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半兽人蛮斗士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铁笼完全用精铁铸造,栏杆足有幼儿的手臂粗细,仅用肉眼观察就能得出非常坚固的结论。笼子里躺着一个人型生物,它身长1.73米,只穿一条兽皮短裤,手脚酷似人类,但指甲是尖锐的爪子,脊椎似乎天生向前弯曲,无法伸直,导致背部佝偻,肩臂宽阔,脖子短粗,全身的肌肉扎实饱满,仿佛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它的皮肤为暗红色,没有毛发,呈现角质化的特征,上面还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深红近黑的斑块,尤其肩部、背部和胸口的皮肤角质化增生现象特别明显,如同天然铠甲。它的眉骨和颧骨很高,眼窝深陷,扁鼻尖耳,面部线条粗犷而狰狞,头顶上的角质化的皮肤竟然堆积出两酷似犄角的组织。

    这个蛮族似乎处于昏睡的状态,维克多看不到它的眼睛,但仅从它身体外观就能感受到一股凶残、野蛮、彪悍的特质。

    罗兰公主蹲在铁笼跟前,纤美白皙的手掌探进栏杆,抓住它的犄角,把它拉近了一些,用手指戳了戳它的眼皮,又毫无顾忌地翻开它的嘴唇,露出尖利的犬齿,然后一脸嫌弃地站起身,撇了撇嘴,鄙夷说道:

    “蛮族就长这样?真丑……哼,哼,我现在相信尼奥韦斯特家族的先祖骑士被蛮族强行掳走,和蛮族公主生下一堆蛮血尼奥韦斯特的传言了。”

    传说中,精灵优雅而俊美,蛮族粗暴而丑陋,人类普遍喜爱精灵,鄙视蛮族。但蛮族毕竟是和古代骑士通婚的种族,它们颜值再低,也不至于长成这副模样。

    它浑身无毛,披甲带角,牙尖爪利,就好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即便是昏睡,也自然流露出恐怖又狰狞的气息。幸好在场的三位女士都是强大的高阶骑士,如果换成地球世界的女人突然看见这头怪物,恐怕已经吓得尖叫了。

    严格意义上,这只蛮族体格强壮,并无畸形,身体结构自然对称,完全符合战斗的需要,至少在维克多的眼里,它表现出一种独特的暴力美感。

    可是,它的生理特征和人类差得太远了,完全不像是人类的分支种族,怎么可能和人类通婚?

    罗兰并非普通的贵族小姐,作为接近传奇领域的黄金骑士,她同样可以看到生命层次的本质,源自繁衍本能的审美观不会影响黄金骑士的心智。岗比斯的长公主当着塔莫尔牧首的面,把丑陋低贱的蛮族和尼奥韦斯特联系在一起,表现出自己的鄙夷,其实有谈判的用意。

    本公主讨厌尼奥韦斯特,你们想说服岗比斯同兰特帝国领合作南拓,那就要拿出更多诚意,先让本公主高兴才行。

    罗兰提前抬高谈判的门槛,安德烈也有自己的对话节奏。他面对维克多,优雅笑道:“兰德尔殿下,精灵族远遁无尽之森,只有您这样的精灵血脉贵族才能证明,精灵族真实存在于世界,而非传说故事。但蛮族,它们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仅仅隔着一条金水河。”

    “论对蛮族的了解,银白高塔的大学者也无法和我们博瑞骑士相比,近90年来,我们一直在同金水河南岸的蛮族战斗。我本人多次带领扈从,登上南岸,打击蛮族的据点。”

    安德烈顿了顿,目光转向铁笼里的蛮族,继续说道:“蛮族分为两支不同的族群,北方蛮族和南方蛮族。诸位现在看到的就是南大陆的土著蛮族……相比人类,它们的外形粗野丑陋,却比半人马、半羊人、熊怪、狗头人、豺狼人更像人类。我们把南方蛮族称为半兽人。”

