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无需理会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高根城的政治体制酷似我们人类,她有两个权力系统——大酋长和年迈的萨满。”

    “他们不属于任何部落,只属于高根城。部落酋长击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接任大酋长的位置,那他就是所有高根部落成员的领袖,平时协调成员部落之间的纠纷,有权力召集成员部落的战士,发动战争,主要是打击半人马之类的兽人。”

    “尽管南大陆的兽人部族才是蛮族的主要威胁,但高根蛮族坚信我们人类企图彻底灭绝天灵之子,地灵之女,而高根肩负着埋葬人类,保卫蛮族的伟大使命……这多亏了高根城的萨满。”

    “高根城的萨满欢迎任何一个蛮族部落访问或者加盟高根部落,并向他们的萨满传授占卜和神秘学识,同时也在向他们传播格如娜敌视人类的预言……准确的说是思想。成员部落中,年迈的萨满可以搬进高根城定居,他们负责协助大酋长管理整个高根部落,维护高根部落的制度和秩序。掌握预言和神秘力量的高根萨满阶层类似光辉教会,某种意义上,他们的话语权和影响力高于大酋长,甚至能够左右大酋长的决策。”

    “和人类王国一样,蛮族部落加入高根城有诸多好处,他们每年上缴贡品,便会受到大酋长的保护,能够在高根城学到新技术,新思想,打破原始信仰的桎梏,开始种地,畜牧,开矿,打造武器,还可以去高根城同其他部落开展贸易和通婚。”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受到半兽人欺压的蛮族,纷纷脱离所属的部落,加入了高根城。经历了90多年的繁衍生息,蛮族渐渐成了高根城的主要居民。相比散漫懒惰的半兽人,蛮族的个体力量有所欠缺,但更加聪明,也更有纪律。事实上,高根部落中的农夫、工匠、矿工、牧民主要由蛮族担任。为了留住部落中的蛮族成员,部落酋长和萨满都有意识地提升蛮族的地位。至少在高根王国,蛮族和半兽人能够平等相处,而高根城甚至组建了以蛮族为主的职业化军队,名叫塔卡库撒,意思是‘大酋长的勇士’。塔卡战士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是高根王国最精锐的力量,深受高根子民的崇敬和羡慕。”

    “高根蛮族的崛起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糟糕的消息,因为他们是格如娜神秘预言最坚定的支持者,极度仇视人类。作为高根城最强悍的武装力量,他们的狂热思想也影响了高根大酋长。”

    “对人类王国的强烈敌意,对天神和地母的原始信仰把蛮族和半兽人凝聚成高根王国。我们必须认识到,高根蛮族渴求土地,仇视人类,是我们开拓南大陆的一大阻碍。”

    瓦伦书记官一口气说完,微微有些喘息。木屋内的气氛则显得凝重,鸢堡书记厅的调查结论符合四位守护者的初步判断,岗比斯渡河南拓,注定要同高根王国发生战争,就算岗比斯王国的开拓者不踏足高根蛮族的地盘,他们自己也会找上门,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世界宽阔无边,一个种族想要彻底灭绝另一个种族实在是太难了。神选者时代的巫师城邦吊打各大异族,依然无法灭绝北方蛮族,何况现在的人类?光辉教会不是不能和蛮族共存,是不能平等共存。在人类看来,南方蛮族和半人马、食人魔、地精、豺狼人没有本质区别,赶走它们,抢夺它们占据的肥沃土地才是主要目标。但高根蛮族王国不这样看,它们把人类列为必须埋葬的邪恶势力。无论做不做的到,它们都得这么做,否则高根王国开创的文明将从内部瓦解,蛮族和半兽人重新退回原始的部落文明。

    暂且撇开蛮神的因素,单从高根王国的角度出发,人类假想敌是她存续的基础。敌视人类的思想就像催化剂,推动蛮族部落原始信仰的变革,高根大酋长、高根萨满、高根蛮族通过营造外部压力,促使蛮族和半兽人部落服从高根城的统治。如果外部压力丧失,高根城的统治秩序立刻土崩瓦解,高根王国统治阶级苦心造就的文明将烟消云散。

    这就可以解释,高根蛮族为什么要留着博瑞人建造的码头和防鱼墙,他们要让高根的部落成员看到博瑞人的舰队,利用低烈度的战争转移王国的内部矛盾。如果博瑞联合王国停止进攻码头,停止渗透高根蛮族王国,那高根大酋长肯定要建造战船,反攻人类的南风港。

    你来打我啊,你不来打我,我就来打你……高根王国逼迫博瑞王国采取军事行动,双方已经形成了一种战略平衡。

    岗比斯王国一旦渡河南拓就会破坏这种平衡。只要高根蛮族得知有人类军队从菲斯湖渡河上岸,即便他们不愿意打仗,也得打了,否则高根城就失去了号召蛮族与半兽人的正统地位。

    戈隆侯爵敲了敲桌子,沉声问道:“高根蛮国的势力范围有多大?有多少人口?有多少军队?军备状况和军队建制的情况,你们了解多少?”

