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考验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威廉姆斯目光扫过四位守护者,罗兰百无聊赖地用纤长食指拨弄一缕白金秀发;西尔维娅低垂眼帘,嘴角含笑,仿佛在回忆什么美好的事情;维克多注视着自己的酒杯,里面的酒液被轻柔的风吹起一圈圈涟漪;戈隆侯爵表情深沉,微微点了下头。

    “感谢塔莫尔阁下为我们解释教义,我们岗比斯必遵循至高主的指引……蛮族是邪恶之子,可奴役,可消灭,不可平等交流。”摄政王诚恳地说道。他现在还无法确定,教会的这项原则对岗比斯的南拓战略和外交战略会造成那些影响,但他知道安德烈和塔莫尔肯定还有下文。

    果然,塔莫尔牧首露出欣慰有亲切地笑容,摇了摇,神情唏嘘地说道:

    “北方蛮族曾经占据巨石山脉以南的广袤土地。岗比斯、多铎、纳维尔、苏斯、黄昏森林的南部、东部联盟……除了艾尔圣城是巫师城邦,整个贫瘠的南部都是它们的领地。我们现在的位置,说不定就有蛮族活动过……九千多年前,万神殿的巫师偷偷抓捕蛮族献祭给魔鬼,蛮族和万神殿巫师的冲突越演越烈。属于议会一方的艾尔城邦巫师调停失败,万神殿的大巫师们突然封锁了艾尔城邦,万神殿城邦联军翻越巨石山脉,入侵北方蛮族的家园,双方爆发全面战争。艾尔城邦的议会巫师孤立无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万神殿联军击溃蛮族的主力,踏破蛮族王庭,血祭俘虏。等议会的大巫师从遥远的北方赶到艾尔城邦,万神殿巫师已经血祭了数十万蛮族。议会的大巫师们只能保持克制,与万神殿的大巫师小心周旋。艾尔城邦的巫师和黄金骑士偷偷帮助幸存的蛮族,从菲斯湖岸渡河逃亡。议会大巫师的数量占优,但没有带军队。万神殿大巫师的数量较少,可他们的联军完全能攻破艾尔城邦。双方达成约定,给蛮族幸存者十天的时间逃亡。”

    “十天,数十万蛮族的老弱妇孺连船都来不及造,它们砍伐原木,制作简易木筏,有的干脆抱着木头往水里跳。无数蛮族淹死在菲斯湖里,成了鱼人和水怪的美餐,蛮族的血染红了菲斯湖南岸狭窄的河口和小半个湖面,血河因此而得名。伊诺克陛下的外祖父作为艾尔城邦的士兵,当时在菲斯湖北岸,亲眼目睹了那悲惨的一幕……菲斯湖大逃亡不仅诱发了血祭战争,对伊诺克陛下也有着深远影响……我们现在知道了,菲斯湖大逃亡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今天。”

    “……等等。”罗兰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秀气的战靴已经踩在了茶几上,胳膊肘抵着膝盖,纤手托着下巴,眼睛亮晶晶地问道:“蛮族王室成员都被杀光了吗?尼奥韦斯特家族的先祖骑士和纳赫蒂加尔的先祖都是艾尔城邦的黄金骑士?他们联手策划了菲斯湖大逃亡?”

    “这个……北方蛮族的王室成员是否有幸存者成功逃亡南大陆,教会收藏的历史文献没有更详细的记载。”塔莫尔牧首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纳赫蒂加尔和尼奥韦斯特的确是艾尔城邦的黄金骑士家族。蛮族遭到万神殿血洗之后,尼奥韦斯特家族便离开了艾尔城邦,不知所踪。否则,尼奥韦斯特或许会像纳赫蒂加尔那样,追随伊诺克陛下,成为教会的圣骑士家族。”

    威廉姆斯.奥古斯特喝了一口杜姆酒,说了一段自行脑补的内容:“古代艾尔城邦和北方蛮族应该是同盟的关系。考虑到巫师塔不问世俗,艾尔的黄金骑士家族共同执掌城邦的政权,出于外交上考虑,尼奥韦斯特家族和蛮族王室联姻。也正因为尼奥韦斯特和蛮族王室的亲密关系,他们帮助蛮族的幸存者逃亡南大陆,被万神殿巫师记恨上了,迫于万神殿联军的压力,议会巫师流放了尼奥韦斯特。”

