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虚悬的王位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卡利尔港西侧一幢新建的木屋内,威廉姆斯见到西尔维娅和维克多一同走了进来,不由得楞了一下。他们穿着普通人的服饰,手里拿着鱼竿和鱼篓,举止随意,神态亲昵,就像一对新婚的渔民夫妇。

    “你们也喜欢……这样?”威廉姆斯放下准备行礼的手,有些惊喜地问道。他也经常带着妻儿体验不同的生活,并以此为乐趣。

    “为什么不呢?”维克多放下鱼竿,将鱼篓里的活鱼倒入屋内的水缸,微笑说道:“就像在渔村度假,还是食宿全部免费的那种。”

    “免费?”摄政王满头雾水,疑惑问道:“难道在人马丘陵度假,还得花钱?”

    西尔维娅莞尔一笑,拉开实木桌主位的椅子坐下,以女主人的口吻招呼道:“先生们请随便坐,但别指望我会给你们准备奶酪和鱼汤……还有,罗兰怎么没有来?”

    “她登上了金羊毛号,金羊毛号早上出港训练,按计划下午返航。可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回港……不用等她,公主出发前交代过,我们讨论的结果通报给她就可以了。”戈隆侯爵拉开餐桌左边的椅子坐下,又指了指餐桌下首的位置,对一名身穿书记官制服的中年贵族吩咐道:“瓦伦,那是你的座位。”

    “多谢大人,我站着就好。”

    等维克多和威廉姆斯入座,中年贵族抚胸施礼,深深地吸了口气,“诸位尊贵的殿下,请容许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鸢堡的次席宫廷书记官,瓦伦.利奥波德子爵。能够向殿下们汇报书记厅的调查结论,是我的莫大的荣幸。”

    “我和书记厅的同僚们用十四天的时间,仔细研究兰德尔殿下提供的资料,并同博瑞王国的克拉克学者进行了深入交流,初步得出几个有待验证的结论……”

    瓦伦子爵口齿清晰,条理分明,娓娓叙述的过程极具节奏感。但鸢堡幕僚的结论对于维克多而言,并没有什么新意,他甚至根据安德烈和塔莫尔赠送的资料,推演了蛮族在南大陆的遭遇,以及和半兽人同族的矛盾纠葛。

    教会的文献记载了北方蛮族的神说故事。

    远古的某一天,天神多纳尔化身为历史上第一个蛮族,祂娶了第一个美丽的雌性半兽人为妻,演化出了蛮族种群。牠开启蛮族的智慧之光,让他们从此区别于野兽,教他们用火,传授他们远古的知识。

    多纳尔告诉自己的蛮族后代,他们的母亲其实是地母的化身。而地母是世间万物的母亲,代表沉默和混沌,掌管繁衍与死亡,对行走于大地之上的生物一视同仁,无论是渺小的老鼠,还是庞大的猛犸,无论是智慧的,还是蒙昧的。

    因此,蛮族自诩天灵之子,地灵之女,蛮族王室就是天灵多纳尔的直系后代,代表父神的指引。由于两种不同的崇拜,蛮族奉行地母的自然循环,反对改变大地的原貌,不种植庄稼,不放牧牛羊,以采集狩猎为生。同时,蛮族又尊崇天灵的智慧之光,敬服蛮族王室的权威,认为地母不会回应蛮族的祈求,蛮族的王室成员却能和天神多纳尔沟通,通过占卜的方式,传达天神的旨意。

    蛮族神话究竟是真是假,是蛮族王室成员为了维护统治地位故意编造的,还是神选者巫师强加给蛮族的,维克多不得而知。他确信一点,半自然崇拜,半神灵血脉崇拜的北方蛮族虽然属于集权文明,但他们对人类城邦没有直接威胁。相反,以采集捕猎为生的蛮族非常依赖人类城邦的物资补给。蛮族王室依靠占卜预言和艾尔城邦的粮食支持,能够牢牢控制大大小小的蛮族部落,但也必然要沦为巫师城邦的附庸种族。

    蛮族王室成员被万神殿巫师铲除,蛮族文明立刻土崩瓦解。流落南大陆的蛮族幸存者始终无法重建文明,他们只得依附于更强壮,更丑陋的南大陆亲戚——半兽人。

    半兽人和蛮族长得不一样,互相都瞧不起,但蛮族的数量太少,个体力量、凶暴化比例都不如半兽人,成了被半兽人欺压的对象。幸好,蛮族有占卜的传承,蛮族萨满在半兽人部落中获得一定话语权,传播了天灵与地母的原始信仰。但这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蛮族弱势的地位。

    蛮族萨满传播信仰,提升话语权,试图同化半兽的过程中,必定要收半兽人萨满学生,向他们传授占卜预言的方法。他们把猎物或敌人的头骨放在火堆里烧灼,根据骨头上的裂纹,解读占卜的结果。

