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驱逐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维克多现在很头疼。

    在这几天的旅途中,维克多明显发觉妮可情绪非常低落。

    显然,上一次那头凶暴豺狼人对维克多的威胁,让这位自卑而敏感的女见习骑士非常的自责。

    看到渐渐变得沉默寡言的妮可,维克多有心安抚,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所以,他想着用一些这个世界中没有的美食来转移妮可的注意力。这令埃德文大为赞赏,妮可在大家伙兴高采烈的气氛中,也变的开朗了许多。

    今天,维克多让莉莉娅带人去河里捕捞一些鲜美的青虾,准备做一次他比较拿手的铁板大虾给大家品尝,然而,竟然发生了护卫杀死了民兵的事件!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尊贵的大人。”茅斯在维克多厌恶的目光中,谦卑的低下了头,将自己猥琐的样貌隐藏在兜帽下。

    茅斯是一个一肚子坏水的贱人,在黒堡镇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帮会里的扒手,由于私吞了一笔刚偷到手的金索尔,而被帮会的老大下令追杀。

    为了逃命,茅斯趁维克多招募领民的时候,冒充一名皮匠,加入了维克多南下的队伍。

    但茅斯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在确认自己逃过一劫后,他又开始蠢蠢欲动。

    他知道自己体格瘦弱,长相猥琐,不是一个做老大的材料,所以只他想找个靠山。

    这时候,负责给领民分配食物的民兵小队长罗根进入了他的眼中。

    罗根和他的两个兄弟原本是东部行省的农夫,为人虽然鲁莽但还算老实。后来,身强力壮的罗根和他的两个兄弟被纳尔森选中,成了一名民兵小队长。

    茅斯虽然长的让人讨厌,但狡诈血腥的黑帮生涯让他非常擅于察言观色,溜须拍马。几次不着痕迹的奉迎和阿谀,让没什么见识的罗根兄弟很快就把茅斯当成了自己人。

    在茅斯不断的诱使下,罗根兄弟开始利用手中分配食物的权利,压榨和胁迫那些胆小懦弱的农妇。在尝到几次甜头后,受害者的沉默让这些人变的越发肆无忌惮,原本还算朴实的三兄弟彻底变成了让人厌恶的人渣,就和茅斯一样。

    直到,他们遇到了琳达。

    罗根被琳达杀死后,茅斯立刻发出了比女人还要尖锐的叫声,头也不回的朝营地的方向跑去,那速度堪比被缇犬追捕的兔子。

    狡诈的茅斯知道留在原地只有死路一条,他必须在纳尔森反应过来之前,把事情闹大,这样他才有一线生机。

    “杀人啦!杀人啦!”茅斯在营地里边跑边叫,很快他就成功的惊动了包括维克多在内的所有人。

    在众人的围观中,茅斯公开指证琳达杀了买春的罗根。

    维克多看了看坐在地上抱着罗根尸体大哭的两兄弟和周围围观的领民,又看了看站在纳尔森身边,双手被绑住,面色苍白的女佣兵琳达,他非常为难。

    纳尔森手下的战熊佣兵是维克多目前唯一可以依仗的武装力量,而纳尔森这一路的表现也没有令他失望,维克多还知道琳达是纳尔森的伴侣,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下令处死琳达。

    但是,琳达悍然杀死了一个买春的民兵,这个事实得到了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当事人的承认。而如果不能公正地处置琳达,那么维克多必然会失去所有领民的信任,这种裂痕对于一个新生领主来说是致命的。

    维克多决定向老学者求助。

    “大师,你一般是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的?”维克多向身旁的埃德文低声问道。

    “我从不亲自处理这些事,都是由我的管家负责。”埃德文向维克多摊了摊手。

    当维克多将目光转向布鲁斯时,骑士也连忙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亲自处理这些琐事。

    看到左右为难的维克多,茅斯心底里暗暗得意,他知道,不论维克多如何处置琳达他都暂时保住了一条命。

    “大人,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琳达不顾纳尔森铁青的脸色,上前一步向维克多说道。

    维克多没有说话,他本能的觉得,事情并没有大家认为的那样简单。可是,包括那个农妇在内都承认她是为了钱和食物向罗根他们卖春,而琳达也的确是在了解事情的起因后杀死了罗根。

    不过,看到茅斯那张猥琐的脸,维克多就肯定这里面有猫腻!因为他是个看脸的人,他决定找出真相。

    如果是这个世界普通的领主,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地位,他们可能会选择直接处死琳达,或者释放琳达。他们可不会像维克多这样,试图找出真相。

    维克多默默地开启了超感和超限状态,他需要在细节中获取更多的信息。

    视力、听觉、感知将周围的所有的图像、声音在维克多脑海中形成一个清晰无比的立体映像,在X-3不断的修正、筛选下,维克多准确地把握了在场所有人的表情和他们低声地交流。

    除了战熊佣兵成员的焦急、担忧,围观领民的愤怒、麻木外,他还捕捉到几个快意的情绪。

    “死的好1”

    “这畜生,终于遭到报应。”

