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追赶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汉森船副约莫50多岁的样貌,个头不高,整个人瘦削精悍,灰白的头发,浅褐眼眸,苍白的额头下是一张黝黑的脸庞和被太阳晒得发黄的眉毛,沟壑纵横的脸就像浸泡油脂的老树皮,坚韧又充满活力,每一道风吹日晒的刻痕仿佛都在诉说生命与生活的美好。他的右手缺了一截中指,左手的食指少了半截,可能是在绞盘事故中不幸丢失的。老船员往往会缺手指缺脚趾,但这不妨碍他们灵巧地打出方便实用的绳结,缝合各种破洞,无论是帆上的还是衣服上的。同时,他们承受压力的内心远比普通人更强大。

    据说,经验丰富的老水手不惧怕黑暗,不躲避暴雨,身上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水腥味。

    金羊号的船副显然就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水手,只有博瑞王国才能培养出经验丰富的老水手。

    汉森的表情十分惊讶,右手按着脖子上的一处刺青,那是被一把匕首贯穿的人脸面具。假面兄弟会在博瑞王国的底层大名鼎鼎,可他没想到,这位俊美非凡的岗比斯大贵族也听说过假面兄弟会。

    但这没什么好担心的,他早已经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鸢堡内务府。他很快就放下了手,展露脖子上的假面兄弟会纹身,恭敬说道:“是的,大人。我曾经是假面兄弟会的一员。”

    戈隆侯爵看了看汉森船副脖子上的纹身,对着维克多问道:“你也知道博瑞王国的假面兄弟会。”

    维克多点点头,淡淡地说道:“南风商会和温布尔顿商会相互争斗,假面兄弟会的刺客给我的妻子带来不小的麻烦。”

    跟在后面的海格特男爵闻言,心里顿时冒出一股寒气,刺地他寒毛直竖,头皮发麻。他从博瑞王国招募的水手全都在假面兄弟会厮混过。这时,戈隆侯爵充满磁性的低沉声音传了过来,安抚了海格特男爵缩成一团的心脏。

    “哦,我听说假面兄弟会是一个松散的自由民工会组织,几乎所有的博瑞水手都要挂假面兄弟会的招牌。”

    海格特松了一口气,彬彬有礼地解释道:“侯爵大人说得没错,假面兄弟会由许多自由民黑帮组成,渔民水手加入兄弟会主要是为了协商解决彼此之间的分歧。据我所知,水手出港捕鱼,常常会和其他船队为了捕捞水域发生争执,船在港外航行,粗野的水手对领主的法律就失去了敬畏,经常互相攻击,彼此都死伤惨重,也没有人敢安心捕鱼。船东和水手因此蒙受巨大损失,水手们渐渐组成了大大小小的鱼帮,统统加入假面兄弟会,以兄弟会的名义,坐在桌边谈判,划分各自的捕捞水域。”

    “水手不加入鱼帮就上不了船,加入鱼帮等于加入了兄弟会。不过,假面兄弟会没有固定的首脑,它其实是一张自由民的谈判桌。”海格特男爵顿了顿,抬手指了指汉森船副,向维克多解释道:“兰德尔殿下,汉森曾经打着假面兄弟会的旗号在博瑞王国的鱼港讨生活。他现在是我的招募的附庸,岗比斯王国的子民,和假面兄弟会已经没关系了。”

    维克多未置可否地点点头,看着身体紧绷的海格特,饶有兴趣地问道:“海格特阁下,也来自博瑞王国?”

    温布尔顿商会与博瑞南风商会的争斗波及到下面的商贩和恶棍打手,有人为此流血牺牲,但在双方首脑的眼中,两大商业组织的利益之争就好像两头巨兽互殴,各有损伤,却无大碍,更谈不上什么仇恨。何况,最终的结果以握手言和而告终,入侵纳维尔地下世界的假面兄弟会全面败退;挑起地下战争的雷蒙.彼得被博瑞大领主褫夺了南风商会的首脑职务。温布尔顿商会和兰德尔家族的水银算是大获全胜。

    海格特男爵体会不到兰德尔殿下的心态,他见殿下转移话题,总算放心了,抚胸施礼,颇为自豪地说道:“我的母亲是博瑞王国北岸克鲁达斯家族的米歇尔女勋爵,我是家中幼子,从小寄养在克鲁达斯舅舅家。后来,我去银白高塔求学,有幸拜柯登.葛瑞华德大学者为老师。承蒙老师看重,推荐我加入高贵的葛瑞华德家族,又蒙奥古斯特陛下赐我宫廷男爵封号,委任我担当宫廷首席船舰督造官的职务。”

    在博瑞王国,七大联岛之外的北岸家族只算二流。克鲁达斯家族,维克多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海格特能加入岗比斯五大王侯之一的葛瑞华德家族,难怪会沾沾自喜。

    维克多微笑问道:“阁下,精通造船?”

