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变化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青铜时代以来,黄金骑士有祝贺新殿下的传统,他们馈赠的礼物大多是秘银铠甲、秘银兵器,以及纯净的元素水晶和一些稀有的超凡材料。这些礼物足以让一穷二白的新殿下获得黄金骑士应有的体面。最重要的是,黄金骑士们通过赠送礼物的方式,武装一位新殿下。

    只要是生命总会消亡,黄金骑士虽然强大,但并非不可战胜。在青铜骑士为主流的时代,黄金骑士的血脉远比他们的力量更加宝贵。可是,当人类国度遭遇外敌的时候,黄金骑士们仍然要亲临战场,奉行领主的保护义务,用强敌的鲜血鼓舞军队的斗志,以维护骑士阶层的统治地位。

    精良的武器装备能够在凶险的战场上保护新晋升的殿下,同时也表明,黄金骑士之间不互相残杀的约定。就像西尔维娅,她收藏的几十把长短秘银兵器、三套秘银铠甲全都是黄金骑士的赠礼,上面刻有赠送者的名讳和祝语。

    兰德尔殿下不是高阶骑士,珍贵的秘银和元素水晶对他没什么用。诸王国和教会的黄金骑士给他送礼物,着实费了一番心思。维克多收获了几十把造型精美的战弓和精金长剑,两张黄金半人马的皮革,一些古董艺术品、珠宝首饰和许多没有刻名的精金摆件,还有120个重塑身体的名额,以及大量名贵药材。

    未曾篆名的精金摆件可以拿来熔炼,打造精金箭头或者打造一批精金装备;120个重塑身体的名额加上名贵药材,正好可以培养一批秘法战士,或者用来培养秘密骑士。

    尽管维克多曾经在近战中压制了豺狼人风牙,但黄金骑士们普遍不希望风语射手与外敌近战,尤其兰德尔殿下的黄金血脉还没有扩散。忠心而强悍的近卫似乎是维克多所缺乏盾牌利刃。

    当然,参照剑圣德拉文的地位,这些礼物还不足以体现黄金骑士对金眼伯爵的认可和友善。直接用金币弥补秘银装备与精金装备的差价,又显得黄金骑士们没有品位。于是,诸王国的实力领主们还送了许多白水晶给维克多,平均一个家族赠送20枚白水晶,总共800多枚。

    白水晶可以向教堂购买3级以下的治疗神术,属于硬通货,800枚白水晶价值24万金索尔。

    殿下的馈赠,不送不收都是非常强烈的敌意信号。维克多收下礼物,自然要设宴款待各大家族的使节。这既是礼貌,也是一个承诺,代表兰德尔殿下不主动出手伤害各大家族的高阶骑士。

    兰德尔殿下的答谢晚宴在温布尔顿侯爵府如期举行。宴会的规模不大,诸王国的实力领主只派一到两名使节参加,来宾不超过100人。但宴会的规格极高,塔莫尔牧首和岗比斯四位殿下尽数出席,新王后安吉丽娜以温布尔顿女侯爵学生的身份,带着国王丈夫参加晚宴。贵宾当中,白银骑士占了半数,其余的人都是各大家族年轻的资深骑士。

    这是超凡者的晚宴,低血脉的贵族只能在家里羡慕。宴会结束后,维克多按照超凡骑士的排序,和西尔维娅跳了第一支领场舞,其次是罗兰.奥古斯特殿下,然后才是温布尔顿女侯爵、接着是怒涛骑士翠丝莉、多莉.德凯泽女伯爵,等等。

    今晚,维克多邀请每一位女骑士共舞,同每一位贵宾热情寒暄。不过,宾客们还注意到宴会的第二个主角——索菲娅.温布尔顿女侯爵。

    她紫发高挽,美艳动人,带着安吉丽娜与宾客谈笑风生,和西尔维娅喁喁私语,同摄政王威廉姆斯亲切交谈。她甚至接受索伦.温布尔顿子爵的邀请,与他共舞了一曲。活跃的温布尔顿女侯爵俨然是整个舞会最受瞩目的一道风景线。

    高阶骑士们可以感受到西尔维娅、罗兰和戈隆侯爵三位黄金骑士在烘托索菲娅的存在感。他们不由得联想到,西尔维娅替兰德尔殿下接受礼物,而兰德尔殿下却让索菲娅代他宴请宾客。岗比斯王族和后族无疑是在公开释放一个明确的信号——温布尔顿侯爵府将重返鸢堡。

