见。

    裁判所就像一柄利剑,光辉骑士团挥舞着它,制裁世俗领主,他们斩断尼奥韦斯特家族的黄金血脉,恫吓巴塞留斯家族,在沃顿草原以北,开创撒桑帝国,整合北方领主的力量,共同对抗北部荒野的兽人;光明新约之后,光辉骑士团把这柄利剑插入鞘,谁不听话,就用带鞘之剑敲打谁,南方三王国数次组织进攻撒桑帝国的军事计划,裁判所却以抓捕巫师的名义,破坏三王国的军事行动,以至于多铎国王摔碎王冠,大声怒吼:裁判所只允许我们打缚手战争!

    如今不同了,兰德尔子爵发明新农牧,开创佃户制,极大缓解了诸王国的土地矛盾,领主们的目光由内斗转向开拓,三王国对抗撒桑帝国的军事联盟宣告瓦解。光辉骑士团终于可以集中力量进攻北部荒野,收复人类国度的失地,这时候,手里还拿着制裁之剑准备吓唬谁?

    只能是南拓领主。

    不要说岗比斯和博瑞王国会对光辉骑士团侧目,就连塔莫尔牧首也不能接受一心北拓的光辉骑士团对南拓大局指手画脚。

    光辉骑士团要扛起人类复兴的大旗,再直接领导裁判所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

    可这又能怎样呢?光辉骑士团绝不可能放弃宗教裁判权,但纳赫蒂加尔把裁判所的盖子给掀开了,让特里戈瓦尔与其他圣骑士家族的矛盾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克莱门特召集心腹同僚,秘密商议裁判所的问题,他认为应该抓住机会,将裁判所的编制由圣殿军转为圣堂武士,也就是把裁判所置入枢机院之下。这项提议遭到包括拉扎鲁斯在内的大多数人的反对。

    原因很简单,枢机院想乘势夺回宗教裁判权;光明卫士也想接管裁判所;特斯蒂尔则希望裁判所由圣骑士家族轮流执掌。在这种形势下,谁先对特里戈瓦尔家族下手,谁就输了。

    教会内部的势力错综复杂,兰德尔殿下怎么就能看出所有人都对特里戈瓦尔虎视眈眈?难道是克莱门特暗中通报他,想借助西尔维娅和他的势力,谋求裁判所的执法权?

    克莱门特看着眉头紧锁的拉扎鲁斯,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兰德尔殿下问戴恩,那些小巫师去哪呢?我也想知道,那些幼年巫师去哪了!裁判所宣称,年幼的巫师都被秘密净化掉了……谁看到了?现在,各领主都在开办通识学校,以后那些小巫师无处藏身,全都会落入特里戈瓦尔的手中,老伙计,你真的希望这样吗?”

    拉扎鲁斯恍然大悟,嘿嘿叹道:“维克多并不知道教会内部有谁反对特里戈瓦尔,他预见到,所有人都非常忌惮特里戈瓦尔家族的膨胀。克莱门特,既然你已经想到了,当时为什么不说出来?”

    “我没有证据能证明特里戈瓦尔暗中豢养一群巫师。”克莱门特摇了摇头,目光变得深邃悠远,沉声说道:“长久以来,裁判所秘密带走艾尔教国的小巫师,当众净化成年巫师,可所有人都知道特里戈瓦尔和圣山派牧师合作,偷偷利用巫师的力量,发明了许多超凡药剂和进攻神术。我承认特里戈瓦尔处置巫师的方式是正确的。不过,以往巫师的数量稀少,传承断断续续,特里戈瓦尔有能力控制他们。可是,随着佃户制的推广,裁判所抓捕的小巫师越来越多,裁判所秘密豢养的巫师有了稳定的传承者,他们带来巨大利益和潜在危害的同时,还会甘心忍受特里戈瓦尔的奴役吗?”

    “裁判所豢养的巫师组织决不能由一个圣骑士家族掌控!”

    拉扎鲁斯表情沉重地点头道:“他们要么公然反抗裁判所,要么选择渗透特里戈瓦尔家族,无论是那一种情况,我们都无法接受。”

    克莱门特说道:“我主张特里戈瓦尔率领裁判所的圣武士和圣山牧师,重新并入圣殿军序列。裁判所归入圣堂武士的编制,设一正二副三位裁判长,裁判长暂时由佛利德斯一派的枢机主教任命,两个副裁判长由我们和塔莫尔一派指定。总之,枢机院要先收回宗教裁判权……东部联盟教区乱了这么多年,是时候重新整顿了。”

    拉扎鲁斯楸着自己的胡须,皱眉说道:“那……由谁牵头呢?”

