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生死试炼

作者:长戟大兜2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超凡贵族最新章节!

    戈拉什虽然因为衰老而变得佝偻,但身高也超过了2.5米,当它轻松的舞动那根粗大的骨棒,并向对手发出渗人怪笑的时候,狞恶的让人窒息。

    布鲁斯之所以不愿意带普通的民兵来围剿食人魔,恐怕就是因为普通人面对食人的怪物难免会感到恐惧,这完全是血脉中对天敌的天生畏惧,让人难以克制。

    在维克多的上一世,人类已经击败了所有的竞争对手,站在了地球的巅峰,而这一世的人类却要面对更多的竞争对手乃至天敌的挑战和屠戮,未来能走多远,维克多也很迷茫。

    不过,当他看到布鲁斯骑士面对老食人魔势大力猛的攻击却宛如磐石一般,一步不退,又生出一股豪情。是的,哪怕面对天敌,人类也不会缺乏战斗的勇气,这就足够了。

    布鲁斯用手中的塔盾或挡,或拍,或切,抵挡住戈拉什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另一只手上的足有40公斤重的精金长戟带着“呜呜”的呼啸身向老食人魔的身上斩去。

    如果是普通食人魔在布鲁斯锋利无匹的精金长戟的攻击下恐怕早已伤痕累累,可是戈拉什的攻击完全不像它的同胞那样粗野而笨拙,反而表现出惊人的灵巧和非凡的技巧。戈拉什每次都能用巨大的骨棒格挡住布鲁斯的攻击,并利用身高的优势对布鲁斯展开凶猛的反击。

    维克多注意到,布鲁斯平均每攻击一次,老食人魔就会攻击两次,它手中的骨棒也不知道是什么野兽的骸骨,居然能够连续承受精金长戟的斩击而不破损。

    维克多曾经见过埃斯克里男爵同豺狼人首领霍格的战斗,当时面对嗜血状态下的凶暴豺狼人,埃斯克里男爵展现出压倒性的优势,几个回合间就将豺狼人首领枭首。然而,布鲁斯骑士在与老食人魔的战斗中却完全没有占到上风,甚至还有被压制的味道,这让维克多有些担心。

    维克多进入超感状态,体魄22,精神17,感知14,生命8,这是老食人魔戈拉什的数据。

    体魄23,精神12,感知13,生命16,这是布鲁斯骑士的数据。

    从数据上看布鲁斯骑士。在体魄和生命属性上占优,但是体魄属性只高了1点,另外由于生命属性不能直接提升战斗力,所以这点优势几乎没有意义,反倒是戈拉什在精神和感知属性上比布鲁斯更高,在战斗中能够对骑士形成优势。

    “大师,布鲁斯骑士的情况看起来并不乐观,我们是不是做些准备?”维克多看到坚硬的地面在战斗双方的踩踏下,变得坑坑洼洼,有些忧虑地对埃德文说道。

    维克多有信心在天启状态下用军用重弩,对和布鲁斯纠缠在一起的戈拉什造成致命打击,毕竟戈拉什不是掌握狂暴天赋的食人魔首领。至于骑士对老食人魔的承诺,维克多并不放在心上,因为他不是布鲁斯的手下,即便出手也不能算布鲁斯违背诺言。

    “放心吧,布鲁斯还没拿出全部的实力,他一直在消耗这个老食人魔的体力,如果这个老食人魔再不表现出其他的能耐,布鲁斯就要了结它了。”埃德文摇了摇头,示意维克多不用担心。

    就在两人说话间,布鲁斯的身上显现出土黄色的气团,他的体魄数值由原来的23点猛增到惊人的27点。体魄属性其实就是地元素在生物身体里的浓度变化,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力量的变化,而27点的体魄带来的力量变化已经足以碾压老食人魔了。

    布鲁斯用手中沉重的塔盾猛的向砸过来的骨棒拍了过去,巨大的力道让戈拉什猝不及防,它手中的骨棒被直接击飞,整个身体也踉跄着向后跌去。布鲁斯乘势将右手上的精金长戟向老食人魔的颈部斩去,这一击如霹雳横飞,势不可挡。

    眼看布鲁斯就要将老食人魔斩于戟下,戈拉什一声怪叫,身体努力向右侧倾倒,原本应该砍在脖颈的长戟重重地斩在它抬起的左肩上,锋利的戟刃切开了老食人魔的硬皮与肌肉,将犹如钢铁一样坚硬的骨骼斩开了一半,却终究没能将戈拉什的左臂彻底斩断。

