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厚积薄发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隔天上午,兰德尔殿下的临时居所。

    维克多坐在床沿上,安安静静地沉思着。

    “还在生气?”

    西尔维娅走到床边,俯下身体,抱住维克多的脑袋,眼中蕴满了温柔又狡黠的笑意。

    “生气谈不上,就是有点失落。”维克多推开西尔维娅的纤手,神情懒散地说道。

    超凡者之间的爱情体验与凡人不同。美色不能影响超凡者的自我意志,维克多的视力可以看清莉莉娅皮肤上最细微的瑕疵,他的心灵可以脑补出莉莉娅最美丽的形态。美还是不美,全凭超凡者的心意。这可能就是莱恩国王迎娶普通贵女为妻;卡特琳娜和胖约克生育子女的原因。唯独西尔维娅,维克多横看竖看,远观近赏都美得冒泡。西尔维娅看他也一样。只有在彼此的身上,他们才能体会到当丈夫和当妻子的感觉,就像凡人。

    凡人夫妻为了生活琐事怄气,维克多和西尔维娅为了岗比斯帝国的走向而怄气。

    仅仅如此,但气还没消。

    维克多和西尔维娅的政治利益完全一致,在决定岗比斯王国未来走向的问题上,西尔维娅临时改变主意,维克多既困惑又郁闷。就好像聪明的妻子莫名其妙地失智,之前说好的事情,突然又变卦,让他这个当丈夫的脸上无光,在外人面前下不来台。

    “心灵血脉秘法选择骑士向或普通向,都符合岗比斯帝国的利益。但对于王族和后族来说,结果完全不同。奥古斯特家族的底蕴比约克家族深厚,体量比约克家族庞大,他们的贵族人口数量是约克家族的好几倍。同样的秘法传承,却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时间越长,差距越大。我早就和你说过,别在奥古斯特擅长的领域和他们竞争,要把他们拉入一个全新的领域,我们才能确保帝国王族和帝国后族的平衡。普通向的秘法传承就是全新的领域。”

    维克多痛心疾首,谆谆教诲,末了还赌气地抛下一句。

    “你这个守护者都不在乎约克家族的利益,我这个守护者更无所谓!”

    “嗯,嗯。”西尔维娅连连点头,微微嘟嘴,气愤的说道:“托佛文大师最坏了,非要让我做出选择,破坏我们夫妻的感情……我们可不会上他的当。亲爱的,你来决定骑士向还是普通向。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你要是听我的,就不会试图私下说服我……维克多腹诽了一句,摇头哂笑道:“我终于知道托佛文为什么要跪拜你。他在跪拜神灵骑士,骑士们的精神领袖当然要为骑士考虑。”

    西尔维娅噙着笑容,把维克多拉起来,欣喜说道:“鸢堡抓住的那个撒桑密探肯定超过了18岁,绝望药剂居然能让他的骑士血脉重新觉醒,简直是奇迹!亲爱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难怪西尔维娅如此兴奋。贵族在18岁之前不能觉醒斗气,那就没指望了。一步高贵,一步平凡,所有的贵族子弟都在等待命运的裁决,成功觉醒的人被幸福和骄傲包裹,失败者痛苦自卑。这几乎是贵族代代相传的执念和怨念。无论小男爵还是维克多对于这种强烈的情感都没有切身的体会,自然也感受不到绝望药剂给西尔维娅、戈隆和威廉姆斯带来的巨大满足感。

    维克多点点头,冷静地说道:“普通人15岁发育成熟,贵族一般18岁发育成熟。在生长发育的阶段,人的血脉变化是活跃的,一旦发育完成,血脉固化,骨骼定型,贵族子弟几乎不可能再觉醒斗气。心灵血脉秘法的一项原理就是要重新激活固化的血脉法则,教会的身体重塑和龙脉药剂为这项原理提供了事实支撑。绝望药剂能让成年的贵族重新激发骑士血脉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绝望药剂居然直接导致人的魂火熄灭,由此可见它的极端和邪恶。‘绝望’能不能改良成‘晨曦’暂且不提……风险和机遇并存,药剂的危害和效力成正比。温和安全的‘晨曦’激发骑士血脉的成功率绝不会太高,也许是百分之十,也许是百分之一,甚至不足百分之一……亲爱的,结果可能会让你大失所望。”

    维克多张开手臂,方便西尔维娅整理他的衬衣,顿了顿,揶揄说道:“都说骑士是元素海的宠儿,这话没错,世界本源的泛意识只想把宠儿留在家里,怎么可能让骑士满世界的乱跑。”

    “那是超凡骑士……胳膊放下吧。”理了理维克多的衣领,西尔维娅歪着脑袋,浅浅笑道:“现在,青铜骑士是主流。所以才需要兰德尔殿下设计出完整的骑士血脉秘法,提高成功率……百分之三十,我就非常满意了。”

    维克多笑着说道:“宝贝,奥古斯特家族可不是只有人类血脉图谱这么简单,托佛文的巫术还解析了无数动植物的药性。那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迷幻药剂配方原本是乌涩果脱毒工艺的副产品,我把它提供给蔷薇庄园的药剂师,结果呢?他们什么也没弄出来。鸢堡拿到配方,很快就开创了心灵药剂学。”