    罗兰连连摇头,眸光梦幻的说道:

    “尼奥韦斯特应该是愤然出走……敌人大举入侵,蛮族王室的长公主前往艾尔城邦,寻求议会巫师的帮助。艾尔城邦的巫师高塔却无法向蛮族盟友提供支援。蛮族长公主斡旋失败,于是,尼奥韦斯特让她在城中避难。然而,值此危难之际,勇敢的长公主只想和族人在一起,同邪恶的巫师联军拼死一战,也不愿躲在艾尔的城墙后面哭泣。她毅然拒绝了尼奥韦斯特家族的挽留,孤身离开了艾尔城邦……长公主战死沙场的消息传到艾尔城邦。尼奥韦斯特看到长公主遗留的兵器和上面斑斑血迹。他们悔恨交加,便巧妙设局,暗中策划了菲斯湖大逃亡,同时把自私的议会大巫师拖下水,让他们和万神殿大巫师对抗,引发了万神殿和议会的血祭战争,间接替长公主报了血仇。”

    罗兰一口气说完,西尔维娅横了她一眼,慢条斯理地道:“尼奥韦斯特是被驱逐,还是愤然出走又有什么关系?古代的尼奥韦斯特和现在的尼奥韦斯特并非同一个家族……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还有,为什么是长公主,不是蛮族女王?”

    “这不是重点啦……我说得才符合故事的美感。咦,为什么是蛮族女王,不能是长公主。”

    “我喜欢。”西尔维娅挑了下金色细眉,理所当然地说道。

    “哈哈,你喜欢我说的故事。可我还是决定写一篇蛮族长公主的舞台剧本。”罗兰开心地挥舞了一下小拳头。

    “我觉得,把蛮族公主改成蛮族王子更贴近史实。”威廉姆斯深沉说道。

    “休想!”罗兰翻了个白眼,四处寻找支持者,最后向温布尔顿女侯爵问道:“索菲娅,你有什么看法?”

    索菲娅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蛮族天性鲁莽,蛮族王室应该都死光了。城邦巫师和古代骑士高高在上,不会顾及蛮族幸存者的死活。我认为,是一位聪明勇敢的普通蛮族利用万神殿和议会的矛盾,策划了菲斯湖大逃亡。”说着,她挽住维克多的胳膊,试图寻求丈夫的支持,柔声问道:“亲爱的,你觉得怎么样?”

    “这些故事元素都可以加进去。”维克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冷静分析道:“反正,议会大巫师看到万神殿巫师通过血祭蛮族,培养出更多的巫师。出于战略平衡的考虑,他们宁可蛮族幸存者都淹死在菲斯湖里,也不能让它们落入万神殿的手中。菲斯湖大逃亡肯定是议会大巫师暗中引导的必然结果。”

    眼看流叶庄园的会谈被两个奥古斯特给带歪了,岗比斯资格最老的守护者出言纠正道:“打断客人的话语,是粗鲁无礼的行为……塔莫尔阁下,我代表罗兰和威廉姆斯向您表示歉意,您请继续。”

    塔莫尔牧首如梦方醒,放下酒杯,颔首说道:“我认为,在蛮族幸存者最绝望无助的时刻,有一个邪神乘机替代了它们信仰的古神多纳尔。祂实施了不可告人的邪恶计划,蛊惑艾尔城邦巫师,帮助蛮族进行菲斯湖大逃亡……因为那个时期,伟大的光辉之主并没苏醒,邪神和魔鬼有能力影响巫师的心智。”

    戈隆侯爵:“.……”

    安德烈:“.……”

    “.…..嗯。”牧首大人干咳一声,正色说道:“无论如何,南逃的北方蛮族幸存者把对人类的仇恨传播到了南大陆,直至今天。我这次去博瑞大河湾对岸的蛮族王国侦查,非常深刻地体会到蛮族对人类的刻骨仇恨。安德烈殿下带来了博瑞联合王国收集整理的一批文献资料,全是关于蛮族王国的情报。你们看一看,就能体会到我对蛮族的感受。”

