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金眼伯爵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十一月十八日,天空蔚蓝,阳光明媚而柔和,照在人的身上非常舒服。

    今天,岗比斯的国王,爱德华.奥古斯特陛下将在大教堂册封安吉丽娜.布兰斯泰特.约克为王后,奥古斯特家族与约克家族正式缔结后族盟约,而在此之前,国王要先册封维克多.温.兰德尔殿下为岗比斯的伯爵领主,摄政王则代表岗比斯王国的所有领主和贵族授予他王国守护者的权柄。

    布利诺尔教堂广场上彩带飘扬,旌旗招展,荣耀骑士团率领精锐士兵封锁路口,禁止马车和行人通过。布利诺尔城的贵族子弟和各家族侍从们只能聚在道路的两侧,等候国王与王后的车驾巡视布利诺尔城。

    此刻,布利诺尔大教堂宽阔的正厅,四名全身被精美铠甲包裹的骑士手持仪仗单手矛,拱卫着一身湛蓝甲胄的维克多,走在金色的羊绒地毯上,两边是六座的持剑天使像,它们有4.5米高,通体用白釉岩精心雕琢而成,羽翼收敛,面对正厅入口,垂首半跪于基座上,仿佛在向兰德尔殿下致意。

    越过光辉天使像,金毯两侧站满了岗比斯王国的大小领主和诸国使节,大家都向缓缓而来的兰德尔殿下行注目礼。兰德尔殿下感知敏锐,任何声音都瞒不过他的耳朵,即便美貌而大胆的高阶女骑士也不会在这种场合交头接耳,对兰德尔殿下发表议论。所有人都保持安静,大厅内只有仪仗骑士和兰德尔殿下铿锵的脚步声,气氛肃穆又凝重。

    看着渐渐走近的维克多,爱德华莫名有些心慌,悄悄运转斗气才抑制住转移目光的冲动。背后传来一股磅礴厚重的力量,它并非真实却如同巍峨的山岳——是戈隆侯爵传递的精神力量。

    爱德华紧张的情绪放松了许多,回头看了眼戈隆、罗兰和西尔维娅三位王国守护者,不由得挺直了腰背,涣散的目光重新凝聚在维克多的身上,嘴角翘起一个微笑。

    兰德尔殿下是我们岗比斯王国的守护者。

    阳光透过顶部的水晶天窗,照进祈祷大厅形成一道纯净的光柱,落在台阶之上,笼罩塔莫尔牧首、爱德华国王和威廉姆斯摄政王。维克多走进光柱,湛蓝的铠甲渡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增添了神圣的氛围。他抽出长剑,半跪于台阶上,低下头,将长剑捧在手上。

    年轻的国王接过兰德尔子爵手中的精金长剑,剑刃搭着他的肩甲,扬声说道:

    “我,岗比斯之主,爱德华.奥古斯特以国王的名义,册封维克多.温.兰德尔为岗比斯王国的伯爵领主,从今日起,兰德尔家族即岗比斯的世袭伯爵家族。”

    说完,爱德华交还长剑,从旁边的执剑骑士捧着的托盘里取出伯爵印鉴赐予维克多。

    小男爵在九年前就向凯瑟琳和爱德华立下过忠诚誓言,誓言不需要重复。维克多一言不发地接过佩剑,站起身,将兰德尔家族的伯爵印鉴放入仪仗骑士捧着的盒子里,并从里面取出子爵印鉴,摆在执剑骑士的托盘上。

    至此,兰德尔家族的伯爵册封仪式宣告结束。

    威廉姆斯和爱德华互换位置,大声说道:“我,岗比斯的摄政王,威廉姆斯.奥古斯特代表岗比斯王国的领主和贵族,在这神圣之地,授予维克多.温布尔顿.兰德尔殿下守护王国的权柄。”

    摄政王取出镶嵌风元素水晶的秘银匕首,双手捧着递给维克多。

    高举起象征守护者身份的匕首,维克多向领主和宾客们展示守护者的力量,暗金异色的眼眸彻底转为暗金色,无形的风将他清灵的声音传至每一个人的耳中。

    “我,维克多.温布尔顿.兰德尔在这神圣之地,在至高主的注视下,肩负起守护岗比斯的王国的责任,以此为荣耀,自今日起,至我生命终结的一天。”