    “.…..这个。”瓦伦书记官的鬓角上渗出冷汗,王国军务大臣把高根蛮国列为敌人,但他提出的问题,鸢堡书记厅一个都答不上来。

    他硬着头皮解释道:“那个半兽人蛮斗士很蠢……它知道的东西有限。所以……”

    西尔维娅微微一笑,声音悦耳如铃:“解释权捏在在博瑞王国的手中,关于高根蛮国的详细情报,博瑞人等着我们主动去问他们。你责备书记厅也没用啊。”

    戈隆侯爵冷哼一声,不知道是针对书记厅,还是厌恶博瑞王国的小伎俩。他点点头,又问道:“高根蛮族对王国的南拓战略和外交产生哪些影响?”

    瓦伦子爵如蒙大赦,清了清嗓子说道:“古代的血祭战争初期,北方蛮族从菲斯湖南侧的血河,进入南大陆。我们以血河为界,把南大陆分为东部区域和西部区域。高根蛮国位于东部区域的最东端,距离菲斯湖的直线距离不会少于4500公里。如此遥远的距离,我们相信高根蛮族对西部区域几乎没有影响力。因此,我们有两个选择。”

    “第一,先开拓南大路的西部区域。这距离王国后方最近,补给压力和军事压力肯定比开拓东部区域要小得多。但这也给了高根蛮国壮大实力,扩大势力范围的机会。我们开拓西部区域,不可能封锁西部蛮族的逃亡路线,逃亡者会把我们的登陆的消息传播到东部区域。在我们的压力之下,那些还没有臣服高根蛮国的部落会主动向高根城靠拢。我们施加的压力越大,高根蛮族膨胀的速度就越快。几十年之后,我们的开拓领地将面对一个蛮族帝国的全力进攻。”

    “所以,我们应当联合博瑞人,先扑灭高根蛮族的威胁。王国军队登陆东部区域,建立防御工事,步步为营,层层推进,挤压高根蛮国的发展空间。如果高根派出主力进攻我们的防线,博瑞王国的主力军团从大河湾登陆,横扫高根蛮国的大后方,切断他们的补给线。我们和博瑞军团会师,就是高根蛮族覆亡之日。”

    威廉姆斯拍了一下桌子,恼怒说道:“我们在前方和高根蛮族的主力血战,博瑞人趁虚而入,在蛮国的腹地大肆掠夺。这正是他们想要的。”

    瓦伦子爵微微鞠躬,开口说道:“殿下目光如炬。博瑞王国只需要少量精锐就能起到牵制高根蛮国的作用。博瑞王国的主力军团应当和我们一道,从菲斯湖登陆东部区域,共同面对高根蛮族的主力。”

    “那就要在菲斯湖建港,这不仅是博瑞人想要的,也是兰特帝国领和塔莫尔所希望的。”西尔维娅挑了下柳眉,笑容淡淡地说道:“别忘记,博瑞人只要向高根蛮族透露我们从菲斯湖口登陆南拓的消息,我们或许刚登陆就要同高根蛮族的远征军血战一场……先生们,我们主动权似乎已经易手。”

    场面一时沉默,威廉姆斯不禁皱起了眉毛。博瑞人当然不会故意泄露岗比斯渡河南拓的消息,可他们要派遣骑士小队,侦查高根蛮国的动向。就算他们不侦查,岗比斯王国也得派人侦查敌情。蛮族的巡逻队抓住活口,就能得到相应的情报。何况蛮族萨满有占卜预言的能力。

    这时候,威廉姆斯不得不承认,南拓战略的主导权确实转移到塔莫尔牧首的手里。

    戈隆侯爵沉吟片刻,抬头问道:“兰德尔殿下,你的看法呢?”

    维克多笑了笑,云淡风轻地说道:“幸好古代巫师断绝了蛮族王室的血脉,否则我们渡河南拓的时候可能还会遇到一点麻烦。”

    瓦伦子爵嘴巴开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如果蛮族王室的血脉流落到南大陆,岗比斯渡河南拓面对的就是一个蛮族帝国。但兰德尔殿下自信的笑容极具感染力,似乎蛮族帝国在他的眼里也只一点麻烦。

    “高根蛮族不会比半人马部族或食人魔部族更强大,要不然他们已经占据了血河以东的领土,活动范围包括菲斯湖的南岸。我们渡河南拓,把半人马和食人魔都列为潜在的对手,又何必在意多了一个高根蛮族?”维克多从容不迫地说道。

    威廉姆斯心中一动,回头吩咐书记官退出木屋。等瓦伦子爵行礼告退,关上木门,他面对维克多问道:“心灵战士?”

