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欲擒故纵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蓝鹅堡矗立在西摩尔湖畔,20米宽的护城河与湖泊相连,远远看去,这座巍峨雄壮的要塞就像湖中的小岛。

    夕阳西下,青黑色的城墙倒映在湖水中,十几只蓝色的天鹅掠过金波荡漾的湖面,搅碎了湖中的倒影。待这些优雅的水禽飞远,湖面上重新凝聚出蓝天白云下的城堡画卷。在斜阳的映照下,真实与虚影,雄壮与柔美交织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维克多无意欣赏眼前的绮丽风光,他站在高高哨塔上向西眺望,那里正是兰德尔领的方向。

    从去年水之季的三月开始,到今年火之季的一月,维克多历时7个月,行程上千公里,途经黑堡、王国西部、冈比斯王都、中南部威灵顿家族、幽暗森林边缘和南部索林姆家族,终于抵达旅途的最后一站——契布曼领的蓝鹅堡。

    这次远行,维克多收获满满,基本上完成了布里亚特经济和人口走廊的战略布局,拿到了幽暗森林中的符文水晶,另外他还成功踏入大贵族的圈子,意识到X-3的缺陷和潜力,得到了剑圣的战技卷轴、收获高产作物刺芸豆、以及源源不断的廉价木炭,而新觉醒的血脉天赋更是意外之喜。

    蓝鹅堡向西50多公里就是兰德尔领,维克多知道回归家族之后他将忙的四脚朝天,可他还是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飞回去,看看领地的情况,再迅速消化这些收获。

    “蓝鹅堡建于189年前,占地4平方公里。为了修筑这座要塞,我们契布曼家族耗尽所有的积蓄仍然难以完工,最后还是在索林姆家族的鼎力支持下,要塞才建造完毕。”契布曼伯爵站在维克多的身旁,向他介绍蓝鹅堡的历史。

    这位契布曼家族领袖今年已经74岁,看起来却是30岁的模样,如果不出意外,他将保持年青的体魄再活50年。

    正是因为这种超凡的生命形态,高阶骑士从不把普通人当成同类,哪怕是具有骑士血脉的普通贵族也没有和他们并肩前行的资格。但维克多无论是实力还是血脉都足以赢得契布曼伯爵的尊重。

    尽管契布曼家族是最早与维克多发生纠葛的家族之一,但维克多和契布曼伯爵还是第一次见面。

    当初,因为秘银矿和紫蔗酒的缘故,维克多对契布曼家族和约克家族都怀有敌意,现在他们却有了很深的利益联系。这种讽刺的转变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而是基于现实的改变。

    维克多弱小的时候看谁都是敌人,但那些敌人从没把他当成对手,等维克多具有实力以后,他和曾经的敌人又有了平等对话的基础。这时候还要抱着当初的恩怨,把潜在的盟友变成要打倒的死敌那一定是发了疯的二哈。

    领主之间只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才会导致不死不休的斗争,维克多深刻地明白这个道理,而契布曼家族同样面临蚁人的威胁,他们是维克多天然的盟友和强援,契布曼领完全可以成为兰德尔领的战略纵深,仅凭这一点,维克多也要对契布曼伯爵表达善意。

    “伯爵大人,看来索林姆家族很支持你们。”维克多轻笑着说道。

    “我想说的是索林姆家族靠不住。”契布曼摇了摇头,说道:“索林姆家族占据南方最肥沃的土地、牧场和最好的矿脉,但他们始终受到森林人马的威胁。我们契布曼家族就是他们抵御森林人马的屏障。”

    “契布曼领18000平方公里大小,只有两条水系,一条是东边的野柳河,河东岸是索林姆侯爵领,西岸才是我们契布曼家族的领地,我们在河西岸开垦了70万亩的耕地。另一条水系就是眼前的西摩尔湖,我们在附近开垦出210万亩的耕地,可这些农田始终暴露在森林人马的铁蹄下。”

