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方向的争论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老巫师此刻心情里就像不小心打翻了一桌子珍稀的药剂成品,却意外得到了一份新型药剂,损失惨重但也不是全无收获,只不过他把新药剂送给另一个人,意图止损,结果发现那份药剂竟然价值连城,后悔的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丢在地板上再跺两脚。

    托佛文一直认为重现太阳精灵血脉是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把无面者包括智慧侏儒在内的所有秘法战士全都加起来,也比不上太阳精灵的一根手指头。小维克多被他暗中送到西尔维娅的身边,但西尔维娅不需要领他的人情。她所言,允许托佛文在有生之年向她提一个条件,却没有给出满足条件的承诺,这其实是对老巫师无情的嘲弄。

    神灵骑士既是骑士王权抗衡教会神权的象征,同时也是王权的大敌。国王在神灵骑士面前总是威严扫地,铁山帝国踩着旧帝国的尸骨崛起足以证明神灵骑士打破世俗政治平衡的必然性。莱恩.奥古斯特的陨落就是岗比斯试图把西尔维娅带来的内部动荡向外部转移,却被诸王国联手反制,将政治动荡限定在岗比斯王国内部的结果。

    没有人可以替神灵骑士做主,托佛文总不能告诉西尔维娅,我给你找了小男人,希望爱情生活能帮助你阻隔元素海对灵魂的侵染,别急着掀动奥古斯特的王座,多给岗比斯一点时间,让我们把内部矛盾再向外转移。

    无面者偷偷摸摸地把维克多安插在西尔维娅的身边,西尔维娅可以认为这是恶意,尽管她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托佛文向西尔维娅拜服致歉。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托佛文的掌控,幸运的是,罗兰不动神色地解决了岗比斯最大难题。她促成奥古斯特与约克家族互换人质,让爱德华出访人马丘陵,笼络当时名声不显的太阳精灵,导致王后与大公和解,为岗比斯王族后族的政治格局奠定了基础。

    不过,奥古斯特家族也失去了兰德尔殿下的青睐。

    太阳精灵和女性神灵骑士相互吸引,维克多和西尔维娅必然会走到一起。但托佛文忍不住会想,如果岗比斯没有西尔维娅就完美了……罗兰.奥古斯特女王招赘维克多为夫婿,维克多.奥古斯特亲王陛下将带领奥古斯特家族登上帝王的宝座。

    这注定是一个老人的遗憾和幻想,托佛文深知任何人都无法摆布如今的兰德尔殿下,西尔维娅也不行。他甚至没有遵循剑圣德拉文的道路,解析世界底层法则的部分奥秘,开创心灵血脉秘法理论;他的智慧之光甚至盖过了初代教皇伊诺克,他并非人类国度的威权领袖,但他暗中推动诸王国和教会的巨大变革。

    没有人能洞悉维克多的全部想法,托佛文直觉相信,他能在这一系列的变革中,悄无声息地篡取最大的利益和权势。最令人沮丧的是,似乎谁都无法改变这种结果,只能默默接受兰德尔殿下的引领,然后同其他势力相互竞争,尽量在人类国度新格局中谋求更高的地位。

    如今,兰德尔殿下算计到了我的头上……好吧,我这把老骨头对维克多还是有点用的,就让我陪你下完这局棋,看看奥古斯特和约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维克多,你的弱点其实是西尔维娅……至少这局,你输定了!

    浑浊昏暗的眼球遮住了锋芒毕露的精光,托佛文恭敬说道:“西尔维娅殿下,我恐怕很快就要向您提出条件,请您帮我做出一个选择。”

    戈隆侯爵上前,亲自从地板上扶起孱弱无力的老巫师,示意侍从把木质轮椅推了过来。

    等托佛文坐上轮椅,西尔维娅手托香腮,饶有兴趣地问道:“什么选择?”

