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丽诺比娅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鸢堡的后花园。

    凯瑟琳身穿宽松白袍,遮住隆起的小腹,纤手搭着维克多平伸的左前臂,漫步于长青草草坪上。她清艳迷人的脸蛋闪耀幸福光辉,碧绿眼眸尽是柔情蜜意,时刻注视着自己的爱人。

    按照教规,领主和高阶骑士出行,在城镇停留或抵达目的地都要先去教堂祈祷,这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也确保自身的安全。维克多毫无顾忌地独自溜进鸢堡,表明了他对王室的信任。而兰德尔殿下的这份信任源自他和凯瑟琳的亲密关系。

    见到维克多的那一刻,凯瑟琳心花怒放,她坚信,如果自己不在王宫,维克多就不会进鸢堡。

    兰德尔殿下只为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而来。

    即便罗兰离开鸢堡,外出冒险,自己也不必彷徨忧愁,兰德尔殿下就是她背后的参天大树,为她,为爱德华,为她肚子里的孩子遮风避雨。

    庭院里有白秞岩堆砌的围井,中间的位置长出一颗高大的无花果树。树上硕果累累,空气中弥漫着淡雅的果木清香。

    一团微风凭空浮现,拂去白釉岩井栏上的微尘,维克多伸手试了试温度,确定没有问题,才扶着凯瑟琳坐下,握住她光洁如玉的小腿,动作轻柔地按摩着。

    望着维克多神情专注的俊美脸庞,凯瑟琳甜甜一笑,声音轻细而柔媚:“亲爱的,我现在可没有办法服侍你。”

    高阶女骑士当然没有普通孕妇的妊娠反应,她们不会恶心,不会呕吐,身材不会臃肿变形,不会行动不便,更不会腿脚水肿。但维克多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不是为了凯瑟琳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只为自己。

    这是他第一次当父亲。

    血脉高贵的骑士很少在30岁以前生育子女,维克多的血脉尚未稳定,无论是按照精灵族的寿命,还是融合了人类血脉的新形态,他都还未成年。不过,异世界的27岁相当于地球上的40岁,维克多的人生经历超越他的实际年龄,他格外期待有自己的孩子。

    凯瑟琳不仅是小男爵的第一个女人,也是维克多第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心跳和腹中胎儿的心跳同步,每一次脉动都令维克多无比着迷。听着这对母女的心跳声,他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内心宁静却又充满力量。

    这个小生命与他血脉相连,是他生命的延续,证明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真实而非虚妄。

    “我能摸摸她吗?”维克多半跪在地上,抬起暗金异色的双眸,期待又忐忑地问道。

    凯瑟琳内心一颤,一股莫名的情怀在心田荡漾,握住维克多修长匀称的手掌,轻轻地按在自己的腹部,柔声说道:“当然可以,我的爱人。”

    透过轻软的细亚麻布料,维克多感受到凯瑟琳光滑细腻的肌肤,微弱而坚定的心跳清晰地落入他的掌心。他的脑海中飞快勾勒出一个胎儿的影像,这并非是振动的描述,而是风元素的共鸣。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维克多手足无措,生怕伤到凯瑟琳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连忙把手移开。迎着凯瑟琳诧异的目光,他皱起细长笔直的眉毛,仿佛做错事般地嗫嚅道:“我……她没有动,从我见你到现在,她一直没有动过。”

    兰德尔殿下颇有些孩子气的话语让凯瑟琳不禁失笑,搂着爱人的脖子,安慰道:“亲爱的,别担心。她现在还小,再过两个月,她才会踢我。明年的三月份,你就可以看到她啦。”

    维克多松了口气,坐到凯瑟琳身边,将她和女儿一并抱到自己的腿上,好奇地问道:“她……她像我,还是像你……我是说,她会是一个月精灵贵族吗?”