    “我们的农庄和牧场紧挨着人马丘陵,所以蓝鹅要塞保护不了我们的腹地,索林姆家族才是真正的受益者。等我们用光了所有的积蓄,他们才接手蓝鹅堡的建设。”

    “长久以来,我们契布曼家族作为索林姆家族屏藩,从没有得到过实质性的支援,反而受尽他们的盘剥,领地的物产通过索林姆侯爵领转运出售,总要被抽取3成。幸好森林人马始有入侵过人类领地,我们契布曼家族才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光。”

    维克多恍然大悟,在森林人马迁徙之前,契布曼领只有两个邻居,一个是东边的索林姆家族,另一个是北边的布里亚特领,但他们与布里亚特领之间隔着一条山脉,大宗物资只能通过索林姆家族转运,这个过程中又被收取了高额税费。

    难怪契布曼家族以吝啬著称,原来是穷怕了。

    契布曼伯爵继续说道:“我们契布曼家族,布里亚特家族还有东边两个男爵家族都是索林姆家族的屏藩,虽说我们同属南部领主血系,可对索林姆家族都没有认同感。”

    维克多前不久才离开索林姆家族的领地,索林姆侯爵很热情地招待了他,并送了许多价值不菲的礼物,包括各种品质出色的宝石和艺术品。总体来说,索林姆家族给维克多的印象还不错,但也没有特殊的惊喜。

    索林姆侯爵领有非常丰富矿藏,主要是铜铁矿,还有两座精金矿,他们的畜牧业很发达,用小羊皮做成的卷轴是索林姆家族两大支柱产业之一,当然无论是矿藏还是牛羊他们都不可能低价出售。

    维克多应酬了一番之后,便离开了索林姆侯爵领。他刚到蓝鹅堡,契布曼伯爵就开始说索林姆侯爵的坏话,他向维克多明确指出索林姆家族不是理想的合作对象。

    契布曼伯爵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吐槽,实际上,自从布里亚特领落入了维克多掌控之后,契布曼家族明显感受到了压力。仅从贸易的角度来看,契布曼家族已经不再是维克多不可或缺的贸易对象,而他们仍然需要秘银和药剂。

    秘银对骑士很重要,对维克多却是个隐患,而契布曼家族在维克多计划中将扮演重要角色,只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维克多正要利用秘银把契布曼伯爵引入瓮中,他故意问道:“索林姆家族为什么会这样不明智?”

    “还不是因为野心。”契布曼伯爵嘲讽道:“索林姆家族有最好的牧场和储量惊人矿藏,但他们向外出售牛羊,却很少出售矿物,他们的北边有一条山脉,东边是幽暗森林,这些原本就是天然的屏障,接着又让我们这些家族成为他们的屏藩。在王族的眼中,索林姆家族是要建设独立王国。”

    “王室低价出售给索林姆家族大量的洗练药剂和精力药水,那一代索林姆侯爵还沾沾自喜,结果他们造就出许多骑士和见习骑士,这些缺乏潜力的骑士挤占了大量的资源,导致索林姆家族的血脉变得驳杂,现在只有两名大骑士在支撑局面,其中还有一位是附庸领主。”

    契布曼伯爵冷笑的同时,也暗自庆幸。那一代契布曼伯爵也想采购一些洗练药剂,就是没有钱买,直到索林姆家族彻底衰落下来,大家才意识到这是王室布置的陷阱。自此以后,大多数领主都对洗练药剂敬而远之,奥古斯特家族正是用这种方式告诉麾下的领主,没人可以挑战王族的底限。

    “契布曼家有四名大骑士,你们的实力和潜力远超现在的索林姆家族。”维克多淡淡地说道:“伯爵大人,您准备取代索林姆家族,成为南部领主的领袖吗?”