    “您很快就能知道。”

    托佛文点点头,笑容和蔼慈祥地对维克多说道:“兰德尔殿下,您要的精神冥想药剂已经调配成功,除此之外,我这里还有另一项成果,一种能够增强心灵之力的药剂,您想看看吗?”

    维克多眼中的暗金光环缓缓转动,在光线昏暗的房间内,显得神秘而深邃。他抚胸施礼,微笑说道:“当然,这是我们之前的约定。但我现在更想知道,我的蛮斗士奴隶是否还活着,大师从它身上挖掘出多少秘密?”

    “都在后屋,四位殿下请跟我来吧,其他大人暂且留步,侍从在楼上为各位准备了休息室。”

    通往后屋的避雨甬道上面是草棚,两边用夯土和麦秆建造土墙,甬道两侧每隔一段距离放置一个照明火盆,墙壁上面有一排透气窗,湿冷的雾气压抑明火,甬道内的光线忽明忽暗,众人走过,在墙上、地上留下许多变幻不定的影子。

    维克多四处打量,疑惑说道:“这似乎是普通的农庄,两边的墙没有防御功能……奥古斯特秘堡的布局就这么简单?你们不怕,这里被外敌渗透突破?”

    威廉姆斯推着托佛文的轮椅,笑道:“托佛文大师在那里,那里就是我们的秘堡。他不在这,这仅仅是鸢堡内务府的一座普通农庄。”

    维克多怔了一下,竖起大拇指,赞道:“非常高明的方法。”

    后屋其实是农庄的大库房,用来储藏种子和工具,面积不大不小,现在却成了托佛文的药剂实验室。无面者侍卫推开门,维克多看到一个满脸胡须的大脑袋侏儒正对着实验室的侍从大声咆哮:

    “笨手笨脚的猪猡,月见花的种子要用无花果树根茎的汁液调配,兑入清水的比例是4:1,烧沸半个小沙漏的时间,这么简单的事情要我重复多少遍?那个白痴,你拿错烧瓶了……混蛋,小心绿猎蜥的毒液,要是漏倒地板上,我让你用舌头舔干净!”

    侏儒不修边幅,胡须和头发连成一片,不知道多久没有修剪过了,短矮的身体气势十足,仿佛这间屋子里的暴君,周围的侍从都不敢挑战他的权威,老老实实的听从他的指挥,小心翼翼的接受他的暴躁脾气。

    托佛文苍老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低声介绍道:“格林,奥古斯特家族最优秀的药剂大师……我靠的是巫术,他靠的是天分和热情。”

    “格林,过来!”威廉姆斯代托佛文招呼道。

    侏儒药剂师这才看到托佛文等人,他慢慢地走了过来,途中分别向戈隆侯爵和威廉姆斯点头致意,目光略过弱化了存在感的西尔维娅,在维克多的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板着脸对托佛文挥舞胳膊,大声抱怨道:“父亲,黄昏森林的长尾蝙蝠粪便到现在还没运过来,我的工作已经没法进行下去了。”

    “摄政王在这,你问他。”托佛文笑眯眯地说道。

    威廉姆斯略显尴尬地说:“我认为黄昏森林的长尾蝙蝠和岗比斯山林的长尾蝙蝠没有区别。”

    格林跳着脚咆哮道:“长尾蝙蝠都一样,可它们吃的东西不一样,拉出来的粪便能一样吗?”

    摄政王果断说道:“那还需要一点时间……嗯,两个半月,我保证你能得到黄昏森林的长尾蝙蝠粪便。现在,请你把半兽人蛮斗士的试验资料拿过来,给兰德尔殿下……和他的妻子过目。”

    侏儒闻言抬手抹开遮到眼睛的头发,神情惊喜地重新打量了维克多,大声问道:“你就是兰德尔殿下,卡里古拉的主人?你能不能允许卡里古拉配合我做一个试验……只要服用两种药剂……”

