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反转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奠定了心灵血脉理论,一门全新的学术从理论到应用不可能一蹴而就,中间还要经历漫长的时间,进行试验、研究、实践、纠错和补充,如此循环,少则百年,多则几百年,才能建立成熟的心灵战士流派。

    托佛文巫师可以监控血脉法则的变化,奥古斯特家族掌握大量的资源和渠道,他们能够帮助维克多提前完成根天赋的设计,并开启生命内潜的研究。

    人的内潜非常庞大,弱质母亲能够单手掀翻马车,挽救车轮下的子女,靠的就是突然迸发的生命内潜。但这种情况极端少见,绝大多数人突遇危险,都不能完全调动沉睡的内潜,即便激发了部分内潜,也是无序和混乱的,未必能解决生命危机。例如,强壮的士兵被毒蛇咬伤,或者主血管破裂,不挣扎是死路一条,越挣扎死的越快,他庞大的内潜没能帮上忙,白白浪费掉了。

    以血脉天赋为模型,以生命内潜为能量,从无序混乱到定向有序。可以说,这是维克多所设想的高阶心灵战士途径。

    他有事实依据。

    图尔南斯调动内潜,短暂模拟出狂暴、嗜血天赋的效果。这是因为第一圣武士没有血脉天赋的模型,但他可以调动内潜。

    建立天赋模型,基本上没问题了,但调动生命内潜对于维克多而言,还是很困难的。他一点头绪都没有。图尔南斯的心灵力量无人能及,已经触摸到心灵之光的境界,他调动内潜当然不在话下。而且圣武士的内潜和圣力相结合,他们的道路是心灵战士的死路。如果维克多和教会合作研究心灵血脉秘法,贡献出托佛文的血脉法则图谱,那教会真是要乐死了。维克多除了得到一个圣徒头衔,将别无所获。这完全是为教会做嫁衣。

    世俗领主的屁股绝不能坐到教会一边!

    托佛文巫师用药物刺激试验者生命内潜的事情没少干,他虽然没有专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却积累了无比丰富的经验。而且他有半兽人蛮斗士作为参考样本,维克多利用X-3无与伦比的假设推演功能,从旁协助。双方紧密合作,成功解决调动内潜的难题,应该说几率很大。

    如果根天赋是心灵战士的第一步,那调动内潜就是心灵战士迈向高阶的至关重要的一步。

    维克多连名字都起好了,源血秘法是所有心灵战士的基础,心灵战士调动的生命内潜就叫源力。

    只不过,托佛文巫师是骑士王权的死忠份子,他从心底里无视普通人,对普通向的心灵战士不感兴趣,只想发展骑士向的心灵血脉秘法。可奥古斯特家族对脱胎于金蟾秘形的桩法、呼吸法、观想法、冥想內视法的联动方式一无所知。

    奥古斯特希望维克多设计骑士血脉方向的锻法,由托佛文巫师监测修炼者的血脉变化,最终确定一套药剂配方和具体锻法。如果成功了,即便托佛文老死,奥古斯特也能保留一套纯化骑士血脉的秘法。

    然而,维克多不乐意。兰德尔家族作为新兴家族,维克多手下没有多少贵族子弟,放眼整个人马丘陵,骑士贵族和普通贵族的人数也远不能和奥古斯特家族相提并论。骑士向血脉秘法的受众太少,其价值大打折扣。最尴尬的是,维克多设计骑士血脉的锻法必须配合药剂,他没办法对奥古斯特家族有所保留,否则整套秘法就会出问题。但托佛文监测练习者的血脉变化,他能对药剂进行分级。人马丘陵和鸢堡共享相同的骑士血脉秘法,药剂配方不同,秘法的效果自然会有差别。