    “愿至高无上的光辉之主指引你的道路。”

    身穿牧首法袍的塔莫尔在胸口虚画圣徽,笑容很有亲和力,说道:“兰德尔殿下,接受岗比斯子民的欢呼吧。我同样为岗比斯王国增添了一位传奇守护者而倍感欣喜。”

    外界对维克多究竟是黄金阶还是传奇一直存在争议,塔莫尔牧首的这番表态坐实了他传奇强者的身份。

    除了路德维希公爵和安德烈殿下,观礼的岗比斯领主和诸国使节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保持片刻的宁静。

    “金眼伯爵!”

    一道略显沙哑却别具魅力的女声率先打破突兀的安静——是吉莉安。

    循着声音望过去,维克多看见身材高挑,气质冷艳的契布曼大小姐。面对众人聚焦的瞩目,她丝毫不怯,只与维克多对视着,下巴骄傲地抬起,饱满的红唇噙着得意洋洋的笑容,迷人的凤眼中满是倾慕与自豪,就像分享丈夫荣耀的妻子。

    按照维克多的观念,和自己有着共同目标的爱人才能称为伴侣。吉莉安.契布曼现在已经不能算做他的伴侣,却是他唯一的,也是最宠爱的情人。

    扬起手中的守护者匕首,维克多对着吉莉安颔首微笑。

    契布曼家的大小姐提起裙裾,屈膝行礼。周围的人终于鼓掌欢呼:

    “金眼伯爵!”

    “金眼伯爵兰德尔殿下,我们向您致意。”

    教堂侍从跑出祈祷大厅,大教堂外随即响起嘹亮的号角声,接着是贵族子弟和家族侍从的欢呼,他们在庆祝岗比斯增添一位传奇守护者。

    维克多走上国王身后的高台,与西尔维娅、罗兰和戈隆站在一起。

    “金眼伯爵?”西尔维娅眼波流转,低声笑道。

    “确实不太好听。”维克多含笑说道。

    一道酸溜溜,气鼓鼓的目光瞬间变得含情脉脉——那是翠丝莉。

    她傲娇、腼腆,又容易吃醋,绝对无法像吉莉安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维克多大胆示爱,但不妨碍她打破果醋坛子,迁怒维克多。她服用了鸢堡提供的孕育药剂,现在不能使用斗气,难以控制自身的情绪,怒气来得快,哄起来也简单,读懂了维克多的唇语,立刻转嗔为喜。

    当然,维克多让她看到唇语,她才能看到,就好像他不想让吉莉安读到他的评价一样。

    “维克多,你很体贴啊。”以严肃著称的戈隆侯爵难得地玩笑了一句。几年前,他还以上位者姿态拉拢维克多,追上他的车队,送给他鸢堡收藏的流火之矢卷轴。那时,维克多仅仅表现出了追赶的剑圣德拉文的潜力,如今,他却真的有了暗金之眼。

    罗兰公主思维发散,白皙纤长的手指顺着三位守护者逐一点过去,最后点到自己。

    “嘿嘿,岗比斯四大守护者,地、火、风、水全齐了。”

    西尔维娅用庞大的精神力量屏蔽守护者的交流,即便路德维希和安德烈两位黄金骑士也“听”不到,“看”不到他们的交谈。但所有人都能想的到,岗比斯守护者的实力无与伦比。博瑞王国的安德烈.克里斯托弗殿下深邃内敛的目光和维克多轻轻触碰了一下,优雅的点头致意,不露半点心思。

    黄金骑士的精神力量无法撼动维克多的心灵,却可以向他传递心意。

    安德烈只若无其事地看了维克多的一眼,没有表达祝贺之意,本身就显得蹊跷。

    西尔维娅很快解除了维克多的困惑,淡淡说道:“你和罗兰在外面玩疯了,有件事情你们还不知情……博瑞人和塔莫尔牧首共同给你准备了一份精彩生动的礼物。”

