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农夫的力量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伙计们,加把劲,用力砍,昨天六组的人伐了20棵铁橡木,咱们可不能被那些牲口比下去!”一个粗豪的声音在林间回荡,惊的地鼠躲在洞穴里不敢发出任何响动,而树林里的飞鸟早已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

    二十几个健硕的男人,两人一组,光着膀子露出一块块虬起的肌肉,挥舞着手中雪亮的斧头,努力地将锋利的斧刃送进坚硬如石的粗大树干中。

    尽管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寒冷,但这些人混不在意,汗珠飞舞,热气蒸腾,响亮的口号声与铁斧伐木的“砰”“砰”声,交织在一起,张扬着人类的勤奋与力量。

    “好!现在使劲拉!”

    在一颗树木发出吱吱声后,那个领头的中年男子示意人们用力拉扯早已套在树梢上的粗绳。已经摇摇欲坠的高大树木,在这些汉子的用力拉扯下,轰然倒地,十余米长的粗大树干砸在地上,激起大片尘土。

    “大家伙先歇歇,都过来喝口热汤,汉斯你小子把羊皮罩袄给我穿起来,你要是冻病了,下面的工分你可就挣不到了。”领头的中年男子大声吆喝着。

    “头,再和我们说说,那工分是干啥用的?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一个打着赤膊的年青小伙子,一边把羊皮罩袄往身上套,一边笑嘻嘻地对中年男子问道。

    “什么头?!都说了多少遍了?要叫组长!”一口喝干碗里用盐和地根草熬煮的汤水,中年男子不满的瞪着那个老是叫错职务的手下。

    “工分就是功劳。领主大人说了,等领地走上正轨就按工分给我们每个人发钱,一个工分就是一个铜索尔,超过1000工分还发一亩地,这可不是租给我们的地,是直接封给我们的地,可以传下去的。都听明白了把!像昨天四组每个人都至少赚了20个工分,大家算算是多少钱?总之,要想多赚工分就给我好好干活。”

    中年男子叫迪恩,是维克多任命的村民小组长。这会,为了鼓舞组员的干劲,他正不厌其烦地再次向手下解释自家领主推行的工分制。

    其实,这已经是迪恩第七次向自己的手下解释什么叫工分了,只是这些憨厚的农夫特别喜欢听迪恩一遍又一遍的解释,每次听完后,他们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希望与热情。

    “咱们领主大人什么都好,就是让我们干六天活休息一天,让人受不了,白白少赚了十几个工分。”

    明天就是这个村民小组的休息日了,一位农夫小声的嘀咕着,他的抱怨得到了大家的赞同。

    维克多决定村民小组干六天活轮流休息一天,当时六个村民组长不解地问他:休息日那天他们干吗?

    维克多的回答是:可以睡觉,可以闲逛,可以钓鱼,可以捉鸟,可以挖野菜,就是不许干活,就算干了活也没工分拿,还有就是每个人都必须洗澡!

    六个村民组长一头雾水的走了,他们不理解,不过这没关系,领主大人的命令,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

    埃德文曾经向维克多描述过领主与领民的关系,他的结论是保护者与被保护者的关系,而这种结论在这个世界上深入人心。

    以冈比斯王国为例,法律规定贵族领地上的所有财富归领主及其封臣所有。这里面的财富指的是领地里的土地,森林,动植物,矿产,水源以及领民。

    没错领民也是领主的财富。所以,领民在领主土地上种出粮食只能保留两成作为自己的口粮,领民要为领主无偿服劳役,在战争时期领民还要帮助领主守卫城堡。

    不过,领主对领民也有自己的义务。第一条当然是领主要保护领民的安全,如果领民受到怪物,野兽,盗匪甚至是巫师的威胁,领主必须派遣武装力量保护领民。第二条是保证生计,在领民遭遇不可抗力而生计无着的时候,领主有援助领民的义务。