    反过来,托佛文解决源力问题,主动权转到了维克多的手上,从此天高任鸟飞。

    托佛文还有11年的寿命,能动弹的时光也就这几年,只够干成一件事情。心灵血脉秘法,鸢堡选择骑士向,维克多和西尔维娅选择普通向。

    双方的分歧就在这里。

    内部的分歧往往因为外部压力而改变,塔莫尔千辛万苦送过来一个半兽人蛮斗士,维克多简直欣喜若狂。

    教会非常明确的指出,岗比斯实力不足,而教会支持南拓的神术力量也很有限,再加上南北大陆自然条件的差距,将导致南方帝国和北方帝国的实力失衡。

    维克多提出的菲斯湖与红河开拓战略、蛙跳战术只要安插普通向的心灵战士就完整了,能够解决短期开拓,长期平衡的全部问题。因为只要岗比斯确保心灵血脉秘法的源力和药剂体系不外流,心灵战士就是南方帝国独有的强大武力。

    维克多勾画的帝国蓝图引人入胜,摄政王威廉姆斯.奥古斯特都动心了。

    ……似乎?

    “培养一个具有根天赋的心灵战士,每年的药剂开销180金索尔,10年就是1800金索尔,再加上饮食、训练、装备等各方面的开销,以及失败者和一些意外状况。我估计培养一个初级心灵战士,恐怕要花费4500金索尔……中、高阶心灵战士的培养费用只会更多。”

    威廉姆斯摇了摇头,靠向椅背,苦笑叹道:“1000个初阶心灵战士,光是训练费用都要450万金索尔,3000人就是1350万,他们的年俸肯定比精锐士兵高的多……鸢堡的财政还真的支撑不住。”

    “又不是一次性付出1350万金索尔。”西尔维娅不以为然地挑起秀眉,和维克多相视一笑,转头说道:“维克多当初提出修建贯穿人马丘陵的水利工程,预算1000万金索尔。我当时也说不可能,现在呢?水利工程的主渠已经快竣工了,人马丘陵的财政状况日益良好。”

    威廉姆斯噎住了,当初谁也不看好人马丘陵的水利工程,鸢堡和岗比斯大领主坐等约克家族财政崩溃,结果呢?不被看好的工程,他们也建好了,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尽管水利工程和军事投入不是一回事,可谁能质疑兰德尔殿下经营家族的卓越才能?

    “见习骑士可以服用狂暴和沸血药剂。”戈隆侯爵突然说道。

    维克多顿时警觉起来,回到位置上,安静聆听黄金骑士的下文。

    “见习骑士有斗气,有元素位,但不是身心合一,完美平衡。”戈隆侯爵注视维克多的眼眸,沉声问道:“见习骑士也可以构建根天赋?”

    “是的。”维克多点点头,表示认同他的判断。

    戈隆微笑着点了点头,对西尔维娅说道:“鸢堡有1000多名洗练血脉的见习骑士,人马丘陵应该也有400多名见习骑士。初阶心灵战士的实力应该不输给初阶见习骑士,甚至更强一些。我们训练心灵战士,那些初阶见习骑士怎么安置?他们每年都要领取不菲的年俸,既然这样,不如把见习骑士培养成初阶心灵战士。他们的实力肯定比普通的心灵战士更强,成功的可能性也更大一些,还能省下大笔军费开支,同时又解决了心灵战士和见习骑士之间的竞争。”

    西尔维娅沉吟不语。维克多皱起眉毛,想了想说道:“可这并不矛盾啊……普通封臣和见习骑士都可以练心灵血脉秘法。不过,见习骑士拥有斗气,我认为他们无法再调动生命源力。另外,见习骑士服用黄金药剂可以晋升青铜阶的骑士,身心合一,完美平衡,根天赋也就消失了。在他们身上投入药剂和训练,显然不明智。而普通的心灵战士只要掌握了源力,就能晋升高阶心灵战士。”

    “关键是找出调动源力的方法。”

    “源血秘法……源力?不错的名字。”戈隆点评了一句,继续说道:“确实不矛盾。但是,黄金药剂很珍贵,无法满足所有的骑士贵族。即便能满足,我们也不能这么做。初阶见习骑士一直都是迅龙骑士团的中坚力量。我们为什么不用秘法战士取代见习骑士?因为培养秘法战士的成本比培养见习骑士还要高。我们有顶级的洗练药剂,为什么不扩大见习骑士的规模?因为王国负担不起他们的年俸,以及……奖励。这个问题,鸢堡解决不了,人马丘陵也绕不过去。”

