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无冕之王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想在东部联盟培植力量,一是怀疑假面兄弟会的巫师在那里发掘出炼金帝国的文明遗迹;二是兰德尔殿下至今没有品尝过这个世界的海鲜。

    第一个原因,维克多暂时不打算和任何人提起。第二个原因目前也不适合让更多的人知道。

    大海本身就具有无穷无尽的鱼获水产资源,即便东部联盟的土地再贫瘠荒芜,维克多只要在东部联盟的海岸线上占据几个出海口,就能供养数十万人。人马丘陵的舰队顺河直下,再依托东部联盟的海港进行补给和休整,人马丘陵的雇佣军团可以沿着海岸线向北行驶,绕过尼达姆大沼泽,进入富饶的北部荒野;舰队向南行驶,又可以在南大陆的海岸线自由选择登陆点。

    掌控金水河的航运权和东部联盟的海港,代表人马丘陵将具备更宽松的战略空间。西尔维娅听了维克多的详细介绍,大为赞赏,决定全力支持他的出海口计划。

    该计划主要有两个组成部分,首先是以黄金团的名义,在金水河北岸建造港口节点,确保人马丘陵的舰队能够借助季风,从博瑞大河湾回到人马丘陵的蔷薇港。这些待建的港口包括兰特帝国领的菲斯湖港、东部联盟靠近苏斯王国的福尔湖港,以及博瑞大河湾到福尔湖之间的中转河港,它也在东部联盟的境内,靠近博瑞联合王国的势力范围。

    其次,人马丘陵必须在东部联盟的海岸线附近提前部属一支政治力量,等人马丘陵的舰队顺河而下,直入大海,再沿岸北上,双方在东部联盟的海岸线会师,一举建立人马丘陵的飞地政权。

    如果说维克多以往的战略布局强调对外开拓,共生共赢,属于温和外交。那么,出海口计划就是他展露獠牙的争霸战略。因为他准备捏的软柿子是被苏斯、博瑞和裁判所视为自留地的东部联盟。说不定,维克多还要和博瑞联合王国打一场战争。

    为了夺取海权,维克多有不惜一战的决心。但要想打赢海权战争,他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包括发动战争的合法性;瓦解博瑞、苏斯和裁判所的利益同盟;储备瑟银矿石,打造瑟银战舰等等措施。事实上,光辉骑士团的内部矛盾给了维克多可乘之机。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宁可特里戈瓦尔家族在北部荒野发展世俗力量,也不能容忍他们缩在东部联盟,眼睁睁地看着同僚们在前线出生入死。这会造成光辉骑士团的分裂,挑战特斯蒂尔家族的领袖地位。对于教廷高阶牧师而言,这又是枢机院收回宗教裁判权的绝佳契机。正因为如此,克莱门特非常欢迎维克多和西尔维娅把手伸进东部联盟,希望人马丘陵的力量能够在当地打开局面。

    不出西尔维娅所料,克莱门特接到她的信笺,就提供了许多便利。他甚至让培罗主教送来了东部联盟的地图资料。

    然而,出海口计划成功的关键在于保守秘密。如果计划提前泄露出去,教宗百分之百要转而同博瑞人合作。因为博瑞人看到海权的庞大利益,不惜同裁判所翻脸,也要吞下半个东部联盟。这样一来,克莱门特既达到了目的,又避免了人马丘陵与博瑞王国的冲突。

    维克多摇了摇头,烦恼地说道:

    “亲爱的,我们遮遮掩掩,教宗肯定会对我们的目的感兴趣。他给我们的任何帮助,其实都是一次次的试探。你看,培罗派人传过来地图,上面标注了教会在东部联盟已探明的适合人类定居的区域。当地人把它们称为‘草海岛’。除了西部、南部和北部的草海岛控制在人类的手上,其余的无主草海岛主要集中在东部靠海的位置。而蓝鸥港恰恰在博瑞王国的东端,隐隐和东部的无主草海岛连成一线。克莱门特把迪米克派过去,主持蓝鸥港的教务,不就是在试探我们是否会开拓东部海岸的草海岛吗?”

