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仪式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水之季,是一年中最寒冷最潮湿的季节,但午间的太阳依然坚定的驱散了早间的雾气。只是黒堡前青石板铺就的广场还是显得有些湿漉漉的。

    维克多在侍者的引领下,走上广场前刚搭好的高台上,高台上的贵族们对走上来的维克多男爵,或视而不见,或不屑嗤笑,或怒目而视。

    维克多平静地走向约克伯爵和他身边的主教大人,行了一个贵族礼扬声道;“维克多,见过总督大人,见过主教大人。”

    圆圆的约克伯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屑地地哼了一声,显然对维克多从他这里讹去50枚紫金币还耿耿于怀。

    倒是旁边地主教大人向他和善地示意道;“温布尔顿男爵,不必多礼,请您就位,见证接下来的仪式吧。”

    维克多直起腰,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培罗主教的形象就在X-3芯片的辅助下印刻在他的脑海中。

    培罗主教,面容身材普普通通,脸上还布满了皱纹,粗一看就像一位饱经风霜的年老农夫。但主教大人眼神平和,虽然穿着一件最廉价的修士亚麻长袍,但衣着一尘不染,时而会有淡淡的光华从身上散逸而出,自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度。

    维克多更是注意到主教指掌之间有厚厚的一层老茧,应该是经常抓握重武器留下的痕迹,而看似瘦弱干枯的小臂下却盘结着如同钢筋一样的肌肉。

    培罗作为冈比斯王国西部行省的主教,养尊处优,位高权重,却不骄奢,不松懈,光辉教会能称雄大陆数千年岂是侥幸。维克多也不由得暗暗感叹。

    此时黒堡镇的民众开始向广场聚集,广场中央也已经竖起了一根四米高的铜柱。铜柱上端镶着两个铁环,两条锁链分别从两侧的铁环里垂了下来,这样的刑柱千百年来不知道结束了多少巫师的性命。

    “听说,这次抓到的巫师就是镇子上的花匠威尔。”

    “威尔平时看起来老实本分,每天早晚都去教堂祈祷,几年来都没中断过,还被神父老爷亲口称赞他是虔诚者,没想到他竟是个邪恶的巫师。”

    “哼,我早就知道他有问题。”

    一名男子幸灾乐祸的向正在讨论的人们炫耀自己的英明,却看到邻居们纷纷发出不屑地嗤笑,又愤愤地说道:“他威尔就是一个马夫的儿子,不去学赶马却做了花匠,侍弄出来的花比我这三代花匠出身培育的还要好。那些大户人家的管事偷偷告诉我,他送去的花,插在花瓶里香气逼人,一个月都不谢。我先还以为他有什么秘法,偷偷的观察他好一段时间,却根本没发觉他有什么秘诀,啧啧,看他种花的手艺还不如我呢。嘿,那时候我就知道他有问题。”

    见众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男子越发得意,却不知道他们的对话,已经被隔了二十几米远的维克多,利用X-3芯片在嘈杂的环境中筛选了出来。

    维克多不动声色,心里却越发肯定,谋害自己的一定另有其人!

    这时,人群的一端被几名神职人员分开一条通道,只见两名身披银白铠甲的武士拖着个一瘫软在地上的人,向铜柱走来。

    维克多收摄心神,在芯片的帮助下将眼中的画面放大到清晰可见的程度。

    这名被教会武士半拖半拽着的男子显然就是巫师威尔。只见,他身上穿着一件血迹斑斑的亚麻短袍,两条腿不规则的扭曲着,显然已经被打断了,满是青肿的脸上毫无血色,湿漉漉的头发乱糟糟地贴在额头上,苍白的嘴唇不停的哆嗦着,眼神中满是恐惧与绝望。

    维克多注意到这位倒霉的花匠,手上并没有经常抓握武器留下的痕迹,肌肉松弛,意志崩溃,完全就是一位普通人。

    两位教会武士,已经将花匠拖到刑柱面前,两条锁链被放了下来。武士开始将锁链扣在花匠的手腕上。

    可能是知道时间不多了,花匠开始挣扎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是邪恶者!”

    “求求你们,放了我!你们弄错了!”