    训练秘法战士和见习骑士的差别主要在于,秘法战士吃家族的,见习骑士吃父母的。

    秘法战士从小接受家族的武技训练和思想灌输,他们服用最好的壮体药剂,还服用锁住生殖能力的秘药,以换取更强大的身体素质。在此之前,秘法战士至少要接受一次身体重塑。龙脉药剂的配方和心灵之火神术掌握教会的手里,他们决定秘法战士的名额和重塑身体的价格。人马丘陵培养秘法战士的名额不受限制,价格是一份龙脉药剂、一枚白水晶,外加600金索尔,总共1600金索尔。不过,维克多得用10份龙脉药剂的材料换一个名额,按照每份材料300金索尔计算,十份就是3000金索尔。人马丘陵培养一个秘法战士,至少5000金索尔,简直亏大了。

    见习骑士吃穿用度,日常训练全是花父母的,就连鸢堡提供的洗练药剂也得由父母用功勋换取,或者出钱购买。他们在12岁时,成功激发斗气,才能被招入迅龙骑士团,接受王室的培养;失败了,该干嘛还干嘛。配置洗练药剂的材料还不如龙脉药剂值钱,可洗练药剂要卖1000到2000金索尔一支。

    培养秘法战士和培养见习骑士就是被剥削和剥削的区别。

    应该说,鸢堡招募见习骑士的体系卓有成效,成本低廉。奥古斯特家族很难放弃这种招募体系。

    不过,表现出色的小见习骑士有接受身体重塑的待遇,他们被骑士团当成精锐培养。反正都是花钱,还不如采用初阶心灵战士的培养方法,至少培养成本是可控的。具备根天赋的见习骑士也许比普通心灵战士更强一些,最重要的是,鸢堡的招募和安置体系保留下来了,不会引起大的动荡。

    戈隆侯爵的潜台词是:

    我们有成熟的招募安置系统,人马丘陵有吗?普通封臣的数量确实比见习骑士多,可如果初阶心灵战士参照见习骑士的待遇标准,提出同样的要求,你们怎么办?拉低见习骑士的待遇,将引发整个贵族圈的不满;抬高初阶心灵战士的待遇,你们能吃得消吗?

    维克多不禁挠头,他只是一个人,只有一颗脑袋,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面面俱到,关于心灵战士的编制和待遇问题,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

    西尔维娅坐姿端庄,恬静秀美。维克多心中顿生狐疑:

    我精力有限,但蔷薇庄园应该有预案啊……西尔维娅,为什么不和我提?

    戈隆侯爵看见维克多眼中的疑问,心里微微一哂,侧过身体,开口问道:“维克多,一级源血秘法供15岁以下的人练习,可以提升两倍的身体素质。二级源血秘法理论上能让人的身体素质达到三倍......为什么是理论,你也不能确定吗?”

    维克多收敛浮躁的心绪,思索片刻后说道:“人的心灵、外力和内潜处于一种平衡的整体状态,这个整体是有极限的,超过这种极限有可能打破三力合一的平衡,导致死亡或受到难以逆转的伤害。想要突破极限,又要保持生命的平衡状态,必须非常小心。托佛文大师监测人的血脉变化,他可以帮助战士突破极限,但自行修炼的战士很难做到这一点。所以,教会的圣武士大多止步于三倍的身体素质。我认为,这就是二级源血秘法的极限了。”

    “身体素质接近极限,越往上提升就越困难。二级源血秘法必须在8岁前开始修炼,能否达到三倍身体素质的极限,还要看修炼者的天赋、心性和资源。”

    “资源?比如,纳尔森勋爵所说的,要重塑一次身体?”