    西尔维娅坐直身体,抬手理了理耳边的秀发,莞尔道:“除了东部无主的草海岛,我们又能占据那里?何况,我们本来就要控制东部联盟最东段的海岸线。博瑞王国在金水河北岸有四座港口城市,蓝鸥港位于最东端,那里还有许多鱼人族群。蓝鸥港以其说是港口,不如说是阻挡鱼人西进的军事城镇。在四座港口中,蓝鸥港的常住人口最少,只有2万多人,还不如你的平湖镇。克莱门特一派的高阶牧师已经把博瑞大教区让给了塔莫尔,迪米克作为拉扎鲁斯大主教的心腹,他也只能主持影响力最小的蓝鸥港教务。”

    “亲爱的,我认为你多虑了。”

    维克多沉默片刻,说道:“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我们至少需要20年的时间在东部联盟布局,而克莱门特对我们的试探不会停止。如果他意识到,我们在做战争准备,他肯定会破坏我们的出海口计划。”

    西尔维娅摇头说道:“我看未必……亲爱的,你不妨详细介绍一下山民据点的事情。我想了解它的人口变化规律,以及你处置措施。”

    黄金团控制的山民据点是出海口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维克多调往东部联盟的人口和兵源主要来自山民据点。正因为出海口计划的前期不需要人马丘陵直接投入力量,极大缓解了金水城的军事负担,西尔维娅才赞同维克多的这项布局。

    人马丘陵的南拓战略肯定要优先于出海口计划。

    西尔维娅没有事必躬亲的习惯,对于山民据点的具体情况,当初并未多问。

    维克多一时半会也想不通山民据点和克莱门特的立场有什么内在联系,一五一十地说道:

    “山民据点的人口变化规律和村落没有本质区别。山民猎场的资源决定了山寨的人口规模。当山寨的新生儿增加,山民猎手需要扩大捕猎和采集范围,遭遇猛兽和怪物族群的风险大增。成年山民出现死伤,又降低了山寨的人口数量,山寨的人口基本上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

    “为了生存,山民有许多不成文的习俗。比如,经验丰富的老猎手组织许多支捕猎小队,在猎场的边缘捕猎。捕猎小队虽然没有击败凶暴野兽和怪物的能力,却可以分散风险,避免山寨的猎手全军覆没。当遭遇危险的时候,老猎手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断后,或者引开怪物,为青壮年猎手争取逃生的机会。他们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那些上了岁数,失去生育能力山民妇女会在最远的山林采集坚果野菜,她们也特别容易被野兽攻击。”

    维克多顿了顿,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山寨的运气糟糕,有强大的怪物入侵猎场,青壮猎手的死伤超过四成,这个山寨基本上就保不住了。山民们会放弃家园,逃入通婚山寨。虽然这会使得山寨食物紧缺,但山民们从不吝于向落难者伸出援手。不过,这个习俗对于遭遇山民捕猎小队的陌生人而言,等同于野蛮劫掠。”

    他笑着说道:“山民遇到陌生人,一般都要掳回山寨,为他们安排配偶。如果不顺从,山民会制服他们,扒光所有的衣服,抢走所有的物资,任他们在野外自生自灭。因为山民认为,拒绝和他们回山寨的人迟早要被野兽吃掉。所以,许多难民在迁徙的途中都被山民绑到了山寨。”

    “这么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新成员的血脉可以避免近亲通婚带来的畸形儿。事实上,四、五个山寨互相通婚,守望互助,形成一个大猎场。当一个山寨出了问题,其余山寨收留落难者,积蓄实力,再设法把那块水源地夺回来。可以说,山民村寨有效抑制了怪物族群的扩张。”

    “站在我的立场上,山民具有坚韧顽强,勇敢彪悍的可贵品质。”维克多评价道。

    西尔维娅勾勒迷人的笑容,接口说道:“因为你麾下有数万山民,他们分布在岗比斯、多铎和撒桑帝国的山林深处。你是他们的无冕之王。”

    维克多哈哈一笑,意气风发地说道:“我的确称得上是他们的无冕之王。我麾下的走私商队给山民村寨带来了巨大变化。他们向山民传授种植地薯、饲养野猪的技术和医疗知识,定期提供物资和军备补给,实现山寨群之间的连接,年轻的山民男女跟随走私商队远嫁其他山寨群,解决了近亲通婚的问题。山民的生存状况得到改善,新生儿夭折率降低,平均寿命增长了5岁,山寨人口的数量猛增……这又给我带来了巨大负担。”

    “山寨的水源有限,灌溉不了多少地薯田。出于隐蔽和控制的考虑,我禁止手下帮助山民修建溪流水库。山寨的人口超过了猎场能够承受的上限,他们现在有走私商队作为依靠,便恳求我的手下帮他们开辟新的猎场定居点。”

    西尔维娅眸光一闪,讶异问道:“你答应了?”

    维克多摊手苦笑道:“我能反对吗?我已经很难回头了……现在,我手下的走私佣兵八成都是年轻的山民猎手,他们和山寨的关系难以割裂。既然他们为我效力,我为了山寨据点又砸了那么多钱,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

    “走私商队攻打豺狼人占据的水源地,迁徙山民,建造新的山寨据点。这些据点位于山林的深处,远离领主的村落,也没有形成守望互助的山寨群。它们孤立于外,除了走私商队,没有任何援助力量。我不得不采购军备,武装他们,派走私商队定期巡视新据点,打击豺狼人族群。黄金团的收入大部分都花在了新据点的身上,每年的净收入还不到1万金索尔。”

    维克多长吁短叹,郁闷地说道:“单从商业贵族的角度来说,索菲娅要求我放弃山民据点,还是有眼光的……”

    西尔维娅冷哼了一声,追问道:“你投入了多少钱,建了多少新据点?”

