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价格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第二天中午,当维克多睁开眼睛后,映入眼帘的是妮可苍白憔悴的玉容和红肿的双眼,他顿时惊讶地问道:“妮可?!发生了什么事情?”

    “维克多,你醒了?!你等等,我这就去请大师过来给你看看。”见到维克多苏醒过来,妮可欣喜地说道,说完她就匆匆下了马车,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问题。

    没过一会,就见埃德文大师登上了马车,笑着对维克多说道:“小维克多,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的特殊的感觉?比如,疲惫,虚弱又或者精力旺盛,还是什么感觉也没有?”

    老学者一边说,还一边贼兮兮地上下打量着维克多,那眼神就和狂热的科学家在看自己的实验素材一样。

    “大师,妮可刚刚是怎么呢?”维克多没有在意自己不经意间又成了白塔大师的研究对象,而是关切起刚刚离开的女见习骑士。

    “妮可那个丫头啊?一半是担心你,一半是自责没能保护好你,所以现在有些别扭。”看到维克多首先关心的是妮可,而不是自己的身体,老学者的眼中浮起一丝暖意。

    “我有些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维克多茫然地看着老学者。

    “看来你不记得,发生的事情了。昨天你在洞穴里突然昏倒了,我检查后,发觉很像是体力透支而造成的昏迷。这些天,除了那次和豺狼人的战斗外,你可没有什么激烈的运动。所以我判断,这是你使用血脉力量的后遗症。而妮可那丫头却因此很自责,她认为是她没能拦住那个凶暴豺狼人,才导致你过度的使用了血脉力量。这一晚,她一直都在守着你。”埃德文三言两语向维克多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嗯,听您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当时就是觉得特别的疲惫,忍不住地想好好睡一觉。”维克多对埃德文点了点头。

    维克多对于这样的误会自然乐见其成,他可不会告诉埃德文学者,他昨天昏迷其实是进入了一个意志空间,还莫名其妙地成了一个远古文明的继承者。

    “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疲惫的?”

    “现在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面对老学者层出不穷的问题,维克多勉强应付几句后,无奈地表示自己必须先去处理一下领地的问题,并再三向埃德文保证,以后一定配合他记录月精灵血脉特殊状况。

    发觉维克多现在确实没什么大碍,又得到他的保证后,埃德文满意地让维克多离开了马车。

    “大人,您醒了,这真是太好了!”看到维克多从马车里出来,一直在马车外徘徊的纳尔森团长立刻迎了上来。

    维克多的突然昏迷,可是把纳尔森吓的够呛,城堡已经没有了,现在要是连领主也出了问题,纳尔森自己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纳尔森,现在那些领民的情况怎么样了?”维克多向山顶的那个洞穴走去,并示意纳尔森跟上。

    “大人,这里的地形易守难攻,现在又有了稳定的水源,领民的情绪还算稳定了。不过,后面大家应该做些什么?还需要大人指示。”纳尔森跟在维克多身后,边走边说道。

    “我让领民选的六个组长,他们选好了吗?”维克多问道。

    “已经选好了。”

    “去把他们召集过来,叫他们到山洞里面来见我,我有任务交待给他们。”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维克多吩咐道。

    在纳尔森去召集人手的时候,维克多独自走进那个山洞,他现在急切地想要验证一些事情,好确认自己不是做了一场梦。

    “国王你在吗?”走进山洞后,维克多果然在意识中连接到一个存在,忍住内心的激动,通过意识向这个存在问道。

    “大人,国王在这里为您服务。”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维克多的脑海中响起。

    “一位国王为我服务,这真是令我惊喜。”得到国王的回应后,维克多喜悦地松了一口气,忍不住调侃起来。

    “尊敬的大人,我可以改名叫皇帝,让您收获更大的惊喜。”国王的回答让维克多哑然失笑。

    “好吧,国王,现在只有那些炼金生物才能给我更大的惊喜,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它们了。”维克多认真地在向国王说道。

    “大人您的意志就是我的使命,请您到内间的石台那里,我还有更多的信息需要传递给您。”

