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人类至高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早在90多年前,博瑞王国开拓南大陆期间,教会就把蛮族定性为邪恶的智慧种族。这就意味着,人类和蛮族无法和平共存,不能平等交流,不能开展外交和贸易。

    敌视一个能够交流和通婚的智慧种族,对于人类而言,是重大的战略损失。原因很简单,人类和蛮族繁衍的后代都是人类,按照这条规律,蛮族应该把人类定义为邪恶种族才对。松散的蛮族显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恰好给人类提供了吸收蛮族,壮大自身的绝佳机会。

    假设博瑞王国对南大陆蛮族采取怀柔羁糜的政策,凭借人类国度的文明底蕴,他们早已反客为主,登上了南大陆。然而,在蛮族围困先锋要塞的时候,教会迫使博瑞人指证蛮族是邪恶种族,宣誓消弭蛮族的威胁,作为博瑞骑士的保护义务。教会这才组织世俗领主的精锐联军,解救被困先锋要塞的博瑞军团,其中就有克里斯托弗家族上一代的公爵。

    当时,诸王国不具备南拓的条件,乐得看博瑞人的笑话,没有对教会的定性提出异议。博瑞联合王国就这样和蛮族王国交锋了80多年,南拓毫无进展。

    如今,轮到岗比斯准备渡河南拓,塔莫尔牧首不仅亲自登上博瑞的河湾的南岸,侦查蛮族王国的实际状况,还跑过来向岗比斯王国强调蛮族的邪恶性。从时间上判断,他从东南部的博瑞王国登陆金水河南岸,再赶到西南部的岗比斯王国,替爱德华和安娜主持婚礼,他为这件事情至少奔波了24个月。岗比斯的四位守护者、摄政王和温布尔顿女侯爵不得不重新审视塔莫尔牧首的真实意图。

    或许,禁止岗比斯王国同蛮族开展外交活动,对于教会才是头等大事?

    岗比斯的渡河南拓战略原本就把南大陆的蛮族列为主要假想敌,这和塔莫尔牧首的论调看似没有冲突,可他宣称蛮族崇拜的天之灵是活跃的邪神,就引发了另一个问题。

    在神选者血祭战争以前,精灵、人类和蛮族是同盟的关系,光辉教会推翻了神选者巫师的统治,把巫师灭绝北方蛮族,逼走精灵族作为巫师的罪行,加以口诛笔伐。现在,教会将逃亡南大陆的蛮族和半兽人定义为邪恶种族,那么同样有神灵崇拜的精灵族又该怎么定性?教会是否会把身具精灵皇族血脉的兰德尔殿下列为异端?

    表面融洽的气氛瞬间变得冰冷,就好像平缓的水面突然浮起一座冰山。索菲娅紫罗兰般的眼眸都绿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运转斗气仔细思考,却听到摄政王严肃的声音。

    “阁下说蛮族崇拜的天之灵是活跃的邪神,有确凿证据吗?”

    “没有。”塔莫尔牧首缓缓摇头。

    威廉姆斯冷笑一声,不客气地嘲讽道:“哈,没有证据,牧首大人凭什么认定,天之灵是邪神?我认为它就是蛮族臆想出来的沉寂古神。”

    “塔莫尔,这是你个人的意思,还是枢机院的共识?”西尔维娅声音悦耳,目光深邃地说道。她有理由怀疑,塔莫尔想把维克多卷入枢机院的内部纷争,克莱门特曾经在枢机院提出册封维克多为教会的圣徒,却遭到佛利德斯和塔莫尔的反对。

    塔莫尔牧首的眼睛闪耀白金色的流光,调动圣力抵抗神灵骑士的精神威吓,清了清嗓子,说:

    “初代教皇伊诺克陛下在讨伐邪恶巫师的战斗中,曾经解救过被巫师关押折磨的精灵族人,伊诺克陛下的圣光治愈精灵族的创伤,派出圣武士护送她们到无尽之森的边缘,让她们去寻找自己的族人。伊诺克陛下称精灵族是人类的朋友,神职者当援助受难的朋友,消灭敌人。这件事情,明确记录在教会的历史经典中。”