    “无论是强壮药剂,还是晨曦药剂,我相信鸢堡对我们一定会有所保留,他们的药剂师有这个能力。”

    “你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维克多注视着西尔维娅的眼眸,淡淡说道:“我忙于设计源血秘法,没有精力兼顾心灵战士的招募、安置和奖惩措施。鸢堡都能想到的问题,蔷薇庄园一定有预案。可你为什么不和我谈起?因为你和戈隆一样,更期待骑士向的血脉秘法,认为普通向的秘法传承只是一个备选,一个补充,不值得太过重视。”

    西尔维娅眯着眼睛,喜滋滋地说道:“是的,我偏爱骑士向的秘法传承。我曾经以为奥古斯特在骑士向血脉秘法的研究上,不会有什么进展。没想到,他们另辟途径,从普通贵族的身上着手,虽然可能会造就一大批洗练血脉的见习骑士,但总好过骑士向秘法传承彻底失败。”

    维克多不悦地说道:“你有不同的意见,却瞒着我,这就让我不高兴了。”

    “.…..等等。”维克多心里一动,皱眉问道:“你刚刚说,你最初认为骑士向血脉秘法的研究不会成功?”

    西尔维娅娇笑说道:“我和你提过的,你不会忘记了吧?”

    她曾经直言,骑士的四大元素属性完美平衡,运转斗气则控制身心。骑士观想自身毁灭毫无意义,斗气立刻自发运转,迅速摆脱心灵的负面状态。骑士也无法观想元素海的毁灭。她不看好骑士向心灵血脉秘法。

    “那关于心灵战士的招募、安置和奖惩措施?”维克多满眼疑惑,试着问道。

    西尔维娅点点头,说:“蔷薇庄园的幕僚团研究过,他们对自己设计的方案非常不满意,也不能让我满意。问题暂时搁置了,家族的传承学者提出,等兰德尔殿下有空的时候,请兰德尔殿下自己解决这个难题。”

    维克多大奇,追问道:“为什么会这样?解决心灵战士的编制问题有这么困难吗?”

    西尔维娅横了他一眼,红唇半启:“图尔南斯的妻子是贝纳迪克特家的夏洛蒂娅。”

    “是啊,我知道啊。夏洛蒂娅现在担任光辉骑士团的副团长,她的父亲死在半人马大可汗的手里。图尔南斯和光辉骑士团斩杀传奇半人马,给夏洛蒂娅报了杀父之仇……这和心灵战士的编制问题有什么关联?”维克多一头雾水地问道。

    “夏洛蒂娅是圣骑士家族的高阶女骑士,身具光明印记,肯定能晋升殿下。”西尔维娅继续提示道。

    维克多沉下心来,仔细衡量,还是没发觉图尔南斯的老婆和心灵战士有什么潜在联系。他沉吟说道:“图尔南斯是教会的第一圣武士,人类的传奇强者,配得上贝纳迪克特家的黄金女骑士。”

    西尔维娅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掩嘴笑问道:“我的爱人,你的睿智去哪了?其实,你傻乎乎的样子特别可爱……好了,不逗你了。”

    她神情变得严肃,正色问道:

    “吾爱,你不是骑士,可你身具高贵的黄金血脉,是狂风骑士的源头,贵族、骑士、高阶骑士奉你为王……你准备用什么去统治心灵战士?”

    维克多如遭雷殛,各种念头纷纷扰扰,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

    西尔维娅叹了口气,微笑说道:“没错,你设计了佃户制,衍生了贵族虚封制度。可是,心灵战士论功行赏,你给他们土地,给他们财富,给他们地位,给他们权力,你还能给他们什么?他们有了这些,还想要什么?”

    “他们只想娶贵女为妻,渴望子女具有骑士的血脉。普通贵女能让高阶心灵战士满意吗?图尔南斯即便失去神眷,凭他的心灵之力,他也是传奇阶的凶暴战士。具有源力和天赋树的高阶心灵战士就算没点燃心灵之火,他们也是资深骑士级别的超凡者。图尔南斯能娶黄金女骑士为妻,他们为什么不能娶女骑士?白银阶的心灵战士想娶白银女骑士,你可以拒绝。黄金阶、传奇阶的心灵战士想娶高阶女骑士,你能拒绝吗?你有高阶女骑士和他们联姻吗?”

    “亲爱的,如果心灵战士同时掌握了源力和天赋树,我来告诉你会发生什么?”