    直白的言语让契布曼伯爵一滞,他缓缓说道:“这不太可能。”

    “没错!”维克多接口道:“您的领地位置偏僻,耕地不多,自给自足还可以,但想要扩大影响力光靠高端武力是不行的,除非您能晋升为黄金骑士,不过,索林姆侯爵已经站在了白银阶的巅峰......”说着,维克多摇了摇头,“其实,南部领主当中会不会出现一位殿下,对我都没有太大的影响,索林姆家族是崛起还是没落也与我无关,我只要能买到各类物资就行。”

    “伯爵大人,您卖给我的牛羊牲畜,粮食物资大多数都是索林姆家族的物产,这些货物经过您的加价可不便宜。我现在可以通过野柳城买到更廉价的货物,不是吗?”

    形式已经逆转,契布曼伯爵却胸有成竹的问道:“阁下,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铜矿!”维克多笑着说道:“伯爵大人,您这里有非常丰富的铜矿资源,也只能出售铜矿。

    “您的铜矿以其从索林姆家族转运,不如直接卖给我,当然我要不了太多的铜矿,你也可以通过我的领地把铜矿运到野柳城出售,我只收取少量的过境税,这总比被索林姆家族盘剥要好。”

    “很美好的建议。”契布曼伯爵叹道:“我的铜矿从人马丘陵转运,不亚于向所有人表明,我们契布曼家族投靠了约克家族。这违背我的立场,让我没有退路。”

    “维克多,秘银矿是我们共同的秘密!”契布曼摇头笑道:“我开始还以为是约克家族在和我们交易,后来才想明白,蔷薇夫人连精铁都不出售,怎么可能出售秘银?这是你私下的行为,约克家族根本就不知情!”

    维克多瞳孔一缩,冷冷地说道:“您要是以为这能威胁到我,那就大错特错!”

    “我怎么会如此愚蠢!”契布曼伯爵耸了耸肩膀,说道:“以阁下现在的身份地位,就算约克家族知道了实情,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但秘银矿他们肯定要划走,这是你不愿意见到的局面。”

    “什么局面?”

    契布曼伯爵盯着维克多眼睛,说道:“我们都一样,不愿意寄人篱下,受人摆布!”

    维克多冷笑道:“我更不愿意被人胁迫!”

    “我没有这个意思!”契布曼伯爵摆了摆手,说道:“蚁人是我们共同的威胁,我的实力壮大了,必然会在关键时刻支援你。而索林姆家族不会!”

    维克多不屑地说道:“你连铜矿都不愿意从我的领地转运,我怎么能相信你的诚意?”

    契布曼伯爵沉默了许久,开口问道:“维克多,铜料的用处有限,价值也低,你到底打算干什么?”

    王国和教会严格把控金银的交易,对铜料的管制相对宽松,但私铸铜索尔仍然是件犯忌讳的事情,所以铜矿石也属于敏感物资。如果不是用于铸造铜币,铜料的价格还要低于铁料。目前,铜矿石最大的买家是索菲娅,她把铜料贩卖到撒桑帝国就可以牟取暴利。契布曼伯爵非常担心维克多私铸铜币,这要是让王室知道了,他都要受到牵连。

    “当然是赚钱!”

    维克多解释道:“我手上有出色的工匠,舒尔茨男爵有优质的红木,你有丰富的铜矿,我打算在野柳城开设作坊,制造红木铜皮马车,这绝对能赚到许多钱!”

    “舒尔茨男爵把红木运到野柳城完全没有问题,如果你不卖给我铜料,那我只能购买索林姆家族的铜矿。反正一样有利润,只是你赚不到罢了。”

    契布曼伯爵顿时纠结无比,他想要分一杯羹,那就不能从索林姆家族转运铜料,如果从人马丘陵转运,表露出的政治信号多半要引起王室的不满,而他根本没打算投靠约克家族。

    “伯爵大人,您慢慢考虑。我保证秘银交易不受影响,但我现在要回房间休息了。”维克多优雅行礼,转身离开了塔楼。

    契布曼伯爵张了张嘴,就这么看着维克多的背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就好像看着无数的金索尔在离他而去。

    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契布曼伯爵喃喃自语道:“吉莉安,这次能不能抓住发财的机会,全看你的本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