    按照塔灵“国王”的要求,维克多走进了内间的山洞里。

    石洞壁上插着熊熊燃烧的火炬,在火光的映照下,维克多仔细打量着这个神秘的石台,石台上浮现出的复杂的花纹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人,上次在意志空间中,我已经向您阐述过,炼金生物的意志侧需要魂火来驱动,越是复杂的意志侧,所需的魂火就越多,按照炼金塔的标准,炼金生物所需要的魂火和它们的精神数值相吻合,也就是说生产精神是7的辅兵,所消耗的魂火单位也是7。”

    “继续说。”维克多目光闪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现在,我要告诉您,这座炼金塔能调动的魂火总量是有上限的,具体数值为是5000个单位。”国王在维克多意识中说道。

    “果然是这样,如果炼金塔能无限生产炼金生物那才叫见鬼,不过,你和我说过,元素炼金术是通过在虚空中汲取无限地元素来制造炼金生物,那为什么火元素会有这样的限制?”维克多疑惑地向国王发出了自己的问题。

    “在我的意志侧中没有相关的记忆,但我观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炼金塔储备的魂火具有相同的波动特征,而且根据我意志侧中的记忆,炼金生物死亡后,炼金塔储备的魂火总值将会自动回复到之前的数值,也就是说,魂火自己回到了这座炼金塔中。”

    “对此我有个大胆猜测,这座炼金塔的魂火同源且不朽!它们绝不是单纯地用火元素加工出来的魂火。”

    国王向维克多表述了自己判断:“所以,炼金塔的魂火,来源于同一个不朽的灵魂,而且这些魂火被炼金塔束缚住了!”

    不朽,那是神的领域。

    维克多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让他全身冰凉。他想起来,为什么石台上浮现的花纹会觉得眼熟?

    在黒堡广场上的那次净化仪式上,培罗主教和巫师威尔身上所浮现的符文和这些花纹非常相似。

    “这个问题先摆到一边,你还有什么信息要告诉我?”维克多摇了摇头,似乎想将这些烦恼从脑海中甩出去。

    “是的,大人。我来个你介绍一下我们能够生产的炼金生物的特性。第一个是辅兵,它的数据是,体魄10,精神7,感知7,生命3,可以加载三个技能,有学习能力,寿命15年。”

    “第二是民兵,体魄17,精神10,感知10,生命3,可加载四个技能,有学习能力,寿命15年。”

    “第三个是战獒,体魄18,精神4,感知14,生命5,无法加载技能,自带野兽直觉和嗜血,无学习能力,寿命4年。”

    “第四个是黑鸦,体魄1,精神3,感知16,生命2,无法加载技能,自带追踪,学舌,辨识,无学习能力,寿命2年。”

    在塔灵向自己介绍了这些炼金生物的属性后,维克多的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炼金人类先不提,这些炼金动物都有些什么能力。”维克多好奇的向国王问道。

    “炼金战獒和普通的獒犬能力基本一致,它们对危险有敏锐的直觉,属于警戒单位,只是多了个嗜血的能力,进入嗜血状态的战獒速度,力量都大幅提升,且无视痛苦,就像上次那个凶暴化的豺狼人首领。”

    “黑鸦是侦查单位,也可用来传信,它们视力极好,飞行的情况下也可以看清600米以外的目标,嗅觉和战獒差不多敏锐,而且它们是比较聪明的炼金动物,它们可以识别目标,还可以模仿目标的声音。”

    国王的回答让维克多惊喜连连。

    “嗯,其它的炼金生物太显眼了,先给我生产一个黑鸦吧,它的侦查能力对我非常有用。”维克多喜滋滋的向国王下令到。

    “好的,大人生产一只黑鸦需要消耗魂火3个单位,耗费时间为1个小时,请主人在石台上摆放50枚金索尔。”国王在维克多的意识中回应道。

    “你要钱做什么?”维克多惊讶地直接问出了声。

    “这个,大人,我还要向您传递的另一个信息就是,生产炼金生物需要向炼金塔供应,那个,就是这个。。。。钱!”国王弱弱地在声音在维克多的脑海中响起。

    维克多顿时感觉到,有一万头神兽从他的心头踏过。

    “你,确、定、这、不、是、一、个、游、戏、世、界?!嗯?!”维克多沉默了许久,咬着牙,一字一句的问道。

    “也可以不用钱,用等值的流通商品也可以开启建造任务。”国王的传讯,有种破罐破摔的味道。

    “你在耍我吗?!”维克多在心中冷冷的质问着。

    “大人,在我的意志侧中,铭刻着炼金大师伯雷丁的一句话:一切造物,皆不会凭空而来。”

    国王沉默了一下,向维克多接着传讯道:“事实上,炼金塔需要提取流通货币或者流通商品上的一种法则。而我的一种本能,不,应该说是功能,就是计算这种法则对应的货币价值。对此,您应当也有了些想法,对吗?”