    正是这两条领主义务,被贵族们自我标榜为高贵的美德。然而,在对比将领民视为财富的法律条文后,维克多只觉得这种所谓的美德实在可笑。

    那有将保护自身财富的行为称为美德的道理。

    在维克多的眼中,这个世界的领民就是被贵族压榨的半农奴。

    但大多数领民都认可这种关系,因为领民可以上升一个阶级,成为封臣。

    领民要想成为封臣可不容易,他们的家庭需要历经三代人为领主家族尽心尽力的服务,才会被领主赏赐土地,成为封臣。

    受封的土地可以传承但不能买卖,土地上五成的产出需要上缴给领主,而剩下的收获足以让这个家庭渐渐壮大,而这些封臣家庭出身的子弟也是领主军队的兵源。

    封臣都是领主家族的铁杆拥护者,他们会担任领地里的护卫,治安官,税务官,村长,镇长成为领地里的中间阶层。

    当维克多宣布可以用工分换取可传承的土地时,所有的领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他们发现每天干完活后,纳尔森队长的妹妹莉莉娅都会认真记录他们的工分,才渐渐相信这都是真的。

    于是他们对每天的工作爆发出无比的热情,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将成为这个新生领地的封臣。

    维克多这么做可不是想做什么救世主或者道德帝,而是因为他有这个世界上土著贵族所没有的见识。

    这个世界所有人都知道骑士具有强大的力量,维克多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维克多还认为普通民众具有伟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在崇山峻岭间建造巍峨的城堡,可以在富饶的平原上建设宏伟的城市,可以在蛮荒的世界中开创璀璨的文明,可以打败任何不可一世的强敌,这种力量足以创造奇迹。

    维克多当然不会无视这种伟力,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激发这种力量。

    在维克多的前世里最擅长凝聚伟力并不断创造奇迹的正是他的祖国,所以,现在一穷二白的他照搬了,前世祖国建国之初的生产制度:生产队工分制。

    对于消极怠工的领民,普通贵族的一贯做法是吊起来抽一顿鞭子,如果还不能奏效,那就把怠工的领民赶出领地,让他们去做自由民。

    维克多也认为惩罚是必要的,然而奖励却更能激发领民的力量,可惜他现在没有财富可以用来奖励辛勤工作的领民。

    不过没关系,可以给这些领民记工分嘛,等将来领地里积累了足够多的财富,再按照工分给予奖励。

    现在的结果就是,维克多的工分制受到了所有领民的欢迎,仅仅过去七天,营地周围已经建好了一道八米高的坚固栅栏。这种工程进度连埃德文大师都啧啧称奇。

    而维克多本人也因此受到领民的衷心拥护,这使他对领民的控制变得十分顺畅,也自然消弭了被架空的风险。

    就在这些农夫热烈地讨论自家领主大人种种英明决策的时候,树林的另一端传来一阵响动。

    迪恩给手下的领民使了个眼色,看大家都把斧子拿到手上后,大声的问道:“是谁在那?”。

    “是我,格鲁。”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从树林的另一边传来,紧接着,一身锁甲的格鲁带着四个全副武装的护卫从树林里钻了出来。

    “原来是格鲁队长啊,刚刚吓了我们一跳。”迪恩讪笑着放下了手中的斧子。

    因为是开拓领,所以在村民小组外出干活的时候,纳尔森安排了护卫在外围负责警戒和保护,而格鲁就是今天带队执行护卫任务的小队长。

    “恩,刚刚抓到了三个鬼鬼祟祟在林子里窥视的自由民,他们身上有情报,所以我现在要押他们回营地,向队长汇报。”格鲁冷峻地说道。

    这时,迪恩他们才发现格鲁手下的护卫正押着被捆住手臂的一男两女,他们衣裳褴褛,面黄肌瘦,脸上,手臂上,到处都是一道道划痕,明显是在灌木丛中穿行后留下的痕迹。

    不过,迪恩不关心这些,他只在意格鲁要带队回营地这件事。

    “格鲁队长,你现在带队回营地,那我们怎么办?”迪恩有些焦急地问道。

    “怕什么呀?!营地五十里范围的野兽和怪物都被我们清理干净了。再说了,林子前面还有几位兄弟在放哨,你们就放心大胆的干吧,我一会就回来。”

    鄙视地瞥了迪恩一眼后,格鲁押着三个俘虏向营地走去。

    “好了!好了!大家都继续干起来吧!我们已经砍了17棵铁橡木了,今天一定要超过六组。”迪恩大声的招呼着自己的组员。

    “好嘞,头!”

    “娘的,叫组长!”