    “哦,如果有机会,我倒是想看看教会收藏的历史经典。”维克多出言缓和凝重的氛围,握住索菲娅的纤手,示意她安静聆听,别胡思乱想。

    教会收藏的历史经典浩瀚如海,不对世俗领主开放,除了高阶牧师和七大圣骑士家族的领袖,只有圣徒才有资格观阅。

    塔莫尔表情尴尬地笑了笑,眼睛中白金流光迅速褪去,继续说道:“神选者时代,巫师关押的智慧种族不止精灵,还包括被捕获的兽人和蛮族。它们都被圣武士们处死了……因为圣光无法治愈它们的伤口。”

    “伊诺克陛下说,圣光可救赎光明的灵魂;凡圣光不可救赎,神术可以惩戒的皆为邪恶之子。圣光是至高主的意志,圣光评判光明和邪恶。”

    初代教皇的这番论述在维克多看来,传达了三重信息,他可以理解其中的两个,但想不通最后一个。

    首先从神学的角度非常好理解伊诺克的话语,光辉之主是人类的救赎之主,牠赋予神职者治愈、强化和惩戒三项权能。只有人类可以接受圣光的强化,而其他智慧种族,圣光可以治愈的是可救赎的对象;圣光不可治愈,但能惩戒的则是敌人。神职者不能治愈蛮族,却能惩戒蛮族,这必然是光辉之主的意志。

    其次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人类并非世界上唯一的智慧种族,在血祭战争之前,人类、精灵、北方蛮族结盟共存,神选者对北部荒野边缘的兽人也抱着较为宽容的态度,并没有对它们发动大规模的清洗。血祭战争结束后,伊诺克发现巫师几乎把北大陆所有的智慧种族都血洗了一遍,对于它们来说,这笔血仇要记在人类幸存者的头上。

    人类完全被孤立,外部处境极其险恶。幸好,北大陆的智慧种族一个个都在苟延残喘,暂时无力复仇。但是,精灵族能在发疯的神选者手上全身而退,她们的实力不容小觑,至少元气大伤的人类幸存者无力抵抗精灵族的报复。初代教皇有必要向精灵族和其他种族表达善意,最重要的是展示力量。尽力用神术救助被巫师关押迫害的智慧种族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所有的罪恶和灾难都是巫师和蛊惑他们的魔鬼造成的,现在,我们已经推翻了巫师的暴政,作恶者付出了血的代价,我们遵从神的旨意解救你们。你们看,我们的背后是一尊真神,祂镇压了作乱的魔鬼。吾主说你们和我们一样,有光明的灵魂,祂让我们好好相处……什么?你问我干吗要杀那头食人魔?吾主说食人魔是邪恶之子,不能和我们好好相处。你看,吾主赋予我们净化它的神力。

    总之要充分展示神的力量和意志,那些无法用神术治愈的智慧种,干脆用神术杀掉。

    维克多费解的是,光辉之主的圣力治愈智慧生命的规则是什么?神术惩戒对象的问题不用考虑,惩戒神术可以杀伤绝大多数生物。问题在于,为什么神术可以治愈精灵的伤口,却不能治愈蛮族?

    当然,维克多的困惑不能直接询问塔莫尔。教规明确规定,人不可妄言神。高阶骑士私下怎么探讨光辉之主的奥秘都没有关系,当着牧师的面讨论那就过分了。

    维克多迂回了一下,“牧首大人,有那些智慧种是邪恶之子?那些拥有光明的灵魂?”

    塔莫尔微笑答道:“目前已知的所有兽人、怪物、蚁人、亚瑞特山的羊怪、半兽人和蛮族都是邪恶之子。精灵、森林人马、野蛮人、矮人、半身人,还有特里戈瓦尔家族先辈在无尽之森遇到的亚述人都拥有光明的灵魂,是可以交往的对象。”

    维克多忍不住追问道:“教会确定圣光无法治愈蚁人?”