    安德烈点头说道:“是的,那些资料就在马车里面。我代表博瑞王国的五大家族,将蛮斗士俘虏,连同蛮族王国的详细情报送给兰德尔殿下,作为贺礼。我把克劳克留下,他可以向岗比斯的学者传授蛮族语言……衷心希望我们的礼物对岗比斯王国南拓大局有所帮助。”

    西尔维娅盈盈起身,虚提裙裾,优雅施礼,“岗比斯真诚感谢博瑞王国的礼物,它对我们非常重要。”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安德烈回礼说道:“这是我们的荣幸。”

    “克里斯托弗殿下准备回国了吗?”维克多问道。

    安德烈颔首答道:“是的,我们准备明天一早就出发。”

    维克多笑着说道:“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希望克里斯托弗殿下允许我的几名手下随同博瑞骑士,登上博瑞大河湾南岸,实地侦查一下蛮族王国的状况。我保证他们完全听从博瑞骑士的指令,绝不会给博瑞的骑士小队带来任何麻烦。”

    安德烈有些惊讶,为难地说道:“兰德尔殿下,我乐意效劳,但我无法保证他们能安全返回人类国度。”

    塔莫尔牧首在旁边解释道:“兰德尔殿下,博瑞骑士小队的登陆渗透作战非常凶险,除了要应付蛮族的巡逻队和卫兵,安全撤离也是个大问题……博瑞王国南拓期间,在大河湾南岸修建了坚固的石质码头和防鱼墙,那些设施至今还能使用。为了防止蛮族利用码头设施,建造战舰,进攻七大联岛,博瑞的舰队经常用投石机和弩炮,轰击码头上的蛮族和半兽人。蛮族王国也害怕博瑞的舰队借助那些码头设施,登陆南岸。它们在码头后面布有重兵。负责执行渗透、侦查和破坏任务的骑士小队,没有办法从旧码头登陆。其他适合登陆的浅滩,又布满了鱼人,它们会掀翻单独的登陆小船。骑士小队只能选择无光的夜晚,乘坐战舰,沿着河岸寻找悬崖峭壁,再驾驶小艇悄悄靠岸,徒手爬上悬崖执行渗透任务。近三十年,蛮族王国加强了对悬崖的巡逻力度,它们发现战舰的踪迹就会用投石机摧毁登陆艇,崖壁下面的深水巨兽也会攻击小船。如果小船被摧毁了,骑士小队将困在南岸一段时间,中途有可能被蛮族俘虏或歼灭。这就是我请莎莉丝特殿下同行的原因,半元素化的怒涛骑士才能带我游回来,而大地骑士的半元素化只会沉到水底。许多英勇的博瑞骑士都失踪在南岸,甚至包括彼得公爵的兄长塔尔诺.彼得。”

    维克多眸光闪动,嘴角勾勒优雅笑容,“没关系,南拓战争总会有牺牲者,塔莫尔大人尚且冒险登岸,岗比斯王国的战士怎么能在危险面前退缩?克里斯托弗殿下,请不用顾虑他们的身份和使命,就把他们当作博瑞王国的精锐士兵使用。”

    安德烈点头道:“好,我不会顾虑的,让至高主决定勇士的命运吧。”

    **************************

    第二天,安德烈带领随从返回博瑞王国,同行的还有三名兰德尔家族的精英卫士,他们都是六岁的灵猴民兵,情商达到了正常人的水平。他们肩负着回归炼金塔的使命,他们所看到的都将通过塔灵,呈现给维克多。至于塔莫尔牧首,他还要在布利诺尔大教堂滞留一个月,处理岗比斯大教区的人事调动。今天,他会参加金眼伯爵和伯爵夫人在温布尔顿侯爵府举办的晚宴。

    索菲娅安排好晚宴事宜,走进自己的书房,看见维克多正在伏在桌上,书写着什么。

    “亲爱的,这些都是博瑞王国提供的蛮族王国情报资料?”她走上前,拿起一份写满文字的羊皮卷轴,惊讶问道。

    “我有过目不忘的本事。”维克多停下手中的鹅毛笔,得意洋洋地说道:“那些资料,我和西尔维娅都看过了。它们现在在摄政王的手里。我把内容都默写下来,给你看看,顺便充实一下兰德尔家族的底蕴。”