    关键就在于解读的答案是否准确,解读的准确,预言就灵验,可以在预言中掺杂各种私货;解读错误,萨满威风扫地,说不定还被部落成员打成狗。显然,蛮族王室成员才具备精准解读骨头裂纹的天赋。普通的蛮族萨满和他们的半兽人学徒并没有本质区别。半兽人萨满凭借数量优势,预言的成功率压倒了蛮族萨满老师,渐渐成为部落中的特权阶层。

    无论是蛮族萨满还半兽人萨满,他们要维护自身的特权,必须肯定天灵与地母的伟大与神圣。不过,半兽人萨满非常讨厌天灵血脉是蛮族之王的说法。如果承认这种说法,意味着蛮族比半兽人更接近天神,可要是彻底否定天神多纳尔是蛮族和半兽人的父亲,等于否定占卜,否定萨满存在的意义。

    于是,半兽人萨满强化地母崇拜,推崇弱肉强食的自然之道,不承认有所谓的蛮族之王,部落采用强者为尊的酋长挑战制度,从根源上杜绝了首领世袭制度。没有代代传承的权力核心,固然增强了萨满的话语权,但也使得族群分裂成大大小小的部落,历经数千年,半兽人和蛮族也没能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政权,还是一盘散沙的原始部落文明。

    维克多认为,北方蛮族同化南方蛮族的企图算是失败了,蛮族萨满传播的信仰体系发生了偏移,却又能够兼容普通的蛮族成员。部落里奉行拳头大的说了算,蛮族的力量和数量都不如半兽人,活该受半兽人的欺压。

    蛮族实际上是被半兽人同化了,除非蛮族的王室成员再次出现,否则这种局面很难发生逆转!

    大河湾南岸的蛮族王国是人类的说法,她依然实行强者为王的酋长制度,全称应该是半兽人与蛮族部落联盟,简称高根。

    大约一百二十年前,博瑞人完善了大型平底帆船制造技术,它具有载货量大,航行平稳,吃水浅的优点。造船技术的革新让博瑞王国突破浅水区鱼人的封锁,登陆南岸成为可能。三十年后,博瑞王国的平底船战舰换装完毕,雄心勃勃的博瑞领主率领42艘新型战舰,从南风港出发,浩浩荡荡地驶入大河湾南岸的浅水区,战舰的弩炮和长弓能够覆盖大半个浅滩。

    面对从后方逼近的庞然大物,南岸浅水区的鱼人惊慌失措,毫无还手之力,纷纷逃离河滩。没有鱼人的阻击,博瑞人的登陆艇顺利冲上河滩,数千年来,人类国度的军队首次踏上了南大陆的土地。

    博瑞军队的指挥官,克里斯托弗公爵一边组织力量,修建码头和防鱼墙;一边派出精锐斥候,侦查周边的状况。斥候们找到一块适合定居的土地,那里水草丰美,土地肥沃,有大片茂密的原始山林,以及一个半兽人和蛮族的混居部落。

    为了土地,为了安全,人类王国的开拓者必须踏平那个蛮族部落。

    奉行自然之道,依靠采集狩猎为生的蛮族部落能有多强大?他们的人口不超过七千,蛮族战士使用石斧石矛,半兽人战士更喜欢用自己的爪子。他们的敌人是六万名训练有素,全副武装的人类战士,以及300多名骑士和2000名神职者。

    这场实力悬殊的战斗在中午的时候打响,结果毫无悬念,蛮族主力被全歼,博瑞王国的军队踏破蛮族的营寨,其余的蛮族向四面八方逃散。

    博瑞人夺取了第一处战略要地,指挥官克里斯托弗公爵并没有被轻而易举的胜利冲昏头脑,他清楚地知道有一个蛮族部落,就会第二个,第三个,绝不能让他们联合起来,进攻人类的开拓地。

    河流孕育文明,蛮族部落一定建在河流湖泊的附近。博瑞远征军沿着河流前进,一路上,连续摧毁了18个蛮族部落,开辟700公里的防御纵深。远征军这才回过头,在开拓地修建先锋要塞。

    应该说,克里斯托弗公爵的策略非常奏效。原始信仰的蛮族部落没有固守家园的信念,遇到强敌选择逃跑是稀松平常的事情。逃命的蛮族把铁皮人的恐怖和强大传播到更遥远的蛮族部落。

    接下来,整整四年的时间,博瑞王国的开拓者都没有受到过蛮族土著的骚扰。他们修筑了先锋要塞,在周边开垦农田牧场,种植小麦,畜养牛羊,甚至还开掘了一座露天矿坑。

    如果没有蛮族萨满格如娜,博瑞王国或许已经获得了成功。

    这位备受高根蛮族称颂的女萨满召集了数十位蛮族和半兽人酋长,说服他们团结起来,共同对抗博瑞王国的远征军。无人知晓酋长会议的详细过程,但格如娜留下了三个预言,大致意思是,身穿铁皮的人类为灭绝蛮族和半兽人而来,无论蛮族和半兽人藏在那个洞里,都会被他们挖出来,再杀掉;蛮族和半兽人必须推选出高根大酋长,在他的领导下,打败人类,占据他们修建的石头屋子,学习他们的技术,最后彻底埋葬铁皮人。