    “高阶心灵战士在南拓战争中崭露头角,建功立业。可他们想成为岗比斯帝国的新贵,要么自成一股政治力量和骑士贵族对抗,要么想尽一切办法融入贵族圈。岗比斯的守护者,无冕之王兰德尔殿下绝不希望在帝国开创的阶段,骑士和战士发生内讧。没有兰德尔殿下的扶持和挑拨,心灵战士根本斗不过骑士贵族,对抗的结果还是融合。”

    “执掌约克家族权柄的兰德尔殿下有多少女骑士可以和高阶心灵战士联姻?约克家族又能有多少高阶女骑士去拉拢顶级的心灵战士?约克家族满足不了他们,兰德尔殿下满足不了他们。那些白银阶、黄金阶、传奇阶的心灵战士投入了其他大家族的怀抱。他们会感谢兰德尔殿下造就之恩,也会为了家族利益和兰德尔殿下争锋相对。”

    “高阶心灵战士不受骑士血脉保护原则的限制,他们不是高阶骑士,没有互不伤害的默契。他们好斗成性,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会诉诸武力。这股新兴的政治力量将给兰德尔殿下带来大麻烦,岗比斯帝国的守护者将面对各种叛乱、分裂、独立等等罕见的事情。”

    “岗比斯帝国因为高阶心灵战士带来的内部动荡可能陪伴兰德尔殿下漫长的一生。等帝国的守护者们抚平了帝国的创伤,把心灵战士纳入帝国政治结构中,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兰德尔殿下的后代发现,帝国的大骑士、骑士越来越少,见习骑士、心灵战士越来越多,因为贵族的父母有一个是心灵战士,他们弱化了骑士血脉,他们子女最多就是见习骑士。帝国的守护者们束手无策,因为是他们的先祖兰德尔殿下把心灵战士纳入了贵族圈,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铜时代的结束……然后是什么时代?精铁时代?精铁可比青铜贵重,我看干脆叫木头时代,石头时代。”

    西尔维娅露出讥讽的笑容,摇了摇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呆若木鸡的维克多,沉沉地叹了口气,“教会是最高兴的,神术体系兼容骑士,也兼容心灵战士。但心灵战士比骑士更亲近教会的神职者。”

    涣散的眼神重新聚焦,维克多苦涩地说道:“七大圣骑士家族……夏洛蒂娅.贝纳迪克特嫁给了图尔南斯。”

    “圣骑士家族有光明印记的庇佑,骑士血脉不会被凡人弱化,他们子嗣可以和顶尖的心灵战士联姻。而世俗大领主禁止高贵血脉的子嗣和心灵战士联姻。在心灵战士看来,世俗骑士瞧不起他们,只有圣骑士家族值得尊重。人类国度会演变成什么样?可想而知……”

    西尔维娅蹙起柳眉,摇头问道:

    “兰德尔殿下,骑士贵族奉你为王,心灵战士视你为向上攀爬的阻碍。你坐在世俗骑士的王座上,拿出天赋树和源力,帮助初代教皇和圣骑士的先祖完成了他们和他们的后代一直没能实现的梦想……亲爱的,你不觉得讽刺吗?”

    维克多哑口无言,隔了许久,长长地出了口气,摇头苦笑道:“战士的‘迷梦’是骑士的‘绝望’……这名字还真贴切……”他抬起头,握住西尔维娅的手,诚恳说道:“西尔维娅,我很抱歉,是我坐错了位置。”

    “你能想通就好。”西尔维娅嫣然一笑,整个卧房的光线都明亮了许多。

    维克多耷拉着脑袋,掩饰惭愧的埋怨道:“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你这么聪明,为什么没想到?哪怕你主动思考过心灵战士的编制问题,你都能看到源力引发的严重后果。可你为什么没有思考过编制问题?”西尔维娅嘟起红唇,一脸委屈。

    维克多脸色变化,最后挠头说道:“我…...我没有时间。我被心灵血脉秘法迷住了…….”

    “心灵血脉秘法令吾爱着迷,它就像你的孩子,你热爱她,呵护她,希望能看着她降生,成长,壮大……你为每一次成功而欢欣鼓舞,为每一次失败而垂头丧气,你和我谈论源力设想的时候神采飞扬;你遭遇挫折又重整旗鼓,这些同样令我着迷。”

    西尔维娅捧住维克多的脸颊,柔情脉脉地说道:“吾爱,吾王,我从来都不愿意阻拦你,命令你......对我唯命是从的不是我想要的丈夫。我看着你一步步的向我靠近,主动而非被驱使,你让我领略到追求心上人和被心上人追求的滋味,我倾慕你的才华,喜爱你独立的灵魂。我不愿阻拦你,只愿与你携手相伴,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如此。”

    维克多不禁动容,拥着她,走向窗户踱去,边走边笑道:“谢谢你,谢谢你没有过早地提醒我。”

    “心灵血脉理论是对世界法则的透彻解析,注定是一项伟大的发现。维克多,我以你为荣,心灵战士不应该胎死腹中。”西尔维娅撩起耳畔的发丝,微笑说道:“正如托佛文所言,心灵血脉理论得到了验证,生命源力注定会出现。你有漫长的时间去发掘生命源力的奥秘,我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源力带来的难题。”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的温情油然而生。

    维克多扯掉遮挡窗户的旧羊皮,揽着西尔维娅的肩膀,眺望窗外的天空。厚厚的云层试图遮蔽太阳,却被阳光渡上了一层金边。

    “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我总会有办法的。”他点头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