    “略有心得。”海格特矜持地说道:“我舅舅的名下有一个造船工坊,两支捕鱼队。我自幼接触造船和航行,在银白高塔也专修铸造术之下的造船学。汉森以前长期租用我舅舅的一支船队,在大河湾以西的卡隆湖捕猎过2头水蜥,并顺利回港。”

    维克多不由多看了汉森两眼,他专门了解过大河湾捕鱼船队的运作方式,深知船队捕猎一头水蜥,再运回港口有多困难。他们成功猎杀水蜥还在其次,关键要有能力保住价值连城的战利品,或者夺取别人的劳动果实。无论是那一种,都证明了他们具备出类拔萃的舰船实战能力。

    捕鱼船队的所有权归博瑞贵族,使用权归自由民船长,船队和船队之间互相掠夺,互相妥协都与贵族无关。船长只要把船舰和鱼获带回港,贵族船主就能拿走其中的七成。如果船沉了,贵族船主自认倒霉,绝不可以迁怒其他贵族船东。游戏规则如此,名声响亮的船长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非常受博瑞贵族的欢迎。

    某种意义上,鸢堡招揽名不见经传的海格特,给予他大贵族的姓氏,并委以重任,除了看重他会造船,多半还有汉森船长的因素。

    “吟游诗人传唱,船可以有灵魂,好船长赋予她灵魂。”维克多注视老水手锐利的眼睛,微笑说道。

    汉森刻痕深重的黝黑脸庞浮现缅怀往昔又失落现在的复杂神情,沉默片刻,低头看着底舱的木板,摇头说道:“我……金羊毛号还没到那种程度。”

    “金羊毛号只是一艘训练船,你告诉我,怎样才算一艘有灵魂的船?”戈隆侯爵开口问道,低沉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能够直抵人的内心深处,令人不禁自我拷问。

    汉森抬起头,目光灼灼地说道:“船长和水手如同一人,一人和船结为一体,一体和风浪水流亲密相连。有灵魂的船可以插上风的翅膀,轻松切入水面下的潜流,在暴风雨中追猎水蜥,又快又灵活,水中霸主在她的面前像婴儿般无力。”

    “能够赋予一艘船灵魂的船长,博瑞王国有多少?”维克多问道。

    海格特男爵回答道:“汉森算一个,大多数有经验的船长都为七大联岛上的家族效力。具体有多少?我也不清楚……”

    维克多和戈隆侯爵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底的沉重。

    “约克家族落后给奥古斯特。”兰德尔殿下微笑说道。

    “我们落后于博瑞联合王国。”戈隆侯爵点了点头,说道:“最多还有10年。”

    维克多想了想,说道:“岗比斯团结一致,奋起直追,或许能追上……毕竟这里的水文条件不一样。”

    戈隆侯爵严肃的脸露出笑容,颔首道:“兰德尔殿下只管吩咐,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我竭尽所能。”

    走进底舱的浆室,维克多看到几十名膀大腰圆的壮汉,他们穿戴整齐,站姿笔直,目光沉凝,肤色比汉森船长要白皙一些。他们显然都是禁卫军的精锐士兵。

    汉森对这些纪律严明的士兵似乎不太满意,咕哝了一句,“好的水手最起码要习惯光膀子。”

    海格特赶紧低声呵斥道:“这是王室水军,自由民水手的那一套要收起来。”

    维克多摆手制止海格特对汉森的训斥,问道:“金羊毛号有10对长桨,这里有60个桨手,三班轮换,能够让金羊毛逆水吗?”