    维克多点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们不止可以培养心灵战士,我们还有黄金药剂,有新农牧,有佃户制,有铁砖,有雇佣军团,将来还会有纵横河道,来去自如的舰队。我们的实力显然比高根蛮族更强大…….关键在于我们能否在南大陆站稳脚跟,而不是打败高根蛮国。如果我们站不住脚,那就等能站稳的时候再渡河南拓。如果能站稳,我们只会越来越强大。时间在我们这一边,只要我们自身足够强大,南拓战略的主动权始终捏在我们的手上。”

    西尔维娅眸光璀璨,红唇轻启,问道:“亲爱的,你认为我们应该先开拓血河以西的区域?”

    “不!我们应该占据血河两岸的土地。”

    维克多首次参加守护者会议,决定岗比斯帝国的未来。他构想的开拓战略,对西尔维娅也守口如瓶。此刻,他意气风发,目光灼灼地说道:

    “东部的高根蛮族是已知的竞争对手,西部区域是否有更强大的土著种族,还未可知。我们开拓西部区域,以血河为天然防线,抵御高根蛮族的进攻不是明智的决定。血河流域才我们必须拿下的战略要地。”

    “我始终认为,博瑞联合王国南拓失败的主要因素是深入南大陆的腹地建造先锋要塞。补给线拉的太长,被蛮族轻而易举地切断了后路,先锋要塞成了孤城,博瑞王国的开拓者进退两难,只能困守待援。如果他们优先在大河湾南岸的登陆点建造城堡和港口,则进可攻,退可守,七大联岛的兵力和人员可以源源不断地补充前线。博瑞人的局面或许就不一样了。”

    “当然,大河湾南岸没有石矿和森林资源,博瑞王国选择先修筑先锋要塞也是迫不得已。等他们回过头来修建港口已经来不及了。”

    维克多话锋一转,敲着桌上说道:“我们有巨型砖窑和铁砖工艺,完全可以在血河汇入菲斯湖的河口建造港口和坚固的营垒。血河南北走向,北连菲斯湖,往南不知通往哪里。但血河流域必定富饶肥沃,血河两岸也肯定有强大的兽人或蛮族的栖息地。这些家伙才是我们的主要威胁。如果我们不能控制血河,那我们的远征军有被切断后路的危险。血河是南拓战略的补给线、运兵线、生命线!我们的舰队如果能够沿着血河逆流而上,顺流而下,那我们就可以在沿岸任意一点,登陆作战,自由地采取分割、包抄、袭扰、切断战术。我把这称之为蛙跳战术。”

    “蛙跳战术?”戈隆侯爵思索片刻,近乎自语地说道:“假设高根蛮族倾力进攻我们的开拓地,我们依托血河航道,采取蛙跳战术,轻易就能切断他们的补给线……这种战术对任何对手同样有效。”说着,军务大臣抬起头,上下打量了维克多,忍不住问道:“维克多,你没有打过仗,怎么就能想出这么高明的战法?”

    “聪明的让人嫉妒。”摄政王咂嘴摇头,不胜唏嘘。

    西尔维娅笑靥如花,纤纤玉手抚着维克多的手背,柔声问道:“亲爱的,蛙跳战术的前提是什么?”

    维克多站起来,撑着桌子,沉声说道:“要拿下血河,必须先拿下菲斯湖。我们的舰队要想在血河上来去自由,必须能够逆流航行。”

    威廉姆斯迟疑说道:“拿下菲斯湖是我们的预定目标,但逆流航行的技术……”

    西尔维娅柳眉一竖,不悦说道:“别什么事情都指望维克多,鸢堡那么多工匠是干什么用的?”

    威廉姆斯干笑两声,说:“造船,我们也是采用博瑞王国的技术……改进造船技术,还需要一些时间进行摸索。”

    维克多也笑着说道:“我的确有一些想法,需要鸢堡的工匠和学者配合验证,看看能不能奏效。”

    戈隆侯爵站起身,点头说道:“我们去码头吧,金羊毛号该回港了。鸢堡的造船师就在船上。我们正好乘坐金羊毛号,沿西布利诺尔河向下航行。长桥镇还有一位药剂学大师在等候两位殿下。”

    西尔维娅的嘴角勾勒出明媚的笑容,盈盈起身,颔首道:“我期待已久。”

    临出门前,摄政王拉着维克多,询问道:“那关于岗比斯和博瑞王国的开拓外交,兰德尔殿下有什么建言?”

    维克多淡淡说道:“暂时不用理会他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