    戈隆侯爵微笑点头,不等维克多回应,又说道:“圣武士经历三次身体重塑,达到生命的极限平衡状态。二级源血秘法只需重塑一次身体就能有相同的效果,已经很了不起了。它是一项伟大的成果。”

    戈隆话锋一转,颔首说道:“鸢堡也注重提升普通士兵的身体素质,托佛文大师发明了强壮药剂。我们认为它是药剂学最伟大的成果之一,因为它的原材料普通,能让封臣士兵的身体素质提升到常人的两倍。强壮药剂结合一级源血秘法,可以缩短士兵的修炼时间,从而减少药剂用量和饮食成本;结合二级源血秘法,强壮药剂能够取代身体重塑的效果,它的成本还不到重塑的一半……当然,重塑身体有助于战士点燃心灵之火,强壮药剂和二级源血秘法不具备这种能力。但是,三倍身体素质的士兵已经和秘法战士没有差别了。他们能跟得上骑士的步伐,能抗衡一级蛮斗士。”

    戈隆侯爵站起身,声音洪亮的说道:

    “我有个提议,王族后族的游骑兵团以高价骑士为核心,配备骑士、具备根天赋的见习骑士和源血秘法战士。鸢堡向人马丘陵提供强壮药剂的配方,托佛文大师协助兰德尔殿下完善心灵战士的根天赋,兰德尔殿下和我们共同开创骑士血脉的秘法。”

    “放弃生命源力的研究?!”

    维克多猛地站了起来,眼睛闪耀金色流光,身边的空气呼啸涌动,烛火在他的怒吼声中,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会熄灭,“你们知不知道,生命源力代表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属于岗比斯帝国的时代!恕我无法接受戈隆殿下的提议!”

    面对愤怒的金眼伯爵,戈隆毫不退缩,沉声说道:“军队、家族乃至整个王国必须做到上下有别,尊卑有序。下等人就是下等人,不能让他们和骑士贵族平起平坐!”

    “那封臣制又算什么?”

    一只细长优美的手握住维克多的胳膊,西尔维娅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注意对面的老巫师。

    维克多的内心没有表现的那样愤怒,他理了理衣领,顺势坐回位置上。

    气流异象消失,戈隆侯爵收起地元素领域,也坐了下来。一直在闭目养神的老巫师抬起松弛的眼皮,将手里的两瓶药剂放到沙发几上。

    一瓶鲜红,绚丽璀璨;一瓶漆黑,暗沉无光。

    “这是迷梦。”

    老巫师指着鲜红的药剂,缓缓说道:“迷梦能让人的身体进入深度睡眠,但精神活跃,自我意识清醒,火元素强度增长一倍,持续时间一个标准大沙漏,中途无法唤醒。迷梦完全符合兰德尔殿下对精神冥想药剂的要求。试验表明,它确实能帮助服用者观想自身。”

    “非常好,我很满意。”维克多心情愉悦,站起身向托佛文恭敬施礼。持续1个半小时的迷梦药剂解决了冥想难题,它的出现让普通人构建根天赋的障碍消失了,初阶心灵战士成为现实。

    托佛文摆了摆手,拿起黑色药剂,说道:“这是绝望。它的效果和迷梦类似,但会让人的心灵饱受绝望和痛苦的折磨。我们研制绝望药剂的初衷是模拟骑士生死试炼时的心灵状态......从绝望中挣扎出来的,获得新生;出不来的,灵魂溃散。可是,绝望的药效太强,87个试药者只有一个人成功......他是鸢堡捕获的撒桑密探,具有贵族血脉的普通人。他的骑士血脉微弱到忽略不计,即便是我也不会选择在他的身上浪费精力。但他的意志格外坚韧,经受住绝望的折磨,精神力量得到增长,微弱的骑士血脉受到强化,只服用了一瓶洗练药剂就成功激发斗气,成为见习骑士。”