    “呃…..现在应该有53个新据点,走私咖啡的利润基本上都用光了。”

    “具体是多少钱?”

    “大概......50万金索尔吧,或许没有那么多……”

    “呵呵,50万金索尔都用在了山民的身上……亲爱的,你可真有钱啊。”西尔维娅笑靥如花,洁白的贝齿闪耀着危险的光芒。

    维克多喜欢西尔维娅温柔的红唇,但绝不想被她狠狠地咬上一口。他迅速展开自救,摸着光滑的下巴,目光深邃的说道:

    “嗯,这些新据点与世隔绝,山民完全依赖于我。他们具有吃苦耐劳,顽强勇敢的品质,只要向他们灌输忠诚的观念,传授源血秘法,他们将是非常优秀士兵……每个新据点相当于我的扈从训练营。最重要的是,他们对光辉之主的信仰浅薄,教会对他们影响力非常低,本身又不在教会和领主的视线之内,他们甚至不知道我的身份。可以说,这是一支可靠又有用的隐秘力量。”

    西尔维娅转嗔为喜,主动献上香吻,咯咯笑道:“亲爱的,你是我见过的最具远见的人。”

    维克多摇头叹道:“我最初只是为了赚取咖啡的高额利润,也没料到事情会演变成这种样子。”

    西尔维娅说道:“领主不愿意承山民的身份,根本原因就在于领地无法容纳太多的人口。虽然领主现在把流民视为财富,可如果迁移山民,会导致豺狼人和地精族群泛滥,帮助山民开拓定居点的话,又将牺牲家族的士兵和见习骑士。除了纳维尔,没有领主愿意沾惹山民这样的麻烦。”

    “你做了普通领主不愿意做事情,还不是因为手里有秘法战士吗?”

    维克多点头表示同意西尔维娅的说法,微笑道:“无论如何,我们控制了数万山民,可以源源不断地向东部联盟派遣隐秘力量。我们在东部海岸附近占据一片草海岛是迟早的事情。”

    西尔维娅说道:“这种情况和你开辟山民据点如出一辙。”

    “博瑞人为什么不建海港,不走海路?据说海岸鱼人比河岸鱼人更强壮,更高大,数量也更多,博瑞人不愿意和海岸鱼人打消耗战。他们的战舰不是为航海而设计的,也没有办法在海岸鱼人密集的地方抢滩登陆。但是,海岸鱼人在大军团的步兵方阵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我们有标准化的大军团,能够轻松做到博瑞人不愿意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的主动权。”

    “迪米克牧师属于克莱门特一派,可他不是克莱门特,他有自己的政治抱负。红衣主教如果不犯错误,可以积功晋升枢机主教。撒桑帝国有三个大教区,塔莫尔一派现在占了四个大教区,而克莱门特一派丢掉了两个大教区。虽然他们在枢机院的席位暂时处于优势,但从长远看,克莱门特一派的处境非常不利。克莱门特把赌注投在我们和纳维尔人的身上,希望我们能在大开拓中,为他们增加至少四个大教区。假如我们能在东部联盟帮他们开辟一个新的大教区,迪米克将是最大受益者,他会选择支持我们,而克莱门特也会装聋作哑。因为他欠拉扎鲁斯一个枢机院席位。要不然,他为什么把迪米克安置在没有前途的蓝鸥港?”

    维克多茅塞顿开,颔首道:“既有原则,也有弹性,这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领袖。”

    西尔维娅提醒道:“亲爱的,东部联盟的状况非常复杂,即便有迪米克暗中照应,我们也不能疏忽大意。克莱门特帮我们挑选的流放贵族,可以摆在明处,吸引裁判所、博瑞王国和苏斯王国的注意力。你扶持的落魄游侠直接开拓东部无主的草海岛,不需要有太多的顾虑,反而不容易暴露我们的真实意图。”

    “嗯,你说得对。我们一边操控流放贵族在金水河北岸选择定居点,一边诱使游侠贵族进入东部的无人区,避开裁判所的视线,建立类似山民据点的孤岛营地。”

    这时,车外传来小侍从的欢笑声,维克多拉开车帘,看见布利诺尔城雄伟的身姿矗立在远方的地平线上,淡然说道:

    “等我们的舰队开进大河湾……东部联盟的故有势力,不过是横扫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