    靠着维克多的臂弯,凯瑟琳咬了下红唇,饱含歉意地说道:“亲爱的,她会是一位美丽而强大的狂风女骑士……高阶女骑士孕育后代的过程中,与虚空元素交互的同时,也在洗练孩子的骑士血脉。骑士血脉弱于高阶女骑士的伴侣,他的弱血脉会被替换掉,每个高阶女骑士的后代至少是一名资深骑士。而血脉强于我们的伴侣,比如你的黄金血脉,我就无法替换。事实上,我运转斗气的时候,我们的女儿也和风元素海相呼应,通过她,我能感知到元素海的存在。凭着这份记忆,我或许也能突破血脉的屏障,成为半黄金化的怒涛骑士。”

    “亲爱的,你没有发觉吗?月精灵的血脉多数出自女性,你是罕见的特例。如果你想拥有一个月精灵血脉的后代,必须和风语月精灵血脉贵女结合才行。”

    这个时代除了维克多自己,还没有觉醒风语天赋的月精灵血脉贵族。

    维克多无所谓地说道:“月精灵女尊男卑,太阳精灵的配偶都是月精灵中的顶级强者……我也只是随便问问,并不会为此感到遗憾。”

    “对了,你的领地现在怎样了?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吗?”

    “领地由我的追随者打理。”凯瑟琳摸着小腹,微笑说道:“出于安全的考虑,即便这次鸢堡迎来新的女主人,我暂时也不会搬离王宫。毕竟鸢堡距离大教堂比较近,等我们的女儿满五周岁,我们才会去公爵领。亲爱的,你有五年的时间,帮我们母女规划领地。”

    维克多用力点头,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会替你们打造最漂亮的宫殿庄园、最坚固的城堡、最合理的城镇、农田和牧场。”

    凯瑟琳抿嘴笑道:“殿下,我对此深信不疑。”

    维克多畅想女儿未来的居所,思维发散到她的婚姻,犹豫着问道:“亲爱的,我们女儿会嫁给谁?”

    “她谁也不嫁。”凯瑟琳似乎能洞悉维克多作为父亲的醋意,委婉说道:“下一代温布尔顿.奥斯维德女公爵只会招赘奥古斯特家族的优秀子弟为夫婿……比如,威廉姆斯摄政王的幼子,托马士.奥古斯特。”

    “托马士?我怎么没听说这小子?”维克多的语气大有一种自家的白玫瑰被黑乌鸦叼走的愤懑。

    凯瑟琳噗嗤一笑,解释道:“托马士还要10个月才能出生。”

    维克多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到女儿的名字上,问道:“温布尔顿是她的血脉姓氏,奥斯维德是她的家族姓氏,那她的名字起好了吗?”

    凯瑟琳抬起纤手,抚摸维克多的脸庞,慵懒地说道:“这是你作为父亲的权利……我原想等她出生的那一刻,让你给她起个名字。你现在最好多想几个名字,一定要让我满意才行。”

    “好!”

    维克多跃跃欲试,环住凯瑟琳的隆起的小腹,元素共鸣,血脉相连的感觉再次涌现。他“看”到一个小小的生命躺在自己的掌心,脆弱而强大,平凡而高贵,渐渐明悟到:

    自己拥抱世界,世界就会拥抱自己。

    强大的生命都格外珍视自己的后代,太阳精灵比巨龙还要稀少,作为精灵族血脉的维系者,他们是最接近始祖神灵的长生种,而原生种的人类同样爱怜自己的血脉后裔。这恰恰是人类与精灵的另一种更强烈更深刻的血脉共性。

    每一个后代都是心灵血脉的延续和壮大。掌中的小生命是维克多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第一个法则印记,也是世界本源对他的认可。

    维克多的心灵力量无限拔高,银月秘法自发运转,进入了法则共鸣,天人合一的精神状态,金光闪耀的双眼转为内敛坚凝的暗金色。

    “她叫丽诺比娅,父亲的荣光,狩猎的女王。”

    这一刻,整个布利诺尔城的黄金骑士都听到了风的低语

    ……丽诺比娅……

    蓝黎雀家族的别墅,纳维尔王国的路德维西公爵和博瑞王国的安德烈殿下同时抬头,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与困惑。

    “.…..丽诺比娅?”

    “这是圣域级别的力量?!”