    “大人,那要看水流的状况和船舶载重。”汉森船副刚刚被主人训斥了一句,老老实实地解释道:“平缓的湖面不存在顺水逆水,出色的桨手可以让船加速、减速,甚至倒退。但如果船太重,桨手三班轮换,也吃不消。逆水行船的话,基本上划不动,还是要靠船帆……我指的是尖底船在金水河逆流而上的情况,平底船速度慢,吃水浅,载重又大,再有本事的船长也没办法把大型平底船开进金水河上游的卡隆湖。”

    老船员大多是话篓子,汉森越说越起劲,扯开领子上纽扣,露出精壮的胸膛,摇头晃脑地说道:“大河湾水域都是七大联岛船队的地盘,一年四季都能捕鱼,他们的船队有大型平底船和尖底快船,相互配合,大水蜥被盯上了就跑不掉,一抓一个准。我们北岸船队只能逆行到上游的卡隆湖捕鱼,风之季的时候上去,等到水之季天冷的时候下网捕鱼,再返航,要不然鱼获就臭了。我们一年只捕捞一次,还得冒着冻雨和大雪。我们尖底帆船能逆水,也足够快,就是没有平底船那么稳重,运气不好的话,说不定就给水蜥拱翻了……”

    海格特在旁边轻咳一声,提醒老船员别把话题扯得太远。维克多状似兴致勃勃地插问了一句。

    “你们不能在大河湾捕鱼,卡隆湖一年只能去一次,那平时都干些什么?”

    “运货,没生意的话,用小尖底帆船出海捕鱼。”汉森砸了咂嘴,满脸回味地说道:“海里面的鱼虾味道鲜美,都是些值钱货。我们出去一次,只要有命回来,每个人的腰包都是鼓鼓的。而且,大海蜥比河湾里的水蜥还要多,还要大,它们全身都是宝贝,价钱是水蜥的四倍。可惜,船东不让大船出海,我们只有小船,抓不了海蜥,还得躲着它。”

    戈隆侯爵作风老派,讲究贵族礼仪和超凡骑士的威严,他能纡尊降贵,和汉森船长说话,可见鸢堡非常重视这位经验丰富的老水手。维克多知道自己找不到和汉森单独沟通的机会,大大方方地问道:“博瑞联合王国的舰队有没有探索海岸线的登陆点?”

    海格特男爵接口回答:“探索过,都以失败告终。大型平底帆船经受不住大海的风浪,尖底帆船足够坚固,但吃水太深,没法冲进浅水区,扫荡海岸鱼人。而且,海水苦咸有疯毒,舰队缺乏淡水补给,根本走不远,像那些200吨以下的小尖底渔船只能在海口附近转悠。”

    戈隆侯爵笑道:“博瑞王国如果能从海岸线登陆,他们也不至于找我们合作,更不会盯着南大陆的土地。”

    维克多摇头失笑,率先走出底舱,登上甲板,望见罗兰公主正在教威廉姆斯如何掌舵,当然是用嘴巴教,她牢牢地抓住船舵,根本就不肯松手。

    戈隆侯爵上前一步,与维克多并肩站立,望着平静的湖面,说道:“平底船不能出海,满载之后,又不能在金水河逆行。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维克多没有直接回答,转头对汉森船副问道:“布利诺尔河的河面差不多有2公里宽,大型尖底帆船能逆行吗?”

    汉森表情为难地说道:“大人,我看过布利诺尔河的水流状况,她比金水河要湍急,如果尖底船满载1000吨的话,我估计只能等到每年的季风期,才可以逆流行驶。平时的话,恐怕要用纤夫在岸上拉拽。”

    布利诺尔河与菲斯湖南侧的血河同属金水河的大支流,两者的水文状况应该接近。如果尖底帆船在布利诺尔河上只有风之季的四个月才能逆水航行,那血河的情况也差不多。岗比斯的舰队不能在血河上来去自如,血河开拓战略和蛙跳战术等同于失败。

    维克多挑起细长笔直的眉毛,嘴角噙笑,“我们给船加两个轮子怎么样?”

    “给船装轮子?”

    耳尖的罗兰丢下船舵,跳到维克多的身边,把戈隆侯爵挤到一旁,挽着维克多的胳膊,眼睛一闪一闪地问道:

    “你刚刚说给船装轮子?那它到底是船,还是车?车船?”

    “轮船……明轮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