    布鲁斯猛的抽出被骨头卡住的长戟,准备给老食人魔最后一击的时候,戈拉什深吸一口气,如同孕妇一样的高高凸起的肚皮一阵蠕动,一股花花绿绿的秽物从它的口中如同高压水枪一般朝布鲁斯猛的喷吐过去,布鲁斯赶紧用巨大的塔盾护住身体,而老食人魔却趁机向小溪对面的树丛里逃去,眨眼间就没了踪影,只留一下一地令人闻之欲呕的消化物。

    它逃跑了。

    布鲁斯脸色铁青,巨大的塔盾挡住了戈拉什吐出来的大多数秽物,但是他膝盖以下还是不可避免地沾满了粘稠,恶心,还散发着恶臭的消化物。

    “这个老食人魔已经被我重创,你们四个一起去捕杀它,就当作一次磨练,不过你们要记住,不要落单,如果对付不了就发信号,我会去支援你们。”布鲁斯将塔盾丢在地上,向他的四个扈从骑士吩咐道。

    作为一名贵族出身的骑士,布鲁斯一向很注重自己的仪表,像现在这样狼狈的情形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他现在只想着快点清理身上的秽物,完全没有了亲自追击戈拉什的欲望。

    就在四个见习骑士检查装备,跃跃欲试的时候,妮可走到了布鲁斯跟前,将雪亮的长剑插在地上,单膝下跪,清脆而坚定地说道:“布鲁斯骑士大人,见习骑士妮可向您请求进行猎杀食人魔的生死试炼。”

    妮可的话令全场一片寂静。

    生死试炼是骑士为了晋升而独自挑战不可战胜的强大怪物,在生死间徘徊,要么战死,要么晋升,没有第二种结局,壮烈而神圣。

    “妮可!你一定是疯了!你根本不必这样!”布鲁斯的扈从卡文大声嚷道。

    生死试炼极为凶险,事实上举行试炼的骑士大多死在了战斗中,所以除非实在是突破无望,否则很少有骑士会孤注一掷地选择生死试炼。

    “卡文说得对,妮可你天赋很好,才22岁就回响了10个元素位,我是27岁的时候才晋升为青铜骑士的,你还有足够的时间打磨斗气正常晋升,而且你是夫人的侍从,并不是我的扈从骑士,所以我不能同意你的请求。”布鲁斯温声向妮可说道。

    一般来说,见习骑士只有超过30岁才会彻底断绝晋升的希望,像妮可这样年轻的见习骑士完全不必举行九死一生的生死试炼。

    “大人,我已经22岁了,这也夫人让我追随你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妮可平静的声音让布鲁斯语塞。

    作为约克家族没有冠姓的女见习骑士,如果22岁前面没有成为青铜骑士,按惯例都会成为家族笼络强者或其他贵族的工具,妮可也不例外。

    约克家族大多数出身低微的女见习骑士并不排斥这种命运,因为她们不是成为骑士的伴侣就是成为贵族的伴侣,这绝对是个不错的归宿,可惜妮可却是她们中的少数。

    布鲁斯知道,妮可回去后就会被家族送给白银骑士哈纳斯大人当贴身侍女,哈纳斯原本是东部三行省另一位公爵的骑士,在主君被绞死后,他秘密投靠了约克家族。

    哈纳斯实力强大,为人粗鲁,毫无贵族风范,根本不是妮可喜欢的类型,所以西尔维娅才会让妮可与维克多同行,算是了结妮可的一个心愿,但伯爵夫人绝不会改变家族的立场,只是这一切维克多并不知情。

    “妮可,按惯例你有一整天的时间进行准备,但是食人魔能通过进食血肉加快伤口的愈合,所以我建议你现在就出发,如果你一天后没能出来,我们将进入树林杀死那头怪物,为你复仇,在此期间,你不会得到任何援助。祝你好运。”面对妮可的坚持,布鲁斯同意了她的请求。

    “谢谢。”妮可拔起地上的长剑,站起身向那片树林走去。

    “妮可!等等!”维克多从后面追了上来,焦虑与不解让他变得愤怒,他扯住妮可的胳膊大声的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想证明什么?!”

    看着维克多因关怀而愤怒的面容,妮可轻轻地拥抱了下自己的爱人,并在他的耳边低语道:“我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

    说着,她把头盔取下,任由栗色的长发披落下来,锋利的长剑从后撩起将洒在肩头的秀发斩断,明媚的容颜顿时变得英气逼人,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手中的断发随风而散,妮可深深地看了维克多一眼,似乎想将心上人的样貌铭刻在自己心里,微微一笑,转身决然而去。

    维克多怔怔地看着妮可修长婀娜的身影消失在树丛中,无语凝噎。

    天色渐晚,临时营地里的没有人说话,只有篝火在劈啪作响地燃烧着,气氛沉闷地令人窒息。

    维克多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着,他大声地对埃德文说道。

    “我们总该做点什么!”