    维克多正在营地的演武场上欣赏妮可练剑。

    妮可一身皮甲,手持一把银亮的长剑,正对着一个铁橡木制作的靶子,练习突刺。只见她线条优美的长腿在地上微微一顿,整个身体立刻向箭矢一样向前疾射,顺着这股冲力,腰部用力一转,将全身的力量凝为一体,手中长剑笔直地向前一刺,空气中顿时响起一道如同布帛被撕裂的声音,紧接着坚硬厚实的靶子就被长剑刺了个对穿。

    妮可的动作简单,神情专注,配合她健美妖娆的身段,有一种英气勃勃之美,令人赏心悦目。

    体魄16,精神11,感知12,生命16,

    这是维克多在妮可身上观测到的数据,不过这是她运用斗气后的数据。

    在没有运转斗气的时候,妮可的数据是,体魄11,精神10,感知9,生命12。

    经过这些天对农夫,佣兵,和见习骑士的观测,让维克多大致了解了炼金生物的实力范畴。

    炼金辅兵的属性应当和这个世界的精锐士兵相当,炼金民兵的属性达到了见习骑士的水。

    而这些炼金生物仅仅是奈瑞尔帝国负责后勤的辎重兵,那么炼金帝国负责作战的炼金生物又会强大到什么地步呢?和炼金帝国作战的异族又是什么了?

    维克多晃了晃脑袋,把这些念头抛到脑后,以其担忧数万年前的事情,还不如好好欣赏美女练剑的英姿美态。

    这些天妮可天天练习武技,每次不把斗气耗干就不罢休,演武场夯实的地面上已经布满了她纤巧的足印,看到妮可每天如此拼命的磨练武技和斗气,维克多颇为怜惜。

    论容貌和风情,妮可比不上妖艳迷人的伯爵夫人西尔维娅,也比不上美艳绝伦的索菲娅女侯爵,可是维克多确实被妮可吸引,可能因为前世的草根生涯,让维克多对这位敏感自卑而又努力想改变命运的女孩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

    这个有着高贵血脉而又出身低微的女孩,如果在普通的贵族家庭里觉醒了骑士血脉,一定会受到家族的重视并有着相应的地位,可惜她是出自顶级豪门约克家族。

    对于这个传承千年的家族来说,区区一个觉醒骑士血脉的女见习骑士还不值得大惊小怪,如果不能成为骑士,她的命运就是成为家族笼络人心的工具。

    妮可不甘心这样被人操控的命运,所以她要成为骑士。

    当妮可再此完成一次突刺练习后,维克多笑吟吟的走上前,将一块擦汗的丝巾递给妮可说道:“妮可,先休息一会,喝点水,你今天已经用坏了四个铁橡木靶子了。”

    妮可接过维克多递过来的丝巾,低声地说了声:“谢谢。”潮红的面容变得越发娇艳。

    因为出身的原因,妮可对贵族的优雅生活特别地向往,而年轻英俊受过严格礼仪训练的维克多男爵,完全契合了她对爱人的幻想,让她第一次尝到了相思的滋味。

    但那一次凶暴豺狼人的突袭,打碎了妮可一直以来的骄傲,也打碎了她对爱情的幻想,她意识到如果不能成为骑士,那她和心上人之间就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这些天她更加努力的练习。

    维克多却很担心妮可的状态,一有时间就陪着妮可磨练武技,端茶送水,关怀备至。

    维克多的殷勤渐渐融化了妮可心中的坚冰,触及到女骑士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让一棵种子在她的心田里生根发芽。不过,正因为如此,她越发坚定的想成为骑士。

    望着妮可明亮坚定而略带羞涩的眼神,维克多情不自禁地喃喃道:“妮可,你真美!”

    深情地赞美让女孩明丽的面容上瞬间布满红晕,那既羞且喜的神情令维克多一时心神俱醉。

    就当维克多打算更进一步时,一个不合时宜的脚步声传来,妮可立刻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向后跳开。

    “大人,我们发现了新情况,请您到营房来处理下。”纳尔森正急匆匆的赶过来说道。

    “知道了。”维克多没好气的回应一声,径自向营房走去。

    看到自家领主臭着一张脸,纳尔森疑惑地看看背对着自己的女见习骑士。

    难道是妮可刚刚惹大人生气了?纳尔森挠了挠脑袋,转身向维克多追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