    索菲娅轻咬红唇,有些沮丧地说道:“我可能真的不适合从事政治……”

    “为什么这么说?”维克多挑了挑眉毛,微笑赞道,“我的伯爵夫人既美丽又聪明。”

    “谢谢你夸奖。”索菲娅嫣然一笑,蹙起紫色柳眉,摇头说道:“我总觉得安德烈并不简单,可我想不透他此行的目的。”

    “哪有简单的黄金骑士?”维克多点点头,说道:“当初,安德烈应戈隆侯爵邀请,访问岗比斯,向罗兰公主求婚。那个时候,他恐怕是想以岗比斯亲王的身份,联合博瑞王国,从菲斯湖登陆南岸。换句话说,博瑞人对南拓战略一直没有死心,菲斯湖港口也一直是他们的目标。”

    索菲娅困惑说道:“是啊,半兽人和蛮族王国堵住了博瑞人南拓的通道,从菲斯湖登陆,是他们最好的选择。我原以为,安德烈和塔莫尔牧首会在流叶庄园,提出和岗比斯结盟南拓的要求。结果,他们送给你一个半兽人俘虏、一整套情报资料和一个学者翻译,却什么请求都没有提……他们准备的这么充分,居然就这么半途而废?我全场参与了会谈,却不知道流叶庄园到底发生了什么?”

    维克多沉吟片刻,开口说道:“博瑞王国和塔莫尔牧首已经提出了条件。”

    索菲娅紫水晶般清澈的眼眸瞪着维克多,娇嗔道:“别吊我的胃口!”

    “有胃口是好事……想要满足自己的胃口,还得动脑子。”

    维克多从座位上站起身,轻抚索菲娅滑如凝脂的脸蛋,调笑道:

    “给你几个提示,教会不允许我们和南大陆蛮族有任何交流;博瑞大河湾的蛮族王国极度敌视人类;博瑞人能够俘虏蛮族,蛮族也俘虏博瑞骑士,而且彼此都掌握对方的语言……教会为什么把蛮族定性为邪恶之子?蛮族王国为什么敌视人类?博瑞王国和蛮族王国之间的互动会对我们的南拓战略有什么影响?你把这些问题想深一些,答案就出来了……嗯,就当我给你布置的功课吧,明天我和西尔维娅要去布利诺尔河上游的巴塞湖,观看奥古斯特训练的水军。等我回来,你把自己的答案告诉我,如果答案让我满意,我就收你做我的学生……拜兰德尔大学者当老师,机会可是很珍贵的。”

    索菲娅哼唧了一声,斜睨着维克多说道:“好!我要是通过你的考验,你负责把我的名字刻在银白高塔的墙壁上。”

    “作为大学者的妻子,你的名字可以刻在我的名字旁边,注明索菲娅.温.兰德尔伯爵夫人……想要单独刻下索菲娅.温布尔顿学者的名字,你还得努力。”维克多笑嘻嘻地说道。

    “噗……还是算了吧。”索菲娅摇头失笑,她有不服输的性格,但对于学术实在提不起兴趣。

    “亲爱的,你把三名亲卫交给安德烈,就不担心博瑞人故意牺牲他们吗?”她转移话题,问道。

    “现在担心也没用。守护者言出必行,我不可能在安德烈和塔莫尔面前收回自己的话。”维克多摇了摇头,叹息说道:“在政治家的眼中,只有家族、阵营势力和王国,没有个人。如果你把这些东西看成一个完整的生命,你会发现它完全没有个人的情感需求,是一个冷酷的怪兽,超越个体生命的极限,近乎无所不能的神灵……政治是冷酷的。作为家族首脑,你得学会冷酷。”

    索菲娅眨了眨美丽的眼睛,望着维克多俊雅的脸庞,柔声道:“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其实并不冷酷。如果这样的话,你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

    维克多沉默稍许,展颜笑道:“嗯,幸好我们在扮演不同的角色,政治家只是其中之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