    “这就是半兽人,它们在南大陆的蛮族中占多数。北方蛮族占少数。”

    兽人是人类国度的大敌,不能交流,无法妥协。安德烈把南方蛮族定义为半兽人,表达出博瑞王国对蛮族强烈的敌意和贬斥意味,恰恰和罗兰先前的议论相呼应。

    半兽人是低贱的种族,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安德烈和塔莫尔的意图,岗比斯的领主心知肚明。南方蛮族也好,半兽人也罢,既然岗比斯决定渡河南拓,抢占南大陆的广袤土地,当地的土著种族都是岗比斯潜在的敌人,南大陆也不止半兽人,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兽人种族。

    松散的兽人部族显然比一个半兽人王国更好对付一些。岗比斯的军队开进南大陆,对于形形色色的南方土著种族而言,不过是多了一个竞争对手。而博瑞王国的军队从大河湾登陆,他们就成了半兽人王国唯一的竞争的对手。

    岗比斯的军队从菲斯湖登陆,有扎稳脚跟的客观条件。博瑞王国得先击败半兽人王国才行。

    维克多中止了定性半兽人的话题,满脸好奇地说道:“它看起来很强壮。”

    “不仅强壮,还很危险。”

    安德烈微笑颔首,介绍道:“从它的身体结构就可以看出,半兽人是天生的战斗种族。夸张的肌肉提供远超人类士兵的爆发力,粗壮骨骼能够承受巨大的压力,坚硬的皮肤足以抵挡十字弩的攒射……它的力量是普通人的三倍,相当于共鸣四个元素位的初阶见习骑士。除此之外,它还有一项强大的战斗天赋——血怒。”

    古代文献记载,蛮族拥有自己的力量传承,这个体系的核心就是血怒天赋。

    血怒有多种分支和变化,并可以划分等级,这是它区别于兽人种族天赋的特点,更接近人类的骑士传承。就像骑士贵族与平民的差别,并非所有的蛮族都有血怒天赋,那些掌握血怒的蛮族被人类称为蛮斗士。

    岗比斯王国准备南拓,自然要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南大陆蛮族的信息。据维克多所知,蛮斗士的能力较为复杂,有的可以减伤;有的可以增强力量和速度;有的增强精神属性;有的可以沟通超自然的力量,等等。蛮斗士随着血怒等级的提升,能力效果也会得到加强,并拓展出更多种类的能力。但是,蛮斗士的力量体系如何细分归类,岗比斯所知有限。

    博瑞王国送过来的是一个活生生的蛮斗士,顿时激起了四位守护者和索菲娅的浓厚兴趣。

    “放它出来,我要看看蛮斗士的实战能力。”西尔维娅淡淡地吩咐道,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那股不容置疑的意志。

    “好!我亲自试试它的血怒天赋。”罗兰捏着白嫩的小拳头,跃跃欲试地说道。

    安德烈朝自己的扈从骑士点点头,转而对罗兰说道:“长公主殿下,这个蛮斗士绝对不是骑士的对手,想看清它的战斗力,最好派初阶见习骑士,或者精锐扈从士兵出战。”

    戈隆侯爵的表情变得略微凝重,沉声问道:“克里斯托弗殿下的意思是,这个蛮斗士在蛮族王国很常见,很普通,只相当于人类的精锐士兵?”

    安德烈点点头,微笑说道:“只有观察最基础的个体,才能了解到蛮族的整体实力。”

    这时,博瑞骑士打开了铁笼,把昏睡的蛮斗士拉到了地上,又从兜里掏出一瓶药剂,拔开瓶塞,放在蛮斗士的鼻子下面。

    一股难闻的气味弥漫开来,周围的士兵有人不禁皱起了眉毛。安德烈解释道:“半兽人脑袋如同坚硬的铁木,愚钝到难以击昏的程度。至高主的仆人对它使用了昏睡神术,我们才能把它完好无损的运到岗比斯。而臭泥花的汁液可以让它从昏睡中苏醒。”