    这是几个农夫在低声地自语,都***3筛选了出来。

    “你,你,还有你,都给我出来。”维克多将这几个人从人群中一一指了出来。

    “不用害怕,你叫什么名字?”维克多在三个人中选了一个最憎恶死者的农夫,和蔼地向他问道。

    “大人,我叫瑞德。”维克多和煦的态度让这名农夫大胆了许多。

    “瑞德,我给你一个机会,说出你所知道的,如果你有所隐瞒,导致我误判,我会下令把你吊死。”维克多直接的语言像一把锋利的刀,将这个显得有些犹豫的农夫逼到了死角。

    “大人,我有话说!罗根他们几个以小孩子不能领粮食为借口,每次都不给我们几家分配足够的食物,为了养活孩子,我们只能用自己的积蓄向他购买食物,现在钱都用完了,孩子的妈妈只得向他们几个畜生出卖身体,再用得来的钱向他们换取食物。”看到茅斯和那几个参与的民兵脸色大变的样子,让这个懦弱的农夫感到一阵快意。

    “是这样吗?”维克多向其他的几个人问道。

    “是的,大人。”

    “是这样的。”

    在得到几个人肯定的回答后,维克多笑着自语道:“也就是说,护卫琳达杀死了一个盗窃我粮食的小偷。”

    “大人,饶命!这不关我的事,我完全不知情,我只是罗根的朋友,我不是他手下的民兵,我没有参与他们的盗窃。”茅斯看到领民们开始向他们投来愤怒的目光后,立刻扑倒在地大声地求饶,还把自己摘了个干净,至于老大,除了先吃肉,还要用来背锅的。

    “琳达,你作为温布尔顿家族护卫,没有经过我的允许擅自杀死盗窃家族财产的小偷,犯了逾越之罪,我罚你缴纳两百金索尔的赎罪金。”维克多在纳尔森感激的眼神中,对琳达做出裁定。

    两百金索尔对琳达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可有纳尔森的帮助,她还是能付的出来,不过接下来两年,纳尔森都算是替维克多白打工了。

    “至于这几个盗贼,剥夺他们领民的身份,每人抽十鞭子,赶出营地。”

    听到维克多仅仅是把他们赶走,茅斯大喜过望,表面上还是装着一副惶恐的样子。

    “让大师见笑了。”维克多对埃德文彬彬有礼地说道。

    埃德文知道维克多接下来要处理一些内部事务,笑着对维克多说道:“维克多,不必在意,不过你答应的铁板青虾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等埃德文和布鲁斯等人回到马车后,维克多驱散了围观的领民,并叫住了纳尔森。

    “大人,我…..”纳尔森看到维克多冰冷的眼神,原本想表示感激的话语,一时竟说不出口。

    “纳尔森,我不管那几个人渣是如何的该死,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记住,没有人可以杀了我的领民而不受惩罚,也没有人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处决我领地里的犯人。这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你记住了吗?”

    作为一名领主,秩序的保护者,维克多不能容忍这种挑战他权利的做法,他觉得有必要敲打一下纳尔森。

    “我记住了,大人。”纳尔森心头一凛,肃然答道。

    “还有,老哈姆的缇犬是不该找个时间放出去溜溜了?”维克多在转身离开前,冷冷地说道。

    维克多并不是一个冷血残酷的人,但对于以欺凌弱小为乐的人渣,他格外地痛恨。

    “是的,大人,它们是该溜溜了。”战熊团长的嘴角向上拉出一道弧线,森森的白牙透着一股冷意。

    望着渐渐远去的车队,茅斯几人一瘸一拐地朝反方向走去。

    “我们都要死了,我们都会被野兽吃掉的!茅斯,这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挑拨罗根,我们根本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罗根的一个兄弟,大声地抱怨着。

    茅斯一言不发,一个劲地朝前走去。

    见到平时向自己等人溜须拍马的茅斯胆敢不理会自己,这个男人咆哮着向茅斯扑去,楸住他的领子,想要个他个教训。

    茅斯在这个男人的拳头砸在他的脸上前,手指间闪出一把锋利小刀,压在了这个男人的脖子上。

    “听着,蠢货,我杀人的时候,你还在老家种地了,怎么?你想试试吗?”小刀压在了这个民兵的动脉上,而茅斯犹如毒蛇一样的气势让其他人感到恐惧。

    褪去了权利带来疯狂后,农夫的卑微和懦弱又回到了这几个可怜虫的身上。

    “你们这些垃圾,都给我听好了,只有跟着我,才能找到一条活路,我会带你们回到黒堡镇,在那之前,谁要给我捣蛋,我就叫他尝尝刀子割肉的滋味!”

    茅斯怪笑着,能够震慑住这几个远比他强壮的男人,让他非常满意。就在他准备再玩弄一些恐吓手段时,一阵此起彼伏的呜呜声,由远及近的传到了几个人的耳中。

    他们恐惧的四处张望,却发现训犬师老哈姆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上来,正骑在马背上,朝他们冷冷地笑着。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宽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