    “呵呵,这真是令人惊喜的意外。”老巫师笑容满面,抚摸着装有绝望药剂的水晶瓶,那几十条人命似乎都无足轻重。

    西尔维娅神情微动,蔚蓝的眼睛紧盯着托佛文手中的药剂瓶。

    把药剂瓶放在茶几上,托佛文靠着轮椅背,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赞叹道:“说起来,我要感谢兰德尔殿下提供的迷幻药剂配方,它帮我们打开了心灵类药剂的大门,这是药剂学的新领域,有无数宝藏等待我们发掘。迷梦和绝望就是心灵类的秘药。”

    “我们都知道绝望药剂的意义,它能让弱血脉的普通贵族有机会成为骑士。但绝望的药效太恐怖,我们用尽一切办法也唤不醒沉睡的试药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绝望药剂可以改进,也必须改进,可我们不能用无辜的贵族试药。”

    托佛文摇了摇头,眼神殷切地对西尔维娅说道:“尊贵的殿下,您的精神力量或许能把贵族试药者从绝望中唤醒,让他们免遭厄运,让我们改良出更温和的绝望药剂……太阳驱散黎明前的黑暗,祂代表火元素海的具现,改良的药剂就命名为‘晨曦’,让后来者牢记神灵骑士的恩典。”

    “这是我的荣幸。”西尔维娅笑吟吟地颔首说道。

    托佛文的目光转向维克多,说:“兰德尔殿下,弱血脉的贵族仅仅依靠晨曦药剂还显不足。骑士磨练子嗣的武技和意志,有助于他们觉醒骑士血脉,这也属于心灵血脉的理论范畴。我们需要殿下的超凡智慧,设计出更高明的骑士血脉锻法和观想法。晨曦药剂和您的秘法相结合,就是岗比斯帝国最宝贵的骑士血脉秘法传承,由王族和后族共同执掌。”

    “我乐意效劳。”维克多神情冷淡地说道:“但我希望托佛文大师帮我研究生命源力的奥秘。”

    托佛文苦笑道:“如果是交换的话,我恐怕难以满足殿下的条件。使用查探血脉变化的巫术对我来说是一种负担,我的精力无法兼顾两个不同的研究方向……”他喘了口气,继续说道:“无论我研究骑士向还是普通向的心灵血脉秘法,最终的目的都是摆脱巫术的限制,让它们变成一种稳定的传承。如果生命源力可以调动,那它终会变成现实,殿下有漫长的时间去实现自己的设想。我的养子格林可以帮助殿下。我提供了试验数据,他奠定了心灵药剂学的理论基础,迷梦和绝望都是他调配出来的。”

    “格林和纳尔森勋爵深入探讨过初阶、中阶和高阶的心灵战士,他认为某些心灵药剂能够让中阶心灵战士施展根天赋之上的天赋变形,把被动天赋变为主动天赋,比如、狂暴、嗜血、身体坚韧、夜视、水下呼吸等等。这可以节省心灵战士的精神力量,令他们不至于精力枯竭,陷入昏迷。”

    “消耗性质的心灵药剂种类凡多,好在我们不缺乏普通人试药者。这些药剂应该可以填补心灵战士的药剂学体系了……生命源力,呵呵,我倒是认为,它可有可无。”托佛文笑容和蔼,却透着对凡人的冷漠。

    维克多目瞪口呆,喃喃说道:“嗑药的心灵战士……他们能有什么前途?”

    “看来,我们很难达成共识……好吧,西尔维娅.约克陛下,请您帮我做出决定。”

    托佛文巫师叹了口气,举手向威廉姆斯示意了一下。摄政王将两瓶药剂推到西尔维娅的面前。

    “是选择战士的迷梦……还是骑士的绝望?”

    老巫师死死地盯着西尔维娅宛如天空般深邃的蓝眼,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气氛近乎凝固

    西尔维娅手托香腮,出神凝望两瓶截然不同的药剂,隔了一会,她缓缓转过绝美的脸庞,对维克多甜甜一笑,娇声说道:“亲爱的,我累了……我们去休息吧。”

    维克多怔怔地望着西尔维娅完美无瑕的容颜,心已沉到了谷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