    “半兽人免疫昏迷吗?”维克多低声问道。

    “那到不是。相比人类战士,打晕半兽人的同时,肯定会打裂它的头骨。”塔莫尔牧首笑眯眯地说道。他无疑在强调,半兽人的体魄比人类更加强韧的事实。

    地上的半兽人蛮斗士受到臭泥花的气味刺激,抽动扁平的鼻翼,猛地睁开了眼睛。它的瞳孔非常大,几乎占据了整个眼眶,只留下一圈眼白,呈现接近泥土的深褐色。它刚刚苏醒,眼神涣散没有焦点,却带着暴戾和狂躁,翻开薄薄的嘴唇,想要用大吼发泄被臭醒的怒气,但它看到了一张精致绝伦的脸蛋近在咫尺,正好奇地看着自己,顿时嗷的一声,连滚带爬地缩回铁笼子里,还把门给关上了,有一种猛兽变小猫的滑稽感。

    罗兰嘟起小嘴,站了起来,回过头对着大家,困惑说道:“蛮斗士的胆子这么小?”

    “你吓到它了。”维克多咳嗽一声,继续补充道:“看来,博瑞王国的高阶女骑士没少教训过半兽人。”

    罗兰竖起的小眉毛又放了下来,一手抱胸,一手托着弧线优美的下巴,神情向往的说道:“当半兽人恐怖故事中的主角……似乎很不错哎。”

    戈隆侯爵没有理会走神的罗兰,朝身后的一名秘法战士吩咐道:“马克尔,你去试试蛮斗士……注意安全,但也别刻意杀死它。”

    “遵命大人。”

    秘法战士接过同僚扔过来的一面的盾牌,抽出腰间的长剑,大步走到铁笼的面前。但半兽人蛮斗士紧紧抓住铁门,死活不肯出来。

    西尔维娅对罗兰展颜一笑,调侃意味明显地说道:“被你吓得不轻啊。”

    罗兰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本公主美貌绝伦。”

    “在半兽人的眼中或许相反。”

    “切,那你还不是一样。”

    索菲娅皱起柳眉,插口说道:“它可能是凶暴半兽人,对危险敏感。”

    “伯爵夫人,这是个普通的半兽人蛮斗士。正如兰德尔殿下所说,它的确惧怕人类的高阶骑士,并根据美貌程度判断高阶骑士的身份。”安德烈彬彬有礼地解释了一句,对身边的中年学者点了点头。

    看来南方蛮族的审美观和人类接近,那它为什么长成这样?它的身体结构似乎有外力雕琢的痕迹,被故意塑造成合适战斗的形态……维克多心念一动,没有开口询问,注意那名中年学者的行动。

    只见他走到笼子面前,用发音奇怪的语言和半兽人蛮斗士进行交流,半兽人先是连连摇头,听着听着,眼神中的畏惧被狂热所取代,低吼一声,拉口铁门,主动从笼子里钻了出来。

    维克多记住蛮族语言的发音特点,趁中年学者返回的时候,故作好奇地问道:“詹姆斯学者,你刚刚和半兽人说了三句话,它便恢复了斗志,能翻译给我听吗?”

    中年学者怔了怔,停下脚步,恭敬施礼道:“殿下,我说的三句蛮语分别是,你像胆怯的乌鸦,没有腐肉就不敢脚踏地面……真正的勇士无惧地母的拥抱……地母渴望埋葬你的敌人……我们会派出战士接受勇士的挑战,一个一个,直到把你送入地母的怀抱。”

    “地母?”

    西尔维娅眼眸闪动,沉吟说道:“我曾经孤身游历北部荒野,屠戮过一个半人马小部族,我记得那些半人马战士的肩膀也有形同铠甲的角质化组织。”她顿了顿,转向塔莫尔牧首问道:“传言,半人马普遍信仰名为大地之母的古老神邸……祂和半兽人的地母是否一致?”