    第三个预言是,她去见铁皮人的首领,奉上天之父与地之母的祝福,然后她将被铁皮人的首领用白金色的火焰焚烧,即便天之父的雷霆与眼泪也无法熄灭,蛮族的勇士会在大雨中把焚烧她的敌人送入地母的怀抱。

    博瑞王国红衣主教拉兹罗的日志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今天早上,先锋要塞迎来了一位特殊的访客,一个蛮族女萨满,名叫格如娜,或者葛朗……蛮族的名字拗口又愚蠢,叫什么都是低贱的蛮族。不过,这个女萨满长得还不错,即便按照骑士老爷的眼光,她也是个出色的美人,尤其那双黑眼就像雌鹿的眼睛,干净、温顺、胆怯,可她一开口,我就闻到了邪神的臭味!她磕磕巴巴地用人类的语言向我问好,说她奉天灵之父的神谕,代表高根部落向人类臣服,蛮族愿意每年献上贡品,换回先锋要塞俘虏的两千多名蛮族奴仆……呵呵,神谕?真神无欲无求,至高至上,不需要向信众颁布神谕,所谓神谕要么是邪神蛊惑人心的耳语,要么是妄言为神的罪人!无论女萨满是那一种,她都应该被净化……嗯,我应该去找克里斯托弗殿下谈一谈,把那个崇拜邪神的高根部落一网打尽。蛮族和半兽人俘虏都是强壮的劳动力,我会当着他们的面,用至高主的圣火净化掉邪神的女萨满格如娜。”

    指挥官克里斯托弗公爵的回忆录中记载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她是有预谋的,而拉兹罗犯了一个错误。预定地点没有高根蛮族,没有贡品,而我的凶暴战士也没有预感的危险临近,这很不正常!蛮族萨满的邪术蒙蔽了凶暴战士的危险直觉,后面的遭遇战印证了这一点。拉兹罗非要当着蛮族俘虏的面,举行净化仪式,这不仅让他送了命,也给我们的后辈带来了大麻烦……暴雨遮蔽了我们的视线,灌满雨水的皮甲拖慢了士兵的行军速度,那些光着膀子的蛮族俘虏反而不受影响……在回先锋要塞的途中,无穷无尽的蛮族和半兽人从四面八方杀了过来,他们撕破雨幕,把我们团团包围,嘴里喊着‘高根’‘高根’…….后来我才知道,高根是天灵之子,蛮族之王的意思,在神选者时代,高根代表蛮族王庭。但那一刻,我顾不了太多,我们先杀光了发疯的蛮族俘虏,然后率领军队突围……希望先锋要塞不要派兵支援,那将是一场噩梦。”

    “三万五千名精锐士兵和800名圣武士全军覆没,拉兹罗也死了,因为他没回来。先锋要塞外面全是蛮族和半兽人,至少20万。维奥里托殿下亲自出去侦查敌情,他说还有蛮族源源不断地赶过来,它们占据了我们的农庄、牧场、矿坑和铁匠铺,试着生产粮食,打造装备。先锋要塞储备的粮食还能吃四个月,箭矢和弩矢不多了,必须省着点用”

    “我现在认为,拉兹罗是正确的,我们和教会都不能容许人类国度出现第二种信仰,我们和蛮族无法共存。尽管一开始,我没准备对蛮族赶尽杀绝,只把它们当成半人马那样的原始智慧种。事实上,它们有占卜预言的超凡能力,并坚信这是天之灵和地之灵的赐予。也就是说,格如娜预见到我们不能接受蛮族的供奉,预见到自己注定要被拉兹罗净化。她的第三个预言成为事实,让蛮族和半兽人相信了前两个预言……特定的仇恨、敌意和原始信仰促使蛮族改变固有的生存方式,大大小小的部落聚合在先锋要塞附近,拱卫高根王庭。先锋要塞的大酋长采取终生制,它死后,各部落的酋长通过武力竞争大酋长的位置。但大酋长不是高根,蛮族之王虚位以待……我对此非常困惑。”

    维克多也很困惑,高根王国打出蛮族之王的旗号,自居正统,可以吸引蛮族部落投靠。但大酋长不能登上王位,他改终身制为世袭制,其他的蛮族酋长绝不会驯服,这将导致高根王国的瓦解。可如果天神多纳尔真的向格如娜颁布了神谕……

    虚悬的蛮族王位,祂为谁而准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