    维克多曾经召集人手准备进入树林去支援妮可,但布鲁斯的四个见习骑士像一堵墙一样,挡住了他。

    生死试炼一旦被打断,会给试炼者留下永不磨灭的挫败感,这意味着他的骑士之路就此断绝,这对试炼者来说是比死亡还可怕的结局。

    “维克多,哪怕卑微如奴隶,高贵如王者都有选择抗争命运的权利,即使付出巨大代价也不一定能成功,但这就是我们创造奇迹的根源。”埃德文深深地看了维克多眼,声音沉重而有力。

    突然,一声哀鸣从树林中传出,那是豺狼人濒死的哀嚎,紧接着一声又一声的嗥叫传了过来,让所有人面色大变。

    “该死,那个狡诈的食人魔奴役了豺狼人,它早就布置好了陷阱,这已经超出了妮可的试炼范围,这是送死!我们必须立刻去救她!”维克多大声地吼道,贵族礼仪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

    四个见习骑士站起身来紧张地看着布鲁斯,他们在等布鲁斯的决定。

    “作为骑士,我们不能干涉生死试炼,妮可如果能突破她将安然无恙。”布鲁斯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精金长戟,如果妮可战死,他将用这把武器为她复仇。

    布鲁斯看似绝情的话却令维克多微微一笑,他手一扬,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呱”地一声,落在了维克多的手臂上,正是炼金乌鸦黑羽。

    “去吧。”维克多将妮可散落的秀发拿出来给黑羽闻了一下,黑羽顿时飞到空中,盘旋了一圈,又发出“呱”地一声,朝树林里飞去。

    “作为领主,我决定清剿领地里的豺狼人和怪物,就在今晚,纳尔森你准备一下,和我一块进去。”维克多微笑着向纳尔森说道,从容而优雅。

    “如您所愿,我的主人。”纳尔森闷声闷气地答道,坐视同伴陷入绝境,从来不是战熊的风格。

    “伙计们,都动起来,今天晚上我们去猎杀豺狼人。”就当纳尔森招呼护卫准备进入树林的时候,却被维克多制止了。

    “不,纳尔森,就我们两个人去。”维克多的话令纳尔森一愣,随后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

    穿着皮甲在夜晚去树林里和豺狼人作战,即便是强悍的战熊佣兵也会出现伤亡,虽然战熊不惧牺牲,但领主大人的体恤,还是令他们感动。

    “大人!战熊从不畏惧!”

    “大人,您只要在营地耐心等候,我们绝不会让您失望。”

    “大人,您放心!我们杀过无数的豺狼人!”

    护卫们士气高昂,纷纷向维克多请战。

    “大人,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把妮可小姐救出来,完全没有问题!”纳尔森低声地向维克多劝道。

    “由我做决定,对吗?!”维克多直视着纳尔森的眼睛,虽然纳尔森值得信赖,但是只要想到妮可身陷绝境,他一刻都不愿意耽搁。

    “我有月精灵的血脉,在黑暗中也能看清周围的环境,而且。。。。。我不仅仅会射箭”

    维克多拔出腰间的短剑,微风环绕着的短剑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在他的掌心盘旋,手臂微扬,短剑无声无息的划过旁边一颗碗口粗细的乔木。

    这一剑,无间无声,宛如鬼魅。

    当维克多挂着两把手弩和纳尔森走进树林后,一名见习骑士将那根被削断的乔木拿给布鲁斯和埃德文查看。

    “这是铁杉,木质紧密而坚硬,寻常人要砍断它可不容易。”

    “断口平滑整齐,如果见习骑士用锋利的长剑猛砍可以做到这点,但像维克多这样轻描淡写地把它切断,我都做不到。真是匪夷所思。”

    “应当是风元素在他的剑上汇聚,才造成这样的效果,这已经是类似白银骑士的手段了,月精灵血脉的能力真是令人惊叹,温布尔顿家族不愧是传承数千年的古老血脉家族之一。”

    埃德文抚摸着铁杉木的断口,却看到布鲁斯拿着长剑和圆盾站起身来,于是笑着对他说道:“怎么?你要去了吗?”

    “呵呵,作为骑士有责任保护盟友领主的安全,不是吗?”说完,布鲁斯大步地向树林里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