    “气运。”维克多沉思了一会,脑海中蹦出地球上华国文化中的一个概念。

    是的,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一个可能,炼金塔与这个世界的超自然生物有关,或者说就是神灵!而这个石台根本就是一个祭坛!

    强大的奈瑞尔帝国无声无息的消亡在历史长河中似乎也有了解释,或许是帝国的炼金师滥用了元素炼金术导致帝国崩溃,又或许是帝国触犯了神灵的意志,被某个强大的存直接毁灭。

    几万年的时间,对于凡人来说是不可跨越的,但对于不朽的神灵来说却算不得什么。而这个世界确实是有神灵的,比如,光辉之主。。。。。

    维克多好不容易才从王国夺嫡的漩涡中跳了出来,原以为从此天高海阔,没想到却可能陷进了更可怕的风暴中。

    这一刻,维克多有种立刻逃离这个洞穴的冲动,可是他的命运已经和炼金塔勾连在一起,真的能逃掉吗?

    国王静静地等待维克多最终的决定。它不希望维克多就此放弃,因为如果维克多放弃炼金塔,那么它的存在将毫无意义。但是,作为一个塔灵,它的意志侧决定了它将完全服从主人的意志,它无力改变任何东西。

    气氛一时变的沉重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衡量,维克多决定继续使用炼金塔。炼金塔的能力实在是太诱人了。

    而且。。。。毕竟奈瑞尔帝国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即便有什么关碍,估计,大概,也不会牵连自己吧。

    不过,维克多暗自决定,对于炼金塔的秘密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尤其是不能让教会察觉到。

    原本,他还希望能抱一抱光辉教会的大腿,现在却只能对这个人类世界最强大的势力敬而远之了。

    “国王,把所有的炼金生物所需的价格,都告诉给我。”维克多扯了扯自己领口,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大人,辅兵的制造价格是500金索尔,民兵的价格是1200金索尔,战獒的价格是800金索尔,黑鸦的价格是50金索尔。”

    塔灵向维克多传递了炼金生物的制造价格。这些价格,让维克多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一个15年寿命的辅兵,能创造出500金索尔的价值吗?

    维克多觉得很悬,因为一个农夫仅仅靠种庄稼,一年也赚不到20个金索尔.

    至于1200金索尔的民兵?好吧,埃斯里克男爵抚恤一名阵亡的士兵需要支付50枚金索尔,这都要让他肉痛。

    至于炼金战獒?那个败家子会花800金索尔去买一只狗?

    炼金乌鸦倒是最便宜,却也要整整50金索尔,相当于一个精锐士兵2年的军饷。

    “难怪奈瑞尔帝国会灭亡,全是赔本买卖。”维克多在心中冷冷的说道。

    接着,维克多从钱袋里取出2枚紫金币,对塔灵问道;“国王,你接受预存服务吗?”

    “当然,我会为大人提供一切便捷的服务。”

    “我会严禁别人靠近这里,找个没人注意的时间段,先为我先生产一只黑鸦。”说着,维克多将两枚紫金币丢上了石台。

    “遵命,大人。”

    在国王向维克多保证的同时,紫金币的上方的虚空中,渐渐显露出四个颜色形态各异的符文,并围绕紫金币不断旋转,紫金币被拉出了一道紫色的流光,渐渐消失不见。

    “国王,你说这些钱去了什么地方?”看到这神奇的一幕,维克多好奇地问道。

    “我这里没有相关信息,大人。”

    就在此时,洞外传来纳尔森的声音。

    “大人,您在里面吗?领民小组的组长已经到了。”

    “你带他们在外面稍等下,我这就出来。”维克多理了理被自己扯松的衣领,向外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