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流叶庄园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第二天下午,一队骑兵拱卫着两辆封闭马车进入温布尔顿侯爵府的城外庄园。

    这座度假庄园远离喧闹繁华的城市,背靠一片稀疏的落叶林,前面有一条清澈的小河流过,河岸边移植了两排高大的梧桐树。正值深秋,满树金黄,半枯的落叶旋转着落入河水中,随波逐流飘向远方,色块斑斓的树林掩映青灰色的石质别墅,描绘出秋季的唯美风景。

    威廉姆斯拍了拍坐骑的脖子,那匹其貌不扬的花斑马非常配合地抬起前肢,让主人踩着它的腿,落到地面。

    “我已经有13年没有访问过温布尔顿家的流叶庄园……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美。”

    摄政王的语气颇为感慨,他十余年没有造访温布尔顿侯爵的城外庄园是因为和温布尔顿女侯爵的关系冷淡。当时的索菲娅支持凯瑟琳王后,反对王国大公继承王位,温布尔顿女侯爵当然不会邀请他上门做客。后来,王子党与大公党达成共识,双方和解,索菲娅与他的关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加糟糕。

    仔细想想,索菲娅和大领主的关系都很冷淡,除了维克多,真正愿意支持她的人几乎没有,她得罪的强大的势力倒有不少。鸢堡、博瑞五大家族、多铎的路德维希家族和德韦米克家族都在她的面前碰得满头包,苏斯王国的梅丁家族曾经甚至追捕过她。

    这主要是因为索菲娅不遵守游戏规则,各大势力拉拢她的手段无非是威逼利诱,双管齐下,可她是软硬不吃的性格,任何想要谋夺她利益的人都会遭到她的强力反击。

    即便外部环境如此恶劣,索菲娅偏偏能活蹦乱跳,谁都拿她没么什好办法。这不得不叫人啧啧称奇。

    现在不同了,今天早上,索菲娅和维克多联袂拜访威廉姆斯,表示温布尔顿侯爵府准备收养一名继承人。

    这并不值得奇怪,应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继承权对于任何一个家族而言都是头等大事,索菲娅半只脚跨进了元素海,随时都可以冲击黄金领域,在此之前,她必须有一个继承人,否则她开创的事业,所做的努力和所有的坚持都毫无意义,根本不可能成功晋升黄金骑士。

    鸢堡对于温布尔顿侯爵继承人的问题早有预案,只是侯爵府方面迟迟没有动静,威廉姆斯完全摸不着头脑。他命令夜枭刺探索菲娅的情报,可索菲娅带着光辉骑士团的神职者跑了一趟亚瑞特高原,一去两年多,夜枭密探根本没办法接近她。至于温布尔顿商会,这个体量庞大、人员松散的商业组织分布在世界各地,夜枭收集到的都是零零碎碎的消息,想要汇总分析,再得出结论还需要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夜枭的刺探任务进展缓慢,反而撞上了不少同行,彼此的人手都有不小的损失。威廉姆斯心里也清楚,夜枭的规模再扩大十倍,才有可能从底层摸清温布尔顿商会的动向。

    所以,索菲娅表明意图之后,威廉姆斯喜出望外,满口答应从温布尔顿血脉当中挑选一个5岁以下的子嗣送给索菲娅,作为温布尔顿侯爵府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事实上,鸢堡早就有了合适的人选——狂风骑士索伦的两岁幼子。当然,摄政王不会急着说给索菲娅听,以免女侯爵又猜疑鸢堡对她不怀好意。

    两岁的幼儿懵懵懂懂,怎么可能有心机手段?只能说,威廉姆斯真的怕了索菲娅。

    索菲娅和维克多会不会有后代,她能不能顺利晋升黄金骑士,都未可知。但威廉姆斯确定一点,维克多向索菲娅提供蓝芋药剂,她即便不冲击元素海,也能活到100岁以上。垄断野蛮人贸易的温布尔顿女侯爵寿命悠长,符合岗比斯的利益。唯一让鸢堡头疼的是她对游戏规则的破坏力。