    “别废话,赶紧去拿!否则,长尾蝙蝠的粪便,你再等四个月。”威廉姆斯恐吓道,就好像侏儒格林要蝙蝠粪便不是在为奥古斯特家族工作似的。

    “好!好!好!我这就去拿。”侏儒迈动小短腿,飞快地跑向后面的壁橱。

    威廉姆斯嘴角得意上扬,转而对西尔维娅解释道:“格林不懂礼仪,对贵族事务也漠不关心,他是纯粹的药剂学者。”

    西尔维娅微微一笑,声音轻柔地说道:“我不会为怪罪他的无礼,反而欣赏他专注学术的精神。”

    侏儒洛林捧着三封羊皮卷轴走了回来,递给摄政王的同时,嘴里强调着,“两个半月?两个半月!”

    “两个半月。”威廉姆斯接过卷轴,转手交给了维克多。

    看着仪容俊美,眼带暗金异色的兰德尔殿下展开卷轴,快速浏览,洛林不死心地再次问道:“那个谁……阿卡的主人,能不能让阿卡配合我做两个小试验?”

    “容我拒绝。”维克多一边将读过的卷轴转递给西尔维娅,一边不经意地问道:“洛林……格林……洛林是你兄弟吗?”

    “亲兄弟!”侏儒药剂师不满地嘟囔道:“那个不务正业的矮子,我以他为耻辱。”

    真的是血亲兄弟?难道不是托佛文巫师用药剂改造的侏儒?

    维克多心里怀疑这两个侏儒也是特殊形式的秘法战士,尽管他不喜欢用人类做药物试验,但他不会对托佛文的行事风格提出质疑。

    好吧,即便在地球世界,这种现象也一直存在……维克多记下卷轴上的内容,转头问道:“托佛文大师,我的蛮斗士奴隶呢?”

    “在后面的地牢,活的,健康的。”

    侏儒格林有点慌,声音尖利地喊道:“你不能带走它!不能!我还有许多试验要做,我得调制出能够让半兽人蛮斗士昏睡、虚弱、中毒的药剂……”

    维克多打断侏儒药剂师的话语,目光锐利如剑的问道:“那它还能完好的活着吗?”

    “这个……谁知道呢?你问我,我怎么能知道?”格林更慌了,求助似的看着威廉姆斯,哀求道:“别让他把半兽人带走,你是摄政王,你说了算……用金子把半兽人买下来,从我的年金里扣!”

    “你的年金预支到了17年后,我的口袋里已经没有钱再让你赊欠了。”

    威廉姆斯不理会欠了一屁股债的药剂大师,对维克多颔首道:“兰德尔殿下随时可以把蛮斗士奴隶带走。”

    维克多露出温和的笑容,点头说道:“我没准备把半兽人带走,也不反对格林大师拿他做药物试验。但是,这要等到我先研究蛮斗士的血脉天赋,看看能不能模拟出蛮斗士血怒的心灵血脉秘法。我希望,托佛文大师能够配合我。”

    “答应他!父亲,答应他!求您了……”格林扑到轮椅的面前,双手紧握置于胸口,恳求道。

    一个满脸胡须的侏儒摆出孩子向大人求要蜜糖的姿态……这个画风,有点美。

    “格林,你先去工作。我相信,兰德尔殿下不会把半兽人带走的。”

    托佛文的话显然比摄政王更管用,格林乖乖地回到了工作台。老巫师抬头看了维克多一眼,闭上眼睛,表情疲惫,声音虚弱地说道:

    “我已经老了,时日无多,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完成所有的研究工作……关于半兽人蛮斗士,我‘看’到的是接近人类,但又迥然有异的血脉。半兽人蛮斗士不像地精、豺狼人、食人魔、狗头人那样,它们在我眼中......都是药性。这足以证明,蛮族和精灵族一样,是人类的近亲,或者说是分支。人类数百种血脉变化包含了蛮族的血脉,但那些都是人类的隐性血脉,用药物也很难激发,而蛮族的血脉已经固化了。”