    “什么礼物?怎么不告诉我?”罗兰好奇地埋怨道。

    “谁叫你贪玩的?”戈隆侯爵不客气地怼了回去。

    “明天,我们共同欣赏安德烈和塔莫尔给维克多的贺礼。”西尔维娅瞄了维克多,笑道:“亲爱的,你是主人,地点由你决定……必须定在城外哦。”

    维克多从位于下方左侧的索菲娅身上收回目光,颔首道:“那就定在温布尔顿侯爵的城外庄园。”

    戈隆侯爵沉吟片刻,点头说道:“很好……索菲娅的影响力比殿下犹有过之,这件事情确实应该把她拉进来。”

    *********************

    夜里,温布尔顿侯爵府的马车行驶在布利诺尔贵族区狭窄的街道上,索菲娅坐在车厢里闭目沉思,绝美的脸庞透出一抹惆怅。

    国王与王后举办的晚宴和舞会刚刚结束,作为布利诺尔城五大侯爵之一,她坚持到了最后,尽管没有任何人邀请她跳舞。这很正常,黄金骑士有黄金骑士的圈子,白银骑士有白银骑士的圈子,索菲娅既不是白银骑士也不是黄金骑士,有资格邀她共舞的人少之又少,再加上兰德尔殿下在伴侣的问题上出了名的霸道,以至于翠丝莉和吉莉安都被人敬而远之,何况兰德尔殿下的妻子——有王都第一美人之称的温布尔顿女侯爵?

    奥斯丁和霍拉伯爵可都是血淋淋的例子啊。

    索菲娅并不在乎这些,她早已过了炫耀女性魅力的阶段。事实上,她从来就没有这方面的肤浅和虚荣,美貌和魅力仅是她融入贵族圈的手段,她更相信自己的力量和智慧。

    不过,索菲娅看到了怀孕的凯瑟琳,鸢堡的前任女主人无疑是高阶女骑士关注的焦点。所有人都围在她的身畔,羡慕她的好运气。索菲娅也不例外,她羡慕凯瑟琳的同时,第一次感受到身为妻子的嫉妒。

    维克多的太阳精灵血脉尚未稳定,能够生育子嗣的机会微乎其微。凯瑟琳只是陪同他出访纳维尔王国,朝夕相处才两年多,偏偏就怀上了兰德尔殿下的子嗣。

    这不是好运是什么?

    单身的高阶女骑士大多渴望征服黄金血脉的殿下,索菲娅当然也非常喜爱维克多,可他的聪明令她戒惧。因为她选择的骑士道路并非传统的维护家族和领地,而且她已经在商业贵族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了。维克多不用争吵的手段就能把她带入人马丘陵的利益圈中,她即便再喜爱维克多,也不能失去自我的意志。

    如果能怀上维克多的孩子,一切就不一样了的……我可以尽情享受他的关爱和体贴,分享他的智慧、力量和权势,他会爱护我,就像爱护自己的妻子那样……可恨的家伙,这么多天都没来找我,今天见到我,都没有和我打招呼……索菲娅酸酸地想着心事,完全忽略自己也没有主动找维克多的事实,只是沉浸于自怜自哀的情绪中。

    偶尔的软弱哀怨对她而言是一种难得的情感体验。

    马车行到侯爵府,索菲娅收拾心情,姿势优雅地迈下马车,侯府的守卫上前,语气激动地禀报道:

    “大人,男主人回来了,娜塔莉娅夫人正陪殿下在餐厅用餐。”

    索菲娅眼睛一亮,提着繁复华丽的裙摆,踩着精致的亮银色高跟鞋,向侯爵府主楼踱去,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她窈窕的身影便消失在侍从的眼中。

    尚未走进小餐厅,索菲娅就听到了娜塔莉娅银铃般的娇笑声,芳心生出一股醋意,转过前厅,见到成熟美艳的娜塔莉娅紧挨着丈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正为他剔除红鲑鱼的鱼骨。

    “亲爱的索菲娅,你总算回来了。维克多夸赞我烤鲑鱼的手艺大有进步,你也来尝尝。”娜塔莉娅转过头,笑靥如花地说道。

    索菲娅微不可查地偷偷撇嘴,皱起细长柳眉,单手插着纤腰,怒气冲冲地问道:

    “今晚,金眼伯爵为什么不邀请伯爵夫人跳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