    侯爵府有了继承人,索菲娅就得为他安排老师,以及共同成长的誓言骑士和扈从,在他满八岁之后,进入鸢堡接受为期四年的宫廷骑士教育,拓展他在贵族圈的人脉。这些都会对侯爵府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无论如何,这是个非常良好的开端,标志着半黄金化的怒涛女骑士终于回到了政治游戏的规则之内。

    维克多对索菲娅的不按套路出牌同样感到棘手。她就像一只漂亮的雌剑齿兽,对于任何觊觎自己地盘的人都心怀警惕,即便是丈夫也不例外。维克多可以理解索菲娅的性格成因,但无法接受她的固执己见。

    新农牧、水利工程、佃户制全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能够给诸王国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几乎没有领主会拒绝维克多带来的社会变革。维克多就是在推动社会变革的过程中,提前布局,占尽优势。西尔维娅看到了新农牧和佃户制的推广,将加速社会分工,促进手工业和贸易的飞速发展。有了外部大环境,维克多便可以依托黄金团,布局公共运输、自由民贸易、山民武装、金水河航运、海权、金融等新领域。

    并不是维克多说什么,西尔维娅就信什么,她自己也不能完全理解维克多的观念,但她不是一个人,她的身后还有一支幕僚团,为她的决策提供全方面的支持。

    唯独温布尔顿女侯爵是在单打独斗。索菲娅原本也是有幕僚的,利用安德烈向罗兰公主求婚的机会,把小男爵送去人马丘陵,从而摆脱凯瑟琳钳制的谋划就是她听取了幕僚的建言,做出的决定。只不过,她的心腹幕僚陶米梅是无面者的暗子,陶米梅的身份暴露,被博瑞人所杀,索菲娅再也无法信任侯爵府的其他幕僚了。

    维克多提醒索菲娅,除了黄金团,她还得考虑侯爵府今后的政治地位,以及家族继承权的问题。索菲娅居然第二天一早就拉着维克多去见摄政王,她的执行力真的非常强,贬义的说法,她的行为很鲁莽。

    索菲娅又能怎么办呢?她根本没有什么人可以商量啊。她觉得维克多建议合理,马上就付诸行动。还别说,索菲娅把握机会的直觉不是一般的敏锐。可是,她遇到无法理解的事情,那就要另当别论了。维克多如果告诉她,黄金团需要投资港口,争夺航运权,她肯定要想想;告诉她,黄金团要涉足金融领域,她恐怕还是要想想。

    这些事情能拖延吗?

    维克多全凭地球世界的社会常识,抢占制高点。然而,水银的一个自由民商人都能想到蜜饯连锁店,其他人也有聪明脑袋。事实上,维克多立足社会底层,通过拉拢小家族的方式,发展黄金团,隐隐有了失控的迹象。部分自由民商人自发跑到野柳城寻找货源。如果黄金团按照维克多最初的设想,还没等它发展起来,依附教会和国王的自由民商人工会已经遍地都是了。只有垄断野蛮人贸易的索菲娅,才能帮助黄金团迅速完成布局,挤压商人工会的生存空间,从而获取制定自由民商业规则的权利。

    尽管维克多有绝对忠诚的炼金人类,实际掌握着黄金团的武装力量,水银也在不停地渗透黄金团内部,他不担心索菲娅霸占黄金团,但在黄金团的整体决策上,他没有时间和野性十足的索菲娅乌鲁萨消耗。

    维克多干脆给索菲娅找点其他的事情做做,把她引入岗比斯的政治场,别一门心思都放在黄金团的身上。

    这么做的好处在于同时转移岗比斯王室和索菲娅的注意力,索菲娅和四大王侯家族斗争特别需要幕僚团。她培养自己的幕僚至少要十几年,在这段时期,维克多就是温布尔顿侯爵府的首席幕僚。

    嗯,如果索菲娅不听话,维克多不介意让她在四大王侯的手里吃点亏,长点记性。

    索菲娅亲身参与塔莫尔牧首、博瑞联合王国同岗比斯的南拓谈判,是维克多促使温布尔顿侯爵府步入岗比斯政局的切入点。

    四大王侯家族可没有资格参加王国守护者之间的谈判。

    “我差不多也有9年没在流叶庄园度假休闲。”维克多跳下迅鸟坐骑,托着西尔维娅的纤手,帮助她从凶暴迅鸟海格力斯的背上下来,然后才是索菲娅。

    “我上一次拜访流叶庄园是在8年前。”安德烈.克里斯托弗下了坐骑,环视四周,微笑点头,向索菲娅抚胸施礼,“能够再次欣赏流叶庄园的美景,是我的荣幸。”