    “无论谁牵头,最终都是圣骑士家族轮流执掌裁判所……除非让光辉骑士团自己先出手。”克莱门特淡淡说道:“兰德尔殿下不是要布局东部联盟吗?我们暗中推他一把,他才不会惧怕特里戈瓦尔的势力,等裁判所和兰德尔殿下的人正面冲突,特里戈瓦尔将面对西尔维娅和兰德尔殿下的怒火,而这笔账要算在光辉骑士团的头上。我们只要选择恰当的时机,让兰德尔殿下掀开东部联盟的黑暗面,特斯蒂尔还能坐得住吗?五大圣骑士家族和撒桑的大领主恐怕都要抢着瓜分裁判所的巫师。”

    拉扎鲁斯呵呵笑道:“克莱门特,老师曾经说过,你是他最狡猾的弟子。”顿了顿,又皱眉道:“东部联盟有什么好的?兰德尔殿下为什么对它感兴趣?”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米勒神父在兰德尔殿下的身边。”克莱门特从容不迫地说道。

    拉扎鲁斯一拍脑门,说:“我怎么把那位大人给忽略了……兰德尔殿下布局东部联盟,说不定就是那位大人为了提前瓦解东部联盟潜藏的灾难,预言引导的结果。”

    克莱门特笑道:“如果维克多真的想入主东部联盟,我可以预见那里将由混乱走向秩序,由贫瘠走向富饶,由凋敝走向繁荣,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意志……毕竟他是个连民众擦屁股都要管的领主。”

    拉扎鲁斯开怀大笑:“哈哈,那我们将多一个大教区,同时又要烦恼,以后的罪囚该往那里流放?”

    “那也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让我们的继任者去烦恼吧。”

    克莱门特敲了敲桌上的书写纸,说道:“这份名单是裁判所通报的,囊括今年风之季流放东部联盟的所有骑士家族。我从中摘抄了岗比斯的流放贵族。你帮兰德尔殿下挑选几个合适的帮手。”

    “呵呵,都是些熟人,他们的流放令都是我亲笔签署的。”拉扎鲁斯从墨水罐里取出鹅毛笔,在书写纸上圈下四个名字。

    “派克和戴夫,这对堂兄弟是索林姆家族的骑士和见习骑士,铜城的前任治安官,十四年前,因勾结盗匪,谋害贵族的罪名被宣判流放。这还真没有冤枉他们……索林姆家族血亲内斗是出了名的阴险毒辣。这两个家伙应该已经死了,索林姆家族即将分崩离析,他们的家人亲眷在岗比斯无依无靠,可以为兰德尔殿下所用。”

    “斯基特,深水城的治安官,因屠杀流民获罪,其实他是奉乔舒亚公爵的命令,驱赶东部三行省的难民,被仇家举报到了深水城大教堂。乔舒亚公爵没能保住他。不过他曾经侍奉过卡特琳娜.乔舒亚大小姐。卡特琳娜现在执掌金水城,西尔维娅应该很乐意提携一下斯基特的亲属后辈。”

    “尼格特,普通贵族,和维克多的生母是表姐弟的关系,十九年前,因盗窃主君的财产获罪......实际上,他勾引了主君培养的6名室内女仆。我倒是很好奇这个除了沾花惹草就一无是处的小贵族怎么在黄昏森林防线活了十九年才死……嗯,他的子女算是兰德尔殿下的远方表亲,最大的今年差不多34岁,最小的25岁,应该都有儿女可以充当金水城的人质。”

    拉扎鲁斯放回羽毛笔,抬头问道:“这些贵族的遗孀亲眷恐怕没有能力在东部联盟站稳脚跟,如果他们服从裁判所和圣山牧师的安排,兰德尔殿下的谋划岂不是失败了?”

    “老伙计,别担心……特里戈瓦尔至少还能撑十几年,我不会明着帮助兰德尔殿下往他们的地盘安插钉子。”教宗站起身,走到窗前,眺望艾尔圣城西北角,那里有一座高耸如云的银白尖塔,缓缓说道:“我接到培罗的信笺就调查了一下,十五天后,温布尔顿女侯爵的一支商队将入境艾尔,他们准备押运一批亚瑞特药材前往博瑞王国,途径苏斯王国和东部联盟……兰德尔殿下的人应该就在商队里面……这样的商队今后恐怕每一年都有。”

    “兰德尔家族在银白高塔有一个求学者,名叫保罗.兰德尔,他是维克多头号心腹纳尔森勋爵的养子。”

    克莱门特转过身,对拉扎鲁斯吩咐道:“你先派人和他联系一下,然后再私下接触那四个等待流放的家庭。”

    拉扎鲁斯笑眯眯地说道:“放心吧,我会安排妥当的,绝不会让裁判所看出任何破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