    两位武士并不搭理他,各自抓住锁链的另一头,用力一拉,就将花匠整个吊了起来。

    稍后,身材魁梧,一脸大胡子的伊万神父,穿着一身锁链甲,手持一根白金权杖,从通道中走向主教与贵族老爷们的高台。

    看到了熟人,花匠威尔愈发激动起来,他向神父大声哀求道:“伊万老爷,求您救救我,我是虔诚者,我不是魔鬼!求您了!”

    “闭嘴,你这异端!”神父须发皆张,满身正气的地怒斥着,然后毕恭毕敬的将白金权杖递给主教大人。

    这根权杖,通体用珍稀的秘银和精金铸造成了一个流泪的天使的形象,天使面色悲戚,双目流泪,天使的身体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柱子的下端形成了权杖的把手,天使上扬双翅和被吊住的双手组成权杖的顶部。

    培罗主教接过哭泣天使权杖,将权杖高高举起,主教身上的亚麻长袍无风自动,一点点光华从主教身上逸出,汇聚到权杖的顶端,白色符文从虚空中诞生,围绕权杖旋转,轰然间,一朵白金色的圣火在权杖的顶端生成。

    目睹此神迹,民众中响起了各种赞美声,高台上的贵族也露出敬畏的神情,培罗主教满意地将权杖递给了伊万神父。

    看到神父高举圣火权杖走来,花匠知道自己不能幸免,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口中喃喃地念起平日里无比熟悉的祷文。

    “主,求您宽恕我的罪,为我指引方向。。。”

    “亵渎!”一位铠甲武士低声怒喝,举起带鞘长剑向上挥去。

    “噗”长剑重重砸在花匠下巴上,鲜血混合着几颗牙齿洒落在广场上。

    惊呼声中,围绕在铜柱周围的人群似乎害怕粘到巫师鲜血,纷纷向后闪避,引起了一片混乱。

    维克多看着主教大人铁青的脸色,心头一动,趁机向主教说道:“主教大人,我听说巫师最擅长伪装,这花匠一副可怜虫的模样,没想到却是一位杀死三名无辜者的邪恶巫师,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维克多这一打岔,令培罗主教面色稍霁,沉吟片刻道:“确实,巫师擅长伪装,常人难以辨别,就算是我们神职人员如果不进行鉴魔祈祷也看不出异常。不过,那三名死者却和这个巫师无关。”

    “哦?难道还有一名巫师没有落网吗?”维克多紧盯着培罗主教,一副紧张不安的模样。

    培罗主教看了看略显骚动的贵族们,解释道:“那倒不是,三名死者中,其中一位就是邪恶者,另两名是他举行邪恶仪式的祭品。而那名巫师在举行仪式时遭到了魔鬼的反噬,已经死在了仪式中。所以,各位大人不用紧张,我们教会的神职人员已经举行了鉴魔祈祷,现在黒堡周边已经确认没有别的巫师了。”

    维克多迅速的向约克伯爵瞄了一眼,发觉他正很不屑地看了看自己,似乎在鄙视自己的胆小怯懦,显然约克伯爵早已知道这些情况了。

    通过这死胖子的表情,维克多确认了培罗主教所说的内容属实。

    “啊!”凄厉的惨叫声中,花匠的身体被白金色的圣火点燃,火焰由小变大,开始吞噬花匠的身体。

    就在花匠痛苦挣扎时,他的体内竟迸发出了一道道绿色的光华,一边修补花匠的身体,一边试图驱逐白金色的圣火。

    然而圣火似乎可以通过吞噬这些绿色光华来壮大自身,反而变的愈加旺盛。

    “果然是邪恶的巫师!”

    “烧死他!!”

    “主啊!请护佑我们。”人群中响起了一片惊慌的祈祷声,怒骂声,叫好声。

    绿色的光华被白金色的圣火从花匠的身体里向上挤压,终于从花匠的头顶飘落出来。只看到一个个绿色的符文自虚空中生成,又逐一崩解成绿色的光点。

    绿色光点洒落在铜柱周围10米之内。绿色的草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青石板缝隙中生长出来。

    随着绿色光点越落越多,坚硬的青石板再也不能对抗生命的蓬勃之力,粗大的藤蔓挤碎了青石板,张牙舞爪地向铜柱涌去。

    “你们不会成功!你们不会成功!”花匠惨烈的嘶嚎声中透露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威严与愤怒。

    白金色的圣焰,终于从花匠的双眼中喷薄而出,将花匠的整个身体烧为虚无。

    一时间,绿草如茵,鲜花怒放,广场上鸦雀无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