    “不过,蛮族的血脉虽然没有人类的血脉复杂多变,但都偏向鲜血的能力,嗜血、狂乱、沸血等等……”

    托佛文困惑地摇了摇头,“我看不到蛮族更高级的生命形态,蹊跷的是,蛮斗士的血怒可以刺激它们的血脉,演变成多种多样的能力,比如身体坚韧、无视痛苦、力量和敏捷增长,甚至精神敏锐……我无法解释这种现象,但我猜测高阶蛮斗士可能拥有改变现实的超凡能力,类似巫术,既可以强化自身,也能影响对手……我只能肯定一点,血怒非常像骑士的斗气,或者可以称为血气,是属于蛮斗士独有的能力,无法复制。”

    维克多目光灼灼地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这正是我需要的。按照我的设想,高阶的心灵战士应当具备多种血脉天赋组合,而高级的血脉天赋需要某种特殊的能量激活运用。否则的话,光靠纯粹的精神力量推动高级血脉天赋,超凡效果难以持久,精神力量很快就会枯竭。骑士的斗气和蛮斗士的血怒给我提供了一条思路,用精神力量推动特殊的生命能量,再用特殊的生命能量激发超凡天赋。”

    “打个比方,心灵战士的天赋组合就好像神术模型,生命能量如同神职者的圣力,两者结合,高阶心灵战士就诞生了。”

    “骑士的斗气和神职者的圣力无法复制,相比之下,蛮斗士的血怒更接近世界的底层法则。至于,人类的生命能量,我偏向庞大的生命内潜。如果人的精神力量能约束、调动内潜,或许就是高阶心灵战士的发展方向。”

    维克多平复激动的心情,郑重说道:“研究血怒运转的方式,可以为我提供借鉴。”

    威廉姆斯忍不住问道:“维克多,你怎么知道,血怒不是天神多纳尔赐予蛮斗士的能力?”

    “即便如此,祂也无法超脱世界本源的法则变化!”维克多断然说道:“骑士的斗气和元素节点源自骑士特殊的血脉;圣力来自信众对光辉之主的信仰,至高主把信仰转化成圣力,本质上属于心灵之力的范畴;那血怒是什么?至少从目前的结论来看,它更接近生命能量。”

    戈隆侯爵露出思索的表情,片刻后,他缓缓说道:“纳尔森勋爵传授的源血秘法非常高明,托佛文大师追踪了练习1级源血秘法6个月的小侍从,可以确定他们不服用壮体药剂,也有很大的几率,超越普通的精锐士兵,达到常人两倍的身体素质。如果他们配合使用鸢堡秘制的强壮药剂,修炼效果显著增强,修炼时间大幅缩短。”

    “源血秘法的意义重大,因为它节省资源,节省时间。”戈隆侯爵话锋一转,摇头说道:“不过,我们并没有看到具备血脉天赋的心灵战士。纳尔森和卡里古拉很强大,但他们不是殿下描述的心灵战士。”

    威廉姆斯连连点头,接口说道:“维克多,我们相信心灵血脉理论的正确性,因为我们已经取得了一部分成果。可是,按照你的理论,把多种血脉变化组合成一项血脉天赋显然比较复杂,而骑士血脉只有一种变化,用锻炼方法和心灵之力提升骑士血脉的活性明显更简单一些。”

    他顿了顿,又委婉说道:“托佛文大师的精力不比从前,他很难兼顾普通战士和骑士两种不同的心灵血脉研究方向……我衷心希望殿下配合鸢堡,钻研骑士血脉的心灵秘法。毕竟,心灵战士只存在于理论上,我们没有看到实例。”

    维克多回头看了西尔维娅一眼,沉吟片刻,挑起眉毛说道:“要看实例?那例子就在你们眼前。”

    他举起右手,青黑色的气流浮现环绕,瞬间化为锐利的风刃,“呲”的一声,他的手心被割开一道伤口,殷红的血珠顺着白皙修长的手掌向下滑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