    索菲娅曾经让奥古斯特家族灰头土脸,颜面扫地,她又拒绝了西尔维娅的招揽。如果她不能晋升黄金骑士,似乎注定要被岗比斯的贵族圈边缘化。

    然而,紫眼血脉的白银女骑士还没有成功晋升黄金骑士的先例。索菲娅想冲击巅峰领域谈何容易。何况黄金骑士首先要确立一个守护目标,而中立的商业贵族本来就是一条死路。在高阶骑士们看来,索菲娅承诺15年后放弃温布尔顿商会主导权,显然不可能再以开创商业家族为信念,把温布尔顿侯爵府带入岗比斯王国的权力中枢,是她唯一的选择。

    另一方面,索菲娅是半黄金化的怒涛骑士,又是紫眼血脉贵女。她可以和兰德尔殿下孕育血脉高贵的子嗣。一个拥有黄金血脉的温布尔顿王候对于奥古斯特家族,乃至整个岗比斯都非常重要。

    索菲娅.温布尔顿侯爵与索伦.温布尔顿子爵这对曾经的死敌,现在相谈甚欢也就不奇怪了。

    岗比斯王国具备成为南方大帝国的潜力。在未来的岗比斯帝国中,温布尔顿侯爵府将拥有显赫地位,而不再是一个空洞的贵族头衔。意识到这一点,诸王国的使节充分且含蓄地向女侯爵表达内心的热情。

    索菲娅的风采甚至盖过了她的丈夫,宴会的主角——金眼伯爵维克多.温布尔顿.兰德尔。

    金眼伯爵的答谢晚宴一直持续到深夜,宾客们才披着朦胧的月光离开温布尔顿侯爵府。第二天,诸国使节纷纷向岗比斯国王告辞,他们带着收获的消息,踏上回国的旅程。岗比斯的领主则要在布利诺尔城继续逗留一段时间,参加新王后首次举办的王室狩猎庆典。

    年轻的安娜王后出身名门,但她亲自组织岗比斯王国的狩猎活动,仍显经验不足。蹊跷的是,爱德华国王的母亲,奥斯维德女公爵以有孕在身,需要休养为托词,婉拒安娜的协助请求,并推荐温布尔顿女侯爵帮助新王后。

    索菲娅组织王室狩猎活动的经验为零,又不能拒绝学生的求助,只得硬着头皮出面操办相关事宜。

    岗比斯的领主们似乎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就在索菲娅焦头烂额,大家等着看热闹的时候,四位守护者的车驾离开了王都,一路北上,前往岗比斯王国最大的内湖——巴塞湖。

    *************************

    二十四天后,巴塞湖畔,卡里尔港。

    这座新建的港口原本是一个渔村,隶属于蒙森特郡的采邑领主。自从岗比斯王国决心渡河南拓之后,当地的采邑领主奉摄政王的命令迁走卡里尔村的渔民。王都禁卫军接管了渔村,把她改建成一座内湖军港,专门用来训练岗比斯的水军。

    港口内的建筑设施简单粗犷,许多房屋直接用原木搭建,透着一股自然的气息。正值傍晚,半个夕阳坠入烟波浩渺的巴塞湖,落日的余晖映在绿沉的湖水上,拉出一抹艳丽的橘红。码头的西侧,一道长长栈桥伸入湖面,维克多和西尔维娅肩并肩坐在栈桥的尽头,手持一根鱼竿,注视着水面上的浮木鱼漂。

    浮木随波起伏,还没有下沉的迹象,维克多一拉鱼竿,蛛丝鱼线瞬间绷紧,一只手掌大小的红鳞鱼被拽出水面,荡到了西尔维娅的面前。

    神灵骑士仿佛无忧无虑的妙龄贵女,咯咯笑着抓住使劲蹦跶的红鳞鱼,解下鱼钩,将它塞入鱼篓,重新上好鱼饵,雪白纤美的玉足翘出水面,身体斜斜地靠向维克多,在他的脸上轻轻一吻,欣喜地夸赞道:“鱼篓快满了……亲爱的,你可真厉害。”

    维克多转头看了看西尔维娅容光焕发的绝美脸庞,苦笑道:“宝贝,你这么夸我,我都要脸红了。”鱼钩甩了出去,他叹息道:“以前,我很喜欢钓鱼……现在,鱼刚刚咬钩,我就知道它是什么鱼,有多大……提前知道结果,毫无惊喜,没有乐趣。”

    西尔维娅眨了眨蔚蓝的眼睛,翘起唇角,笑容狡黠地说道:“所以我不钓鱼,我只想看你钓鱼。”

    隔了一会,维克多忍不住问道。“你说,我们是不是太欺负鱼了?”