    塔莫尔牧首笑呵呵地说道:“兽人信仰的伪神种类繁多,半人马的大地之母和半兽人的地母是否一致,我不能确信。不过,南方蛮族和南大陆的半人马处于敌对的关系,相互攻伐杀戮,绝不手下留情。而且,南方蛮族的发音器官接近人类,和半人马完全不同。它们无法用语言交流。”

    大地之母?雷诺的意志侧中,半人马是大地之母的血裔,但炼金人类没有关于蛮族的资料。这说明,在炼金帝国时代,蛮族并非炼金师需要戒备的敌人……或许蛮族尚未诞生,或许如我猜想的那样,精灵和蛮族都是原生种人类演化的分支,生理结构近似,互相可以通婚……那为什么半兽人蛮斗士和半人马战士有相同的角质铠甲?原生种的人类和大地之母到底有什么关系?如果大地之母是泛意识神灵,谁在传播祂的圣名?难道是类似老食人魔的血脉记忆?

    维克多心绪翻涌,表情淡然地朝中年学者颔首致意。这时,半兽人蛮斗士发出一声震耳的咆哮,吸引众人的目光,只见它叽里呱啦地说着什么。维克多分辨出“勇士”、“地母”、“埋葬”这三个单词。博瑞学者听完蛮斗士的话语,开口说道:“它要一柄铁锤作为武器。”

    “给它。”戈隆侯爵言简意赅地说道。

    一名秘法战士把手中的双手重锤隔空丢了过去,蛮斗士单手抄住泛着幽蓝亮光的重锤,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好像非常喜爱的样子。

    “砰。”

    鸢堡的秘法战士马克尔剑盾相击,发出宣告挑战的闷响。

    半兽人猛地抬起头,褐色的眼睛染上了血红的色泽,皮肤上的深红斑点弥散开来,整个身体由暗红变成通红,那种红色仿佛鲜活的血液,在体表不停地流动,一股狂野的气息顿时从它的体内冒了出来。

    马克尔身高足有1.88米,比蛮斗士足足高出一个脑袋,他体型健硕,身披精铁锁子甲,内衬藤皮硬甲,步履稳健,眼神和刚诞生的炼金民兵一样的冰冷漠然,整个人都透着肃杀无情的味道。但他在对手的面前,给人处于弱势的直观印象,至少在气势上输给了半兽人蛮斗士。

    半兽人低声咆哮,双手握住重锤,腰胯运力,直直地甩向全副武装的马克尔。它的进攻粗糙简单,完全不留余力,出现多处破绽,却胜在势大力沉,铁锤呜呜呼啸带着惨烈的气息,朝对手兜头砸了下去。

    全力以赴的双手重锤对单手剑盾,即便初阶骑士也不会选择硬接蛮斗士的锤击,就算金属包边的铁橡木盾牌和骨骼能够承受重击,小腿也会陷入地面。

    在蛮斗士的锤击的威力达到顶峰之前,马克尔巧妙地向前一个滑步,盾牌横拍半兽人握住锤柄的位置,凶猛的力道让它踉跄歪斜,胸腹大开。秘法战士的施展出挑不出半点毛病的横斩加顺势斩,锋利的剑刃劈在半兽人的未着甲的身体上,一剑在腰腹,一剑命中侧肋。

    秘法战士的武技千锤百炼,堪称精妙。维克多绝不怀疑他的力量和技巧,但他斩中半兽人的部位居然只留下两道白痕,下一秒,用被流动红色覆盖。

    毫发未伤!