    这位来自博瑞王国的殿下有着黄金般的头发,琥珀色的深邃眼眸,容貌英俊,气质优雅,一举一动都充满了迷人的魅力。如果说,维克多是高阶女骑士梦想中的伴侣,俊美、神秘和高贵如同天上的太阳,令凡人无法直视;那安德烈就是贵族少女的梦中情人,完全满足她们对白马王子的全部幻想。

    索菲娅淡淡点头,算是回应。她利用过安德烈,也试着追求过他,而安德烈反过来又算计她,导致艾米梅被艾菲索斯侯爵杀死。虽然艾米梅是鸢堡安插在她的身边的密探,但她无法容忍博瑞人私自处决她的骑士。

    索菲娅是个性情刚烈的怒涛骑士,自然不会给安德烈好脸色。

    维克多没索菲娅这么小气,那个时候他和索菲娅也没什么关系,更不会去背负索菲娅的私仇,接口说道:“安德烈殿下和塔莫尔牧首光临流叶庄园也是我们的荣幸。”

    “呵呵,流叶庄园有近两百年的历史,曾经属于利奥波德家族的度假庄园,它的古典风貌保持地如此完整,非常难得。维克多,我听闻银月庄园的建筑布局别具一格,不仅引领一个新的建筑流派,还开创了贵族庄园的宫殿式风格。如果有机会,我很想去欣赏一下银月庄园的风光。”塔莫尔在两名高阶圣武士陪同下,走上前,笑呵呵地说道。

    他看起来30多岁的样貌,身体强壮,圆圆的脸庞总是挂着笑容,给人留下亲切随和的第一印象。他是三大牧首中最年轻的一位,实际年龄还不到60岁。在论资排辈的枢机院,塔莫尔能坐到牧首的位置,足见其能力手腕有过人之处。

    “银月庄园期待塔莫尔牧首的到访。”维克多彬彬有礼地回应道。

    “银月庄园就是地方大,占据整整一片山谷,外加三座丘陵。”罗兰长公主跳下通体金黄,形态威武的独角狮身兽,美如碧湖的眼眸在凶暴迅鸟海格力斯的身上转了两圈,嘴巴不停地说道:“我设计的奥斯维德庄园比银月庄园有趣多了。”

    “奥斯维德庄园不是我的爱人设计的吗?”西尔维娅挽着维克多的胳膊,莞尔一笑,连阳光仿佛都灿烂了一些。

    “嗯,我的学生辅助我设计了奥斯维德庄园……他给我打了下手。”长公主很大方地分了一些功劳给维克多,然后提出了一个小要求,“西尔维娅,把海格力斯借给我玩几天,我把我的‘金羊毛’抵押在你那。”

    独角兽非常不满地低吼了一声,随即被长公主敲了脑袋。

    “休想。”西尔维娅笑容甜美的说道。

    “哼,小气。”罗兰嘟起了嘴,穿着秀气马靴的小脚踢飞一块石子,落在水面上连续弹跳到了河对岸。

    戈隆侯爵干咳一声,抬手说道:“嗯,我们去别墅里面聊。”

    “进去了还要再出来,何必这么麻烦?我们先看看安德烈给维克多准备的礼物。”罗兰的目光转向由博瑞骑士看守的封闭马车,跃跃欲试地说道。

    塔莫尔和安德烈互相看了看,点头问道:“兰德尔殿下的意思呢?”

    “如公主所愿。”维克多朝罗兰虚抬了一下手臂,微笑说道。

    安德烈露出阳光般的笑容,朝扈从骑士招手,示意他们把马车开过来。

    “相信诸位大人已经察觉到我们送给兰德尔殿下的礼物……一个活的蛮族。”

    “打开。”

    博瑞骑士摸出钥匙,打开封闭马车的厚重铁门,从里面拖出了一个用精铁打造的铁笼,摩擦车厢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轰”的一声,铁笼重重砸在夯实的地面上。

    维克多暗金异色的瞳孔放大,脸上不由露出惊诧的神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