    布利诺尔城的大门外,等候西尔维娅车驾的戈隆侯爵在随从惊讶的目光中,离开队伍,转头凝望鸢堡的方向。

    “丽诺比娅……她将是奥古斯特家族的传奇守护者。”

    篆刻蔷薇花纹和獠牙纹章的马车内,西尔维娅舒展优美的身体,斜卧在松软的雪貂皮塌上,上面还留有维克多的气息。她眼波如水,带着点醋意的吃吃笑道:

    “丽诺比娅……亲爱的维克多,不久的将来,你要给我们的儿子取一个更好的名字。”

    凯瑟琳对这一切毫无所察,她完全沉浸于元素海的扰动,根源就在腹中的骨肉。也幸好,腹中的胎儿隔绝了元素海的扰动,没有对她的灵魂造成任何冲击,却让她有机会一窥世界本源的些许奥秘。

    “丽诺比娅……非常好听的名字。”

    不远处传来宛如鸢鸟鸣唱般悦耳的声音,明艳无双的罗兰公主跃上草坪,白金色的秀发长辫随之跳动,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她的身后还跟着爱德华和安娜。

    凯瑟琳见到儿子和他的未婚妻,顿时醒转过来,运转斗气才控制住脸上的红晕,仪态优雅地从维克多腿上站了起来,从容不迫地笑问道:

    “罗兰,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只是她刻意回避爱子好奇又促狭的眼神,便暴露了自己的心虚。

    罗兰一边把玩自己的辫子,一边无辜地说道:“我们一直在这里啊……你们俩光顾着亲热,没注意到我们而已。”

    凯瑟琳大窘,安娜却解围道:“我们一直在大花园指挥工匠改造砖窖,长公主殿下突然把我们拉过来了。”

    “安娜!”罗兰气咻咻地瞪着拆穿自己的小王后。

    安吉丽娜吐了下舌头,拉着不情不愿的爱德华,向自己的监护人行礼道:“兰德尔殿下,日安。”

    这时,维克多已恢复了常态,只是眼睛中暗金光环变得更加明显。他起身回礼,颔首笑道:“陛下,安娜,再次见到你们,我很高兴。”

    爱德华脸色古怪,哼哼了一声就算回应了兰德尔殿下的问候。

    维克多是他小时候的玩伴,是姐姐的学生(罗兰自称的),是母亲的亲密伴侣,是未来妹妹的父亲,他居然还是安娜的监护人!

    幸好,安娜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再不需要什么监护人……爱德华暗暗想到,他决定先避一避风头,免得被未婚妻的监护人狠狠地教育一通。

    “喂,你再次见到老师,不高兴吗?”罗兰双手抱胸,抖动右脚,斜睨着维克多,精致绝伦的俏脸上写着“老师我很不高兴。”。

    维克多现在心情大好,刚刚的法则共鸣状态让他的精神属性至少提升了2点,但这种内外世界相融的回馈恐怕只有一次。

    他上前施礼,半真半假的调侃,“长公主殿下,我时常挂念您……您比我们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更加美貌了。”

    自恋的长公主就吃这一套。

    果然,罗兰抚着自己的脸颊,喜滋滋地说道:“是吗?你确实有想念老师,我只是比以前漂亮了一点点,都被你给看出来了。”

    “你,你……”小国王指着维克多鼻子,想斥责他有了凯瑟琳还不满足,居然敢打罗兰公主的主意。

    凯瑟琳玉脸微沉,爱德华顿时就哑巴了,只是看维克多的眼神就像看到大野猪冲进了自家的后花园,肆意践踏花卉,自己却无可奈何,痛心疾首。

    维克多绝对是被冤枉了,但也不能怪爱德华。高阶骑士以外的男性看见他和女性说话,都会产生类似的想法。

    罗兰上下打量维克多,开口问道:“你违反教规,独自来鸢堡,就是为了给凯瑟琳的女儿取个名字?”

    “约克公爵的铁砖盛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懒得和诸王国的使节打交道,让西尔维娅去应酬吧。等爱德华和安娜结婚庆典的前夕,我再去布利诺尔大教堂做祈祷。”维克多淡淡说道。

    铁砖技术影响深远,维克多免不了会遇到各种试探,即便他现在是传奇阶的殿下,可他的精神力量不能外放。在高阶骑士的眼中,兰德尔殿下具有天然的亲和力,也可以说是软柿子。但没有人敢在西尔维娅面前肆意试探。

    罗兰眼睛一亮,追问道:“这些天,你都住在鸢堡?我们一起改进铁砖工艺怎么样?”

    “不。”维克多摇头说道:“我更想在奥斯维德公爵领,替丽诺比娅设计一个游乐园。”

    “……游乐园?好啊!我们一块去。”长公主两眼放光,笑吟吟地说道。

    “还有我和安娜。”

    爱德华举手要求加入,并暗下决心,要千方百计阻挠维克多勾引罗兰,免得他今后冷落了凯瑟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