    马克尔毕竟不是炼金人类,斩中对手,却没有造成有效伤害,面对超出常理的突发状况,难免楞了一下神。此时他招式用老,新力未生,蛮斗士则狞笑着挥锤反扑。

    秘法战士的攻防节奏瞬间瓦解,半兽人只攻不守,一锤重过一锤,凶猛的攻势如同狂风暴雨,不给他任何调整的机会。马克尔脚步滑动,左支右拙,连续三次漂亮的反击都无功而返,攻防节奏被打乱的现象一再重演。好在蛮斗士武技粗糙,他开始采取闪避加盾牌招架的战术,意图消耗对手的体能。然而半兽人战吼连连,越打越疯,体能仿佛无穷无尽,体表的血红愈发浓郁。终于,它一记自下而上的撩击正面拍在秘法战士的盾牌上。

    伤痕累累的铁橡木盾牌四分五裂,马克尔控制不住地踉跄后退,整个防御动作都被砸开了。半兽人狂吼一声,垫脚冲上去,高高扬起铁锤对准了马克尔的脑袋重重砸落。

    眼看秘法战士即将脑浆迸裂,索菲娅刚要出手斩杀凶焰炽烈的半兽人,却见它眼睛一翻,露出大片眼白,在体表流动的通红迅速褪去,脚步歪歪斜斜,转了几个圈子后,无力地栽倒在地上,陷入了昏迷。

    西尔维娅隐去眼眸外圈的暗红,微笑评价道:“半兽人的力量与马克尔旗鼓相当,三倍于常人,它的武技和敏捷不值一提……它的血怒有点意思,减伤、提升战斗直觉、增加体力。”

    罗兰走过去,再次蹲下来,仔细观察半兽人的眼白,担忧地嚷道:“它的眼睛好像翻不过来了……西尔维娅,它中了你的精神穿刺,不会变成白痴了吧?那样就不好玩了。”

    “我怎么可能把它变成白痴?它的身体和灵魂还有许多秘密值得我们挖掘。”西尔维娅淡淡说道。

    戈隆侯爵放下心来,转头对秘法战士说道:“马克尔,打的不错……你的左前臂骨裂,去后面找牧师治疗一下。”

    鸢堡秘法战士躬身告退,兰德尔家族亲卫把昏迷的蛮斗士塞进铁笼,换了一把锁,把它连同铁笼一并抬走。

    它现在是兰德尔殿下的财产。

    戈隆侯爵对着安德烈问道:“一级蛮斗士?”

    “一级。”

    “它是蛮族的最基础兵种?”

    安德烈沉吟片刻,笑容优雅地说道:“不能说是最基础,成年的南北蛮族个个都是战士……蛮族王国现在有职业化的军队,一级蛮斗士在里面的地位和我们的精锐士兵相当。平均20个蛮族就有一个蛮斗士。另外,蛮族凶暴化的比例是200:1,每个凶暴蛮族都是蛮斗士。”

    戈隆侯爵眼神凝重的点点头,“九十四年前,克里斯托弗老公爵输得不冤。”

    安德烈沉声说道:“对于先锋要塞的失利,我们克里斯托弗家族一直引为耻辱。”

    马克尔虽然不是鸢堡最顶尖的秘法战士,他也有初阶见习骑士的实力。他输给一级蛮斗士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不了解对手的能力,二是遵从戈隆侯爵的命令,没有杀死对方的决心。如果他使用杀伤力巨大的突刺,肯定能击破蛮斗士的防御。但维克多评估双方的优劣势,认为双方狭路相逢,秘法战士死亡,蛮斗士重伤的概率更大一些,其次是同归于尽,马克尔想全胜的可能性最低。

    然而,一级蛮斗士对标精锐士兵,而不是耗费三千金索尔培养出来的秘法战士!那凶暴化的蛮斗士呢?二级蛮斗士呢?三级蛮斗士又有什么样的能力和实力?有没有四级、五级、甚至六级蛮斗士?

    在这些沉重的问题面前,博瑞王国九十年前败给蛮族,似乎不奇怪了。

    不过,士兵的个体素质不能决定战争的胜败,至少大军团更重视综合实力。

    维克多微微笑道:“不如去别墅的客厅坐一坐,我们还有许多话题可以讨论……我对南大陆的北方蛮族同样感兴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