    “这是已经证实的事情。”塔莫尔点头道。

    维克多沉吟片刻,又问道:“岗比斯的幽暗森林有一种独特的半猿半羊的怪兽,教会是否了解?”

    塔莫尔有些奇怪兰德尔殿下为什么提到幽暗森林的怪物,想了想,说道:“当然,幽暗森林有一处高品质的白水晶矿脉,还是兰德尔殿下游历幽暗森林时,向教会提供的信息。我们在那里开采白水晶,也遇到了头上长有金色犄角的奇特生物。它们可以被圣光治愈,不过它们不属于智慧种,谈不上什么灵魂,属于幽暗森林特有的野兽。”

    没道理啊……幽暗森林的羊头猿身怪是炼金生物萨维战士的后裔,蚁人也是炼金生物的后代,光辉之主是炼金帝国的产物,圣力为什么不能治愈蚁人,可以治愈萨维羊头怪?还有,精灵、蛮族和人类同源,为什么光辉之主的圣力对精灵和蛮族的效果截然不同?

    兰德尔殿下以智慧天赋著称,他的问题必有深意,众人安静旁听,但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维克多记录心中的疑惑,也不管他们是否怀疑,俊美的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用玩味的语气,遮掩刚刚的问题。

    “这样就好,如果幽暗森林的羊头怪是邪恶之子,我们要肃清它们可不容易。”

    塔莫尔表情一滞,笑容干涩地解释道:“这个……蛮族是邪恶之子,但并非一定要肃清它们,这不现实……可它们崇拜邪神,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索菲娅终于按捺不住,体现了一下流叶庄园女主人的存在感,神情好奇地问道:“塔莫尔大人,您如何确定蛮族崇拜的天之灵是活跃的邪神?它向蛮族信徒显圣吗?”

    “伯爵夫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邪神多纳尔有向蛮族信徒显圣的迹象。”塔莫尔点了点头,收起亲切的笑容,表情变得严肃,“蛮族可以和人类通婚,至高主的圣光为什么抛弃它们?肯定是因为它们崇拜的多纳尔是被吾主驱逐的魔鬼!诸位,我们始终没有遗忘魔鬼给人类带来的可怕灾难,吾主将蛊惑巫师的魔鬼们放逐到地狱深处,可祂们的声音依然在巫师的耳边低语,渴望我们的灵魂和血肉。在魔鬼的问题上,我们绝不能冒任何风险。”

    牧首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确了,维克多对至高主又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教会从不宣称光辉之主是唯一神,因为这无法解释血祭战争期间,光辉之主为什么不阻止魔鬼收割其他智慧种族的灵魂和血肉。精灵族崇拜的月亮女神没有显圣;半人马崇拜的大地之母没有显圣;食人魔崇拜的巨妖没有显圣;北方蛮族崇拜的天神同样没有显圣,只有光辉之主显圣并救赎人类。

    神职者们把无法显圣的神灵称为古神,以示对神权的尊重;把活跃的魔鬼称为邪神;把光辉之主称为真神。

    光辉之主是唯一显圣的真神,然而数千年来,祂从未向人类传达过神谕,光辉法典第一条就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所以,牠并非至高,是人类至高。

    初代教皇伊诺克显然看透了光辉之主的本质。但是,不显圣的古神同样有崇拜者啊!

    如果精灵族重新和人类交往,即便她们依然尊崇太阳神和月亮女神,面对圣光的治愈力量,偷偷信仰光辉之主也是有可能的。尽管精灵的信仰之力对人类的至高主毫无作用,至少她们的原始信仰不会给教会添乱。

    但蛮族不受圣光的救赎,天神多纳尔是不是真的邪神已经不重要了。蛮族和人类交往,相互通婚,它们不会改变对天神的信仰,也不会特别敬仰光辉之主。偏偏蛮族和人类的后代都是人类,牧师的神术又不可能兼顾每一个凡人,蛮族父母对人类子女影响力显然大过牧师。长此以往,天神多纳尔和地母的信仰就会在人类世界蔓延,动摇人类至高的信仰根基。

    在这一点上,教会没有半点退让的余地。

    蛮族必须是邪恶之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