    “你指的是索菲娅,还是四大王侯?”西尔维娅挑起细长的柳眉,轻笑说道:“人比鱼复杂的多,即便我们四个决定岗比斯未来的政治格局,也不可能掌控所有的变化。比如,你恐怕也没想到,四大王侯会有这种方式拉拢索菲娅。”

    维克多思考了一会,摇头说道:“我没料到凯瑟琳会选择帮助四大王侯接近索菲娅,而故意疏远她。但仔细想想,凯瑟琳做出了最合理,最正确的决定。”

    王室的狩猎庆典既是社交活动,也是重要的政治活动。如果安娜把狩猎庆典搞砸了,不仅自己颜面尽失,也损害了爱德华的声誉。

    狩猎庆典都做不好,还能干什么?

    凯瑟琳不愿意帮安娜,推荐了没有经验索菲娅,奥斯维德女公爵似乎是准备看索菲娅出丑。但是,鸢堡不会让王后的政治初秀一败涂地。四大王侯家族有举办各类宫廷庆典的丰富经验,索菲娅只要找他们帮忙,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表面上,凯瑟琳仍然记恨索菲娅当初的背叛,故意要给她难堪。实际上,她在为爱德华亲政铺路。小国王现在对政治不感兴趣,不代表他将来也无所谓。即便威廉姆斯将来愿意退让,爱德华也需要争取四大王侯的支持。可这并不容易,自从罗兰放弃了王位,王都禁卫军、迅龙骑士团、荣耀骑士团重新被四大王侯掌握,他们效忠爱德华,但支持威廉姆斯摄政王。为了防止爱德华立安娜的子嗣为王位继承人,四大王侯已经把威廉姆斯的长子查尔斯推上了鸢堡大公的宝座。

    安娜背后的势力再强大,对王宫的直接影响力也非常有限。爱德华还真斗不过查尔斯.奥古斯特大公。如果奥斯维德女公爵同温布尔顿侯爵府联手对抗四大王侯,只会让他们紧紧团结在查尔斯的身边。四大王侯同样不希望凯瑟琳与索菲娅走到一起,索菲娅背叛过凯瑟琳,而他们却一直反对前王后。就算爱德华登上了王位,凯瑟琳怀上了兰德尔殿下的子嗣,四大王侯也没让提利尔家族跻身鸢堡的核心圈。凯瑟琳只能开创奥斯维德家族,而她的追随者同四大王侯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索菲娅虽然桀骜不驯,可她拒绝了西尔维娅的招揽,这足以证明她政治立场偏向中立。四大王侯家族完全可以接纳她,也必须接受温布尔顿侯爵府崛起的事实。凯瑟琳替双方制造了接触的机会。

    把索菲娅这条大鲶鱼送入鸢堡的核心圈,才有可能动摇四大王侯的立场。为此,凯瑟琳不惜得罪安娜王后。

    维克多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原本还想着四大王侯家族给索菲娅找点麻烦,凯瑟琳真是给了我一个‘惊喜’。”

    “索菲娅肯定会遇到麻烦的。”西尔维娅抿嘴一笑,说道:“半黄金化的怒涛骑士不能和四位宫廷侯爵面对面的争论,否则戈隆就得看着她。索菲娅必须找一个普通贵族作为侯爵府的代理人……小角色想参加御前会议,少不了会遇到各种刁难。我保证索菲娅会喜欢这种生活的……如果不是身份所限,我都想亲自和四位侯爵互相找麻烦。”

    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维克多沉声说道:“我希望索菲娅以王国的税制改革为切入点,在御前会议上发出声音。这对黄金团的生存和发展至关重要,但愿四位宫廷侯爵别给我找麻烦……”

    “亲爱的,对于我们而言,政治博弈的不确定性就是乐趣所在。”雪白玲珑的纤足在湖里搅起一片水花,西尔维娅光着脚,站了起来,侧头看向岸边,微笑说道:“就好像南拓战略,我们明明占据主动权,博瑞人和塔莫尔牧首送来一个蛮斗士俘虏,一个警告,一份资料,双方的主动权立刻易手。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

    “我们怎么能如他们所愿?”维克多收起鱼竿,也站了起来,望着从岸边走上栈桥的翠丝莉。

    她看见维克多促狭的笑容,清丽绝伦的脸蛋浮起一层淡淡的红晕,显得格外娇艳。

    “摄政王的车驾到了,戈隆殿下派人请你们去听取鸢堡幕僚的汇报。”说着,翠丝莉狠狠地瞪了一眼笑嘻嘻的维克多,继续说道:“是关于安德烈.克里斯托弗殿下提供的蛮族王国资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